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这两人拚斗之局至此暂告稳定,纪香琼走过来,皱着眉头。金明池却向她笑道:“你瞧见了没有,薛陵竟然拜在欧阳前辈门下,学去了巨灵六手。”

纪香琼晓得他满胸俱是妒恨之火,目下不论以什么理由,都没法使他出手帮助薛陵,事实上,他不出手帮助朱公明就已经很令人满意了。所以她不向他说出要他帮忙薛陵之言,心想:齐茵妹妹如沉得住气不现身的话,金明池还可以忍耐得住,局势不致于有太大的变化,假使她现身出来,说不定会迫得金明池索性帮助朱公明,从此走入邪恶之途。

她虽是晓得此中隐伏得有许多凶猛大祸,但她这刻却无法消弭化解。她的目光凝住在金明池英挺俊秀的脸上,心中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那是爱、恨和悯怜等等情绪的混合。她之所以悯怜这个英俊潇洒的一流高手,那是因为她有把握可以毁灭他。

假如局势真的演变到不可收舍的地步,她晓得自己真的会下毒手毁掉他。

金明池当然料想不到他在这世间唯一能毁掉他的克星,乃是这个爱上了他,武功远不及他的美丽姑娘。他甚至作梦也没有想到世间竟然存在得有这么一种奇特的毁灭天下任何高手的恶毒法子。

他竭力抑制住心中的妒恨,只因为薛陵的现身出手乃是为了帮助他,如若不是有这个原因,他早就设法暗助对方杀死薛陵了。他暗害薛陵之法很简单,只须拉了纪香琼一齐离开,则朱公明的师兄尹泰就可以出手合力对付薛陵了。

当他瞧见薛陵竟能使出欧阳元章的巨灵六手绝技之时,立刻明白这一定是齐茵当日指点他去拜见欧阳元章,可知早在二三年前齐茵已爱上了薛陵。

因此,薛陵与他之间有两种仇恨,一是情敌,在这一方面金明池已经惨败了。一是师门之仇,那徐斯和欧阳元章向来是死对手,他们子弟自然也成了仇敌。

他唯一感到安慰的是纪香琼没有半点要他帮助薛陵的表示。他收摄心神凝视着眼前这一场龙争虎斗,很快就查出朱、薛二人的形势,心知薛陵功力未足,若是久战下去,朱公明当可取得最后利力。看出了这一点,金明池就更加安心地观战。

在房间内观战的齐茵也瞧出久战对薛陵十分不利,她的眼力略逊于金明池,所以她以为薛陵可能在一百招之内丧命。

因此她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想:我若是出去助战,金明池一定大为忿怒而拦阻我,但我若不出去助战,眼看薛陵性命难保。

她不知不觉中急出一身冷汗,突然记起那两个帮助自己隐瞒过金明池的青年男女,当时如果不是得他们之助,薛陵疗伤之举便被迫半途而废,很可能这刻已死在金明池手底。

这对年青男女是谁?何以得知朱公明带领金明池前来,因而早一步赶到相助?他们怎能知悉薛陵与金明池之间的矛盾?

想起这几个疑团,忽然间兴奋起来,忖道:“他们或者又可以帮助薛陵也说不定。”当下从后窗窜出,奔到屋内,先找着许平,正要动问。许平已道:“他们走啦!那位叔叔直夸赞我聪明,他还叮嘱我一定不可乱跑。又说,等薛叔叔问起,可说李三郎报恩而来。”

齐茵凉了半截,只好循原路回到房间,再向外窥看战局。

她的目光从围墙缺口望出去,只见到动手拚命的两个人,却瞧不见金明池、纪香琼。不过她曾听到金明池的声音,知道他还在观战,只不知纪香琼是不是也在观战?

她迅即下了决心出去助战,因为金明池会不会出手拦阻她尚是未知之数,总比坐视薛陵被杀为佳,她却没有想到此举可能使金明池忿激之下走入邪途。

对于纪香琼她到是很原谅她,因为纪香琼爱上了金明池,这样她不敢帮助薛陵乃是十分正常之事。

金明池的眼睛突然一亮,接看便射出仇恨的光芒。纪香琼见了他眼睛的变化,便知道齐茵已经沉不住气,走了出来。这正是她最忧虑之事,现在果然发生了。

她轻叹一声,向那边望去,果然见到齐茵手提黑色细鞭,一步步走近战圈。

金明池双肩一皱,杀机外露,厉色道:“站住!”

齐茵这时眼睛才向他望去,接着也见到了纪香琼痛苦的面容。她哼了一声道:“你可是叫我站住?”

