《金浮图》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张白鲨、狄黑鲨二人应声奔出,各挺长刀,薛陵一瞧那张白鲨的步伐、刀势,便知此人

武功极高,倘若石田弘有利器在手,还堪一击,但目下赤手空拳,焉能抵挡?

  张、狄二人本是齐齐奔出,但华元却叫住张白鲨,吩咐了两句话,所以张白鲨迟了一点

才扑上去。此时,狄黑鲨已发刀疾攻阿杏,他似是不敢当场杀死她,是以刀势只取腿臂等无

害之处。

  阿杏掣出短剑,光芒四射,迅快向长刀划去,狄黑鲨认得此剑不是凡物,乃是本宫诸宝

之一,名曰:“分波”,能够伤毁普通刀剑,是以不敢大意,健腕一振,长刀避开短剑,改

攻她手臂,阿杏手臂一缩,短短的分波剑,又向刀上划去,她的身手也颇见高妙,尤其是聪

明过人,一下子就找到对方弱点,尽量利用。

  狄黑鲨连攻七八刀,都被她的短剑迫得半途就须变招换式,他心中一急,突然一刀向她

左肩劈落。

  阿杏沉肩卸身,短剑化作一道寒光,直向刀上划去,但听微响一声,刀剑相触,阿杏只

觉对方刀上内力强劲深厚之极,使得自己这一剑大部份力道泄去,所以没有砍断敌刀。

  她心头一震,待要收剑后退,却又知道敌刀随势攻入,定必得手,当下只好也运出内

劲,与敌人对抗。

  此时张白鲨长刀飒飒有声,把石田弘杀得狼狈闪避,全无还手之力。

  华元眼看大获全胜,不禁放声狞笑。陡然间,感到一阵劲烈风声,破空袭来,赶快一

闪,一桩物事掠耳而过,背后便即发出一声惨叫,当即知道这宗暗器把一名手下击毙,心中

大怒,是睛望去,只见那薛陵已落在狄黑鲨背后,骈指疾点。

  薛陵的指头离狄黑鲨尚有一尺之远,劲气已达,狄黑鲨万万想不到背后会有敌人偷袭,

是以全不防范。加以薛陵功力精深无比,指力能够隔空点穴,当即身子一麻,被阿杏剑上力

道一冲,登时翻身栽跌。

  薛陵一手拾起长刀,随手向张白鲨背后扔去。张白鲨赶快闪开,石田弘一手抄住刀柄,

顿时胆气大振,奋勇反攻。

  薛陵点倒狄黑鲨,抛刀援助石田弘之举,刹时间,便已完成,此时反身一跃,落在华元

面前。

  华元已听手下报告,得知薛陵乃是用一枝柱上的大铁钉,打死一名手下,他极是老姦巨

猾,从这枚铁钉的劲道上,已察觉对方功力深厚,不同凡俗,当下决定全力对付,尽可能先

杀死此人。

  不过他还须查出对方来历,才能及早筹妥对策,免得敌人师友又潜入本宫,发生不测的

事故。

  所以他竭力沉住气,冷冷道:“好高明的身手,只不知可敢报上师门来历?”他已知薛

陵的姓名,薛陵心中一震,忖道:“他若不是查问起我的师承来历,我几乎忘了,想当年朱

公明宣称我是叛徒之事,武林中知道的人可真不少,他只须略一打听,定能知道,而且把此

事传到朱公明耳中………”

  这么一想,杀机盈胸,但他也知道对方武功极高,这一点从五鲨候的造诣,就可以推想

得出。

  阿杏叫道:“别告诉他,否则你师父等人,定必满门被害。”

  薛陵道:“原来如此,这倒不可不防。”

  华元冷笑道:“你不说也是白费心思,老夫三招之内,就瞧得出你是那一派出身。”

  说时,双手一抖,两只袖管突然加长了尺半,一跨步,抖袖拂出。

  薛陵故意不使本门的“巨灵手”奇功,他以前在金刀大侠朱公明门下之时,曾经向许多

武林高手请教过,所以一身所学,甚是博杂。

  这刻左掌疾封,右手骈指向对方臂弯点去,指力激射而出,把这一招使得威力十足。

  华元讶然道:“噫!竟是少林家数。”话声中,移形换位,一双长袖挟着劲风,先后拂

到,一取后脑,一扫胁下要害。

  薛陵一翻身,双掌齐出,守中寓攻,极是精妙,华元又噫一声,道:“是岳家散手。”

