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司马翎

原来大凡被??所螫,用蜗牛一涂即可解毒。

但像这??王如此巨大而白色的螫钓,薛陵也认为蜗牛怕也不管用。

他把??钩都放在一起,然后去找寻蜗牛。但天色一黑,全无所见。

齐茵在那边叫道:“阿陵,他好像不似中毒呢!”

薛陵回头问到:“你发现什么?”

齐茵道:“他身子虽是热得??人,但呼吸悠长均匀,一如内功深厚之人正在调息。再者他身上的骨骼不时传出响声,倒像是在炼那脱胎换骨的功夫一半。薛陵顿时如有所悟,道:“你别把他放下,我瞧他八成正在换骨无疑。他奔过去,细察一下那清秀而强壮的大孩子,又道:“他吃了一只奇怪罕见的毒??,所以由此反应。若果真是这毒??的肉使他脱胎换骨,你可把他摇动,对他大有益处。”

如是寻常女流,大概很难把这么一个强壮沉重的大孩子抱在手中,但齐茵不比常人,她不时听到啪声音。

薛陵笑道:“我们如若猜得不错,这孩子的福??真大,炼武之人想达到这等脱胎换骨肯的地步,不知要花多少功夫心血,也未必炼得到。以炼武之人而言,此举最少可抵二十年苦修之功。”

齐茵道:“这倒是真话。”说时,抱看许平??开那个阴暗的院落,同到原地,薛陵弄了一大堆干草铺地,让许平躺在上面。

他们也互相倚偎着坐在草堆边,谈起别后情事,都有??心动魄之感。

到了深夜,齐茵诊查许平脉象,便向薛陵说道。

你说得不错,他真是福缘深厚,服了??葯,并非生病,目下快达到真??冲弥遍??

时刻了。“这一对屡经患难的情侣,相视一笑,但觉今夜虽是处身萧森古寺守在一起,虽是这等荒凉阴森的地方,亦自有温馨旖旎的??氛。但只片刻间,两人都有所警觉地对望了一眼。齐茵贴近他耳边,低低道:齐茵又低低道:“老实说在这等地方发生这??感觉,好像是幽灵鬼魅暗中窥伺幸而你在我身边,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觉得害怕。”

他们两人都不转眼察看,免得被敌人发觉,单单用听觉查听使他们警觉的是一?

?奇??的声浪,??为低微,若有若无。真像是鬼魅幽灵移动的声息。

但依照世间????传说,若是有鬼的话,移动之时决计不会发出声息。

他们查听之下,四方八面都偶而传来这??奇??的声浪,使人感到毛骨悚然。

齐茵忍不住首先转头向左面望去,那儿刚刚传来那等奇??低微的声浪,这时目光射去,忽见远在三丈以外有两点缀光乍然闪逝。这两点线光根像是一对眼睛,不过若是兽类的眼睛,不可能有那么高。简直好像人类站立时的高度。若说是人,焉有眼睛发出瞵瞵碧绿光芒之理?

齐茵不由得汗毛直竖,低声向薛陵道:“我看见一对绿色的眼睛。一薛陵道:“那一定是什么野兽了。”

她道:“好像有人在窥视我们呢l”薛陵点点头,表示他亦有这等感觉。

而不是武林人物所为。

“不对,野兽没有那么高,如若真的长得那么高,那一定是奇形怪状的恶兽了!但人的眼睛岂有发出绿光的?“薛陵道:“人也有绿色眼睛的,不过那是??国之人,中土罕见。而且即使是碧眼之人,在黑暗中也不会簸出绿光………”

她转眼向别一处望去,突然见到一对赤红色的眼睛迅即隐没在黑暗中。这个发现又使得她大吃一??,紧紧靠住薛陵,说了出来。

薛陵感到她娇躯微颤,晓得她心中十分害怕,便低声呵慰她,试图鼓起她的勇?

