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翎

天空阴霾密布,大白天也灰暗模糊。连接两天大雨,不但四处河流涨满,同时每条路泥

泞光滑。难行得令人讨厌。

孤独的足迹迤逦穿过寂寞的山谷荒野。

小郑低头查看一下,道:“这是小辛的足迹,如假包换。”

小郑没有恢复原来的面目,仍然是个老人打扮。他易容之术甚精,没有人会觉得他不是

老头子。

据小郑自己说,扮做老头子有很多好处,年轻的姑娘们绝不会对他猜忌防范,别的人对

他也总念着年纪一大把而容易原谅或忽视。

跟阎晓雅花解语绿野这三个年轻美丽女孩子一起上路走江湖,的确是赏心骋怀乐事。尤

其你如果是年轻小伙子,绝对只有乐而无苦。

三个美女任选其一,都能教每个男人流下馋涎。

但三个合在一起,任何男人都头痛。

花解语最少话最温柔,但她不出声则已,一开口小郑就忙累个半死。

绿野没有事,平常很好。但若是忽然情绪波动或受到小小刺激,她骂人的话以及无理的

法子千奇百怪。幻想力最丰富之人,亦要为之瞠目结舌自认远远不如。

但最可怕最头痛的还是阎晓雅。她一直不表示任何意见,不露出丝毫心事。

她越是深藏不露,你就越为之烦恼头痛。你们说向东走,她跟着。你们忽然来一个一百

八十度大转弯改向西行,她亦跟着,全无怨言,亦不评论。

小郑和阎晓雅搭挡三年之久,当然对她脾性很清楚。以往阎晓雅偶或沉默并对任何事情

都无意见,但只是偶然而且时间不长。决无此次坚决沉默下去的意思。

她为何用浓浓的沉默包裹自己?是不是迤逦穿越旷野的那一行孤单的足迹?

阴霾沉黯的天气使人感到永远是在昏暮中,纵然才不过中午,却不由得想起蜡烛、洗热

水澡、丰富晚餐等等。当然最要紧的是一张干净舒适宽大的床了。

总算已跨越最荒凉最难行的地区,崎岖荆刺卑湿泥泞等,暂时抛到脑后。

连小郑也透一口大气,自言自语道:“有些地方简直连苍蝇都活不下去,但居然还住

人,真是奇怪之至。”

那些小村庄他们不肯歇脚。而现在在前面不远一个市镇居然略有规模,屋宇连绵,看来

起码有上千户人家。

小郑又道:“那是安居镇,附近百余里内最大最繁荣的市镇,饭馆旅店等百肆俱全。衣

帽鞋袜花粉都买得到,甚至有两家棺材铺。”

每个人外表都相当狼狈,鞋袜湿透以及溅满泥迹,裤裙边勾破挂裂,头发蓬乱污秽。

除了小辛这种奇怪的人,谁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他们很不幸跟随这个奇怪的人,所以只好吃许多不必要的苦头。

小郑自言自语说道:“吃饭最愉快怅意,几个香喷喷小菜,一大碗面条或热辣辣的白

饭,做神仙也不过如此。”

他这几天已经习惯这种奇特方式,微询大家意见。

最麻烦别扭是绿野,专门抬杠生事。如果花解语小郑阎晓雅任何一个人出主意,她多数

会设法推翻否决。

所以花解语只微微地笑,阎晓雅则不置可否。

绿野道:“我饿死啦。”

小郑道:“那就决定先吃饭。”

绿野道:“不对,先投店。”

小郑怔一下,道:“对,先投店。”

绿野道:“不对,先买点鞋袜衣物替换。”

小郑道:“有道理。如果小辛居然还在此地,那就更理想了。”

绿野道:“我们本是一直暗中跟踪他,现在碰上他有何好处?”

小郑道:“我也不知道。”接着又喃喃道:“叫小辛尝尝这种滋味,看他受得了受不

了。”

小郑喃喃自语,声音模糊不清,所以绿野根本不知他说什么。好在他喃喃自语算了,故

此绿野也不追问。

绿野道:“我们等你,你先去查探过,客栈开好房间,我们才入镇。”

其实每次打尖吃饭投宿等都由小郑先安排妥当。

小郑去后,绿野道:“哼,赖蛤蟆当然要跑腿办事,要勤快忍气……”

阎晓雅皱起眉头瞧她。

绿野瞪大双眼反盯她,眼中闪辉着狂野挑衅光芒。

花解语道:“小郑至少极擅长追踪之术,如果没有他,只怕很难找小辛的踪迹。”

阎晓雅首先移开目光,避免与绿野对视。

绿野本想乘胜追击,但心中真怕翻脸后小郑阎晓雅离开而无人带路。再说平时有个小郑

出气解闷,有他伺侯一切,路上的确方便多。所以终于收回挑衅的眼光。

花语语道:“阎晓雅,其实你大可携带小郑离开我们?你何须迁就我们。你何须忍这一

切?”

