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二十七章

作者:司马翎

  金明池像被人一拳打在心头一般,面色变得十分难看。要知不论他如何倾慕齐茵,但如

若她已与薛陵同居,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他的痴心梦想算是从此终结。

  在纪香琼而言,明知朱公明使下的离间之计,也不能不让他得手。以这件事而论,假如

金明池从此对齐茵死心,倒是不错。

  不过这一来,势必把金明池激得倒向朱公明这一方,对齐南山和薛陵都大为不妙。尤其

是薛陵,定将遭金明池击杀无疑。

  她明明晓得其中的大险大祸,却一时没有法子可想,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朱公明乃是从三绝老人的报告中得知金明池喜欢齐茵,而纪香琼则爱上金明池。

  所以他便利用这种形势,设法使金明池因妒恨而转变态度,不但不偏帮齐茵,甚且将来

还被己方吸收过来。

  他深知金明池此人行事,只凭心中喜怒爱恶,没有强烈的是非善恶观念。这种人正是他

“万恶门”最欢迎的,只要让他作恶惯了,以后他就永不能自拔。

  他如此的老谋深算,连纪香琼也首度遭遇到败绩,一时斗他不过。

  当下一同启程前往查看薛、齐二人的情形,他们很快就到达了许家。

  朱公明一挥手,随同前来的四个五旬老者立刻散开,包围住整个许宅。朱公明自己闪在

一旁,教金明池上前敲门。

  不一会,许平出来应门,一见金、纪二人,便露出惊讶之色,问道:“找谁呀?”

  金明池没好气地道:“我们来找两个人。”

  他一伸手捏住许平颈子,接着道:“不准叫嚷,亦不准闹鬼,乖乖的带我们走,否则有

你的苦头吃。”

  纪香琼柔声道:“小兄弟,你最好还是听他的话去做,他姓金,名叫明池,我姓纪名香

琼,本来是齐茵和薛陵的朋友。”

  许平眼睛一瞪,说道:“本来是朋友,现在呢?”

  金明池躁戾地道:“快走,少说废话,如不听话,就杀死你这小子。”

  他面上的表情以及森冷的口音,当真含蕴得有无限杀机。众人一听而知并非虚言恫吓。

  许平似是惊惧起来,不则一声向第一进屋子走进去,转入左侧的走廊,举手指一指门窗

严密扃住的一个房间,道:“叔叔和婶婶都在里面。”

  金明池哼一声,问道:“可是你的亲叔婶?”

  许平摇摇头,道:“是先父的结盟兄弟。”

  金明池精神一振,但神情中更显得杀意浓冽。

  他松手道:“你去敲门,就说有朋友来了。”

  许平不敢多言,举步奔去,到了门边举手而敲,一面侧转眼睛去瞧他们。房内传出一个

男子口音,道:“谁呀?”

  许平道:“我是小平,您有朋友来啦!”

  门内传出惊讶之声,道:“朋友,你没弄错吧?”

  许平道:“那个穿黄衣的姑姑说,他们都是齐叔叔你的朋友呢!”

  说到此处,金明池已落在门边,冷笑一声,伸手轻轻一推,门内的横闩应手而折,两扇

木门都砰一声打开了,房内有个男子正在披上外衣,床上还有个女子。

  那男子听到响动,转头一望,却是一个年青英俊的男子,从未见过面。这男子面泛怒

色,嘿地冷笑一声,道:“鹰爪子们神通不小,居然追到此地啦!”

  说时,已抓起长剑,随手一抖,剑鞘落地,露出光芒四射的剑刃。

  金明池皱着眉瞧他,心想好一个剑术能手,却沦落在黑道之中,他的眼力不比寻常,一

望之下便知道对方功力深浅。

  那年青剑客大声喝道:“小英快点起床,咱们有好朋友来啦!”