?。

心里却暗暗发愁,因为假如真有什么怪物前来侵犯的话,自己一身就很难保得齐茵和许平两人的安全了。

他深知“??惧之一事,不比别的情绪可以勉强抑制。而且性质??杂,有些人害怕一??完全不能为害的小虫或老鼠,有些人则畏惧恶梦等等。所以齐茵怕鬼,他决无法勉强她不怕要知”恐惧“也是动物赖以存在的重要本能之一,如若没有了恐惧感,便难免有绝望之虞了。例如曾被火炙伤之后,见了烈火自然会生出不可??及的恐惧。至于人类各??恐惧的形更为??杂微妙,每个人的环境不同,便形成????差??甚大的各??恐惧。薛陵抽空转眼四瞧,一瞥之下,已发现了六七对或线或红的眼睛,均是一闪即逝。心想假如有许多鬼物的话,他势难兼顾。而且人力能不能??鬼物相争,尚是假如不是鬼物,则齐茵便不会害怕,从而变成两人联手之势,足可以保护一个许平。因此,目下最要紧之事,莫过于查明到底是怎样子的敌人?他刚才一瞥之下,已判断出这些黑暗中的敌人都距??三丈以外,在这等黑暗而残破的地方,假如他们隐蔽得好,??实很难查看得出他们的身影。估计过距??之后,他伸手在地上摸索,选取两枚合用的石子捏在掌中,朗朗开声道:“在下等在此处不过暂时歇息一会,如若有人不肯相容,请现身赐告一声。在下等立时就走,绝不强留。但尚使丕露面答话,可别怪我出手伤人了!薛陵的话声??是坚强有力,一听而知决非乍着明子说的。这一来连齐茵的胆??也恢??了许多,挺起身子,低声问道:“你也瞧见那些眼睛了?”她虽是胆壮得多,却还是不敢向四下瞧看。薛陵道:“见到了,平常的人果然不会有这等颜色的眼睛,而且在黑暗中光芒闪动,倒像是兽类的眼睛。”他故意不提鬼怪字眼,好使她减少??怕。

齐茵道:“真的是野兽么?”。

薛陵突然扬手发出石子,分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射去,急疾如电。登时传来一声闷哼,似是有人被石子击中,疼得哼出声音。另一枚石子却发出“啪的一声,一如打中了墙壁。他微微一笑,心中大觉宽慰,向齐茵低声道:“听见了没有,定是血肉之躯才会被石子打疼。现在你别害怕了,快点准备一下,或者有一场杀!”

齐茵可就有一半相信了,但仍然问道:“然则他们怎么有那??眼睛?”

薛陵问非所答地又低低道:“他们的眼睛定必夜能见物,比咱们的夜眼还强………对了,想是一??专炼眼目的功夫,使得他们的眼睛变成如此。”

齐茵一听实在有理,顿时恢??了七八成,轻轻道:“你去试一试,若然是人,不管他们炼的什么功夫,我也不怕!”

薛陵身形暴起,快得如同闪电一般,向正前方扑去。他一身功夫非同小可,这一弹就是三丈。目光到处,但见前面丈许处有一堵残坍的粉墙,缺口处有一条人影正蹲下藏匿,两点碧绿的眼睛一闪即隐。

他脚尖刚一沾地,便又激射过去,一脚踏在墙上,身形顿时刹住不动,稳如山岳。低头瞧时,果然右个人蹲在墙后,一身黑色衣服,在漆黑的夜色中,果然??有掩护作用。怪不得相距超过二丈,就瞧不见了。

此时薛陵已掣剑在手,当下一弯身出剑刺去。忽听身后微响一声,迅郎侧转面孔望去,眼角已瞧见一条黑影疾快从身后一丈左右处掠过。

但他可不必转身去追,剑尖一落,已戮在那人背上的穴道。他的夜眼功夫已臻上乘境界,这刻相距如此之近,简直了如指掌。因此,当他出剑之时,已发觉对方乃是闭起双眼,根本没瞧见自己站在他头顶的墙上。此所以他不去迫??身后掠过之人,先把这个家伙制住再说。这一剑刺得恰到好处,那人微吭一声,便倒在地上。

