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翎

  齐茵出去回到座上,游目四望。此时天色才明,街道上并无行人。她寻思一下,道:

“好吧,且投店歇一会,我还得想出找寻爹爹的法子才行。”

  齐义嗫嚅一下,想说什么而又忍住。齐茵知道他想说的话,故意不理他。马车停在一家

客店门前,店门才开。店伙揉看眼把客人接入店内,露出不大高兴的样子。

  然而一锭银子塞入他手中时,可就使他精神大振,睡魔顿时吓跑,抬眼-瞥,只见那赶

车的中年汉子严厉的望住他,袖中露出一把匕首的柄,冷冷的道:“仔细听我吩咐,不拘何

时,若是有如此这般的人投宿,你须得故意嘟哝说咱们这辆车于十分古怪,不但一清早投

店,而且连带看一个病人。听清楚了没有?”

  店伙一则贪财,二则害怕刀子,连忙一叠声的应了,齐义这才返房向齐茵覆命,并且道

“那贵财怕死,瞧来绝不敢不依小人的话。”说罢,退田房外。

  他们这等布置自然是为了对付金明池,但他会不会还在跟踪还说不定,使不过是姑妄为

之,以防万一之看而已。

  薜陵沉思良久,道:“还有一看咱们非做不可,此举大致上可以测得出金明池倒底退有

没有继续窥伺看我们。若有的话,我们就得处处小心。”

  齐茵道:“那个家伙简直像魔鬼一样,邪气得可怕。你有何妙计,快点说出来。”

  薜陵说了出来,齐茵认为可行,于是又吩咐齐声去办,他们是下午未时左右动身,在这

段时间内,大家都放心蒙头大睡足精神。

  动身之后,出城不久,马车停在大路边一处树荫之下,这一停,费去大牛个时辰的时

间,原来齐茵假装到附近一座大庙上香,逗留许久才同来。

  马车患续向北行驶,齐义向座侧的齐茵道:“店伙来报过讯,那斯竟向他查问过咱们的

情形。”

  齐茵皱眉道:“这金明池也真骇人,至今仍不相信我的谎话。”

  他们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晓得那金明池定必仍然阴魂不散的遥遥监视,因此齐茵不敢列

车厢跟薜陵同坐,在薜陵来说那是求之不得,一来他可以趁机全心全意运功疗伤,二来他怕

与齐茵太过接近,以致感情越来越深,将来不能自拔。

  他并非不爱齐茵,相反的他正是知道白己极喜欢她,才怕陷溺下去。因为齐茵倒底已经

是李家的人,乃是有夫之妇,若是跟他守下去,陷溺日深,将来不但于礼法不合,而且他的

名誉更无法洗刷得清白。

  最后还有更可怕的是假如齐南山反对而出头作梗,这一关就足以使他们无法可想,因

此,他们想结合的话,可说是前途黯淡无光,荆棘重重,他纵是一无所畏,想排除万难,不

顾惜名春人言,但最怕的是有心无力,到头来心愿落空,徒然痛苦不堪。

  他把自己和齐茵之间的问题,理智地分析过以后,当即决定趁现在情感还未深切到不可

割舍之时,处处提防,尽力保持距虽。然后,再找机会跟她分手,最好是把她交到齐南山手

中,才飘然而去。

  处理情感一向是人生中最大的难题,尤其是像薛陵这种年纪轻而又未过爱情滋味的人,

自然更是棘手,倘幸他天生不重女色,日下更没有成家立业的打算,所以一旦发觉齐茵乃是

藉词与他接近,还能很理智冷静地考虑一切。

  当他下了决心,突然感到胸口翳闷,混身都不对劲,他晓得这是心接的创痛引起了肉体

的伤势,但他都不能不坚持这样做,宁可自己躲在世界上某一个阴暗的角落中,独白寂寞悲

伤以迄老死,也不能不毅然割断情丝,免得使她也沉没在痛苦耻辱的泥淖中。

  晚上,他们在宜兴城内投店歇宿,齐义奉命又用前法对付店伙,诸事都安排得十分周

密,毫无破绽,齐茵到薜陵房中商议如何访寻老父,薛陵仔细问过她齐家的亲友情况,发觉

在那寥寥的几门远亲当中,没有一家可以供齐南山藏身的。齐茵最后说道:“我爹平生做事

极是深谋远虑,直到现在为上,我迟不晓得他老人家何故利用那枚“金浮图”之,惹起一场

天下高手之争?照道理想,他既然已宣了金铃之秘,轨不该以鹰品显人,留下无穷祸根,现

在天下之人,谁不想找到我爹的下落?”

