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翎

薛陵眼中射出冰冷可怕的光芒,床上艳妇突然大惊,缩成一团,宛如一个肉球。

她怯怯道:“你……你是我家大爷差来的?”

薛陵冷冷道:“告诉我你家大爷姓甚名谁,我要瞧瞧你有没有忘记了他的姓名?”

她惊怖之下,乖乖的道:“我家大爷姓白名阳。”

薛陵道:“很好,我记得白阳乃是黑道中的高手,在武林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你是他的什么人?”

那冶艳躶妇不敢支吾,道:“我叫牡丹,是白大爷第三房姬妾。”

薛陵恨声道:“妙极了,也是第三房姬妾。”

牡丹自然不晓得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虽然不曾听他说出将要杀死自己的话,但从他冰冷凶恶的眼神中,却能感觉出这个美男子心中的意思。

薛陵又问道:“白阳何处去了?”

牡丹呐呐道:“他……他没去那儿。”

薛陵道:“他既然没有外出,你竟敢与梁奉幽会,可说是大胆之至。”

牡丹不敢哼声,薛陵弯腰伸手,拉起一条被子,盖住她的身躯,接着一指戳在被上。她哼了一声,便不再动弹。

薛陵冷冷地向床上说道:“婬荡妇人合该处死,那姦夫也休想活着,你们将来在黄泉之下再幽会吧!”

他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外间传来步履响声,接着一个女子口音叫道:“三阿姨……三阿姨!”

人随声现,一个妙龄少女掀??而入,灯光之下,但见她长得倒也不俗,尤其是丰满的身段,大是使男人见了垂涎三尺。

她走动时的姿态也十分风騒,从她的年纪可推测不出是否已婚。但即使已经嫁人,也不会是很久的事。因此大体上来说,她实在太风騒妖媚了一点。

她一眼望见床边挺立不动的薛陵,便停步细细打量他,看清楚之后,这才满意似地笑一笑,移步走到床边。

薛陵颇感不解的是这屋子里的女人都十分大胆,见到陌生人竟不惊叫,还睁大眼睛细细打量。

他存心要瞧瞧这个女郎有什么动静,便不言不语,任得她捣鬼。

她走到床边,又叫一声“三阿姨”,见她没有回答,伸手掀开被子,但见床上的牡丹赤身躶体,闭口不动,顿时大感讶异,伸手再推推她,道:“三阿姨,快醒一醒,我有话告诉你。”

那牡丹死了不久,身躯犹暖,是以那女郎推她之时,毫无异感。

薛陵冷冷道:“你是谁?”

那女郎惊讶地回头瞧他,接着用手指指着自己鼻子,道:“你问我么?”

薛陵道:“当然是问你啦!难道我问床上的死人不成?”

那女郎眼中闪过骇然的光芒,转头向牡丹望去,果然发现她全无呼吸。

她深深吸一口气,便自镇静下来,道:“三阿姨分明被人强暴过,然后才被人杀死。”

薛陵道:“猜得不错。”他暗暗提聚起功力,准备连这个看来也是婬荡的女子一并杀死。

那女郎又道:“是你做的么?”

薛陵不答反问:“你是谁?”

那女郎道:“我姓白名英。”

薛陵道:“那么你就是白阳的女儿了?”

白英点点头,道:“是不是你做的?”

薛陵道:“有一件是,第一件不是!她的确是我杀死的,你想不想知道谁强暴了她?”

白英摇摇头,眼中浮现出一种朦胧的光芒,好像是惹起了她内心中深沉的悲哀。

薛陵大感奇怪,心想:“这个女郎不但身体比年纪成熟得多,连思想也好像比年龄为大。这真是奇怪不过的事,难道她??过什么痛苦,所以显得如此成熟?”

由于她这种深沉的表情,使得薛陵顿时对她另眼相看,不复单纯以婬娃的目光看她。心中的杀机也消灭了许多,沉声道:“你敢是已知道了姦夫是谁?”

白英点点头,咬牙切齿地道:“那个禽兽不如的人,他本是家父的好朋友,但他却把白家的女人都婬辱过。家父全然不知,还拿他当心腹好友。”

薛陵生怕弄错,忙道:“你说的倒底是那一个?”

白英道:“我说的是梁奉。”

薛陵点头道:“不错,就是他,我亲眼所见,决无舛错。你也是被他………”他突然醒悟不该这样直率地询问,这实在太难为情了,何况人家到底是已经出阁了的抑或尚待字闺中还不知道,怎可单凭她过份丰满的体态而认定她已非处子?

