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翎

  齐茵左手拿着柴火,右手空空,对付起敌人双刀,绰有余裕。她若不是有意生擒敌人的

话,早就可把白蛛女击毙在当场了。

  她左手的柴火火势渐暗,这是因为挥舞得大急,未燃着的地方无法起火燃烧,原本已点

着了的地方木质已逐渐烧完,片刻工夫,那一截通红的炭条缩短了根多。

  许平已点着了几根粗长木头,他选了其中一根,向她们头顶丢去,一面喊道:“婶婶接

住。齐茵玉手一舒,已爬在手中。白蛛女面色一变,口中低低咒咀了一声”该死的小狗“!

她们又拚斗了十余招,薛陵以千里传声向齐茵道:“你手中的火把似乎令她十分忌惮,或者

她的毒计正是被火克住。你且缠斗一会,纵是有??会禁闭她的穴道,亦暂勿下手。”

  他乃是旁观者清,眼见那白蛛女对火把的忌惮神情,又发现她有时好像不怕对方制住

她,便想到这白蛛女一定有什么恶毒手段,可以自行暗算敌人,纵然是自己已被杀死或是穴

道受制,仍然能达到暗算的目的。

  她到底用什么手段当然无法推想得出,但薛陵却找出了应付之计。当下传声向许平和齐

茵分别指点。他自己则飘落院墙那一边,迅快地扫拾了一大堆枯枝干叶,积放在墙根。

  他重新从墙顶窍视之时,许平已把那火堆加旺,火光四映,全院皆明。

  他向齐茵发出讯号,齐茵登时出手急攻,内力潮涌而出。

  蛛女拚命抵御,突然一刀砍断了对方手中的火棒,顿时面露喜色。

  然而齐茵此举乃是诱敌之计,但见她身形一晃,已从对方身侧掠过。两下交铅闪过之

时,齐茵已拍落她右手之刀,同时又点中她胁下穴道。

  白蛛女一交跌在地上,不再动弹。这时许平飞奔而来,小手拿看十余根已点燃着的柴

火。

  另一方面薛陵也捧拾起那一大堆的枯枝干叶,越墙而过。

  他们三人合力,??快地在白蛛女的四周布下一个火圈,四周??她的距??皆在八尺

以上,只有一处有个五六尺的缺口。

  但他们在缺口外又另行布置了一个马蹄形的圈子,堆着最易点燃的干草树叶,随时可以

点燃。

  许平忙个不停地四下加添木柴草叶,好在这等易燃之物此处多的是,并不十分困难。薛

陵道:“等一会必定会牛出变化,你小心瞧着。”

  白蛛女仰卧火圈中,照得分明,但见她双目已闭,宛如熟睡,面容姣美,皮肤白皙。可

是她一头白发却十分刺眼,使人生出诡怖之意。

  突然间她腰间的黑衣波动一卜,好像有什么物事在底下跳动一般。

  薛陵道:“你瞧,我果然料中啦。这个妖女恶毒非常,虽然死了,仍能害人。”

  齐茵问道。

  “那是什么物事?”

  薛陵道:黑神蛛,我也不知这等毒虫长得什么样子,但她几次提及,想必是十分厉害的

毒物。

  齐茵道:“有道理,她一直部没有??会放出这些毒物,但愿这个火圈拦得住它们。只

见白蛛女身上的黑衣波动不已,接着可以瞧得出有物事在衣下爬行,一直从下襟钻出来。

薛、齐二人运足目力望去,这才瞧得出一只比拳头还要大的蜘蛛,伏在她身上。由于这只蜘

蛛通??黑色,所以贴在黑人之上,很难看得出来。紧接着又有另一头黑蜘蛛爬出襟外,它

们沿着白蛛女的双脚爬去,钦然间已落在地上。薛陵道:“阿平,你一面加添柴火,一面小

心注视这两只毒物,见它们要冲出火圈,??快告告诉我们。“许平应道:“我知道啦”

“她脚尖所向之处,正是火圈缺口。这两只毒蛛果然怕火。它们目力不济,瞧不见四下景

物,但却能感觉得出那一边火力较弱,想从缺口冲出。”