  薛陵道:“这正是最困难之玷,试想咱们能找得到老伯的话,别的武林高手会不会闻风

华,若要偷俺摸摸暗中进行访查,等于增加无戏困难。但你出现江湖寻父之事,一旦传扬开

去,那些高手们只须死钉看你,迟早可以从你身上找到线索。”

  齐茵低声道:“不错,我倒是有线索,虽是仍很田囊,都总比踏遍天下寻觅容易得多

了。”

  薛陵精神一振,问道:“什么线索?”

  齐茵道:“当我遇见你的前两天,我爹忽然对我说,有两个地方须得记住,一是夫阳,

一是挤南,我问他记住这两个地方干什反?他笑看看摇头,不肯解:。现在你看,除了这两

处地方,咱们还能到什么地方找他?”

  薛陵寻思一下,顿时又暗暗发愁”心想三阳与济南相距戏千里之遥,加上从这江南前赴

珏阳的路程,一共最少也得在路上走个三五个月,而且还须在那两处地方就搁访查,说不定

妆共赏上一年工夫,这么悠长的日子,焉能一直保持距离?就算自己能够十分坚忍不,可是

守了一年之久,日夕相见,甘苦与共,这等情况实是不比寻常。

  理智这样的警惕他,但感情上他都禁不住暗暗喜欢,因为他被迫跟她相聚,短时间之内

可以不必想到什么分手离别之事。

  他忽宫忽忧的想看,齐茵小心地注视苍他。她何尝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以及薜陵的困难。

  但她一则向来任性惯了,二来不受多想,反正许多事可以推到将来再说,所以她撇开不

管,只求能踉薜陵在一起,相聚边天就算几大,将来的事管它呢,他们初步决定先赴袈阳二

齐茵便返房歇息,芳心欣慰援松,竟是两年以来头一次如此快活,齐义等地吩咐,所以发-

览它的心倩,这个饱纪至患的精练忠仆不问而知定是与薜陵有关,当下又喜又忧,喜的仗小

照顾到长大的小姐重新得回快乐,忧的是这种关系十分不正常,日后的结局势难圆满。

  他得知先赴襄阳之后,便辞出转赴薜陵房间,薜陵见他入室,大喜道:“大叔来得好,

我正要找你。”

  两人坐下靠近密谈,薜陵道:“我很就心我和齐茵的将来,但日下又不能立即分手,使

她刺激过甚,大叔想必也知道其中的种种困难,所以希望跟你商量一下。”

  齐义叹口气,道:“不错,小人都晓得,茵姑娘既可怜而又任性,不睇你说,小人声是

老仆身份,但这些日子以来心中去是把她当作女儿看待,她的种桓迫遇,教我想一想都不禁

心酸。”

  薛陵毫无打听齐茵遭遇之意,但齐义既然说起,他只好听看,那忠心的家仆说道:“假

使茵姑娘抵达杭州之时,立刻就与李家约二少爷成亲,今日就不会离家流浪了。”

  薛陵一乱,道:“那时候她的丈夫还在么?”

  齐义不知他问的是李二少爷其时是否退在人世,以为是问是否迅在杭州,当下应道:

“当然还在,他人品很俊,能文能武,所以性情未免骄傲些。我们抵达李府时,恰好一一少

爷出门游览山水去了,过了启口,他才回来,这也是合该有事,只因茵姑娘跟李老爷很谈得

来,所以每日都到书房跟老爷聊聊天,这一日她前往书房,别踏入院,便听到他们父子正在

说话。她若不停步聆听也没有事,这一砧使出了毛病,茵姑娘后来告诉我,她听到老爷恰好

把她抵达的消息告知儿子,二少爷发出忿怒的些音道:“这是我的终身大事,我须得先瞧过

她的相貌,瞧瞧她的人品,然后再查明她是不是沽清白白的闺女才行,”茵姑娘一听这话气

得什戏似的,其时李老爷跋肛的去鹰二少爷,但少爷一玷也不害怕,退高声的说那有好好人

家的闺女,自己迢迢千里的送到夫家?这里面定有不明不白的患故。后来言语中又侮到老庄

主,茵姑娘念念回身便走,叫我收拾行李。”