因此他反而面红耳赤,甚是尴尬。白英瞅住他,面上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道:“你也瞧出来了?唉!我今生今世休想嫁人,也休想像一般的女孩子般过那平凡安稳的日子。”

薛陵讶道:“为什么呢?”他虽是急于离开此地,但这位女郎既然如此不幸,他总不能显得如此无情。

白英道:“我的身世和我的遭遇,都使我不能像平凡的女孩子一般过活,你可懂得我的意思?”

薛陵纵是不懂,也得点头。白英又道:“你走吧,我替三阿姨穿起衣服,免得闹出丑闻。”

薛陵大吃一惊,忖道:“如若被人发觉我曾入此房,这牡丹的死相又是如此猥亵,人家不把罪名算到我的头上才怪哩!”这么一想,更加泛起快快逃出去的希望。

他轻轻的道:“谢谢你。”举步出去,白英叹息一声,动手替床上的艳??穿衣。

她刚刚动手,薛陵又回到房内,低声道:“有人在外面的屋顶监视,不能出去,还有别的通路没有?”

白英道:“会不会是我爹爹?但愿他别进来查看。”

薛陵心头大震,心想:如若白阳进来查看的话,自己真是倾三江之水也难以洗清强姦杀人之罪了,正在紧张之时,白英又低声道:“快点帮我。”薛陵可就顾不得其他,赶紧出手帮忙替牡丹穿衣。

她那赤躶的身体仍然温暖柔软,双目紧闭,面上毫无痛苦之容,相反的嘴角似是还带着一丝笑容,生像死得十分安乐。

这具丰满的躶体仍然构成强烈诱惑的画面,薛陵摇摇头,心想:“自己屡次都被女人所困,实在奇怪得很。”

白英道:“你如果受不了,那就站在一旁。”

薛陵晓得这是因为自己摇头而引起的怀疑,当下道:“在下乃是想起了别的事,非是如姑娘所说………”

他话未说完,白英已回头瞧他一眼,插口道:“你用不着骗我,我早已知道你是谁。”

薛陵不禁苦笑一下,道:“这样说来,令尊也接到朱公明的通知,正在搜索我的下落了?”

白英道:“不错,所以刚才外面屋顶之人恐怕就会是他呢!”她一面说话,一面不停地动手。总算替牡丹穿好了衣服,盖好被子,又道:“我们走吧!”

她拉住薛陵的手,吹熄了油灯。一同走出外间,先让薛陵向外面查看。他查看了一阵,低低道:“那人还在屋顶,不过他不是一直望着这边。”

白英道:“我们趁他望向别处之时,赶紧出去,沿着右边的走廊一直走,穿过一座大厅,就是我所住的院子。”

薛陵听到白英说出“我所住的院子”这话时,不禁泛起才出龙潭又入虎穴的感觉。但目下已无选择的机会,必须听她摆布。

他深知今晚绝对不能与任何人动手,甚至不能让人发现曾经到过这中牟县的迹象。不然的话,牡丹这一笔账定必记在自己头上。

纵然日后他能证卖朱公明乃是大姦大恶之人,但仍无法洗清自己没有姦杀白阳的三妾牡丹这一回事。

所以他只望老天爷保佑,依靠这白英的帮助,能够逃过这一关。

他紧紧盯住对面屋顶的人影,等到他望向别处,立刻伸手抱起白英,迅即纵了出去。依照她刚才指点过的方向路径,奔入廊内。

白英丰满而又富于弹性的身体紧贴着他,甚至伸出双手抱住他。很显然的,白英她已看上了这个美男子,而她也知道薛陵是图姦师父内眷的叛徒,有这一点了解,所以对他并不忌惮,亦不须扭捏作态地假装出三贞九烈的样子。

他们穿过大厅,薛陵停住脚步,心想:“该当躲在此处比较好些。否则对方又可在自己头上多加一条诱姦白英的罪名了。”

白英低声道:“你想干什么?”

薛陵道:“此处可以躲避一下。”

白英道:“不行,梁伯伯会在此处与我爹爹??密商议事情,还是到我房间的好。”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啦?还假惺惺的不肯到我的房间去么?”

