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翎

世上有人类出现之前,“命运”早已存在。

只有敢与命运为敌的人,才是强者!

你、我、每个人在大念狂妄的年龄,都做过勇者。但可惜绝大多数很快就屈服了,还得

向命运讨好地馅媚、只英身上兮姑的创伤由.

“命运”究竟是什么?“人”究竟能不能征服它呢?

“既然你是练武的人,又既然你没有别的技艺,而且你愿意用武功和气力开拓你的前

程,那么,我瞎神仙就相钝你应走的方向……”

说话的是个中年瞎子,形容枯柄樵粹,淡青色的长杉,很奄但很干净。

他又说道:“此卦显示客官你性格很掘强,但心地却善良,所以你不宜做绿林好汉,更

不宜在江湖上混日子,依我瞎子看来,你最好投身军旅,哪怕从军卒干起,亦有吐气扬眉,

显荣乡里的一天。”

瞎子说完了,便紧紧闭嘴,任何人一望而知他决计不肯再说一个字。

在他对面坐的一名大汉掏出二十文铜钱,放在桌上,起身抱拳施了一称,便大步走出辽

间狭窄的木屋。

接着一个人坐下来,面对着瞎子。

瞎子的切子耸了一下,突然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上一下卦一十文钱,但你付得起

么?”

他脸上都对死灰色的眼睛似乎还能表路出怜悯的神色。接着又道:“你起码有一年没洗

澡了,除了臭味之外,你也没有人味,可想而知你不在人间很久了,我知道你的面色一定苍

白得怕人,你究竟多久没有剃头刮梳子了?我聘得见你乱草似的找发摇动的*音呢。还有,

极重要的一点,你根本没有脚步伐,可见得你一直活在幽冥世界之中。”

瞎子对面的人果然正如他所描述一般,乱草似的发丝,苍白得近乎透明的面庶,身上是

乡下人的装束,但衣服太窄小太不合身了,一望而知本来不是他的,况且污迹斑斑,又脏又

臭……

他早已确定这瞎子当真略了,但这刻却禁不住仍然仔细地贱滕对方呆沸和死灰色的眼

珠。

瞎子把六枚钢钱投在俄热内,道:“你把姓名告诉我就行了。”

那苍白的人:“我叫小辛,将来别人一定要叫我小辛老爷。”

瞎子姚甜头,说道:“小辛老爷,我早已是命运之神的手下败将,却不妨看看你命运如

何!”

他摇动毯壳,发出上碌上碌的姥各,停下来逐个铜钱摸过,又摇动拉壳,又停手摸钱。

辽样一共六次之后,把毯壳放在一翻起那对白眼,仰天想了半晌,才长长透口气。

小辛忽然道:“瞎神仙,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

婚神仙微笑一下,道:“没关系。”

小辛壬音更冷了道:“我也不想毙你的鬼话了。”

蹈神仙道:“行,我朋于你的命运,我一个字都不提。不过……”

小辛已站起身,却没有往外走,问道:“不过什么?”

格神仙道:“只不过小辛老爷你既然白耗了瞎子赚钱的时间,恐怕你非得替我做一件事

不可”

小辛嗯一声,道:“什么事?”

略子道:“陪我喝酒,现在开始!”

少辛道:“好:我陪你。”

他神色淡淡,口气淡淡,似乎没有任何事情使他吃惊。

疤间小小的命相馆一咄了门,酒一拿出来,好象就褪得宽阔不少,屋内光线本来很黯

淡,但小辛依照瞎子指示点上灯之后不但全屋光亮,而且很温暖。

桌上的酒很不错,便上“洞庭春”三个字,还注明是桐庭尹家酒坊监制的珍品,天下喝

酒的人若是不知道洞庭尹家坊的洞庭春妞,那就根本不算是会喝酒的人。

小辛仰脖子嗯了一杯,轻轻咳一声,道:“好酒,好酒。”

睹神仙也喝一杯,道:“你多久没有喝酒了?十年?二十年?”

小辛没有回答,瞎神仙又道:“只有很久很久没有沾酒的人,第一口酒才会那样地咳一

贷。而天下只有我知道,乃是在幽冥世界待了很久,十年,说不定二十年。”

他忽然停口,侧耳币了一阵,才道:“外面有十二个人,都是武高手。为什么?你什么

地方值得他们注意?”

小辛不作声,自己斟酒,一连干了三杯。

瞎子忽然浮起笑容,道:“啊,我明白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身上带者什么物

率,竟能使不少武林至磁之众为之垂涎觑觎?”我看这一刀一剑只不过很锋利而已,难道比

性命还宵贷?”

