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 十 章

作者:司马翎

此诗言浅而意深,表面上没有一个冷僻,稍通文墨都识得解得。但含意甚深,寥寥数

语,就道出千古爱情与理智的矛盾冲突。

阎晓雅寻味一下,道:“梵行,就是出家奉佛之路,此事必须弃情绝慾,天下人人皆

知。所以绝不可能多情。入山修道却又怕误了倾国倾城的美人。”

“作诗的人身处这种矛盾中一定极痛苦,我想作者必是一心皈依佛门而又舍不得心上

人。所以他概叹世间竟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可以使他既不负我佛如来亦不负爱情。”

小辛道:“你解释得很好,这首情诗是第六代达赖喇嘛所作。他是西藏的‘法王’兼

‘人王’大智慧而又神通。但以他这种人,却写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情诗,奇怪么?”(注:

第六代达赖喇嘛成就极大。他二十一岁因与美女恋爱,被手下宰相--有野心的权臣--报

告清廷。其时顺治之母当政,此事本与清朝无关,但既有报告不得不召令来京讯问。达赖活

佛六世到清海时,忽然说他不想晋京。违抗朝廷旨令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但达赖活佛自有好

办法,他设坛焚香拜佛行礼如仪,然后就打坐入定马上圆寂,离开这个五浊世界。由此可见

达赖活佛的成就已达到来去自如全无阻碍境界。但请勿忘记达赖活佛六世这时才二十一岁而

已。)

阎晓雅道:“实在想不到,达赖王法活佛也甩不开情字?”

小辛道:“矛盾挣扎是凡俗人必经历程,可能法王只是把此一最顽固之结指出,亦可能

他有无上甚深妙法可以解结。谁知道呢?至少我不知道,你呢?”

阎晓雅道:“我也不知道。”

小辛道:“檀月大师呢?如果她有两全法,我就参谒她。”

阎晓雅道:“让我问问她,你等我么?”

小辛道:“不,我先走一步。告诉杜若松,人生并非分出强弱胜负那么简单……”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矫健挺直修长的背影很快被草树遮没。平芜尽处是青山,行人更在

青山外……

雷府的东跨院大部分有槐荫遮住午阳,所以阴凉而幽静。院落中还有数十盆栽,以及鱼

池。池中游鱼可数,平添淡雅之趣。

连四永远不打开旁边的窗户,因为雷府虽然没有几个内眷,但有一个他最不愿见的人-

-绿野。所以他只坐在院落这边的窗下,远对一些盆栽花树,还有清冽池水和游鱼,便颇有

悠闲意趣了。

但窗户不打开绝对不是办法,这一点连四知道。以绿野这野,就看那一天她忍耐不住而

已。休说一窗之隔,就算铜墙铁壁她都能弄破。

紧闭的窗户突然破裂,同时一只古雅的大瓷花瓶“砰”一声砰成碎片。因为一颗比拳头

还大的石头破窗而入,恰巧打中了花瓶。

连四惋惜地瞧着碎裂的瓷片,这个花瓶乃是北宋定窑佳品,世上已没有几个。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与天下第一鉴赏法眼的雷傲侯在一起,傻瓜也能学懂不少。何况连

四不但不傻,还很聪明,也相当有学识。

逞一时意气,只为了自己一点气忿,就毫不顾惜毁去一件艺术珍品,当你气平之后作何

想法?歉疚抑是根本不去想它?但无论如何,那件艺术珍品永远毁破了。

但还不只如此,窗户砰一声震开,绿野飞身入内,双手叉腰,美丽眼睛睁得大大瞪住连

四,一副气冲冲的样子。

连四很平静,此一场面老早算准必会发生。

绿野忿然道:“很惋惜么?那只是一件死物,没有生命没有喜怒哀乐,难道比一个活人

还重要?”

连四等一下,等到知道她不开口,才道:“死物很多,但有些已渗有创作者的心血灵

魂,表现宇宙之美。所以已不算死物,亦不是某一个人可以据为已有。它代表我们民族与某

一时期的特色,所以值得珍惜重视。因为已超越人的界限,所以连活人也不能相比。”

绿野一怔,大眼睛忽然露出光芒,但很快消失。她道:“想不到你并非仅仅是懦夫或冷

血刀客。”

连四道:“我不是。”

绿野道:“为什么你不肯和我见面?我丑得很?我脾气不好,没有教养,所以你看不起

我?”