  床上的女人咿唔一声,坐了起来,却是个脂粉相当浓的女子,一望而知不是正派的人。

  她哟了一声,好像见了刀剑很害怕,但却瞟了金明池一眼,赖在床上只不起身。

  金明池冷冷道:“本人金明池,并非什么鹰爪子,今日打扰两位,实是无心。”

  那年青剑手轩眉一笑,道:“胡说八道,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也冒充起金明

池大侠了。”

  这话听起来很不客气,但金明池却大感受用,道:“不信你就小心瞧着。”

  他缓缓伸出右手,五指半开半闭,作出抓物之状。

  但见他这只手竟向远隔七尺的长剑作势抓去,“夺”的一声,那年青男子手中长剑突然

脱掌飞去,落在金明池手中,就像是在玩魔术一般。

  这一手极上乘的隔空夺刃的功夫,在普通人眼中,真有点儿像邪术,但在剑家瞧来,却

晓得是极高的气功。

  那年青男子顿时呆了,喃喃道:“您老果然是金大侠无疑啦!”

  金明池冷冷道:“那床上的女子叫什么名子?”

  他不问对方,只问女的,很容易使人生出误会。

  但那年青男子却似是被对方威名气势所慑,连忙答道:“她姓纪名英,金大侠有何指

教?”

  金明池转身便走,口中喃喃念道:“纪英………纪英………嘿,嘿!”

  那女子的姓名竟是与“齐茵”两宇念音极为相近的“纪英”,而且又是通晓武功的女

子,江湖上并不多见,如今碰得这么巧,无怪朱公明手下,眼线会错认杭州作汴州了。

  金明池一迳走出大门之外,纪香琼默然跟着他,却见不到朱公明的下落。他向一个同来

的老者询问,那老者道:“朱大侠已绕到此屋后面的旷场去了。”

  在那后院房间内的薛陵和齐茵,这刻紧张对望着,原来那院墙缺口处传来的话声,都认

得出那是朱公明的口音。

  他不知跟什么人说话,话中之意是说,假如薛、齐二人逃走的话,定必从这儿闯出去。

  薛齐二人深知这朱公明心计过人,智谋出众,若是注意到这院内的房间,多半不会放过

而要进来查看一下。

  目前他们两人还不能分开,仍须争取时间,以便薛陵导引那一点极强大坚凝的纯阳真火

运行于腑脏之间,把内伤医好。

  假如现下勉强分开,则两日来的苦功完全白费,薛陵的内伤依然如故,这一来便无法对

付朱公明或金明池,定是死路一条。

  当朱公明他们到达此地约摸是一柱香以前,便有一男一女求见薛陵,由许平入报。

  其时齐茵紧张万分,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许平奔入房内,手中拿着一张纸条,上面墨

迹淋漓,竟是刚刚写上去的。

  许平甚是精乖,把纸条平放在齐茵眼前让她瞧着。

  但见纸条上写着:“朱公明即将带领金明池到此加害恩兄伉俪,是以带同一女前来,意

慾暂时冒充,瞒过对方,请即命许小弟辟室相容,小人李三郎百拜顿首。”

  齐茵彷佛听薛陵提起过李三郎之事,心中叫一声“谢天谢地”,当即低声向许平说道:

“你可依那位李叔叔的话去做。”

  现在朱公明的声音打后院墙外传入来,可见得他并未入屋,而是躲在后面伺机拦截。

  只听另一个苍劲的口音道:“咱们要不要打后面向前搜去,免得那金明池一时疏忽,让

他们漏了网?”

  朱公明道:“此计甚佳,就从这座后院搜起………”

  齐茵听到此言,差点急昏过去。

  薛陵却还沉得住气,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拍在她香肩上。

  齐茵突然醒悟,这刻心情波动不得,否则便有走火入魔之虞,连忙收慑心神,催动真

气。

  朱公明突然喝止那个想跃入后院的老者,低低道:“小心准备,他们过来啦!”

  那老者茫然道:“莫非金明池打算出手?”