  薛陵透一口大妃,道:“原来她是这样子囊开李家的。”

  齐声道:“不,要是逭糠便好了,当我把行李收拾好了之后,她忽然改囊心意,又不走

了。”

  薛接低声道:“女人的心就是逭糠的善囊。”

  疝声苦笑一下,道:“不钴,当时我一砧也不明白她何以改囊主乱。而且从此之后,她

恢复当熊,好忡从未发生过逭件争一故,当天晚上就跟二少爷见面,其后一连许多日他们当

常在一起,士芝豕二少爷很快就封她十分倾心,伍直,她当作天上的仙子看待。”

  薛技旦想不到闯茵与她的未末夫好之闯忽然有此仁囊,不伉呆了,只声闯妆绥道:“边

良心说,茵姑娘不但文武玺全,乃是巾一中的奇才,甚且迸精于女杠以及一应妇道人家所盐

炉得的手声,加上貌美如花,?上妨雅,李二少爷封她倾心拜倒那是理所当然之争,不足为

奇。大概十日之后,李老爷便提到捏吉成亲之争,茵姑娘劫用桓种藉口推延,一直拖了两个

多月,然后突然闯发生二故,逭拐婚争只好延扔下来,直到如今。”

  他没有说那是件去囊故,但薜技封心知那是二少爷忽然亡故,所以无法成亲,当下不再

追问,校妆道:“逭些扭历对她当然是很深钜的打击,使然不砬见我,但逭皮久了,齐老伯

迸不来瞧瞧她,她格必会忍不住出门匀父无疑。“于她的将来,只要找到闯老伯的话,一切

自有主张,眼下的难题只在如何防吐蓦成大钴,大叔你是个明白事理之人,当必了解我的恐

惟,入非车木,勃能无信,万一………”

  他不须再砧骨的说了,齐声不但很明白,而且已对他另眼相看,须知假使薛陵是不有,

目徒,大可以趁机占有了齐茵,他竟没有样做,可见得是正人君子。

  齐义沉吟道:“我们或者可以用分头寻访老庄主的理由暂行分手,待得找到老庄主之

后,一切白有分教,薛陵意下如何?”

  薛陵道:“这主意最好不过,我们到金陵便分手,在这两日的行程中,定有糠奋向她提

出这个主张。”

  他们有了默契之后,各自安歇,翌日上路,马车行了一里,齐茵忍耐不住,炉入车厢,

薜陵因与地分手在即,所以也不提她此举可能扰金明池窥出破之事,只跟她说一些他以往的

惊险事迹,逗得她一时鹰魂不定,一时又兴高采烈。

  中午时分,在一处市续上打尖,这钗上只有这一家饭馆,三人吃完之后,齐义白去马兼

付账,他乃是练达精明之人,付账之时,故意大方些,多洽赏铉,那掌的是个中年妇人,连

连欢喜道谢。

  齐义眼望看门外小马,一面闲扯,问起这馆子的生意,那妇人道:“此炉不是要站,很

步过往客人赶上打尖时间,生意平淡得很,但今日托您老的福,不但做了不少生意,而且享

砧口福。”

  失封甚是细心,一砧小享也不肯枉易放过,问道:“迫劫是何故得享口福?”

  那闯人道:“您老未光临之前,一一位客人叫了一席酒菜,吩附果上四副碗筷,到酒菜

做好时,他忽又不要了,付贩囊去,我见他好忡很丸念的糠子,垓得连话也不敢说,说起来

也贾奇怪,逭位客官只有三十岁左右,长得很漂亮,但生妃时封使人十分害怕。”

  闯赶未旦问那人的服饰相貌等等,便知那人正是金明池,又问知他骑看一匹栗色健马,

向北去了,当下不功声色,待得上路之后才告知闯茵。

  她大吃一鹰,道:“逭恶反不知何故苦苦不放过我,好吧,逭回碰上就放手拚一次,若

是能把他击败,以后便不必烦心了。”

  她说得很是坚决,薛陵、齐义不敢劫她,免得她激起小性子,更加囊以收拾。

  薛技笑道:“他吩咐果下四份碗筷,想必打算款待咱们三人,封不知他后来何故又改玉

主意?”齐茵道:“或者是等候别的人也说不定。”

  齐声道:“不,定是打算请我们吃一顿,后来一想你居然帮助薜爷,而且如此尽心尽

力,便又丸得上马而去,可见他心中十分含恨,薜爷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