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三章

作者:司马翎

齐茵如言调整银练长度,一面说道:“这是师父唯一的旧物,平日珍爱无比,我真不懂她为何肯送给你?”

薛陵沉吟一下,道:“既然这是老前辈心爱之物,在下不敢拜领。”

齐茵不悦道:“胡说,我师父是何等身份之人,说过给你,就不容你推辞。”

薛陵苦笑一下,心想本来是你示意不要接受,但忽然又怪起我来。

中年美妇缓缓道:“孩子,你听我说,这件银器乃是一件稀世奇珍,你不妨先瞧清楚。”

薛陵托在掌上细瞧,只见这块银叶,只不过外形像块树叶,上面毫无花纹,甚至形状也很粗糙不齐,手工拙劣之极,入手份量却出乎意料之外的沉重。那条银练却打造得精巧无比,也十分坚牢。色泽似乎与这块银叶有点不同,他瞧了好一会,欠身道:“在下孤陋寡闻,竟瞧不出特异之处,远望老前辈指点。”

中年美妇说道:“这块叶子,乃是西极银母,天下至坚至硬之物也不足以比拟,而且对毒性感应极为灵敏,若是五尺之内有毒的话,便会微震示警,原来本是方形,不便携带,经过我一位朋友费了二十年的时间与苦心,每日锤击三千下,才锤制成这般形状。”

她那青白的脸上,此时突然掠过一丝红晕,目光凝定,似是想起昔年之事,心情激动。

在虚空中忽然出现两个男子的影子,都十分清晰,一个是英俊潇洒的白面书生,另一个却是威武轩昂的大漠。他们的眸子中都充满了柔情地凝瞧着她,使得她痛苦地叹息一声,心想:事隔四五十年,人世之上已经几度沧桑,可是横亘在她面前的难题仍然没有解除的希望。

薛、齐二人都不敢作声,中年美妇道:“茵儿,把榻下的两卷画像取出来。”声音含蕴着无限寂寞。齐茵如言从榻下取出两幅卷轴,依照师父示意展开,挂在墙上,这两幅画像是两个男人的全身像,工笔细描,神熊栩栩如生。一个是白面书生,潇洒俊美,腰间插着一支龙纹金笛,手中捏着一把摺扇。

另一幅却是个堂皇威武的大汉,长剑拄地,流露出一种睥睨自豪的神态。一望而知此人性格豪迈,勇力过人。

中年美妇道:“茵儿,这两个人若是要你选择的话,你选那一个?”

齐茵怔了一下,才道:“他们的人品相貌完全不同,各有动人之处,若是要徒儿选择,倒是很难取决。”

中年美妇道:“你定要选择其中之一的话,选那一个?”

薛陵此时可就略有所悟,又知道齐茵的话对她师父影响甚大,不由得暗暗担心。

疳茵沉吟一下,道:“那么我就选这一个。”

她指一指那个书生,中年美妇瞧了薛陵一眼,暗想薛陵的外型正与那书生相似,怪不得她作此选择。当下向薛陵道:“孩子,你仔细认明那个长剑拄地的人,他就是你未来的师父,若是得他传授武功,这世上没有去不得的地方了。”

齐茵道:“师父,这一位呢?”

她说的是那一位白面着生,中年美妇摇头道:“他??量狭窄得多,恐怕不肯把他的秘艺绝技,传授给这个孩子。”

齐茵道:“原来如此。”

接着试探地道:“师父,这两个朋友想必年纪都很大了?”

中年美妇答道:“现在都是七八十岁的人啦,但在为师眼中,他们都是小伙子而已。”

她望住齐茵,接着又道:“昔年我初隐于上面的『幽兰谷』之时,你的祖父也不过是四旬上下的壮年人,他是个非常聪明老练的江湖豪客,一见便知为师心事甚多,性情孤僻,所以没敢现身??扰我,但每个月总有三五次,送些新鲜水果和日用之物到谷中,而每次送东西来时,总是避而不见,因此我觉得你祖父为人还不讨厌,结下收你为徒的一段香火因缘。”

薛陵听了这句,暗想敢情她们师徒之间,还有许多话不曾谈及,瞧来齐茵对她这个师父的身世一切所知甚少,正在想时,齐茵已道:“怪不得我爹爹知道师父是当世异人,武功深不可测,但其他的事他可就半点也不晓得,敢情师父你虽是认识我祖父,却不曾见面交谈。”