连四道:“你不丑,但你脾气不好没有教养是事实。”

绿野又气得咬嘴chún,使人担心她会不会把鲜红下chún整片咬下来。

她道:“别再气我,我会把所有值钱好看的艺术品通通砸坏。”

连四心中叹口气,这个野性女孩子的确不好惹,但她来发这顿脾气为的什么?

绿野又道:“喂,小辛呢?”

连四道:“不知道,完全没有消息。”

绿野寻思一下,道:“前三天小辛到过秦淮河钦酒作乐。翌日早上杀死公道七煞中的三

煞铁闸褚江以及两个副手,然后就失去踪迹。”

连四道:“我不必为他担心,如果小辛不能照顾自己,天下就找不到一个会照顾自己的

人了。”

绿野道:“他有一个女朋友,名叫阎晓雅,住莫愁湖畔夕照庵,你可知道?”

连四道:“不知道,但既然你得知,外面一定还有很多人知道。”

绿野道:“我倒没有想到这一层,你好象还有别的意思?”

连四道:“既然是小辛的女朋友,我打算去瞧瞧她,如此而已。”

绿野道:“我也去。”

连四道:“你且等候一段时间,原因不必说出,总之,你等一等。”

绿野居然点头答应,然后自己也感到奇怪,为什么听他的话?本来不是很想去瞧瞧小辛

的女朋友么?

连四说走就走,而且破例带一把刀。

夕照庵虽是很幽静偏僻,但连四知道方向路径,一下子就到了庵前。

此庵因被万竿翠竹包围,绿绿的竹叶使人心脾沁凉宁静。

庵门一边打开,寂静得连飞虫也想打瞌睡。

连四心中突然大跳一下,但反而放慢脚步,缓缓跨入庵内。迎面的佛堂内静悄无人,炉

烟枭枭,一切都很正常。

若从脚步声推测,连四一定是普通人,因为脚步声忽轻忽重,步伐凌乱。

堂后转出一个黑衣老妪,满面龙钟皱纹,说道:“相公怎生入得本庵?”

连四道:“庵门开了一半,我就走进来,难道爬墙不成?”

黑衣老妪道:“本庵不招呼男宾,相公请回步。”

连四摊开左掌,道:“这是什么?”掌心一锭黄澄澄金元宝,至少有十两重。

黑衣老妪道:“是不是金子?”

连四道:“对,你若是帮忙,进去跟我的朋友讲一句话,就属于你。”

黑衣老妪先是摇摇头,接着道:“你什么朋友?讲什么话?”

连四道:“我的朋友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但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我们走近此

庵,他忽然说庵中一定发生事故,要我快走开,我瞧来瞧去都不象,所以跟打打赌。”

黑衣老妪道:“赌什么?”

连四道:“那是我们男人的事,现在你只要出去跟他说庵中一点事都没有,这块金元宝

就是你的。”

黑衣老妪伸手道:“好,我去说。”

她的手伸出尺许,忽见连上掌中的金元宝掉落地。就在这一刻,老妪全身都僵住了,变

成一个木头人一样。

连四不过把手掌翻转,变掌心向下。既没有碰她,亦不曾回手碰到柄,但两个人的姿势

却保持如此奇特的样子。

连四道:“你一事实上是当今武林一流高手,不然的话,你的手就象金子一样掉要地

上,你是谁?”

老妪道:“老身朱七婆婆,我当家的还在后面,你年纪轻轻的,最好别惹他。”

连四道:“你的当家是谁?”

朱七婆婆道:“你若是武林中人,难道想不出那一个姓朱的老头子?”

连四道:“抱歉,本人孤陋寡闻。不过,很不幸的却瞧得出你脚下功夫,你想有踏破贺

兰山奇门功夫踩碎我们脚下的红砖。我身子稍一斜,就变成你剑下之鬼。可惜你棋差一招。

功夫尚未使出,手掌已经靠不住了。”

朱婆婆面色丝毫不变,眼中却露出警疑光芒,道:“你不是小辛,但你是谁?”

连四道:“我是连四,从前藉藉无名,现在似乎不少人知道。”

朱七婆婆摇摇头,道:“难道连小辛的朋友,也无人可以击败?”

