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满城灯火。弦管歌声随风飘送。

满眼醉人繁华,熏天权势意气。爱情过肠温气,一切都将随韶光逝去,世上人什么能被

时光吞噬而淹没呢?

小辛站在黑暗中,身躯挺直如门板。

一缕灯光从门缝漏出来,屋内的瞎神仙--烛影摇红秦聪是在独酌?抑或是昏沉大睡?

各式各样的声音送入小辛耳中,响亮的是稍远道路上车辆踏辗声。走江湖买葯买米金鼓

吆喝声。小食摊招来客人叫唤声,最微弱的声音不是风声水声,而是偶然离开枝头的落叶坠

地声。

有些昆虫爬动或飞起的会弄出相当嘈吵声音,但蜘蛛永远是最静最诡秘的一种。

小辛的面孔不动,眼珠却转到斜左方的草丛,清清楚楚看见一个人,却用蜘蛛爬行方式

躲入草丛。

四周一片黑暗中,小辛身形仍然隐约可见。但那蜘蛛人贴地爬走,衣服颜色与地面一

样,实是无法辨识--除了小辛。

转眼间蜘蛛人已推进到数尺外的草丛后。这距离太危险了,任何暗器都可以夺去一流高

手的性命。

小辛等一阵,才说道:“我希望七支小钢叉或毒刀能见血封喉,这样,中叉的人就永远

不必说话。”

草丛后的蜘蛛人突然飞退数丈,动作又轻又快,连一点风声都不会带起。

小辛又道:“草丛内乱七八糟的绊马索有何作用?等我跌跤之时出手?看来不像。天下

间那有绊马索细得像蛛丝的?绊蚊子差不多,可惜我不是蚊子。”

突然间小辛移动位置,快得好像根本没有移动过,稳稳站在蜘蛛人五尺内。

蜘蛛人转动头颅四下张望。小辛道:“你可杀我?”

一股森厉奇寒杀气随着话声笼罩住蜘蛛人。

对方跳起数尺高,大声道:“我是小郑。”

小辛道:“我知道。”

小郑道:“我忘记你不是人是魔鬼,眼看大好机会忍不住试一下,很对不起。”

小辛道:“不要紧,如果我误会而下毒手,性命反正是你的。”

小郑道:“我会记住这话。”他从草丛出来,原来是曾经拦住花解语绿野二女去路的老

人。

小郑又道:“花解语绿野都来了。十二名刀之一徐无理、金陵豪门朱家三二护院中的霍

昭秦龙常青三人。还有就是烟雨江南严星雨。这些人都想会会你。”

小辛道:“你还知道什么?”

小郑道:“徐无理刀法精奇,武功深厚。对付常青那一招肝胆相照,使我替你担心。其

实常青正反剑已属当今剑道高手,但仍然几乎开胸破肚之后才发得出反手剑。”

小辛道:“正反剑好像是用两柄长剑,一在背后,一在手中?”

小郑道:“对,徐无理也指出来历,说是铜陵姚常二家共同拥有秘艺,的确很精妙迅

快。常青只有二十岁,如果是姚常两家更厉害的高手施展,定必威不可挡。”

小辛口气有点沉重,道:“五十年前‘飞仙剑侣’姚氏夫妇,正反双剑合壁天下无敌。

单独出手时便是一剑负背一剑左手,亦是无敌于世。”

小郑道:“想来姚夫人本姓常,所以剑法后来就传给姚常两家子弟。”

小辛道:“大概是吧。我想见常青。”

小郑道:“容易之至。他们和花解语绿野正要找你。”

天上只有几点星光,故此周围很黑。黑得连小郑这种精通东洋忍术高手,也只能依稀看

见小辛身影,看不见表情。

小郑又道:“你可是对常青感兴趣?莫非忌惮正反剑法?”

小辛道:“可以这样说。但担保严星雨比我担心十倍。”

小郑道:“当时情形如此这般,霍昭流泪丢掉兵刃不让秦龙动手。霍昭后来解释说三年

前曾会过徐无理的儿子徐良,输了一招,徐良不但刀下留情,还坦白指出他的缺点弊病。霍

昭因此之故,三年苦练,至今大有进步。也因此瞧出徐无理的来历之后不肯动手。”

小辛道:“霍昭当真流下眼泪?”

小郑肯定地道:“我亲眼看见。”

小辛道:“你为何特别指出这一点?”