中年美妇缓缓道:“那也不是,为师与你祖父后来不但见过面,而且谈得很投契,不过他答应过我不把有关我之事告诉任何人,是以你父亲毫无所悉,八年前你祖父去世,我在半夜里去吊祭过他,便是那一次见到你,觉得你根骨人品很好,隔了两年,才跟你父亲说明收你为徒,你父亲的才智不下放你祖父,胸襟也不是常人可及,当时一口答允,使我感到很高兴。”

她的目光又落在画像之上,徐徐道:“左边的书生姓徐名斯,自号孤云山民,外貌俊逸风流,潇洒疏朗,但天性偏急,??量浅窄,五十年前就是他出主意跟欧阳元章说好,迫我选择两人中之一,跟着我又发生了一件事,所以便隐居此谷。”

她长长叹息一声,转眼望住右面的拄剑大汉,道:“这一个就是欧阳元章,赋性粗豪,自号『无手将军』,他虽是粗豪疏放,但对我却温柔??贴,无微不至,用情之深,令人感动万分。”

那两个少年男女,都目瞪口呆地倾听着,从她这两段简单的描述之中,他们一齐感到竟是欧阳元章比褊急狭窄的徐斯好得多,因此她应该选择欧阳元章,可是她虽是被他的真情感动,却没有选择了他,这真是使人迷惑难懂之事,尤其是薛陵,因欧阳元章将要成为他的师父,更加为未来的师父愤愤不平,他取下那片银母叶,道:“老前辈请恕在下唐突叩询一件事。”

眼见她点点头,便接下去道:“这片银母叶必是这两位前辈之一所献奉,在下想知道是那一位赠送给你的,倘若是那位徐老前辈,在下便不要啦!”

中年美妇微讶道:“为什么呢?”

薛陵道:“因为在下暗暗为欧阳前辈感到不平。”

中年美妇不禁一怔,长眉轻轻皱了一下,才道:“这句话等我说完了才答覆你,你们可知道欧阳元章外号为何称为『无手将军』么?”

薛、疳二人都摇头回答不知,中年美妇说道:“难怪你们不晓得,这徐斯和欧阳元章两人虽是武功绝世,各有专长,可是五十年来,他们都在等我的回音,不敢??开居处一步,所以江湖中没有他们的踪迹,谁也不晓得武林之中竟有这么两个奇人异士。那欧阳元章由于武功路数威猛无比,一出手就是制人死命的招数,于是他取了这么一个外号,提醒自己不要出手。”

薛陵佩服地道:“这等胸襟气度,当真是古今罕有!”

中年美妇点点头,道:“这倒是很??当的评语,现在我问你一句,假使这片银母叶乃是徐斯送给我的,而你又定须挂着这片银母叶,才能拜到欧阳元章门下的话,你还要不要这片关系重大的银母叶?”

薛陵凛然道:“在下若是须得借重那位徐前辈之物,才能拜欧阳前辈为师的话,宁可失去这等良机,不然的话,此举无异不敬师长,在下焉能做出侮辱师长之事。”

齐茵吃??地瞅住师父,生怕薛陵这话??犯了师父,因而失去千载难逢的良机,但她一转眼瞧见薛陵那种轩昂凛然的神色,又不禁十分倾倒佩服。

房间内一片寂静,过了片刻,那中年美妇的声音打破沉寂,她道:“好!我告诉你,这片银母叶是欧阳元章送给我的,我故意先说出他的武功的厉害,瞧瞧你会不会因急于得到绝世武功而屈服,谁知你真是个风骨冷竣的人,现在我才完全放心,因为你决不会仗着无敌的武功为非作歹,茵儿你说是不是?”

齐茵连忙应一声是。中年美妇默默寻思了一会,才道:“欧阳元章住在山左威海衙,从前是文登县属境,本朝??城以防倭寇而得今名,你见到他之时,先不要提起我,等到适当时机,这片银母叶自然发生妙用,而你也就得以拜列这位异人门下。”

她跟着把详细走法告诉薛陵,并且说出姓名,薛陵这时才知道这位驻颜有术的前辈奇人姓邵名玉华,外号广寒玉女,五十年以前至八十年这三十载之间,也曾现身江湖,游戏人间。

但由于武功奇高,所以武林之中能够见到她的人极少,是以声名不甚昭着。

她道:“五十年前促成我决心隐遁的原因有二。一是前面说过那徐斯鼓动欧阳元章要我选择其中之一,而我无法决定。第二个原因是我思虑数日之后,忽然从镜中发现自己已露出老态,非复是一向的双十年华少女模样,这使我十分震动,决计觅地晋修本门的驻颜奇功。”

齐茵情不自禁地叫道:“怪不得师父常常说已是一百岁的人,但看上去竟如此年青美丽……”刚说完这句话,外面忽然起了数响钟声,悠扬传入房内。

广寒玉女邵玉华眼中露出讶骇的神情,说道:“这数响钟声必是茵儿父亲派人找到这幽兰谷,我昔年跟茵儿祖父约定,若是徐斯或欧阳元章的死讯送达他家中,他就派人到谷里来,扯动特设的警钟,唉!只不知是那一个去世了?”

