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绿野成绩也不错,探出葛冲之的钱财亦于今夜付出。但和花解语一样,绿野感觉出知道

太多对葛冲之不利,所以不敢多问。

因此花解语的庐州之约大家很赞成,等葛王二人事情过后查明内情才想办法,似乎最稳

当最有利。

他们聚集要绿野房内商议,小郑摇头道:“只怕我们此去合肥路上会出事。”

绿野道:“出什么事?”

小郑道:“不知道,但必与葛王二人有关就是。”

花解语道:“出点事也好,至少多些线索。”

小郑道:“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人家有手段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多可怕?这可

不是玩笑事情。”

阎晓雅难得插嘴,问道:“小辛走那一条路?”

小郑道:“一个妇人三个做小买卖汉子都看见他向西南荒山行去。他一定打算翻山越岭

直到巢湖。说不定游水游过巢湖。这个人古怪主意多得很,谁也猜不透。”

阎晓雅道:“如果我们往合肥,岂不是要兜个大圈子才跟得上小辛?”

小郑道:“难说。说不定小辛忽然转回合肥,不过他多半会奔向舒城,经桐城九江等地

前赴湘省。”

阎晓雅道:“我们从合肥到舒城也一样。路好走,远不了多少。”

小郑逐一瞧过三女面色,叹口气道:“好吧。既然你们都不怕多生枝节麻烦,我小郑怕

甚么?”

路很好走,尤其是最近下过雨,尘土不大。行人不多,因为安居镇僻处一角,距离合肥

虽然只有一天路程,却很少人往那边走。

他们没有坐车乘轿,但步行速度快过车轿,甚至快过马。

中午没有休息,也没有露出疲态,直到末时才歇息一下。

歇脚的地方只是路边一座凉亭,有人卖茶水点心。旁边不少高大老树投下浓阴。岔路过

去不远有个村落,鸡鸣犬吠声随风传到。

一片宁谧有如世外桃源,其实很多乡村都有这种恬静闲适景致。

绿野嘴巴咬满干粮,忽然道:“住在乡下也很好,至少可以少却很多烦恼。”

花解语指指心窝,道:“烦恼在这儿,人住何处都一样。”

绿野一口气喝了一碗茶,却见附近枝叶间小鸟跳来跳去,空中也有鸽子飞过,老鹰在更

高处盘旋。

她忽然记起小辛,道:“你们谁知道黄昏时那一种鸟归最早?那种最迟?”

大家都楞住,谁也不会留意过这个问题。就算想过亦难弄得清楚。

绿野开心笑起来,道:“最早的是鹪鸟,接着是聒噪的乌鸦,然后是麻雀、画眉,最后

是燕子,这时天已黑齐了。”

人人都露出钦佩之色,尤其是向来居住城市的花解语。她道:“你真了不起。我永远想

不到年年回来筑巢的在同一地方的燕子,每天竟然是夜归人。”

小郑道:“这种口气很像小辛。他也懂得很多,你们谈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绿野朗笑一声,道:“这话根本就是小辛说的。”

大家都笑起来,不过绿野的笑声有点不对劲,很快就变成呻吟,还抱住肚子。

阎晓雅眼睛盯住卖茶老人,口中说道:“我们都没有喝茶,只有绿野喝一大碗。”

那老人听到绿野呻吟声,惊讶瞧看,接着还走过来道:“小姑娘怎么啦?敢是受凉或者

吃坏肚子?”

并无任何证据使老人洗脱嫌疑置身事外。但奇怪的是人人都感到绝不是老人弄的手脚,

都觉得他没有嫌疑。但绿野这般模样,难道受凉而致?又莫非干粮有古怪?

绿野呻吟不久,忽然昏迷。

花解语用一件外衣铺地,让绿野躺着。低声道:“必定茶水有古怪。阎晓雅,你负责看

住绿野。小郑,你负责凉外面四周以及往来道路。我专门对付老人。”

她慢步走到老人前面,老人已动手煮水。

老人道:“等水开了冲红糖老姜,或者对那小姑娘有点用处。”

花解语道:“你卖茶多久啦?”

老人道:“唉,几十年啦。”

花解语道:“你贵姓?”

老人道:“我姓郭。”

花解语道:“郭老丈,我的朋友不是凉感冒。”

郭老丈茫然望着她,道:“不是吗?那是甚么?”