连四道:“朱七,我真的不想斩下你的玉掌。你自己看看,这只玉掌白晰嫩滑,既无皱

纹,亦见不到静脉。任何人超过三十岁就没有如此美丽的手了。”

朱七婆婆果然看见自己伸出的手,眼中闪过懊恼神色,连四看来也和魔鬼差不多,一点

点小破绽只一瞬间就瞧穿。

连四又道:“想那岳武穆丹心热血,武功盖世,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是

何等英雄气概。殊不料南传数百年之后,踏破贺兰山的脚法却让你学去。”

朱七婆婆面孔仍然无表情,眼中却露出忿色,道:“老身那一点不配了?”

连四道:“你戴人皮面具,不敢以真面目见人,显然做过亏心事。尤其是这一宗,大概

本庵之人包括阎晓雅在内,都难逃大劫。你配使用武穆王的武功?”

朱七婆婆好象要晕倒,任何人碰上对手如连四,除了自认倒楣之外还能怎样呢?

当然朱七婆婆没有真个晕倒,她怕手掌跟手臂分家,因为谁知道你是真的晕倒,抑或是

假装的?

她忽然发觉连四的眼睛,本来蛮老实(等如愚蠢),如今却锐利似鹰隼,锐利中含有无

限智慧,明亮得可怕。

朱七婆婆呻吟一声,忽然缩回手。此一动作居然没有惹出连四长刀出鞘一击。原来她缩

手只不过自动脱掉人皮面具,顿时呈现一张年轻,而又相当美丽的面庞。

连四冷冷道:“朱七,你若不想身子分成三截,最好不要再蹲低。膝盖上要再弯半寸,

那时我也没有办法。”

他的意思明显之极,所谓没有办法便是说不能不把她斩为三截。

朱七(现在不能再称她为婆婆)面上不但有表情,而且丰富得很,既惊恐又狐疑,一面

道:“你本来如此厉害高明?还是得到小辛传授?”

连四道:“本庵之人怎样了?”

朱七道:“都没事。”

连四道:“阎晓雅不是等闲之辈,她至今不现身,我已有下手的理由。”

朱七忙道:“全庵的人都中了*葯,所以她不会出来。”

连四沉吟不语,表面上似在考虑她所言真假,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连四心忖道:朱

七年轻最多二十一二岁,玉面朱chún,不但很漂亮,而且越看越美。这是怎么回事?她是谁?

为何要跟小辛过不去?

世上有一种狐媚之术,修练成功的女人,仍然那张面孔。可能漂亮,可能很平凡,但摆

在你面前是,却使你越看越美,感到她的魅力无可抗拒。

最后,你为了要获得她,将会甘心俯首听她任命。当然她若想取你性命,机会俯拾即

是。

连四眼中微有迷惘之色,显然渐被朱七美丽媚态魅惑,但谁也想不到他忽然大喝一声,

声音未歇,长刀已完成出鞘入鞘的动作。使人怀疑那刀究竟有没有真的拔出过?

不过事实证明连四的刀不但曾拔过,还劈中朱七左手。

只见朱七左手鲜血淋漓,一件物体掉在血泊中,却是一只齐腕劈断的手掌,掌中一枚金

色圆球。

连四鼻中嗅到血腥味,反而头脑一醒。眼前朱七的面孔马上变得平凡,甚至因断手伤痛

影响,看来有点丑。

她还有一只手可以点住伤口附近的穴道止血,又捏住血管。手法很有效,一下子就不流

血了。

朱七的情势很糟,但如此才更见她凶悍性格。她咬牙道:“连四,你不杀我,我一定杀

你。”

连四道:“叫别人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朱七道:“你使的真是拔刀诀?”

连四道:“是。你很不幸。因为我连家在武林有二百年历史,博知江湖上种种奇诡杀人

手法,这些知识学问也和拔刀诀一样代代相传。临阵对敌有时很有用。你的确很不幸,九十

年前洞庭藏春楼丑美人贺笑春,仗恃一粒幻智珠,不知多少高手因迷恋她而家破人亡。最后

的结局是一条左臂被我连家先祖拔刀砍下。”

这样说来,朱七真的极不幸,为何偏偏碰到连家的人?

连四又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一种传媚功,但你提到*葯,而任何佛堂中应该有的檀沉

香味又忽然消失,所心我不得不拔刀。你只要智珠在手,只要不碰到我,足可横行天

下……”

朱七跺脚奔出,头也不回。

连四居然捡起血渍中的手掌(掌心还扣住金色的幻智珠),大步转入佛堂后。

幽静的院落内有四间禅房,只有东首两间垂下竹帘,房内布置简单之极,一张木床,一

张木桌,两把椅子,青砖的地面洗抹得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