她显得如此悲伤难过,以致薛陵和齐茵都不敢做声,隔了一会,她又道:“你们去吧,我这就封关炼功,是不是还有开关出世之日,那就要瞧瞧这功夫炼得成炼不成。”

齐茵大??道:“那是什么功夫,如此凶险?”

邵玉华道:“就是本门秘传的驻颜奇功,这门功夫是逆天行事,强留青春,所以极是艰苦危险,倘若炼得成功,那就几乎是不死之身,而且红颜长驻,永保青春。”

她略略停歇一下,又道:“假使是欧阳元章去世,那么我也无能为力,薛陵你只好怨自己命苦运滞,不管是谁逝世,你们都用不着回转来告诉我,去吧!”

薛陵恭恭敬敬地向她行礼道别,然后退出室外,但听齐茵痛哭失声,与师父难舍难分,闹了许久,她才踉跄出室,薛陵顾不得避嫌,抓住她的左臂,免得她摔跤跌伤,他们沿着甬道走去,齐茵也不回到自己房中收拾,一迳奔向出口。

经过寒关之时,薛陵再次经历到上一回的痛苦,惊险重重,幸而他有过经验,应付起来比上一次容易得多,好不容易出了寒关,齐茵命他抱住她的纤腰,因而闪避挡路岩石之时,便不致再被碰伤。

他们之间好像已经有了某种默契,形迹上亲密得多,齐茵对他的态度更是温柔异常,单单这一段地道的路程,薛陵便有好几次几乎抑制不住熊熊上腾的情??。要知薛陵虽是光明磊落的英雄襟怀,不欺暗室的真君子,但到底是有情感有血肉的人,既知齐茵爱上自己,而她的美貌也实在十分动人,加上两人腹背相贴,此情此景,焉能不心猿意马?

他能够一直保持着理智,实在是十分难能可贵之事,这一点连齐茵也极为佩服,心中加添了无限敬重之意。此时她可不能不深信薛陵真是个铁铮铮的好男儿,同时更坚信他决不会做出败德恶行。

他们从洞中钻出,但见谷内一条人影团团而转,显得十分焦急的样子,齐茵高声道:“是那一个?”

那道人影迅即奔来,口中应道:“小的是齐义,姑娘这刻才叫来,真急死小人了。”

齐茵娇躯一震,道:“什么事?”

齐义奔到切近,望见薛陵,不由得一怔,道:“这一位不是朱大侠他们要找的薛……薛陵相公么?”

齐茵道:“不错,他最初入庄之时,就是你带路的,闲话休提,有什么事快说?”

齐义迟疑了一下,才道:“庄主吩咐小人到此地通知姑娘一声,说是请姑娘不必回庄,可直接前赴江南,一切嫁妆及用物早已道派专人办妥。”

齐茵道:。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回去见他一面也不行么?”

齐义沉道:“老庄主正是这个意思。”

齐茵刚刚离别了师父,心中难过未消,忽又得此消息,只急得她跳起老高,大叫道:“这是什么话,不行,我非回庄一趟不可!”

齐义面现难色,道:“这个……这个……”

齐茵恶狠狠地道:“没有什么这个那个的,你敢不让我回去么?”

齐义忙道:“小人岂敢拦阻姑娘,可是老庄主……”

齐茵怒哼一盛,齐义便不敢再说。她转回头望住薛陵,道:“你师父还在我们庄上,那是不能邀你到庄上歇歇的了,我们就此别过。”

薛陵不禁一阵黯然,随即奋然挺胸,说道:“在下是大恩不言报,姑娘的恩德只好永铭心中,姑娘多多保重。”

齐茵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你也要珍重小心,齐义,把你的外衣借给薛兄穿着,你身上有多少银子全部都拿出来。”

齐义脱下身上外衣,又取出一封纸包,道:“小人全副身家,折合银子一共是一百二十两,恰好都在身上。”

薛陵本不想收受,可是回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