瞎神仙逍:“这世上的贺刀宵剑,在武林人看来.,有些确贺比性命还贵。我劝你不如

放手吧“”

小辛道:“放手并无不可,但我却忽然想送给你。”

瞎神仙笑一下,道:“我辽不想被你这个幽冥使者勾去性命,你的刀剑在武林人眼中,

可能贺免无比,但我却认为比尘土更贱。至少壤土不宙苦人性命。”他停歇一下,又道:

“你不如把刀剑都送给他们。”

小辛又连干三杯,舒服地舒一口气,道:“使得,我带着这两把刀剑,原本不过想当几

两会子花花,但如果和性命有咄,郡就犯不上了。”

疤间相命馆乃足一长排的木屋当中的一间,后面又是垂斑木屋,当中有些狭窄污秽的街

道。但相命馆前却是一片大广场,广场中有不少灯光,每一斑灯光都齐聚着一群人,吆喝

贷、它吃发以及凄凉的琵爸贷,显示出江湖生涯的无奈和坎坷

相命馆前本是黑劫劫一片,当小辛开门出来后,身形出现在屋内射出的昏黄灯光下,竟

甚是清晰。

小辛手中举起一个长形包袱说道:“这块布包着的是一把剑和一把刀……”他面向黑

暗,使人弄不清楚他究竟是自言自语,抑是当其对某一个人说话。

只有他自己晓得,今夜乃是他乎生第一次面对江湖的武林人物。因此它的心禁不住迅急

跳动起来。弱肉强食,强存弱亡,本是宇宙的弦律,谁也无法更改。

突然间小辛的心不再急跳,自己也感伍到这一剎那,冷静得有如石头。因为他发现一件

事,他的“夜眼”,在上瞥之间,已见到十二个黑衣人,或远或近,或堵或立,都利用地形

和阴影极力掩蔽身形。然而这十二人的面孔装束、身材、兵刃以至每个人的特征,都清楚得

有如田主般展布在他眼前。

小辛的信心猛可高涨,有如钱塘江口的海潮,淹没了一切……

“这一刀一剑确实比普通的刀剑锋利得多,我小辛可不敢贪心占有,只打算找个当铺押

几两银子花花……

小辛的声音很诚恳,样子也像穷疯了的人。

左近七八尺外一个粗壮的嗓音应道:“好,我给你二十两银子。”一大锭银子咄的飞落

他脚前。

小辛笑了,开心地道:“那就谢啦!”他捡起银子揣在怀中,把长包袱扔在地上:发出

“当琅”一声。

小辛已回到相命馆内…连喝了三杯洞庭春。那栈碧色的液体,使他感到暖和舒服……

门没有关,所以灯光从门口射出去:仍然照见地上那个包袱,.那个包袱居然还在原

处,没有人现身拾取。

小辛放下杯,低安道:“嗅,瞎神仙,”

瞎子应道:“什么事?”

小辛道:“刀和剑在包袱里:而包袱还在地上”

瞎子道:“我的耳朵告诉我了,”

小辛道:“既是如此,我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些都是又疯又傻人,白白花了二十两

银子,却不要刀剑。二是这锭银子根本是假货’”

瞎子道:“他们既不疯不傻:;银子也不是假货。”他停歇一下,又道:“给你银子的

是四方天狼中的东方狼王大礼,他既然到了:那么其余约三匹狠,南方狼梁二义,西方狼李

三廉,北方狼陈四耻,也一定在旁边。”

小辛问道:“这四匹狼很有名么?武功怎么样?”

瞎神仙用为讶的语气道:“你居然没有璃过四方天狼的名气?唉,你简直孤陋寡闻得叫

人不能相信。这四匹狼乃是近十年来名度一时的刀客,落在他们联手的四方刀阵中,听说从

来没有生还的人。”

