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齐茵做梦也想不到纪香琼已悟出许多道理,不仅如此,纪香琼心中还正盘算两件事。一

是这后四院既是别的人主持,则眼下正在那不见天日的“十三元大阵”中通行的金明池亦同

样遭遇到变化,她已不能接照以前的推算以指点他,须得另行观察推算。二是这夏侯空显然

是出身于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亦无恶不作的万孽法师门下。这一派奉行罪恶主义,心性残忍

无情。是故早先她曾把一名白衣童子考倒,其实那白衣童子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心胆俱裂的神

色。她当即晓得定必是立有严酷门规,凡输败者即须处死,故此那童子如此惊惧。

  这情形亦可适用于夏侯空身上,现下他九院皆被破去,纵因身份较高而不致处死,恐怕

重罚仍免不了。她考虑及此,便试探道:“夏侯庄主何不早点恭送我们出去?”

  夏侯空微笑道:“姑娘认为定必能赢么?”

  纪香琼道:“这余下的四院谅也阻不住我。”

  夏侯空欣然道:“那是最好不过,鄙人甚望姑娘索性直下四城,把敝庄一十三院完全破

去。”

  纪香琼忖道:。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假使我破得这四院,则那个主持四院之人遭遇到惨败,便也不能

独责他战败之罪了。故此他乃真心想我全胜的。”

  齐茵道:“你若是当真想我们安然出庄,你不就此罢手?”

  纪香琼没有听到夏侯空的答话,因为她正在寻思那十三元大阵的后四阵,将会有什么变

化?她同时考虑到要不要把事实讲明,请夏侯空帮助金明池出阵,免得自己过于损耗精神,

以致万一过不了那四院之关。

  这原是两利之事,她考虑了一下,便道:“夏侯庄主,我们做一次交易如何?”

  夏侯空讶道:“什么交易?”

  纪香琼道:“你设法暗暗指点金明池安然穿出十三元大阵,我便直下四城,把贵庄一十

三院通通破去。”

  齐茵好生莫名其妙,暗想这个交易从何谈起?他怎肯这样做?

  但这刻她却发觉十分奇怪的一点,那就是夏侯空居然沉吟忖想,似是在考虑这个交易行

得通行不通,而并不一口拒绝。

  夏侯空歇了一会才道:“对不起,鄙人不能接受姑娘的条件。”

  纪香琼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提了。”

  于是三人起身出亭,夏侯空在前头带路,纪香琼小心地观察四下树木的位置,泛现出十

分深思的神情,齐茵只好抓住她的手臂,防她踬跌。

  头前带路的夏侯空一直没有回头,这刻他心中果然充满了隐忧。那纪香琼的猜测一点儿

没错,这后四院果然是由他的一个师兄摆设主持。这个师兄年纪比他大一半都不止,今年已

在六旬以上,自是三绝老人。

  夏侯空虽是后来居上,但格于门规,照例是先打头阵,倘若他所摆的九院被破,而敌人

却过不了后四院的话,夏侯空便须按规处死。

  他不是不想答应纪香琼的条件,但一则他晓得那十三元大阵之中另有高手窥伺,因此他

毫无暗加指点的机会。二则纪香琼若有本事过得这四院,她决不会故意落败。

  有这两点理由,他根本无须答应,何况这是办不通之事。

  谁知这正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夏侯空今番竟是两失之多,一是金明池业已制服了

双面人胡望,所以他尽可以指点得金明池。二是纪香琼虽是不会不尽全力而自甘认输,可是

她一旦精神不支,仍是大有考败之道。

  他们在园林中弯弯曲曲的走去,良久才见到一幢高敞石屋,屋门前有个青衣童子恭立迎

候。

  夏侯空方自走近那青衣童子,纪香琼推了齐茵一下,道:“姊姊快阻止他们交谈,或是

用其他方式通传消息,此举十分重要。”

  齐茵纵身一跃,迅快如电光石火一般落在夏侯空与那青衣小童之间,纤纤玉指轻轻点

出,那青衣小童顿时呆如木鸡。

  夏侯空朗声道:“齐姑娘此举是什么意思?”