金明池冷冷地道:“不错,我决定让朱公明和薛陵两人公公平平的拚斗一场,谁输了就只好认命。”

齐茵道:“假如我不同意你的决定呢?”

金明池厉色道:“不论是谁,若敢违逆我意,当场格杀。”

齐茵气得哼一声,道:“你别忘了滚落田里那件事,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金明池冷冷道:“此一时彼一时,我只要用那一招就可以脱身,你不信的话便试试看。”

他当日被齐茵的“破奇十七鞭”所困,眼看送命鞭下,谁知到了这十六鞭之时,金明池退到田边,一脚踏空,向后倒跌落田,反而脱出鞭圈。金明池何等高明,苦思多日之后,便明白了唯有这一着才能从鞭圈中脱身。虽说广寒玉女邵玉华这一路鞭法绝不是他如此容易就可以破去,可是脱身有路,就不愁在缠战之中找不出反击的机会。再说眼下齐茵如若跟自己动上手,尹泰一定会趁这机会出手帮助朱公明,不消多久便可杀死薛陵。

齐茵当然晓得她不可被金明池缠住,正在为难,金明池已迅快绕过去,站在她面前。

他双眼中迸射出爱恨交集的光芒。齐茵忽然下了决心,冷冷道:“好,我瞧你如何破解我的鞭法?”

话声中鞭丝划空扫去,金明池迅即左闪,手中摺扇趁势点出。可是他反击的招数全不中用,齐茵每发一鞭,他就迫得后退一步。

但见齐茵鞭法虽是古??平凡,但对付金明池鱼龙变幻的剑法却极为有效,每一鞭扫去,金明池不知费多大心机气力才能免去一死。

刹时间金明池已后退了十二步之多,纪香琼一瞧形势凶险无比,再不出头的话,金明池便得死在当场。她的感情几乎已压倒理智,纵身一跃,落在齐、金两人身旁。

这刻但听薛陵怒吼一声,似是已经负伤,回头一望,只见薛陵一剑迫退朱公明,威风凛凛。她原是智慧天生之人,一望之下便明白那是薛陵瞥见自己去帮助金明池,是以心头一急,反而雄威大振,迫退了朱公明。

那尹泰嘿嘿冷笑两声,提刀迫近战圈,分明是准备出手帮助朱公明收拾掉薛陵。

纪香琼心知尹泰武功精深凶毒,不在朱公明之下。因此这两个魔头联手围攻的话,薛陵能够抵敌得住二十招就很不错了。

她一惊之下,恢复理智。在这等两边情势都紧急万分之下,她反而比平日更为冷静和机伶。脑筋迅快活动,从她那渊博实用的记忆宝库中找寻可以暂解今日危局的法子。

她只在瞬息间就想出如何解救金明池之法,但在未曾找出如何帮助薛陵脱险之前,她可先救出金明池,免得因他之故破坏了全盘计划。

幸而在下一瞬间她已找到办法,想来或者有效。当下尖叫一声:“茵妹妹!”

齐茵鞭上速度顿时滞慢一点,不然的话,她这一鞭极可能抽中金明池。

纪香琼果然利用“感情”救回金明池一命,她不再瞧下去,迅快向薛陵那边奔去。

两下相距以有三丈左右,因此她一跃即至。尹泰恰要出手,瞥见她的人影,立刻改变方向,提刀指住她。

朱公明忙道:“师兄别动她。”

尹泰一怔,回头向朱公明投以询问的一瞥。

纪香琼早就算出这种情形,心中冷笑一声,忖道:“尹泰若是杀死了我,金明池将会加入薛陵这一边对付他们。这是朱公明所担心的,但金明池会不会为我之死而这样做法,那只有老天爷才晓得。”

这个念头一掠即过,她迅即提聚功力,以传音之法向薛陵说了几句话。薛陵为了分心听她的话,险险被朱公明金刀劈死。

纪香琼一转身又跃了回去,恰好见到金明池向后一倒,贴地滚开丈许,脱出鞭圈之外。

可是齐茵跟踪扑去,等他起身,才挥鞭扫出,金明池又手忙脚乱地招架。

纪香琼连忙向齐茵传声说道:“妹子且放了他。”

齐茵很信任纪香琼,蓦然收鞭跃开。

纪香琼尖叫一声,道:“明池你怎么啦?”