阎晓雅小嘴动一下,还未说话,绿野已道:“我知道,她想我们三个人一齐见到小辛,

然后看看小辛的反应选择。”

这个女孩子心直口快说话没有忌惮,一下子把大家心中的猜疑和慾望全挑出来。

花解语道:“我却怀疑,小辛在我心中,真有如许份量?”

“真的”她心中有个声音回答。小辛除了会用锐利目光刺透黑纱,看过她全身每一寸肌

肤之外。此人还有说不出的魅力,使人根本不能忘记。

阎晓雅深深叹息一声,她的想法是否和花解语一样?

绿野大声道:“小辛就是小辛。当然有些与别人不同之处。但你们却没有见过世面,碰

到一个男人就神魂颠倒傻头傻脑。哼,小辛一定暗暗得意好笑。”

所谓“世面”自然是指跟男人发生关系。

阎晓雅疑惑地望着她。花解语解释道:“绿野认识不少男人,曾有过较为密切的往

为。”

绿野道:“何必说得如此文雅。我不喜欢藏头露尾。干干脆脆说,我跟许多男人上过

床,就这么回事。”

阎晓雅大吃一惊,打破沉默,道:“真的?为什么要说出来?”

绿野道:“那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重视。为了不被别人讲闲话?为了不被一般人观念

排斥?为了怕男人不真心爱你?”

阎晓雅一句话都答不出。

绿野又道:“其实你和花解语老早不被世俗观念接受,漂漂亮亮的小娘儿们却杀人不眨

眼,谁敢要?”

小郑回来带路,他的敏锐观察力已发觉三个女人都怀有心事,都闷着一肚子气,因此他

连多一句话都不说。

镇内有一条长街,所有商肆排列两旁。街上行人熙攘往来,颇有繁盛热闹气象。

街上行人大多数是乡下人,所以一些斯文的读书人,穿着讲究的富家子弟,很容易辨识

出来。当然她们更惹人注目。每间店铺都因为她们经过而暂停一切买卖交易。

她们先选购鞋袜衣物。其实每个人都有小包袱带着替换衣服,但都没有晾干。

客栈不大却相当干净。掌柜店伙小厮所有的眼睛睁得又圆又大。饶他们干这一行见过不

知多少人物,但这三个美女虽是垢面蓬首身上很多泥迹,仍然能使他们瞧得发楞。

因此当三女各自洗抹更衣时,掌柜的就撩拨小郑闲谈,想从小郑口中得知三女来历。

等小郑也梳洗出来,不禁暗暗好笑。因为客栈前院忽然生意奇佳坐满客人。其中大部分

是本地人,个个齐整干净,有些正襟危坐似是商议正事。有些东张西望,简直食不知味。有

几个人浅斟低酌摇头摆脑谈诗论文,一望便知他们有长谈的决心。

小郑当然不客气,跟掌柜要几个小菜,却着实挑剔好一会。

因此这一顿饭绿野、花解语、阎晓雅都吃得委舒服,不但菜好饭香,连碗筷全是新的,

甚是洁净。

由昨天下午直到今天中午,劳累污垢以及复杂心情,使她们肉体疲倦变成精神厌倦。

正因如此,这顿饭特别好吃。“饥则易为食”这句古谚永远不错。

绿野用纤美白嫩两只手指捏裂竹筷,撕出一小截做牙篾之用。她虽是很野,但剔齿时仍

然会用另一只手遮挡张大的嘴吧,动作甚是优美。

许多人显然瞧呆了,直到绿野美丽却锐利的目光逐一瞪视,才吃惊地垂头或转开眼睛。

绿野不高兴地说道:“小郑,你看见了没有?”

小郑道:“我看见啦。”

绿野道:“一个人送一个耳光好不好?”

小郑讶道:“你问我?我的话你从来听不进,为什么问我?”

绿野道:“不问你问谁?”

小郑道:“至少还有两个人可问。”

绿野道:“我才不问她们。”

小郑知道她会错意,道:“此镇的人很奇怪,很多人家都不烧饭。”

绿野大感惊讶,道:“真的?”

花解语笑道:“小郑没有骗你。你也瞧见的,这儿吃饭的都是本地人。”

小郑道:“对呀,除非大家都有不烧饭习惯,否则那来这么多本地人上馆子?”