花解语很用心察看对方眼神,但见只有昏耗衰老,毫无神采。当下道:“我朋友被人加

害。但是,可怜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害她之人是谁。”

郭老人全无惊讶之色,却叹口气,道:“又是那些魔鬼害人,我知道。”

花解语心中一震,面上可丝这不敢露出形色,柔声道:“魔鬼?你知道你认识么?”

郭老丈道:“不认识。但我知道。我已活了七十多岁,奇怪的事见得多啦!”

花解语道:“你见过很多奇怪事?有没有像现在我那朋友一样的事?”

郭老丈道:“当然有。而且常常有。你朋友很漂亮很可爱很年轻,对不对?”

花解语微感迷惘,道:“对呀,你瞧她够不够年轻漂亮呢?”

郭老丈道:“够,够,就是太够了才出毛病。以往无数次发生这种事,都很年轻英俊,

但女孩子还是第一遭。”

花解语道:“这儿常常有这种事发生?被害生病的人后来怎样?”

郭老丈道:“后来一定有人帮忙弄走。最后放在棺材里。”

花解语恐怕吓走甚么地轻轻问道:“你知不知道来帮忙的人是谁?那来的棺材?”

郭老丈道:“棺材当然是安居镇的安乐长生店的。”

他停了一下,才又道:“来帮忙的人,哼,我瞧都是魔鬼派来的。”

花解语道:“魔鬼是谁?”

郭老丈可有点不高兴了,道:“魔鬼就是魔鬼,我那能见到?”

花解语忙道:“对,我真笨。但老丈何以知道那些人是魔鬼派来的?”

郭老丈道:“凡是安乐长生店的棺材收葬的,就是魔鬼弄死的人。”

花解语惊讶得嘴巴也张开,楞一下道:“为什么?安乐长生店是魔鬼开的?”

郭老丈道:“不是不是。安乐长生店老板徐胖子是安居镇土生土长,绝不是魔鬼。但他

十几年前,大约是十五年吧?他梦见形状很可怕的魔鬼要他开一个棺材店。那魔鬼说要收很

多军卒手下。”

花解语道:“十五年来安乐生长店生意很好么?”

郭老丈道:“有时候很多,一天死几个人,但有时十天八天没有一单生意。”

花解语道:“如果每月都有生意,十五年来魔鬼已收了很多军卒手下啦!”

郭老丈道:“安乐长生店生意比吉祥长生店好很多。每个月都有三五单生意。我告诉

你,死的都是外路人。”

花解语道:“像我们?”

郭老丈道:“对,全是二十几三十不到的小伙子。”

花解语提出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道:“那些人既然死了,又是外路人无亲无故,谁出钱

买棺材?”

郭老丈道:“这些人身上多少有点钱财。要不然尸首送到安乐,徐胖子开单子找梁善人

要钱就是。任何人有困难找到隐贤阁梁善人家,一定解决。”

水已经煮开,老人冲了一碗红粮姜水。

花解语问道:“有用么?你试过没有?”

郭老丈面上皱纹忽然变得更深更多,慢慢道:“没有用。每次都帮不了忙。”

花解语走回绿野身边,只见她面色惨白,气息奄奄昏迷不醒。这时任何人提议任何急救

方法绝不会被拒绝。

但红粮姜水一点用处都没有,这是郭老人自己说的。

他可能只懂得此法,所以每次用同一方法急救。

阎晓雅瞧见花解语眼色,所以暗中倒掉红粮姜水,却装出喂绿野慢慢喝光的情景,而花

解语则走出亭外与小郑商量。

花解语说完一切后又道:“你看郭老人可疑么?”

小郑道:“难说得很,表面上全无可疑。”

花解语道:“魔鬼要收军卒手下的传说,十五年来深入人心,想必附近所有的市镇乡村

都知道并且深信不疑。”

小郑道:“对,这种手法很高明巧妙。”

花解语道:“绿野可能救不活,你看应该怎么办?”

小郑道:“如果发生这种惨剧,我想一定替她报仇。”

花解语道:“找魔鬼报仇?”

小郑道:“东瀛忍术有很多借重神鬼利用人们迷信心理的方法。”

花解语道:“我知道。隐贤阁是不是最可疑的目标?”