  齐茵道:“我不准你们说话或者传递任何消息,听明白了没有?如敢有违此言,我就先

取你性命。”

  夏侯空苦笑道:“姑娘凶得紧,但姑娘当知处身敝庄之内,武功全无用处。”

  齐茵道:“没有用处才怪呢,走吧!这孩子反正在一个时辰之后自能走动。”

  她那灵敏之极的感觉之中,好像发现有人在暗中瞧看着她的举动,但她却查看不出半点

线索痕迹。

  石屋之内,四方八面都堆满了书籍卷轴,要知集部不但卷帙浩繁,而且古今天下各家之

言如??河沙数,任是最聪明强记而又博学之人,亦不可能通通读过。

  夏侯空心中大为宽慰,忖道:“她们先发制人,把那孩子点住穴道,使我取不到题目。

现在任我出题,这就好办了,待我想一个似难而实易的题目,助她顺利的通过这一关。”

  他略一沉思,便道:“王勃作滕王阁序,中有『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

句,一时之人共称之,姑娘想必也知道的?”

  齐茵直到现在才算是有机会插口,前此的九院,她连人家出的题目几乎都弄不明白,自

然无法插咀。

  这时她赶快道:“这有什么稀奇的,谁没有读过这一篇文章?我看你还是换一个题目的

好。”

  夏侯空笑一笑,道:“鄙人只想请教一事,那就是这落霞孤骛之句仿效何人之作?”

  齐茵顿时瞠目结舌,做声不得。

  纪香琼取巾拭去额上汗水,微笑道:“隋代德州长寿寺碑有『薄云共岭松张盖,明月

与??桂分丛』之句,殊为浅陋。梁朝庚信马射赋云:『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

色』。王勃当是仿其语。“夏侯空道:“虽是不曾答错,但未免过于简陋。”

  纪香琼道:“那就再往上根寻便是,庚子山仿效梁简文帝南郊颂序中的『朝叶与密露齐

鲜,晚花与薰风俱落』之语,我说得对不对?”

  夏侯空道:“很对,但好像还不止此呢!”

  纪香琼微微一笑,道:“你急什么,我正要往下说呢!这梁简文帝的朝叶晚花之句,实

是出自齐王俭褚渊碑中『风仪与秋月齐明,音徽与春云等润』之句,到此为止,再找不出更

古更早的根源啦!”

  夏侯空道:“姑娘学究天人,无所不通,实在使人惊佩不已,这一院算是通过,两位

请。”

  齐茵越来越发佩服纪香琼,不住的审视她。但见她年青美貌,表面上只不过是个好看的

女孩子而已,怎猜想出她满腹经论,学富五车。

  她多看几眼,才发现纪香琼大有憔悴之色,心中暗想道:“她一生究心于各种学问,自

然于武功力面大见生疏,等离开此处之后,须得想个法子助她一臂之力,让她炼好武功才

行。”

  转念之时,怜爱之意油然而生,伸手拥揽住她的纤腰,道:“今日辛苦了妹子你啦!”