  说时,已检起两根烧得很旺的柴火,分一根给齐茵,教她站在缺口另一边,只等两只黑

神蛛爬出来,就迅快点燃这外面马蹄形的火圈,同时又封闭住缺口,令它们不能回去。

  他倒没想到此学无意中救了白蛛女的性命。要知那黑神蛛虽是受白蛛女豢养多年,但它

们天性凶残嗜杀。假使出不了火圈,被迫爬回主人身边,暴一怒之下,可就不管是什么人,

咬死啖食。

  那两只黑神蛛从缺口中爬出,薛陵和齐茵两人一齐下手,迅快引火点燃那一圈干枯的草

叶。

  同时又拨动原先的火圈,封住缺口。

  许平改变对象,转过来加添柴木在这个新的火圈上,使火势继续不断地燃烧。

  那两只黑神蛛转来转去,都找不到出路,慾转回返主人身边,亦无路可通,当下暴燥不

安地在数尺方圆乱转,形态狞恶可怕之??。

  薛陵和齐茵一同走到白蛛女身边,薛陵道:“这个妖女豢养得有这等恶毒之物,本身一

定也很毒,切莫碰到她的身??。”

  齐茵道:“你有什么打算?”

  薛陵道:“她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困住她的黑神蛛,假如我们拿那两只毒物跟她交换条

件。”

  齐茵摇头道:“她不会再捉些采养么?”

  薛陵道:“现在的问题倒是在如何能使她不再作恶人间,至于那黑神蛛决不是随便可以

找得到的东西,决不怕她不屈服。”

  齐茵道:“谁能老是跟着她呢?像她这??人,岂是守信不渝之人?薛陵道:“我们只

好见??行事了,或者在对答之时想出办法也未可知。”

  齐茵道:“那就只好这样了,这个女人真可怕,若是我独自处理这件事的话,你猜我会

怎样做?薛陵道:“干脆杀死她,对不对?”

  齐茵道:“对,但还有一点,便是如不立刻杀死她,那就走开,永远都不要惹她。”

  薛陵沉思地道:“你竟觉得她如此可怕么?”

  齐茵道:“当然啦!试想一个连??子蜘蛛都不怕的女人,已经很了不起啦!何况她还

敢豢养这些毒虫之中最毒的一??,叉时时刻刻带在身上。这??人一定比那些毒虫更为厉

害,更为恶毒。这个简单的推想,却使得薛陵十分信服,比之千言万语有用得多了,他仲手

阻止齐茵拍开白蛛女的穴道,说道:“等一等,我要想想看。”

  齐茵没有做声,回转头去瞧那边火圈中的黑神蛛。

  她平生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蜘蛛,而且又是黑色,此刻多看两眼,便隐隐觉得作呕。

  她起身走近火圈,帮助许平加添柴火,一面道:“阿平,你怕不怕?”

  许平道:“一点不怕,我还想进去跟它们玩一玩,然后把它们踩死!齐茵道:“你以前

常常找蜘蛛和??子的麻烦么?”她说这话之时,都觉得胃里有点难过。

  许平道:“我时时去捉??子烧熟了吃,但蜘蛛却从未玩过。说也奇怪,我以前真有点

怕蜘蛛呢!齐茵道:“为什么现在不怕了?”

  许平搔搔头,眼见有一处火势减弱,连忙飞奔过去加上木头,这才回来答道:“我也不

知道,或者是吃了那只??王的缘故吧?”

  齐茵大为??讶,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平道:“我吃过??王,回醒之后,但觉全身的感觉跟从前都不一样,力??大了许

多,跳得远跑得快,刚才一拳就打死那个黑衣人,我的拳头根本还未打中他身??。后来我

暗暗试验,发觉拳力可以把几尺远的火焰击减。齐茵笑道:“这一点倒是真的,你业已换过

了筋骨,有一段时间你全身坚逾钢铁,刀剑难伤,啊!就是那个时候那妖女要吸你的血,却

咬不破你的皮肉。”

  许平道:“原来如此。”他的目光转到白蛛女那边,瞧了一会,又道:“她长得很好

看,为什么头发都白了?为人又这么恶青?”

  齐茵道:“这可要问她才晓得了。”

  薛陵耳中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微觉烦燥,但最后的两句对话却??发了他的灵感,用

心寻思了一阵,便叫齐茵过来,解开她的穴道。当然只是让她能够说话,并非完全恢??如

常。

  白蛛女睁开双眼,知觉尽??,但全身瘫软无力。她试行开口,发觉能够发出声音,当

下撮chún吹了几下,却没有声音发出。

  薛、齐两人都不晓得她在闹鬼,忽听许平叫道:“这两只毒蛛好像死了,迸起老高。”

  薛陵恍然大悟,冷冷道:“白姑娘,你妄想召唤黑神蛛来对付我们是不是?但别说我已

把它们困住,即使没有,凭这蠢然两只毒虫,焉能奈得我何?”