绿野不觉失笑。她的笑容加上花解语的笑容,宛如春回大地百花忽然盛开,所有的人都

瞧得呆住,也因此整个厅堂突然静寂无声。

小郑压低声音,但因为很静之帮,几乎人人都听见,他道:“要打耳光有两个人一定要

先问问,但我想他们一定不同意。”

绿野换上怒色,站起身叉腰道:“谁?你说。”

花解语忙道:“别误会,不是我。”

阎晓雅亦轻声道:“也不是我。”

绿野准备冲突准备对付的正是这两个人,但忽然全部落空,不觉楞住了。

小郑道:“那边墙角一个,靠门口一个。都是独自来吃饭,都是外地人。又都是搭人家

桌子混充本地人。”

绿野眼睛一转都看见了,她颇有阅历经验,自是不会弄错。

两个都是年轻人,绝不超过二十七岁。角落那个外表人斯文面貌端正,但眉宇间一股凶

悍沉郁之色,门口那个很粗壮,短打装束,除了骠悍狠斗味道之外,亦隐隐透出一股沉郁。

由于是叉腰望去,于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角落那个青年身上。

他回顾一眼,大部分目光被他碰回去,只有绿野等人例外。

绿野甚至还特地向他瞪眼睛。那青年双肩动一下,动作很细微难以看见。但行家眼中已

知道他曾经想站起身。

不过他不但没站起,反而垂头俯首。

他为何不敢站起身?害怕绿野?抑是念她女流之辈不愿生事?

绿野大声道:“奇怪,酒杯有什么好看的?我第一次遇见净看酒杯不敢看人的男人。

哼,一定不是男人。”

有些人发出笑声。绿野忽然觉得正在骂连四。所以忘了理会旁人笑声,又大声道:“凡

是藏头缩尾都不算男人,不敢拔刀更不是男人。”

人人皆知绿野骂那一个。另一方面提到拔刀,绿野怒火直冒。连四那小子含垢忍辱比懦

夫还不如。但后来却为阎晓雅拔过两次刀。拔一次刀还可说是偶然,可以说是因缘凑巧。但

第二次拔刀意义就不寻常了。

但绿野做梦亦想不到连四拔刀,根本与阎晓雅无关。

连四只为小辛拔刀,可是此类男人的感情感受,绿野永远不会了解。

绿野气得向阎晓雅瞪瞪眼睛,忽然道:“拔刀呀,懦夫,躲在酒杯里难道能过一辈子不

成?”

她骂的恨的是连四,但那青年却忍受不住,霍地站起。

他身材修长,仪容端整。

他随手从桌底摸出一口连鞘长刀,砰地重重搁桌上。酒杯碗碟碎裂不少,茶叶酒水飞

溅。饭堂内雅雀无声,人人楞呆望住那口长刀。

绿野转眼望去,只见那青年沉郁凶悍表情更浓,身子挺得笔直,轩昂中含有孤独凄凉之

意。

她忽然心中一软,这样子当众辱骂叫谁能忍受?当然连四可不是一怒之下走出雷府拔刀

击溃五行神箭么?

那青年用沉着却显然忍气抑忿声音说道:“在下葛冲之。姑娘,在下当众恳求你。”

所有的人都傻了。看他样子的确不似无胆懦弱之辈。他怎肯当众向一个女孩子投降求

饶?

绿野的心更软了,放柔声音应道:“不客气,你想怎样?”

和缓柔软的声调使气氛立刻松弛,靠门口的粗壮青年站起身,他不高约摸只有五尺六

七,但非常壮健结实,骠悍之气真能令人感到忌惮畏惧,这类好勇斗狠之徒最好敬而远之。

粗壮青年怒声道:“我叫王勇。葛冲之,你何须低首乞怜?人头落地也不过碗大的

疤。”

葛冲之不作声,一直凝视绿野。

绿野望向王勇,打从第一眼就早已知道此人粗豪好斗,所以奇怪他何以亦有一股沉郁之

色?这个心粗勇狠之人果然忍不住跳起身了。此是他本色,不足为奇,奇怪者仍是他眉宇间

沉郁悲凉之意。

绿野道:“一个个来,王勇,你当然不肯跟葛冲之联手。所以先安静下来,等一会轮到

你。”

王勇一定想不出应答反驳理由,默然坐下。

葛冲之才缓缓道:“姑娘,在下想恳请指示解答一个疑团,在下的刀藏于桌下,自问无

人得知,但你何以得知?”

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