小郑答得很快,道:“我的猜想跟你一样。”

究竟是什么猜想?他们都不再提。小辛道:“严星雨才是中心人物,但你却不大提及

他,为什么?”

小郑道:“不管是在镇江或金陵,宋妈妈每隔一两天就会派一个女孩子去侍候他,都是

最好货色。但严星雨却绝不似好色之徒。”

小辛道:“外面可有人晓得此事?”

小郑道:“绝对没有,所以行动极为秘密。此外,严星雨露面时若是孤身一人,非常潇

洒自信。若是有人卫侍,反而时时去摸芳草剑。他从大江常逾千人手中挑出六个高手,亲自

训练过成为贴身侍卫。”

小辛道:“人现在有没有侍卫随侍?”

小郑道:“有,两个。”

两人沉默一会,小郑又道:“你还要知道什么?”

小辛道:“你心里明白。”

小郑叹口气,道:“是阎晓雅么?”

小辛道:“对,但你不说我也不迫你。”

小郑道:“我却非告诉你不可。”

小辛道:“那就说吧。”

小郑道:“她知道你去黑石谷,她也要去。她住在城里平安老店。我已经给你订好一个

房间。”

他深深叹口气,手中钢叉忽然隐没不见。

小辛看见了道:“你既不必替我打房,亦不必叹气。阎晓雅很美丽,武功又高,除了你

之外别人很难配得上她。”

小郑从草丛后现出身来,摇动那一头白发,道:“不,我了解她。同时也知道你躲她的

原因。你不想爱她,却怕把持不住爱上她,所以躲得比兔子还快。”

小辛苦笑道:“似乎不少人有这种看法。甚至认为我躲花解语和绿野。”

小郑道:“你是不是呢?”小辛想一下,才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小郑道:“有人要杀死阎晓雅,都是刀剑剁不动极厉害的硬手。前几天要不是连四赶

去,都已经死在公道七煞朱七小姐手中。”

小辛道:“最好你保护她,我请你喝酒。唉,以后才请……”

小郑道:“为何要押后?我们现在就到客栈附近喝一杯。”

小辛道:“不行,我口袋空空。”

小郑讶道:“别小气,喝酒花不了多少钱。你明明从宋妈妈处赚一大票。”

小辛道:“你看我象小气的人?我赚五千两白银,左手来右手去都花光啦。”

小郑摇头叹气道:“想不到你这么会花钱。天呀,五千两可以买五十亩最好的田,别外

盖一间大房子。可以优游自在做一辈子乡绅。”

小辛道:“那笔钱花得很有价值。”

小郑道:“不管怎样你算是花钱最厉害的人。现在我借给你一点路费如何?你绝不能不

吃不喝不睡觉吧?”

他摸出一锭银子足有二十两,再加上一张一百两银票,塞入小辛手中。又道:“本来只

想借二十两给你,但想起那五千两,二十两未免太寒酸。不过我还担心你不够花,到不了黑

石谷。”

小辛道:“够啦,等我从黑石谷回来还你。”

小郑笑道:“好,还钱那天我们好好醉一场。哈,哈,我至今未曾醉过,有你在旁边我

就敢醉了。”

小辛忽然“嘘”一声,轻轻道:“有人来。”

小郑道:“我不放心,先回客栈。”说罢很快就隐没在黑暗中。

过了一阵,小辛不但看见来人,而且让他们从面前十余步安然走过。

一共只有两人,都是女子,身材差不多。各自的香气虽不同,却都是小辛熟悉的。

她们没有瞧见小辛,在那么黑的地方,除非眼力比猫好几倍才可能看见小辛。

相命馆门缝露出的灯光照在她们身上,面披黑纱的女子道:“这儿就是了。”

她是花解语,另一个美女当然是绿野。绿野毫无戒心伸手推门,木门呀地打开,洒了一

地灯光。

花解语已经来不及埋怨她不小心,只伸手挡她入室,一面定睛观察屋内一下,说道:

“瞎神仙爬在桌上,仍有呼吸,桌上有酒瓶,屋内酒气熏人,外表看来,应该是喝醉酒。”

绿野道:“这酒不好,是廉价质劣的米酒。我最怕这种味道。”

花解语道:“瞎神仙不喝劣酒。酒量不错。要他醉成这样子,同时满屋子都是酒气,多

少斤酒才够?但没有酒坛,瓶子都不多一个。酒从何来?”

绿野道:“岂非有蹊跷么?”

花解语道:“一定有。如果是陷井,只不知等谁?”

绿野道:“不会等我们掉进去吧?”