  白蛛女怒道:“你不信就试试看。”

  薛陵哂道:“何须去试?我一跃远达数丈,它就算会飞也??不上我?何况我还会移形

换位??功夫。白蛛女忍不住叫道:“齐茵也会移形换位,但刚才亦落在我的天蛛阵中,就

差一点落败,何况黑神蛛出马。薛陵恍然道:“原来那黑神蛛会喷丝黏敌,这就很不容易防

避了,不过我可以早一步拿刀砍死了它,谅来也不是难事。”

  白蛛女嗤之以鼻,冷笑道:“你最好试上一试。”

  薛陵笑道:“我才不上这个当,我猜想这等毒物肚于里一定有古怪,一刀劈中的话,不

是有毒液四溅,就是有毒??喷出,使敌人亦活不了,对不对?”

  白蛛女默然不响,一望而知乃是被对方猜中了。薛陵决不嘲笑她,免得她一怒之下,什

附近百里之内的么话都不说。

  他停歇了一会,才道:“我用火圈困住你两只黑神蛛,倒没有加害它们之心。”

  白蛛女瞿然动容,那对碧绿色的眸子汪定在薛陵面上。她直列这刻才发现这个男子长得

十分英俊,而且有强大不可抗的力景制服她,一如她的师父万孽法师。

  但万孽法师却没有薛陵这??男性的魅力,在她生平的经历中,芸芸男性,只有万孽法

师能制服她,现在才多了一个薛陵,此外,一切男人若是碰上了她,定然被她征服,变成碧

眼或红眼的奴隶,不会说话,不会思想,一切听她的命令行事。

  她缓缓道:“好吧,算你赢了,你把黑神蛛还给我。”

  薛陵心中觉得可笑,但却不说出来,因为他??会出这????乎常人的人,行事和思

想另有一套逻辑不足为奇,而他亦必须迁就她这套逻辑,才能达到目的。

  他道:“还给你并无不可,你也知道我夺去黑神蛛并无用处,杀死它们也没有任何利

益。”

  白蛛女道:“当然啦,天下问只有我可以指挥它们,也不怕它们的毒爪。也只有我知道

如何喂饱它们,别的人弄走它们的话,早晚要被它们吃棹。而且找告诉你,不出十日,人畜

全都死光。”

  薛陵心中大震,但面上不露丝毫神色,微笑道:“当真这么厉害?你的本领也真大,只

有你把它们藏在身上而不怕它们吃掉你。”

  白蛛女摇头道:“它们饿急了也会吃掉我的,不过我从不会忘记喂饱它们。”

  薛陵问道:“万孽法师怕不怕这黑神蛛?”

  白蛛女想了一下,道:“我师父他不是不怕,而是深知克制之法,亦有解救黑神蛛爪上

奇毒的葯物,所以他亦算得是不怕的人。”

  薛陵故意从黑神蛛上面往万孽法师方面扯去,所以不肯放弃这条线索,接口道:“既然

如此,他门下之人只要向他取得解葯,也可以不怕黑神蛛啦!白蛛女摇摇头,道:“别人掌

了那些葯全没用处,因为我帅父的全身皮肉筋骨和血液都有毒质,所以他才受得住那蛛爪奇

毒,再用葯去解。旁的人立时就死了,有葯也没用处。”

  薛陵道:“那么你何以又不怕蛛爪之毒?莫非你身上之血也含有毒质么?”

  白蛛女道:“不错,我自小就长在蜘蛛洞中,服食????奇怪的葯物抗拒各??蛛

毒,到现在自然不怕蛛毒。说不定那黑神蛛吃了我的血肉之后,反而会中毒而死呢!这番话

只听得齐茵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快走开,不敢听下去。薛陵很感到兴趣,问道:“你本

是那一处地方的人氏?几时拜在万孽法师门下的?白蛛女道:“我本是济南人民,七岁的时

候便和另外五个女孩子一齐住入蜘蛛洞中,但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她们全部死啦!这时我

变成万恶门中的人,修习武功,读书炼葯等等,有趣得很。薛陵忽住毛发竖起的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