  说时,向左方一跨步,宛如行云流水的掠过去,顺势排出一袖,薛陵掌拍指拂,脚踏九

宫方位,又抵挡住对方攻势。

  这一招却是武当心法,华元大为讶怪,暗想:对方年纪甚轻,纵然广见博闻,洞悉名家

心法,但却不该每一家的心法招数都使得如此精深威强,一如曾经下过多年苦功一般。要知

武林人拚斗之时,尽管时时有隐藏本门手法,改用别家招数之事,但在高手眼中,却很容易

瞧得出招数是否下过苦功,若是改用别家手法,倒底生疏欠练,何况在紧要关头之时,更不

能不恢复使用本门手法而露出原形。

  华元又连攻两招,薛陵各以不同家派的手法抵挡住,那时,华元心中就有了两个结论,

一是薛陵功力深不可测,所以施展任何家派的手法,都能极尽其妙,发挥出全部威力。另一

个可能是,他这一门根本就没有自创独特手法,完全采集各门派的奥妙招数,所以他招招都

使得功力十足。

  他一时之间不能决定应当推测薛陵是那一个可能,当下又继续试探。

  但见他双袖忽抛忽拂,奇幻无比,袖上风声劲急震耳,一听而知,纵是铜墙铁壁,若是

被衣袖拂中,也得损毁一大块。

  薛陵用别家手法已抵敌不住,这刻他才晓得这三海王华元,果然武功高妙之极,无怪阿

杏深信华元一定可以得胜,他可不敢怠慢,突然间,跃退两步,运聚内力,使出“巨灵

手”,迎面拍出。

  薛陵掌势才发,满室已自劲风激汤,掌力排空生啸的迅击而去,威猛无与伦比。

  三海王华元万万想不到这个年轻对手猝然间能够使出如此凌厉无双的招数,刹时间,已

骇出一身热汗,他从对方掌势来路,已瞧出决计不能及时闪避,因此胸中涌起的毒念,几乎

是和惊骇一同发生。

  他提聚起全身功力,坐马挺腰,一拳劈出。

  两股强劲无伦的力道一碰,“砰”的一声,一响过处,华元高瘦的身躯离地退飞,撞到

石壁,才掉在地上,却已气绝而死!薛陵稳立如山,仅仅上半身摇摆了一下。

  然而事实上,他体内血气奔腾上涌,胸口作恶慾呕,赶紧吸一口气,这才提聚起丹田真

气,运行全身百骸以及五脏六腑间的经脉。

  华元败亡的景象,落在张白鲨眼中,使得他心灵大震,彷佛被天雷轰中脑门,三魂七魄

飞散了一大半。

  石田弘一声“杀呀!”人随刀起,疾然落在张白鲨面前,刀光闪处,张白鲨胸口出现一

道血痕,随即翻身栽跌地上。

  阿杏叫道:“石田弘,快点把门外余党收拾下!”

  刑室外本来有两名劲装大汉,但其一已被薛陵用大铁钉打死,目下只剩得一人。

  石田弘如响斯应的跃出室门,挥刀劈去,那个劲装大汉目击华元等人惨死,全无斗志,

一心只想逃之夭夭,可是石田弘的长刀劈到,迫得他非挥刀招架不可。

  阿杏检查过华元当真已死,又见薛陵运气调息,不敢惊动他,一迳走到狄黑鲨旁边,蹲

低身子,袖中取出短剑,当胸插入。狄黑鲨穴道被制,因此在无知觉状态中,魂归地府。

  门外转来一声惨叫,却是石田弘得手,本来那劲装大汉还可以跟石田弘激斗一场,可是

眼下全无斗志,心乱神散,所以只激斗了七八招,便被石田弘攻入,送了性命。

  薛陵自觉已恢复如常,这才长吁一声,道:“好厉害的三海王,我险险也负伤。”

  他回顾一眼,见到所有的人,全部被杀,心想:那杏姑娘好生心狠手辣!

  石田弘说道:“薛兄的武功如此神奇威勇,我总算是开了眼界啦!”

  阿杏道:“本宫之内,还有两人,身份比五鲨侯低一级,但武功都很高强,必需歼除,

才能绝去后患。”

  薛陵摇头道:“不一定要杀死他们,试想咱们若是如此残酷毒辣,与三海王、五鲨侯他

们有何分别?”