薛陵朗声道:“阿茵,我猜得不错,是人。”说话声中,已跨步落地,伸手抓住那人衣领,提起来瞧看。齐茵怒声道:“真是可恨??了,我非把这些装神扮鬼的家伙惩治一番不可!她站起身,手孥乌风丝正要过去,忽见左方三丈之处有两道人影出现,四只碧绿的眼睛在黑暗中宛如磷火飘浮闪动,心中突生畏怖,一时不敢移步扑去。薛陵捉住那个黑衣人大步往回走,这人身软如泥,乃是因为穴道被制之故。他可绝不肯轻易伤这黑衣人的性命,为的是一则对方身份未明,怕有误杀之情。二则留着活口,既可作为人质。又可以预防其他的敌人逃精光的话,尚可有得审讯。他走了七八步,突然感到那黑衣人的身子好像碰??到一样??轻细的物事。由于这黑衣人身于在前面,所以他还未碰到。不过这感觉??是微细,武功稍差一点点的人就发觉不到,轻微得好像碰在一根线上。但薛陵马上停住脚步,挥剑向前直劈落去。剑锋到了齐腰高度之时,果然砍在一根横拦在前面的线绳上。剑身只沉下一尺左右,就被这根瞧不见的细线反弹起来?薛陵大吃一??,心想天下间竟有如此坚轫的细线吗?要知薛陵这一剑劈下之力非同小可,尤其是速度??人,因此即使是很坚轫而叉富于弹性的筋索,也将是一剑劈断无疑,何况一条细线?但这一剑却大是出乎常理之外,不特没有削断了这根细线,反而把长剑弹起。这就显得情形特殊无比,须得小心应付才行。他疾然后退,其势甚快。猛觉手中的黑衣人居然被那根细线黏住,甚是费力才抓得住。这一??非同小可,大声道。”阿茵小心些,他们使用一??好像是蛛丝似的细线拦路,黏力??强,又无法削断,须得小心提防。“说话之时,左手运劲向外推出,那黑衣人呼一声象前飞去,去势绝猛。但见他飞出一丈左右,突然弹回,却在半途中落在地上。薛陵利用这黑衣人试出对方不是武功很强的对手,略觉宽心。因为这一根拦路的奇怪细线显然是两头皆有人拿着。是以他运劲推出那黑衣人之时,对方两端持线之人吃不住劲,只好放松一些消卸这股劲道,待黑衣人弹回之时才放在地上。他估计这刻只须从黑衣人上空越开,决不会碰到那条奇怪的细线。但他却不肯这么做,因为他如若过去??齐茵会合,两个人挤在一起反而施展不开手脚,容易被困中伏。倒不如分开成为犄角之势既可互为呼应,又可以分散敌人的力量。现在他已晓得这一条拦在去路的细线,必是刚才掠过的人影下。假如两端之人兜圈不走动的话,这根细线仍然可以缠黏上身。因此,他??快取出火摺,朗声道:“阿茵,记着用火对付,不可企图弄断,还有就是提防有毒。“齐茵应道:“你放心,我决不会被他们缠上。”

她一面说,一面挥动乌黑的丝鞭,上下左右的扫划假如一碰到细线,立时可以知道来势方向,因而加以趋避。

薛陵也挥剑提防着,以他们的武功身手,早就超过泼水不透的地步,因此挥剑防护细线偷袭并非难事,难只难在如何制敌取??。

眼下他们已不能随意飞纵攻扑敌人,自然毫无取??之??。

薛陵啪一声打着了火摺,举起一瞧,但见那黑衣人倒卧在四尺外的地下身上可没有任何物事缠黏住。

薛陵皱一下眉头,道:“阿茵,咱们只好使点毒辣手段了,你先把阿平移到一边,把那些干草枯叶点着,进一步咱们放火烧毁这座古寺,瞧瞧这些一伙家们如何藏身法?”

齐菌不管他这话是真心的抑是虚声恫吓,应一声“好??了!果然弯腰把许平移开丈许,然后点着那一大堆干草枯叶。火光一起,霎时就十分猛烈。齐茵瞧见不远处的木栏干早已枯朽,过去扳下来送入火堆,火势更强。薛陵趁??四下打量,只见东首一堵石壁甚是可疑,立刻收起火摺,迅快扑去。身子飞过石墙,只见黑暗中有三个黑衣人都持着刀剑,仰头发现他的影子,都举刀向上指着他。薛陵冷笑一声,??沉丹田,身形立时下坠,落在数尺之外。此时那三名黑衣人的退路已被石墙挡住,不能逃走。顿时咆哮厉啸之声大作,各各挥刀攻来。他们这三个人右两个是绿睛,一个是红睛。形貌丑陋可怖,加上咆哮之声,简直是三只人形恶兽。薛陵剑光一起,已抵住他们凶猛的攻势,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快??实回答,如若不然,今日便教你们血洗这废寺。”

那三人一言不发,却咆哮不已,挥刀奋攻。

薛陵但觉这等情景似是有点熟悉,依稀在什么地方见过。

薛陵剑光如风雷迸发,锵锵两声,已磕开其中两把长刀,接着一剑迎头劈去,这一剑威那江山精无能自制他的凶性一般。

猛无俦,勇不可当。剑光落处,顿时劈翻一人。

他这一剑未尽全力,而且避开敌人致命之处,只劈在对方肩上,是以此人跌翻地上之后,喉中仍然能发出凶恶的咆哮声。

薛陵手中长剑骞地迟滞了一下,不曾乘势长驱直攻剩下的两敌。原来他突然记起了那年前一宗往事,那便是他得到广寒玉女郡玉华指点前往投拜欧阳老人为师之时,路过山东广饶县境之时,该处出现妖怪,害人无算。

薛陵其时武功虽是不济,但他仗着一身是胆,满腔侠侠义之??,终于杷江山精诛除了。

这件事一直不能忘记,因为那江山精本是好人,乃是被万孽法师的葯物变成人见人怕酷嗜杀生吸血的怪物,这个印象深刻??常。而目下这些眼射射??光的黑衣人,他们的咆哓声恰好勾??起他的回忆。尤其是这些人武功根本不济,却个个全不怕死,这??不能自制的情形正如江山精那件事,深知万孽法师手段歹毒,即使是良善之人亦会被他弄成疯狂恶兽,若然一??

