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这朱公明深知目下自己侠名极盛,不论金、纪二人说出什么话,别人都不会相信,只道

是他们毁谤自己。所以大言不惭,丝毫不怕他们攻讦。

  金明池也是险狡之士,如何瞧不出群雄对朱公明极是崇敬的情形,所以只点点头,没有

驳斥。纪香琼道:“天下间只有朱大侠有这等身份威望,可以调解这等纷争,此话谁也不会

疑心。”

  朱公明谦然一笑,道:“姑娘过奖啦!这只是鄙人平生嫉恶如仇而又与世无争,世所共

知,所以武林诸友都很信得过鄙人而已。今日鄙人邀宴诸位的意思,亦是如此,免得大家意

见纷纭之下,反而永远揭不开那金浮图之谜。”

  霹雳手梁奉道:“闻说金兄颇识金浮图内的秘传绝艺,只不知这里面可有没有秘闻奇

事?”

  他单刀直入地探问金明池,是否已从金浮图中学得秘艺,群雄无不耸然动容,侧耳等听

金明池的答覆。

  金明池顾盼座上一眼,笑道:“那金浮图中的武功,既是有人创得出来,自然也有不少

流传人世,你们何须多疑?”

  这话不啻是表示自己的武功,不是从金浮图中学得的。群雄当即透一口气,大感轻松。

  要知席上之人,无一不是当世名家高手,他们各自称雄一方多年,在齐家庄的一战之

中,都晓得彼此间深浅,得知自己并无白费岁月。然而其后金明池一出,如秋夜皎月,群星

黯然无光。

  他们由此而窥见真真正正的一流武功,不免大为震骇。因此人人都把希望寄托在金浮

图,想从金浮图内,学得一两种足可与金明池抗衡的武功。故此眼下一听金明池的说话,顿

时大为宽慰。

  这一次,加入的人数多出梁奉和黄旗帮左坛主七步开碑姚海。这一来黄旗帮有姚、秦两

名高手参与,势力最强。蔡金娥则一直东依西靠,那一路人马势力较大,她就倒向那一边。

  不过目前她还是与恶州官阎弘联合。云峰大师和沙问天虽然各自为政,但人人皆知少林

与武当的交情渊源甚深,一旦有事,这两人定必合而为一。

  沧浪一剑叶高,则略略倾向黄旗帮的两坛主,这是因为他与霹雳手梁奉,乃是死仇大

敌。而梁奉与黄旗帮也斗得很厉害,所以他自然倾向于黄旗帮。

  不过目前朱公明出面,顿时成为这许多小集团的领袖。大家都不须过于顾虑,坚信朱公

明必能主持公道。此所以众人之间,裂痕甚浅。

  现下金明池忽然插入,群雄之间,又引起汹涌的暗潮。大多数的人。都暗暗估量朱公明

能不能压服金明池?如若不能,则仰仗他主持公道。岂不是十分失算?