金明池道:“我没事。”

他皱起眉头,不明白齐茵为何忽然收鞭。

薛陵得到纪香琼的指点,似乎尚有生路可走,顿时精神大振,奋力一剑劈退朱公明,朗声大喝道:“金明池………”

他只叫了这一句,就被朱公明的金刀猛攻之下,迫得说不出话来。

金明池动也不动,好像没有听见一般,但其实他正在寻思薛陵叫他这一声有何用意?从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话要说,而不是向他辱骂。他想来想去都不晓得薛陵有什么话可说的,不禁回眸望去,只见尹泰已挥刀加入战圈。

他蓦然地回头向齐茵道:“咱们过去帮他的忙如何?”

“帮他?”

齐茵大讶而又问:“你说的可是薛陵?”

金明池道:“当现然的是他,难道我要你去帮朱公明不成?”

齐茵道:“这敢情太好啦!”

但她还是疑虑地向纪香琼望去,她怕的是金明池为人阴险恶毒,说不定此举暗藏祸心,反而加快害死薛陵。

纪香琼向她颔首示意可以接受,齐茵这才放心,迅即向薛陵那边跃去,金明池也跟踪飞起。

他们两人身形才动,朱公明已使一个败式跃出圈外,掉头便走。尹泰也在同时向另一方跃出战圈之外,越屋而去,两人霎时走得无影无踪。

薛陵喘一口气,发觉自己这一场恶斗虽然不算很久,但耗去真力极多,一时难以复原。

他把长剑归鞘,这才转眼向金明池瞧去,说道:“你定是因为想问我要说什么,才和齐茵一同过来,是也不是?”

金明池冷冷道:“不错。”

薛陵道:“很好,我告诉你,我要约期跟你拚个高下。咱们非拚个强弱生死不可。但你却要利用别人之力取我性命,此所以当时我想问你是不是懦夫?”

金明池一听有理,道:“笑话,然则我是不是懦夫?”

薛陵道:“经这一来,当然可以证明你不是啦!”

金明池冷冷道:“那么现在就动手一拚如何7”薛陵摇摇头,道:“不行,我一身的荣辱生死事小,满门被害血海之仇事大,尤其是朱公明假仁假义瞒过天下武林耳目,若然任他肆虐下去,不知还有多少伤天害理的恶孽发生。因此,我们约定在诛杀朱公明之后才举行决斗!”

金明池暗念他若不同意,有齐茵在旁也是无法动强,只好皱眉颔首。

薛陵又道:“咱们拚斗之时,双方谁也不许找人帮忙,只有咱们两人相拚。”

这话金明池乃是求之不得,当然答应。

薛陵道:“可是我对付朱公明之时,你却不得暗中助他。”

金明池仰天冷笑道:“我何须假借朱公明之力取你性命?但还有一件事须得讲明,那就是你不得用齐茵那一路鞭法对付我。”

齐茵方在寻思如何能迅速把这一套能克制金明池的鞭法传与薛陵,听他这么一说,登时一怔。接着又听到薛陵答应他的话,不禁暗暗叹一口气。

金明池转眼向纪香琼望去,突然如有所感,问道:“香琼,你跟他们走抑是跟我走?”

纪香琼向他笑一笑,道:“当然跟你走啦!”

金明池也回报以一笑,但笑容之中仍然掩饰不住心情的激烈波动。

原来他这一问含有无限深意,那是因为他忽然感到自己本来就很难夺取得到齐茵芳心,何况目下与薛陵定下此约,齐茵一定与他寸步不离,则自己更无法向她下功夫了。

这也就是说他已绝对无法可以得到齐茵的芳心和身体,因此,他便想到纪香琼对他的重要性。她长得很美,事实上不逊于齐茵,而又博学多才,智计更在自己之上。

有她作伴,自然可以聊慰心中的痛苦。

他问明纪香琼的意思之后,便道:“我知道你与薛陵、齐茵他们必有渊源,但这些我都不管,只要你答应以后不帮他们对付我。”

纪香琼怜爱地一笑,道:“我怎么会对付你呢?”

金明池点头道:“你们都有这一点好处,那是说的话可以相信。换作朱公明之流,跪在地上发誓我也不信。好啦!现在薛陵你听看,不管你几时诛除朱公明,我一定在一年以后方始跟你动手一拚。”

薛陵不禁一怔,道:“这却是什么缘故?”

金明池豪气勃发,仰天笑道:“薛陵你不想想,你现下岂是我的对手?”

薛陵沉吟一下,道:“此言不算夸口,我虽能放手一拚,但败多胜少,乃是不争的事实。”

金明池道:“因此我定下一年以后了拚斗之约,便是让你放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