  朱公明道:“他们搜不到人或是出了别的问题,方会亲自寻求,所以咱们就得准备出

手。你回头瞧一瞧尹师兄,如若他依时赶到,我跟他两人联手出击,定可杀死那金明池。”

  他的话声之中充满了自信,齐茵从薛陵口中得知这朱公明不是轻易说话之辈,既是这么

说,一定有八九成把握。

  另外那老者回头望去,但见屋角露出一根树枝,这是尹泰已到达的记号。只因尹泰虽是

“万恶门”的高手,连朱公明也得叫他一声师兄,但目下对外宣称是长白山之人,所以他不

能任意露面。殊不知智谋过人的纪香琼,早就用过手段查明这尹泰乃是万孽法师的手下大

将。

  事实上果然不出纪香琼所料,那朱公明是大秘门下第一高手,而尹泰则是万恶门中第一

高手。

  平时虽是以师兄弟称呼,其实各有心病,这是一则他们的情形有如一山难容二虎。二则

他们过惯了尔虞我诈残酷无情的生沽,对谁也会先防一着。而在万恶派和大秘门中之人,互

相倾轧陷害之事更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因而能够屹立不倒之人,定必擅长机谋,自有一

套生存之道。

  朱公明突然低噫一声,道:“注意点,金明池他们绕过来了。”

  他手下的那名老者,立刻打消了跃过院墙搜查之意,若非如此,定必把薛陵和齐茵的下

落查出。

  金明池面含忿意,大步奔到,纪香琼紧随在他身后。朱公明一瞧已知他来意不善,口中

发出一声清啸,这是通知准备出手的暗号。

  金明池厉声道:“朱公明,你设下此计,诱骗我和香琼到这偏僻之处,到底有何图

谋?”

  朱公明心知有变,但他胸中已有成竹,心想待我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之后,假如薛陵、

齐茵真的不在此处,则先把你们两个杀死亦是极大的收获。

  当下微微一笑,道:“你们找不到薛陵和齐茵是不是?”

  金明池哼一声,转眼向纪香琼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这消息压根儿是假的。”

  朱公明道:“你们爱怎么想都行,朱某只想知道那屋子里是否完全没有可疑之人?”

  纪香琼却认为朱公明不是设词诱骗他们到此动手,因此薛、齐二人说不定真在这座屋宇

之内。

  目下假如不说出刚才所见,这朱公明势必派人再搜一次,因而反使薛、齐二人遭殃也未

可知。

  因此她赶快接口道:“可疑的人倒有两个,也是一对年青男女,皆是武林中人,但却不

是薛陵和齐茵,我瞧你一定与他们相识。”

  朱公明摇头道:“你们的意思是说,这对男女是朱某所派遣的是也不是?但事实上并非

如此,只不知你们信不信?”

  金明池冷冷道:“要我相信也行,你马上派人把他们抓出来杀死,我就信了。”

  朱公明微微一笑,眼下他已判断出金明池非是使诈。本来他还防备金明池明明见到薛、

齐二人,却诈称不是他们而来找自己的晦气。

  虽说这样他还是不怕,但若因只顾应付金明池,而被薛、齐二人溜走了,未免太不值

了。

  现在既是判定屋中的那对年青人不是薛、齐他们,他便不必分心旁顾,只须一心一意对

付金、纪二人就行了。

  他笑着说道:“虽然杀死一两个人我并不放在心上,但我倒想知道假如我不照办的话,

金兄有何打算?”

  金明池冷冷道:“那我就是宰了你!”

  朱公明道:“金兄口气未免太大了,朱某纵横天下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得这话。”

  纪香琼纵声笑道:“你们今日之战,想必是一场罕见的龙争虎斗,但朱公明终难与金明

池抗衡争霸,殆无疑义,因此朱公明你手下之人如不出手助你,我也不参加,好让你们公公

平平的斗上一场。”

  她的声音甚是高亢响亮,传出老远,朱公明目光连闪,暗想她说这一番话不知有何用

意?

  要知纪香琼这一番话的内容几乎等于零,例如她先说朱公明决敌不过金明池,然后又说

朱公明的手下假如不助战的话,她亦不动手。天下那有如此便宜之事,取人明明不敌也不教

手下助战的?

  金明池大步迫近,扇笛已取在手中,冷冷一笑,挥笛射出一缕劲风,竟然破空有声。

  朱公明这时亦已掣出长剑,“唰”一声迅劈出去,剑笛相交,各自震开尺许。原来他们

这一招纯是拚斗内力。

  那朱公明乃是当世奇才,尽得大秘门袁怪叟真传,功力深厚无比,金明池也暗暗一凛,

心想此人功力之强,实是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