花解语笑一下,道:“你差一点就掉进去。但这陷井想必不是为我们而设。”

绿野道:“为什么不是我们?很漂亮,我也蛮不错。男人们活捉了我们大有好处……”

花解语道:“别忘了我们是女人。女人大多数怕嗅到太浓的酒味。这陷井对付的是能喝

酒的男人。”

绿野笑得很高兴道:“说得对,跟你一道走大概不会吃亏上当了。”

花解语只是温柔地拉住她臂膀,并不回答,凝神观察寻思。

过了好一阵,绿野微感不耐,道:“我们还站在这儿干吗?我进去,好歹查出结果。”

花解语叹一声,道:“小辛在此就好了。退一不说严星雨在也可以。我想不通的有两

点。第一,此屋窗和门都打开,何以酒气不但不消淡,反而越来越浓?第二,桌上酒瓶的位

置很奇怪,只要桌子微有震动,就会掉在地上。任何人一进屋拍拍瞎神仙身子,酒瓶就会掉

地。”

绿野道:“进去看看就知道啦,我先拿起酒瓶不让掉下来……”

她迈脚踏上门口,但脚尖却踢到一样柔软坚硬兼而有之的物事,低头一看,怒声道:

“小辛,你装什么鬼?”

原来她脚尖踢中小辛的小腿。小辛愁眉苦脸道:“你踢人还凶?应该说对不起才是。”

绿野道:“你突然钻出来,谁看得见?我才不道歉。”

花解语拿下面纱,露出满脸温柔如春水的面庞,双眸含情,道:“你终于露面,谢天谢

地。这儿究竟发生什么事?”

小辛把她推到一边,才道:“这酒气嗅得太多于身体大有妨碍。”

绿野哼一声,道:“我们的身体关你什么事?”

小辛道:“本来不关我事,但谁叫连四是我的朋友?”

绿野瞪眼道:“不许提他,这个死人只会帮你。他不理我最好,我绝不理他。”

花解语道:“小辛,屋里敢是有毒?”

小辛道:“也不算什么毒,但若是酒瓶掉地破碎,冒出另一种香气,你们起码要醉十日

十夜。

他停一下,又道:“你们若是醉十日十夜,又落在男人手中,恐怕有点不便。”

绿野道:“何止不便,简直肮脏死啦。我问你,你为何老是躲我们?你说我脾气不好,

但花解语脾气很好,可是你照样躲,为什么?”

小辛感到招架不住,幸而他面上永远有一层迷雾。

花解语道:“我不算数,我不是祥人,命中注定如此,你们谈你们的,别扯上我。”

但她真的那么豁达?真的不在乎命运加予她身上的一切?狂风骤雨时,春风花月夜,或

者‘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感触无限时,她能不能想起芳心中的英俊男儿?

小辛道:“先谈谈瞎神仙。从前他自称是饵。你们一定也知道,他的一生毁于血剑会之

下。所以他满腔仇恨一定要报复。所以现下这个陷井为了谁?他想钓血剑会的人?抑是反被

对头利用?”

花解语道:“很难回答的问题,除非瞎神仙忽然回醒而又肯回答我们的问题。”

绿野道:“怕只怕他活不成。”

小辛身子一震,道:“我去瞧瞧他,你们外面等一下。”

花解玉器绿野都没有挡阻他,也没有嘱咐他小心等等。她们甚至觉得有人能进此屋又能

安然无恙,这个人必定是小辛。

小辛入屋打个转就出来,绿野忙问道:“怎么样?”

小辛道:“有人要瞎神仙死。又如果有人能入得此屋,不在三步内醉例,下一着就是酒

瓶,瓶破之后冒出香气,与原来酒味混合,任何人吸入一丝都要醉死十日十夜。”

花解语道:“有十日十夜之久,身份来历一切都可查得清清楚楚啦!”

小辛道:“不止这样!醉过十日十夜之人,即使当今一流高手,但碰到这个使毒者,弹

指便死全无抗拒之力。”

花解语道:“这一后着果然歹毒厉害。使毒者是谁?”

小辛道:“年纪不大,是男性。武功很不错,尤其是内功造诣深厚。是毒教中人,但江

湖经验不丰富。”

绿野移步向屋内张望一下,回转来道:“谁告诉你这些事的?”口气不尽讶疑。

小辛道:“酒瓶是使毒者带来的,干净得找不到一点尘埃。我问你,如果有人一身酒气

入屋,应该是男的抑是女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