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二十章

作者:司马翎

金明池向纪香琼瞠目道:“瞧来倒不是次牛。”接看文低声问道:“你可知道水经是何人所作?我刚才一考他,才发现自己连水经是何人所着都不晓得。纪香琼道:“水经接郭、二家注本,都无作者姓名。古本刊天下之水百三十七答案一点不锚,今本水所列,仅有一百一十七水。”

她随即拉了金明池到一没落座,轻轻道:“此庄主人夏侯空果然是博学多才之士,无所不诚,极是惊人。无怪敢向驴湖屋挑战。”

金明池傲然一笑,道:“管他学问如何高明,我们一不高兴,尽可以放手打遍十三院,瞧瞧谁能炉阻于我?”纪香琼摇摇头,面上流露出忧虑之色。

金明池冷笑道:“难道他的十三院能而得住我们不成了我可不信,非试他一试不可。”

纪香琼道:“都要看是什么院了,倘若其中有一院属奇门遁甲阵法变化之学的,你武功虽鬲,也末必安然出得庄外。”

金明池吃一闯。遣:“这话甚是,那玩艺可不是武功便克制得住的。”

纪香琼道:“依我的测度。那十三院的房合布置定必含有探奥阵法在内,任何人一旦进去,若不退经诸院,休想脱身。不诚阵法之人陷身其中,无法觅到门路,乃是意料中事,若是识得阵法之人,定必于学间之道甚感兴趣,恐怕亦迫不了这十三院。”

金明池道:“后面的理句我不大明白。”

纪香琼道:“喜如你妙解音,那一日我就利用这一点,使你听得入神,才施暗算。这道理移到此处便是一样。大凡懂得阵法之学的人。定必旁通天文地理等学,夏侯庄主设的十三院之中包括有这等学间,来人除非是比他高明,方能解疑破难离开该院。如若学力不逮,自然会失陷其中,无法脱身了。”

金明池皱眉道:“听起来很有道理,既是如此,我们恐怕很难平安过这一关了?”

纪香琼道:“不错,识得阵法既没用,不识阵法更不行,是故谁也休想安然通过,除非是隐湖屋的高手,胜得过夏侯庄主一身所学,才能破屋而出。”

金明池低声问道:“那么你心中可有理分把握?”

她摇摇头,道:“没有一点把握,这夏侯庄主实是不同凡俗。我有多大气候自家知道,若然他只能摆二十院。学力大概与我相当。这便是说换我作他,亦有拢出十个学院之能,而他竟有十三院之多,可见得学力高我一等。以找的估计,我可以顺利通行七院之多。他则有通行十院之能。

此是因为摆设各院是主动之势,通行时则是被动之势m故此要比原有学力打个折扣。”

金明池不由得露出愁色,道:“我平生唯有这一次觉得十分头痛和畏惧,咱们干脆打原路离开为妙。”

只听一阵细细的乐声自空际传来,飘渺空无,宛如云间仙乐。

那小童道:“敝主人出迎贵客了。”

金纪二人定睛望去,只见人影连闪,进来了四个自衣小童,穿看得十分漂亮,显得更是俊美可爱。他们右的手孥怫尘,有的执扇,仪容鼎盛,使人一见之下,不敢生出简慢蔑视之口紧接看一个三句左右的儒雅书生出现,缓步入厅。他头戴纶巾,手持白羽扇,彷佛是诸葛武侯重现世间。

他斯斯文文的过来见礼,报出姓名,态度甚是谦虚恭敬。金明池举手同礼之际,暗暗发出一股无形劲力,向他撞去。

夏侯空也借拱之势发动抵御。双方劲力一触之下,夏侯空身子不禁摇拂了两下。

他讶地望住金明池,道:“金先生好高明的武功,恐怕天下已无敌手了?”

金明池傲然一笑,其实暗暗吃骜,心想此人不但学问比纪香琼高明,连武功也卓绝一时。当世之间抵挡我这一记暗袭而能得不退之人,实是寥寥无几。

夏侯空又道:“两位辱贱地,光宠何似,只不知两位此来有何见数了”他说话之时,灵活的眼睛不时掠过纪香琼面庞。此举使金明池感到十分下一二,兴,冷冷道“此处的一十三院是你亲自布置?抑是别人之力?”