  席中只有梁奉,乃是朱公明的心腹死党,所以全不考虑别的,胆敢得罪金明池。

  其余之人,都抱定宗旨,那就是既不违背朱公明,亦不开罪金明池。免得金明池记恨于

心,此人行事,一凭喜恨爱憎,说不定因他的阻挠,而独独自己得不到好处。

  上面是这个高手集团的大略形势,在他们的共同目标之下,产生出种种矛盾冲突。而在

这些利害冲突之外,朱公明和金明池这两大巨头之间,另有心病隐衷。因此使得形势十分复

杂奇异,随时都可以爆发出一扬祸劫,又随时随地会有暗杀死亡之事发生。

  酒菜上完,朱公明拨出一座独院,供金、纪二人居住,暂候消息。

  金明池本想离开,但纪香琼用种种理由使他留下。而她其实是盘算到朱公明会把薛陵杀

死三海王华元这一笔血账,算在金明池头上,所以反而不肯走开,并且设计应付,希望在适

当的时机之下,揭开朱公明的假面具。使世人皆知朱公明其实是武林第一大恶人,而不是人

人敬仰崇敬的大侠。

  晃眼间便过了六七天,人人都耐心等候消息,而偏偏附近数百里之内,全无一点消息朕

兆,即使远在千里以外,有这许多日工夫,总该也有消息传到了。

  然而齐茵却生像忽然消失了一般,全无动静。她最后的行踪是从潼关方面折回头,过了

洛阳之后,就失去踪迹。

  当时这一干高手们,都已向潼关方面赶去,等到接到消息说她已折返,竟已跟齐茵对面

错过。

  朱公明是在洛阳现身露面,邀集群雄,一道赶到开封府。但齐茵自从经过了洛阳东行之

后,便忽然无影无踪,所有的大路上,虽是眼线重重,却都毫无发现。

  这六七天等下来,连金明池也感到不安了。他日日跟纪香琼到处游玩,却总是忘不了这

件事。

  他跟纪香琼商量道:“我们老是在这儿等,也不是办法,不如亲自访查,还可免得气

闷。”

  纪香琼掐指一算,自从薛陵和齐茵两人分手至今,已达二十六日之久,还有四天,便是

一个月在开封龙亭相会之期。

  她因为晓得这个??密,所以推测得出,齐茵一定在一处极隐??之所,藏了起来,等

到约会之期已届,才会露面现身,赶赴龙亭之约。由于日子甚短,她大可以寸步不出门口,

也忍耐得住,加以寄身之所,若不是江湖人物或客店??庙之类的地方,而是正正式式的人

家的话,别说藏个十天八天,即使住上一年半载,只要肯不出门一步,谁也查不出她的下

落。

  因此,她当然不会赞成出门去找寻齐茵,否则这一去,越找越远,既见不到齐茵,亦无

法监视住这一群武林高手的动静行止。

  不过这话却不便告诉金明池,她道:“你别心焦,反正多则七日,少则五天,定可以接

到她的消息了。”

  金明池大喜道:“若是如此,那就不妨再等几日。”

  当下走到院中,等候七步开碑姚海应约之??。在这些日子当中,金、纪二人很少跟他

们往来应酬,朱公明亦从不单独与他们会面,免得被他们所窘,不动手不行,动手也不行。

这正是朱公明老姦巨猾之处。

  金明池脾性高傲,瞧不起恶州官阎弘、香??子蔡金娥那等下流之人,但亦与洁身自好

的少林云峰禅师和武当沙问天合不来,唯有与黄旗帮的左右坛主姚、秦二人比较上谈得来。

  至于沧浪一剑叶高和霹雳手梁奉,与朱公明比较接近,所以形迹上自然与金明池较为疏

远。

  清脆的??声敲破了长日的寂寥,纪香琼有时会到枰边观战,但她总是静坐房中,隔窗

望住院中人影的时候居多。以金明池等人的??力而言,与她相距太远,所以她懒得多看,

不过远远的望住他们身影,享受着这秋天高爽的气味,却是十分迷人的享受。

  这天晚上,朱公明又设宴招待群雄,金明池跟纪香琼动身赴宴之时,向她问道:“常言

道是宴无好宴,这朱公明阴毒无比,天下间唯有忌惮咱们,会不会在宴会上使什么手脚?有

这几日工夫,已尽够他安排的了。”

  纪香琼笑道:“目前我们还可以放心,他在未探知齐南山老伯的下落以前,不会出手对

付我们。我正开始动脑筋推测,他将用什么方法对付我们呢!”

  金明池道:“话虽如此,但万一他认为咱们与齐茵相识,又是刚刚分手的,说不定我们

也知道齐南山的住址,因此另用一种手段困住我们。”

  纪香琼道:“这话本来有理,不过他见咱们毫无动静,而以前我们与齐茵分手之后的经

过情形,他亦已打探明白,定必推测得出,连咱们也不知齐茵去向,正要找她。又可能误以

为我们想得到金浮图之钥,所以目下决不会对我们下手无疑。”

  金明池道:“但愿你没有猜错,那么咱们去赴宴吧!”