  阿杏一听而知,他弦外之音暗暗讽刺自己,连忙道:“你说得是,我只为自己安危打

算,未免显得心肠恶毒了一些,这样好了,我们要这两人将功赎罪,把宫中数十女子负责送

回内地。”

  石田弘摇头道:“送人之事,我可以负责,这两人都是水晶宫的屠手,罪过滔天,纵是

饶恕他们不死,也得废去他们全身武功才行。”

  薛陵本不知道内情,这时才知道怪错了阿杏,不禁歉然望她一眼,道:“好,就这么

办。”

  他们一同出室,穿过美人关和千宝廊,到达最后一间宽大石室,果然见到两名劲装大

汉。

  石田弘缠住其中一位,另一个大汉碰上薛陵,十分凶横的挥刀砍劈。

  薛陵一上去就使出巨灵手奇功,迎面一掌,就把这个劲装大汉运人带刀震飞丈许之外,

顿时身死,他跃到左邻的战圈边,只见石田弘正以一路凶猛的刀法,紧紧迫攻敌人。那名劲

装大汉,长相十分残暴,刀法恶毒,一望而知,以他这等刀法出手的话,定必伤人性命。

  薛陵记起那“万孽法师”,此人一身恶孽,手下尽是这等残酷凶暴的魔鬼,相反的石田

弘虽是横行一时的倭寇头子,但却有仁侠之心,大明朝的东北沿海,全靠他的力量,才能够

减少无穷祸害。

  他暗暗在比较这激斗中的两个人,一是中原武林人物,一是海盗首领,可是他们的行

为,却完全相反,前者助纣为虐,唯恐天下不乱,后者反而有功德于沿海居民。

  这个想法使他怨恨攻心,厉声喝道:“石田兄还不取他性命,更待何时?”

  石田弘双眼射出凛凛威光,突然间,跃起数丈,虎躯凌空扑去,气势雄猛,但见刀光一

闪,那劲装大汉惨叫一声,摔开七八尺远,僵卧不动。

  阿杏道:“好刀法………”

  她微微一笑,接着又道:“薛大侠不是不想伤人的么?为何改变了主意?”

  薛陵道:“这些恶人,没有一个不该死,我不能存有妇人之仁,反而害了无数善良的老

百姓。”

  阿杏道:“我们现在出去呢?抑是再等一天?”

  石田弘望着薛陵,说道:“若是能把赤鲨侯,北条等人乘此机会诛除,那是最好不过之

事。”

  薛陵道:“那就这么办。”

  他们一同回到三海王华元的起居室,阿杏把全宫女子集合,说出救她们出宫之事,然后

命人做好饮食,送到寝室中,用过饭后,天已入黑,他们点燃了灯烛,先把明日的步骤,商

议妥当。

  接着,薛陵便问起三海王华元的背景,阿杏道:“我一直很留心的听他们说话,因此得

知华元是大秘门开山祖师以下的三大高手之一………”

  她停顿一下,好像整理她的思绪,接着又道:“大秘门的祖师是谁?可不知道,但这位

祖师的武功,却是华元十分崇拜敬服的。华元是第二名弟子,那五鲨侯等都算是第三代弟

子。”

  石田弘不禁凛然插嘴道:“五鲨侯敢情才是第三代弟子,但武功之强,已在本人之上,

由此可以推测大秘门的开山祖师何等厉害了!”

  薛陵沉浸在紊乱的思潮中,他深知石田弘的武功,已经十分出色当行,可以称作“名

家”,但大秘门道一脉异军突出,居然拥有这许多高手,而江湖上却从未听过这一派,实在

是匪夷所思的怪事。

  他不禁道:“凭良心说,这三海王华元真是十分杰出的高手,我那一击已倾全力,有摧

木裂石之威,但仍然被他的一掌震得血气浮动,险险负伤。当时若不是出其不意,这一掌只

怕无法取他性命。”

  石田弘道:“他只是大秘门三大高手之一,上面还有一个师父,这真是使人难以置信之

事?”

  他话中之意,是暗示大秘门的祖师武功如此高强,只怕薛陵不敌。

  阿杏道:“还有更厉害的人呢!”

  石田弘失惊道:“真的?是什么人?”

  阿杏道:“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我们都只尊称一声老祖师,据说大秘门的祖师,还得听

命于他。”

  石田弘喃喃道:“真可怕,这个老祖师一定是魔鬼化身。”

  薛陵道:“不错,他是个混世魔王,一心一意要把天下弄得鸡犬不宁,一片血腥才肯甘

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