薛陵不知她的话是真是假?但不能不听,只好奔入一座院子里。他发觉白英紧紧搂住自己,心中大为警惕,但却不能把她摔开,只好抱她入房。

这间闺房也是分作内外两间,外面的一间有两个丫环,熟睡如泥。薛陵放下白英,先把丫环点了穴道,这才走入很昏暗的内间。

白英坐在榻上,默然望着这个美男子。

薛陵却游目打量这个宽敞的房间,但见入门靠左方有一排窗户,右方的墙边有两个高柜,另外在大床的两端叠着不少箱笼。

他指一指窗户,白英摇头道:“窗外的院墙对正四阿姨的院子,你千万别从这边走,因为我爹爹最宠嬖这个四阿姨,整天都在那边。”

薛陵耸耸肩,心想:自己不熟悉此宅地形,只好相信她的话不假。正在转念之时,白英道:“过来呀!别老站在那儿。”

她拍拍床沿,示意薛陵到她身边坐下。薛陵晓得难关已到,当下振起精神,如言在她身边坐下,道:“姑娘居然真心帮助在下,感激之余,又不禁觉得奇怪。”

白英道:“你当真不明白我何故帮助你么?”

薛陵道:“在下真的不明其故。”

白英道:“我虽是残花败柳之身,但普通的男人还不放在我眼中,因此心中十分苦闷,至今尚未订下亲事。当然这并非没有人提亲,你要知道,家父虽然是黑道中人,但在中牟却是乡绅富家,数年来提亲说媒之人不知有多少。家父却让我自行决定,是以至今尚无着落。”

薛陵只听得直冒冷汗,心中暗暗盘算必要时采取什么步骤。他本不是善于作伪之人,因此面上流露出心中的不安。

白英察觉出来,便笑道:“你不必看急,我没说定要嫁给你,听说齐南山的女儿齐茵跟你很好,她也长得很美,对不对?假如她是个醋娘子,那就算了,如果还可以商量的话,我却愿做你的媵妾,总比嫁给那些平凡的男人强胜万倍。”

薛陵暗中松一口气,想道:“她好像是可以讲理的人呢!”

当下说道:“姑娘明知在下名誉不佳,何以还如此瞧得起在下?”

白英泛起动人的笑靥,道:“这个答案等如刚才你问我为何帮助你的答案一样,那就是你长得一表人才,我相信大凡女人都会爱上你。因此,我奇怪你师父的那个女人为何不肯给你?”

薛陵觉得这正是告诉她真相的时机,忙道:“当时的经过只怕你也不相信,事实上是朱公明摆下圈套,使我成为天下唾骂之人,这样他就可以取我性命了。”

白英讶道:“他为何要摆这圈套?”

薛陵道:“因为我全家被他害死,他为了博得仁义之名,故意收留我,到我长大,才设下毒计,命他的三妾引诱我。当时我拒绝了,正在纠缠之时,我感觉有人潜近,登时醒悟必有阴谋,连忙逃跑。最近我才查出其中之故,而朱公明也千方百计想杀死我,以便除去后患。这番话只不知你相信不相信?”

白英寻思一下,道:“我有几分相信了,但你还没有说出那个女人如何诱惑你?”

薛陵道:“她当时就像你三阿姨一样,实不相瞒,你三阿姨也曾纠缠我,使我记起当年情景,怒火上涌,这才把她杀死的。”

白英道:“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你竟是今世的柳下惠了?但据我所知,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拒得住三阿姨的魔力,连梁奉在内,也是如此,但梁奉又说我虽是比不上三阿姨美貌,可是我解去衣服之后,比她更要诱人。”

薛陵不知如何搭腔才好,事实上,他也感到这个女郎的身段丰满得特别,好像一团烈火般,当真要比那牡丹更加迷人。

白英又道:“我相信梁伯伯的话不是奉承我的。”

薛陵没有做声,但眼中却不免露出疑色。

白英便道:“我今年才十八岁,但三年前十五岁之时,已经长得跟现在差不多,有一天晚上,一个蒙面人把我污辱了。这时梁伯伯正在我家中作客,他第二日见到我时,送给我好多东西,又在言辞表情中隐隐透露出昨夜之事是他所为的意思。我本也以为是他干的,但不久就发觉梁伯伯和三阿姨的姦情。是我从三阿姨口中套出关于梁伯伯的详情,例如他身体上的特徵,便是胸口有一块疤痕。然后一天晚上,那蒙面人又污辱我。我虽是见不到他的面孔,但他胸口却没有那块疤痕。”

薛陵不知道梁奉那块疤痕乃是齐南山的妻子遇害之时,施放火器把他烧伤的,不过仍然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