  筵席摆设在第二进的大厅内,红烛高烧,还有班子奏乐,伶人唱曲,排场相当豪华。

  少林高手云峰大师,虽是出家之人,但他久历江湖,这等场面司空见习,故此怡然自

得,反而是纪香琼最是土包子,但觉大开眼界,甚是高兴。

  席间有一个枯瘦的老头子,长得其貌不扬,双眼神光亦不如何充足,身量矮瘦,稀疏的

头发已泰半灰白。据朱公明介绍,此老乃是关外长白山高手尹泰,他对这位刚刚赶到的尹

泰,似乎不十分重视,是以群雄也就不大把他放在心上。

  这一夜的宴会,是为了尹泰新参加而设,而结果这尹泰反而不曾受到别人重视注意。这

一点,金明池毫无所觉,纪香琼却一点也不放过,细加研判之后,便推断出两种可能,只须

再有机会接触,即可确定。

  她自然不曾在事先告诉金明池,免得他事先在无意中??露??密,次日便依计进行。

  首先她一定须得在对方不知不觉中,试探出对方的武功能为,这一宗须分作两个部份进

行。

  这天晚上,天色完全黑齐,金明池正在邻室用功,她走过去弄醒他,悄声道:“你潜赴

内宅,但必须从左邻那座屋宇的顶盖走过,脚下微微弄出一点声息。到了内宅界墙,站着瞧

了一会,便回房来。”

  金明池道:“这是什么意思?”

  纪香琼道:“当然大有深意,你暂时别问我行不行?”

  金明池反而觉得有趣,道:“好,我不问,但假如有人跟我动手,我要不要下毒手?”

  纪香琼道:“当然不可下毒手伤人,但我保证没有人会现身干涉你。”

  金明池不再多问,起身开门出去,但见天色甚是黝黑,无星无月。他在黑暗中,依然把

四周一切瞧得清清楚楚,等到纪香琼推他动身,他才展开行动。

  纪香琼迅即跃到另一处早已觅定的地点,凭高俯察,果然见到一条人影,从邻屋中出

现,远远跟着金明池,但片刻间便又回屋。

  而不久金明池也回转来,他和纪香琼在灯下低谈。金明池问道:“还有下一步没有?”

  纪香琼道:“当然有啦!但还要等到明天才进行,今晚的收获已不算少了。”

  金明池很有兴趣地追问着:“什么收获?你真很有意思,只须这么简单地走上一转,就

有收获了。”

  纪香琼道:“我告诉你,发现了什么,你在左邻屋顶走过之后,我见到一个人出现,跟

查你的行踪,这人就是新来的长白高手尹泰。”

  金明池道:“我也发觉了,但还不知是他,因为一来我要到内宅界墙去,不能回头查看

是谁。二来此人武功普通,最多与梁奉他们差不多,所以懒得加以理会。”

  纪香琼道:“这样做就对了,那尹泰只跟你去了一忽儿,就转回屋中。”

  金明池左思右想,都找不出一点点头绪,当下道:“反正你已知道此人的武功深浅了,

下一步我瞧你还有什么把戏?”

  第二日清晨,金、纪二人已匿藏在通入邻屋长廊外的树后,不一会,一个仆人提着一壶

茶走过。

  金明池早已把功力调运到最精纯之境,这时伸指遥遥向那仆人点去。

  那仆人顿时僵立不动,这时纪香琼像飞絮般落在他身后,以极快的手法揭开茶壶,弹了

一点粉末进去,然后退回原地。金明池又伸手遥点一下,那仆人恢复如常,向前走去。

  在那仆人感觉中,只不过像眨了一下眼睛,或者感到身形好像滞了一下,但决计不知竟

已被人点过穴道,停止了一秒钟之事。

  他们得手之后,便分头监视看邻院的出入口,一直捱到中午时分,邻院仍然毫无动静。

  金、纪二人一同进食,草草用毕,金明池还得去监视,纪香琼摇头道:“不用啦!住在

邻院这个姓尹的,一定不是长白山高手。”

  金明池道:“现在你可以揭开谜底了吧?光是叫我这样做那样做,却使我闷在葫芦中,

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纪香琼哟一声,道:“别说的那么可怜吧!你只不过要我说出来,证实一下你的猜想对

不对而已,你可猜对了,我的的确确是利用葯物试验他的功力,而我刚才用葯之重,即使是

你,也受不大住,只有那尹泰受得起。”

  金明池道:“这样说来,那??功力比我还要深厚了?”

  纪香琼道:“他的功力若然比你深厚,朱公明还会毫无动静么?只怕早就设计诱你单独

走开而合力攻击你了,可见得那??决没有赢得你的把握。”

  金明池道:“但这话怎说呢?”

  纪香琼道:“这尹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