他可不大相信这夏侯空年纪轻轻,所学便如此渊博,同时又炼成了上乘武功。

以金明池想来。一则人的精力有限,二则每日十二时辰乃是固定不变的常规。在这两种天然条件限制之下,纵是精力过人,每日连觅也不睡,但也不能把昼夜十二时辰变成廿四个时辰,此是时间上的限制。反过来说,世上焉有能够昼夜苦究不必休息之人?此则是体力的限制。

是以这夏侯空只不过三旬上下之人,即使像历史上的许多神童。自小聪明过人,但由于体力及时间两大条件所限,岂能武功既强,而又博通世间各种学间?列子所谓“大道以多歧而亡羊,学者以多方而丧生”,意思便是说:多歧路的大道容易遗失羊只。贵多务博的学者往往因而精力枯竭以致早死。

要知这金明池也是文武兼资的当世奇才,是以他探知练武修文时约甘苦。更晓得一个人要精通这许多绝学乃是不可能之事。是以他很怀疑这夏侯空虽是大异于常人,但这十三院之设必有别人相助。

夏侯空淡淡一笑,道:“大凡学间之道,自须师友-切磋砥励,才易成就,鄙人岂能例外呢?”

金明池暗中舒一口气,心想只要不是通统由你独力设置的,那就行了。最少这一点表示527你不是无法抗拒的超人,同时也许纪香琼可以胜得过你。

方在想时,只听夏侯空说道:“金先生和纪姑娘皆是当世异人,今日翩然莅临,当真是蓬碧生辉。不瞒两位说,做庄自从落成至今,还末曾有人能使鄙人白显恭迎前往十三院参观呢,”纪香琼闻道:“如何力使使贤主人自愿打开通往十三院之门?”

夏侯王道:“这也不难,鄙人右数十弟子,分为育人及自人两种。商人高入门较久,须能通过三院以上的学力,力许披上青衣。白衣者入门较晚,最多只适得过两院。凡是慾参观敝庄十三院之人,须得向五名白衣门人各提一间题,正题之中,要有一题能难倒他们,鄙人自当亲自引倾佳宾,参观各院。”

金明池冷笑一声,道:“此事何难之有。”

夏侯空欣然一笑,眼光向那青衣小望去,只见他尚未传令下去,颇以为异。心愁这孩子今日怎縻啦?往常何等灵慧,岂须自己用言语吩咐才做事?再者他怎敢随便向外人漏出本庄十三院的密?

但一时之间,他可无法查究其中之故。当下说道:“阿晓,随意在各院之中召五人前来。”

那个名叫阿晓的青衣小童应声出去,不一会就带了五个自衣小童进来。

夏侯空向金、纪二人道:“他们俱有姓名,但为了两位贵宾便于记辨,姑且取名为白一白二等。这左首第一值便是白一,他乃是史院弟子。第二个是白二,乃是天道院弟子。白三是音律院弟子,白四是历算院弟子,自五是算学院弟子。两垃请向此五名弟子各出一题,命他们作答,在他们所学的范厅内任意出题。他们若有一个无法作答,鄙人便恭请两位到各院参观。”

这等办法倒也十分新奇,同时亦显示出这夏侯空的自负。试想上述五种间何等深奥*竟要任对力出题质难,若不是当真十分精通,焉敢如此。

自然提出问题之人亦须对这五门间皆有相当造诣,才能出得艰深题目。而且不能信口出题,须得防备对方若然不能同答之时,反过来请你指教。若答不出,岂不贻笑于人,因此此举无形中追使出题之人用出十成本事,由此夏侯空便可以测出来人的造诣到了什么程度。

金明池很想由纪香琼出题目,但她诈作不知,金明池只好搜索胸中所学。拟题命考。

第一个学史的,因此他思路一直在前代史实中盘旋,直到此时,他才知道谊书粗疏的害处。

原来金明池虽是遍览书,甚足渊博。但多半都是略略过,别人出题问他,还可以对付。可是轮到他出题,就必须专精这一门才能拟题。换句话说,他粗赞的功夫使得所有学问的根某广大而小精深,人家间他之时,问题中能唤起他的记忆,但自家出题的话,便无可触忆了。

他沉吟了一会,这才泛起笑容,道:“白一,我想那诗圣杜甫怃入不知,他的一生史实谅你也曾读过,你且试评严武慾杀杜卜甫一事给我听听。”

白一踏前两步,施了一礼,从容道:“据新唐书严武传云:武最早甫,然慾杀甫者数矣。又杜甫傅云:严武以世旧待甫,甫见之或时下巾,尝醉登武床,瞪现日严挺之(严武之父)乃有此儿。武衡之,一日慾杀甫冠钧于者三,左右由其母,奔救得上。上面是新唐书所载,皆说严武虽然以世交待杜甫,但因杜甫时有失祯,所以想杀死杜甫。”