  纪香琼乏力地偎靠在她怀中,略作休息。这刻她已感到脑子疲乏得很,大有心力不继的

现象。不过她认为此是用心过度的现象,不足为奇。只忧虑自己是不是能支持过这最后三

院?因为她必须把敌人完全击垮之后,方能找一处地方调息休养,目下决谈不到休息。

  夏侯空眼望着这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不觉呆了,半晌,才举步走出这座石屋。

  纪香琼陷入沉思之中,全靠齐茵抱持,才会得跟蹑着夏侯空的背影向前走去。

  原来她因为得知这末四院乃是夏侯空的师兄三绝老人所摆设,是以晓得那金明池正在通

行的“十三元大阵”亦将如此,如此则这末后的四座阵图,定必全然不同。故而一路行来,

都十分留心地查看四下情势,以便找出破那阵法之道。

  要如金明池目下虽是与她们形隔声阻,好像到了别的地方。但其实他也在这儿附近,那

十三元大阵乃是设置在这十三院之间,先前是房舍密楼,时时可能与金明池只有一墙之隔。

  目下虽是在园林中,但那阵法的通道仍然散布在园中。只不过在金明池而言,乃是从不

见天日的甬道中奔行。在纪香琼齐茵她们眼中,那些甬道看起来都是假山或隆起的高地。

  齐茵当然连一点影子也摸不到,纪香琼却了然于胸。是故她能够从自己经行的路径查看

出十三元大阵的奥妙。

  现下那末四院与末四阵俱换了一人布置,她便须另行观察方能指点金明池。可是已过了

一院,她还测算不出破那十三元大阵中第十阵的方法,是以无法指示金明池,也因而陷入苦

思之中。

  第十一院乃是一座高大的八角亭子,亭内石桌上摆放得有筹算器物,书籍却甚是稀少。

  此院乃是“算术院”,最初时纪香琼便是凭算术的难题击败那五名白衣童子之一,得到

夏侯空惊佩而让她通行十三院。当时她还出过一题使夏侯空计算不出。

  夏侯空在亭中顾盼一匝,找不到师兄三绝老人留下的题目,心头一宽,微笑道:“纪姑

娘算学一门精妙无双,鄙人岂敢不自量力,还用这一门来考究姑娘?”

  齐茵道:“你敢是自动认输么?”

  夏侯空道:“不错,这一院不必耽误时间啦!”

  齐茵侧头一看,纪香琼茫然望向亭外,不知听到这话没有?便拍拍她,问道:“香琼妹

子,你听见他的话没有?”

  纪香琼如梦惊醒,道:“什么?”

  齐茵把对方认输之事说了,纪香琼苍白的面上泛起一丝笑容,道:“总算他们还有一点

自知之明。”

  夏侯空直到这刻,才发现纪香琼情形有异,略一忖想,已明其故,暗暗大惊,忖道:

“原来她已经心力不支,唉!我有意赠她一粒灵丹,使她捱得过这最后的两院,但此举却有

两宗困难。一是我那师兄须臾不离地在暗中窥视我们的举动,送葯之举,本来就很难瞒得过

他。二则此葯功效如神,能益智强心,大增精力。可是服下之后,一个时辰之内体放异香,

面红如火。是以我纵然能够暗暗送葯与她,但她服下了之后,仍然瞒不过师兄之眼。”

  他虽是知道纪香琼心力不支,却不明白她乃是因为既须用心解答这十三院的难题,又须

暗中测算那十三元大阵,才会精枯力竭,大大不支。

  这刻纪香琼正因老是测算不通这末后的四阵,才更为耗费心力。

  她举手指着西北角一道高拱的陵脊,说道:“你虽是渊知博学,但于风水之道却丝毫不

通,这一道高拱的陵脊便是明证。”

  夏侯空大感兴趣,道:“姑娘如若不吝指教,鄙人自当洗耳恭听高论。”

  纪香琼忽然改变了话题,说道:“不过庄主于奇门阵法之学,却造诣甚深。我自入园之

后,一路所见的阵法埋伏,都很深奥奇妙,比起先前过那九院之时,所见又大大不同了。”

  夏侯空苦笑一下道:“好说,好说。”他苦笑之故,便因前九院是他一手布置,在这片

园林中的后四院,却是他师兄三绝老人设计布置。故此纪香琼这话竟是不啻评论他及不上他

的师兄了。

  纪香琼又道:“不过这园中的阵法,也有十分不通之处,正如我刚才指出这一道陵脊,

不但在风水上乃是『断龙绝脉破砂??水』,能使本庄覆亡绝灭,而且于阵法上来说,这一

道陵脊恰好自破其妙,使陷在阵内的敌人一旦登上陵脊,就可以察破全园的阵法奥妙。你居

然有这等大大的败笔。实是十分使人不解。”

  夏侯空顿时大感欣慰,笑道:“这可是碰上了姑娘,方会成为败笔,稍差一点的人决难

窥破。”

  纪香琼道:“不然,这一败笔使贵庄覆亡绝灭,应于今日,只不知你信也不信?”

  夏侯空惊想道:“若然她连破一十三院,而金明池又出得十三元大阵的话,本庄果然面

临覆亡绝灭的命运,她这话倒不是胡乱说的呢!”

  要知夏侯空虽然希望纪香琼破得十三院,以免师兄三绝老人惩以失机之罪。不过若然连

金明池也破得十三元大阵,则不独这金、齐两个武功绝高之人,就有本事使此庄覆亡,即或

他们不出手,他自己和师兄二人也将受到师父万孽法师的重罚。

  因此他怦然心动,忍不住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