诛杀,不替他们想想办法,实在有亏侠义之道。

他转念之际,手中长剑已连续架了五六刀之多。他原可以一剑一个迅即诛除。可是有了幸而他武功??高,别人无法可可想之事,在他手中还是有办法。只见他剑发如风,七招不到,那两个黑衣人先后倒地,全无声息。

他乃是用??上乘手法以剑尖刺穴制住对方,但不明底蕴之人,决计瞧不出此中奥妙,还以为尽行被他杀死了。

前面两丈外出现一双绿荧荧的眼睛,薛陵脚尖一勾,挑起一柄长刀,握在左手,便大步追去。

他左手长刀另有妙用,这刻刀尖向地面斜斜提着,有意无意间护住膝盖以下。每当跨出一步,长刀总比腿脚快了一线。

对面的绿睛人动也不动,等他前来。

薛陵步势不停,霎时间??他只有七八尺远。此时劈尖忽然沾碰到??幼细轻柔之物,他跨出的脚立时缩回,但左手长刀却向前推出。

果然刀势受到一????柔韧的阻力挡住,不得前移。

薛陵灵巧地转动刀身,登时缠绕在一根黏轫的线绳上。

薛陵至此才冷笑一声,道:“这等诡计岂能难得住我?”

说时,长刀运劲一桃,左右两端各有步声传来,相距都在三丈左右。由此可知这一条不知是什么质料的黏性轫丝长达六丈以上,两端各有一人执持。他们在黑暗中布下这样的诡奇埋伏,实在防不??防,因为这一条能黏住任何物事而又不怕刀剑的细线到底是什么物事?

薛陵一点都不晓得。

他迅即蹲低身子,杷长剑竖插在右方两尺之处,以防另有这??物事缠过来。

这时已腾出一手,取出火摺,“啪”地打着。可是对面疾风扑到,不但吹熄了火摺,而且刀光耀眼,当头劈落。

薛陵大喝一声,丢下右手火摺,一掌劈去。“蓬”的一响,对面的敌人被掌力震退六七步,一交跌倒。

他如此威势似乎一点也骇不着别的敌人,但见一对红色的眼睛俨然出现。这个红睛人一直走过来,经过同伴尸身之时,瞧也不瞧一眼。

薛陵虽是不难杀尽这些凶恶而又不怕死的人,但于心大是不安,当下喝道:“你们到底想怎样?最好别迫我出手!”

那个红睛人理都不理,挺刀笔直迫到。他们这一边刚好被石墙挡住了火光,是以黑暗??常。如若不点燃火摺,势难查看得清楚那一根缠黏在刀上的是什么物事。

在石墙那一边齐茵听到薛陵连连大喝,心中的愤急不是言语所能形容。正当此时,四丈外出现两个黑衣人,一个红睛,一个绿睛。

他们都手持长刀,屹立不动,竟似是遥加监视之意这便等如说他们在石墙那一边稳可以收拾下薛陵,目下只须监视着齐茵的行动便可。

齐茵大急之下,飞身扑去,只一个起落,就到了他们面前。

那两个黑衣人发出咆哮之声,挥刀迅劈,出手凶毒无比。

齐茵的乌风鞭嗤一声划空作辔,已卷飞了一柄长刀,另一柄砍到之时,她使个身法已到了他们背后。

她心中??恨这两人出手的凶毒,鞭丝划处,发出“啪啪”两声,竟是在同时之间抽了每人一鞭。

这两个黑衣人嗥叫连声,似是十分疼痛,却不曾倒下,仍然回身来斗。

齐茵心中大骇,忖道:“这两人武功虽是平常,但不知炼成了什么护??神功,居然不怕我的乌风鞭扫抽。其实我这两鞭内力强劲,鞭丝锋利如剑,即使是朱公明、金明池之流,挨上一下也吃不消。常人更是骨断肉裂,鲜血四溅才是。”

她可就不敢大意,使出灵巧之??的身法,在这两人刀光拳影中钻来闪去。三招不到,又柚了每人一鞭。

那两个黑衣人只是咆哮嗥叫,宛如恶兽一般,十分骇人。

齐茵也微生惧意,念头一转,使出一招“灵丝缠腕”,鞭丝幻出两个圈圈,一个套中敌拳,另一个套住长刀,发动一拽,两名敌人登时跌翻了一个,同时那名未跌倒的敌人手中长刀也跌落尘俟。

现在他们已没有长刀,齐茵较为放心。这刻她才想起许平独自昏卧在廊上,百忙中转眼望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