他的语声一顿,秀美的面上微露笑容,又道:“但旧唐书只说杜甫性情褊燥,尝醉登武床,斥其父名而武不以为件。并无慾杀杜甫之说。未朝洪迈的容斋顾笔已婢斥唐书之误,并以杜甫为严武先后所作的话三十余篇为证。而其后同代的王应麟撰因学记闻一书中,更指出新唐书所持的是唐人范摭所撰的云溪友议一书,故此有此误失。”

他闭口退下,金明池别说挑剔他的错误,连他也不知道史传根据何书而右此销误。换主三,他还从白一口中多学了一些。

白二上前两步,躬身行礼。金明池已开始感到头痛,只因这白二学的是“天清”,这等大空仪象之学可小是容易弄得懂的。

他左思右想了老大一会工夫,才勉强找出一个问题,道:“天是何等形状?”

在他想来,天圆地方乃是一般之论,但要说明天如何是圆就须得大有学问才行。

白二恭敬应道:“天无形状可言,因是虚空之故也。糠唐人杨注荀子云:天无实形,地之上。空虚者尽皆天也。这个说法系根据另一位唐人张混的列子注而来。张湛解列子汤间篇曰:太虚无限,天地有限。说自地以上空皆是天。都是空虚,故无实形可说。”

金明池听了这番解说。不禁呆了。那白二鞠躬退下时,他也茫然下知。

纪香琼也暗暗鹰佩。心想这些白衣小童所学果然扎实渊博,不比等闲。

她早已瞧出金明池有点应付不来。但为了不想露出自己的师门来历,所以还向金明池低声问道:“这孩子答得对不对?”

金明池这才惊觉,恢复常态,含糊地道:“唔,很不错。”

他不由得皱眉瞪她一眼,心想你早就该出头对付,但此刻还在假惺惺作态,我们不能参观那十三院还是小事,但这个人都丢不起。

此时白三哩列而出。施礼候命。金明池记起此子乃是音律弟子,头痛略减,当下收摄,神,凝想题目。

这一次迅速得多,这是因为他的兵器之中一是金笛,曾经对音律之道下过功夫。他问道“琴有十二操,其名若何,有何含义?韩文公只取十操,其故安在?”

纪香琼斜眼望去,只见夏侯空微微含笑,便知道那白三定答得出来,睛暗满:“除非是我拟出问题,才能难倒这些孩子。可是这夏侯空能设置十三院之多,学力远在我之上,我若是露出底细,隐湖屋启百年声名定必从此被明湖显屋所取代无疑了。”纪香琼正在想时,那白三已朗声答道:“古琴曲十二操是:一、将归操。孔子所作。当时孔子在赵国,听说宝鸣犊被杀而作此曲。二、猗兰操,孔子所作,伤下逢时。三、包山操,孔子作。因李桓子接受齐国所赠之女乐。孔子慾谅不得,还而望角山作曲,喻季氏有如龟山之蔽鲁。四、越裳操,周公所作。五、拘幽操,文王被因于里时作此曲。六、岐山操,同人为文王所作。七十履霜操,尹吉甫之子伯奇,无罪见逐,自伤作此曲。八十朝禾操。牧续子所作,被因行年七十,犹未有妻,朝见野雉飞而有感作此曲。九、别鹤操,商陵牧子娶妻五年而未有儿女,父母慾嫁某妇,妇得知此情而中夜悲啸,牧子感之,作此曲。十、残形操,曾子梦-狸,见某身而不见其头,作此曲。最末的两曲是水仙操和坏陵操,都是怕牙所作。”

他一口气说出十二操琴曲之名及某含义,至此略略喘息一下。在这十二操琴曲之中,有些没有解释意义,但此是原本阙失意义,后人都不知。所以从略。因此金明池亦不挑剔。

白三歇一下,才又道:“韩文公只取十操之故,系因此十探皆是文王、周公、孔子、曾子、伯奇、牧犊子等所作,是则圣贤之事,故取之。水仙、坏陵二操,皆伯牙所作,则是工伎之所为,故削之。”至此间题巳答覆妥当,丝毫不差。金明池点头道:“答得,你今年几岁了?”

自三道:“小子十四岁了。”

金明池心头人震,忖道:“这夏侯空收录了这许多聪明俊秀的孩子,假以时日。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