小辛一点也不怀疑瞎神仙的话,在他印象中,这四个人都有一对饿狼似的眼睛,以及剌

悍的气势,.真是狼和刀客的混合形象。小辛又知道大凡是刀法名家,遇上了好刀时,不必

用眼睛去看就能感受出来。剑或其它兵器亦是如此,绝无例上。

外面忽然有了婪动,只见四个佩刀的黑衣人分别站在包袱的四面,背对背,面朝外,显

然是结阵守住包袱。

黑暗中还有八个人,小辛早先已亲眼瞧见,而且从这些人的神情和位置,看得出是另两

个集团。一伙是三个年轻人,腰士都插着长剑,他们的特征是每一个都很年轻,不会超过二

十岁,但却都流玷出老练和冷酷的神情。

另一伙五个人都蒙着脸,但绒小的身材和头发已显示出全是女子。她们腰间斜插一把短

刀,双手部缩在袖里,散布在右侧较远的黑暗中。

小辛卯脖子干了一杯,忽然起身大步出去。他瞧也不瞧地上的包袱一眼,径自走了。

过了一阵二东方狼王大礼仰天冷笑数蛙,道:“要是有人想知道这个包袱内是什么物

事,不妨过来拿去瞧瞧。”

南方狼梁三义按着厉声道:“只须破得四匹狼的四方刀阵,这包袱就送给他。”

黑暗中没有人接腔回答,而且过了很久,仍然没有动情,又过了不知多久,远处突然传

来步蛙,不一会有人走近,喃喃说道:“奇怪,我小辛老爷已经剃了头,洗了头,但这儿还

是老样子。大家干叮都不说话不动手呢?”

火光忽闪,晃眼四下甚是明亮。只见小辛手中竟拿着四支火炬,相机点然,然后分别插

在四周,每支火炬相隔三四丈。于是十二个人黑衣人全都显露在火光下。

但见四匹狼个个腰肢毕挺,手按刀把。其余的两伙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没有一

个人向小辛望上一眼,亦没有对他点燃火炬之举表示同意或不满。

小辛走入相命馆,.说道:“瞎神仙,我其怀拟我现在是不是活在人间,他们简直当我

死人。”

瞎子道:“我累得很,只想睡觉。”

瞎子道:“我的病已生了很多年,那倒不要紧。但现在门外除了四力夭狼之

小辛道:“你怎么啦?莫非生病了?外,我瞧见三个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又嗅到五个女

人的香气,这些人在我瞎子门外一站,我的病想不加重也不行啦!”

瞎子有气无力道:“他们是三兄弟,姓谢,江湖上姥到拼命三郎之名而能不

小辛道:“那三个都带着剑的小伙子是谁?”头痛害怕的,好象已经不多了。”

小辛接着问道:“那五个蒙面女子呢?她们也很令人头痛么?”

瞎子唉地叹口气,说道:“当然啦,何止头痛,筒有连头接都会痛。她们就是忠犀五劫

金……”

小辛忽然打佃哈哈,但笑其中全无笑意。接着大*道:“这就奇了,这些人的声名我小

辛老爷从未媛过“而我的头却像石头一样,一点儿都不疼。”

屋外四支粗大的火炬很光亮,发出低微连枋的“必剥”贷。火光照射下的十二黑衣人,

没有一个说话或移动,像是十二块黑色石头。但相命馆内都忽然蛙得很冷,一阵阵的杀气涌

入屋内,使瞎子打个寨瞭,叹气道:“唉,我已经嗅到死人的气味,身上份得很冷。”

小辛大货道:“瞎神仙,这次你错了,这里绝不会有死人。”

外面傅来怒哼姥,是匹方天狼发出的。又有冶笑n*,那是“灵犀五黏金”那五个黑女

子发出的。

小辛道:“奇怪,拼命三郎全都没有*培,难道他们赞同我的看法?”

瞎神仙道:“不可能,疤三路人马向例一出手,必定有人死亡。只不过拼命三郎疤三兄

弟只喜欢拼命,不大爱出货说话而已。”

小辛道:“原来如此,不过他们三路人马若是一直都不出手,又怎么有人死亡?”

外面的情势果然正是僵持局面,“四方天狼”虽用刀阵税稄布于包袱四周,但是他们谁

也不敢疏神松懈,因为“拼命三郎”的三把剑虽未出硝,却已涌出杀气,形成一股强大的压

力。

小辛走入相命馆,.说道:“瞎神仙,我其怀拟我现在是不是活在人间,他们简直当我

死人。”

瞎子道:“我累得很,只想睡觉。”

瞎子道:“我的病已生了很多年,那倒不要紧。但现在门外除了四力夭狼之

小辛道:“你怎么啦?莫非生病了?外,我瞧见三个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又嗅到五个女

人的香气,这些人在我瞎子门外一站,我的病想不加重也不行啦!”

瞎子有气无力道:“他们是三兄弟,姓谢,江湖上姥到拼命三郎之名而能不

小辛道:“那三个都带着剑的小伙子是谁?”头痛害怕的,好象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