小郑道:“最明显最可疑的往往是无辜的。”

花解语道:“报仇之事慢慢再谈。当务之急是绿野,希望能救活她。”

小郑道:“阎晓雅已用手势告诉我,丝毫瞧不出毒性。只能肯定绿野姑娘并不是感冒受

凉亦不是中暑。”

花解语道:“我也瞧不出。其实我们对毒葯一门多少有点认识。既然连我们亦全然瞧不

出头绪线索,只怕凶多吉少。”

小郑垂头叹口气,道:“在下亦有这种想法,不敢讲出来而已。”

绿野虽然刁蛮爱管闲事生气,但她是心地很善良。样子又美丽的女孩子。如果她不明不

白死于此地,这种仇恨痛苦无人忍受得住。

花解玉器轻声而万分坚决地道:“宁可不追踪小辛,一定要弄明白绿野这件事,救不了

她就替她报仇。”

小郑道:“阎姑娘和我都这样想。”

花解语道:“据我所知二十余年前亦有过十万魔军的传说。但那是发生于北方翼南。据

说连神探中流砥柱孟知秋得意弟子秋月明镜范真,也送了性命。范真其时已是北直隶兼山东

河南总捕头,势强力大,麾下高手如云。十万魔军一连串神秘命案虽然侦破。但只是表面

上,同时亦送了范真一命。”

小郑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十万魔军,听来很邪很可怕,难道真有邪魔鬼怪要招募十

万名军士?”

花解语道:“此案由头到尾充满神秘,究竟如何世上知道的人只怕很少很少。目前安居

镇发生的事,当然不敢肯定是十万魔军案。不过其中似乎很有牵连有脉络可寻。如果真是二

十余年前十万魔军案再次出现,我们恐怕无法侦破。”

小郑道:“我们虽然势力远不及从前秋月明镜范真,但我们也有些特长非他所及。”

他停歇一下,又道:“况且十万魔军至今不过暗算绿野姑娘而已,究竟还未有惊人手笔

给我们看到,怕他何来?”

花解语沉吟道:“只不知葛冲之王勇两人情形如何?”

小郑道:“明天就知道了。”

花解语皱起眉头,奇怪的是凡是美丽的女孩子,笑也好哭也好都有动人美态。

小郑移开目光喃喃道:“我很不幸跟你走在一块儿。唉,我太不幸了……”

如果他不为了避开花解语迷人光芒,他就不会看见“郭老丈”发愣的样子。那老人肯定

为花解语楚楚动人神态发楞,他既然已七十多岁,还被少女所迷住?

小郑用蚊子叫的声音说话,花解语听得清清楚楚。小声道:“万万不可改变你的神情,

小心听着……”

花解玉器维持使人冷惜动人心弦的表情。

小郑说了一些说,忽然走回凉亭探看绿野,然后阎晓雅也听到小郑蚊叫的声音。

不久,阎晓雅和花解语调换位置。

现在阎晓雅装出黯然神伤的样子,向天空轻嗟轻叹。

她的位置正好让郭老人正面对着,所以郭老人抬眼就瞧得见。

小郑和花解玉器在他后面吱吱喳喳谈论绿野的问题。

所以老人可以毫无顾忌,而阎晓雅却另有美态,清丽如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却比莲花

多一份娇艳风姿。

任何男人看见,就算没有非非之想,亦会贪婪欣赏一番。你能对一朵清丽而娇艳的莲花

视若无睹么?

当然不能,郭老人也不例外。

小郑蚊叫声钻入花解语耳朵,道:“瞧,老头子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身子却凝定不

动,显然正贯注瞧着姑娘。”

花解语点点头。小郑又道:“我们快走,这条线索万万断不得。”

太阳已略略偏西,气温反而比中午略高。好些树木都有点无精打采,似是畏惧骄阳灸

热。

蝉嘶此起彼落热闹起来,偶然传来数声山鸟娇啼。

但在和平宁恬中,却含蕴冷酷无情杀机。起码绿野一条性命已靠近鬼门关。

合肥很大很繁荣,但也很朴素。已经略见昏暮,点灯人家不多,可见此城居民很俭省。

当然做生意店铺灯火辉煌,所以大街上很明亮。远悦客栈也在大街上,店内兼做饭馆大

厅更是灯火通明。

绿野躺在柔软床铺上,依旧昏迷而又全身冰冷。如果不是尚有呼吸一定会以为她已经死

了。

投店时只有花解语和绿野,因为小郑阎晓雅半途相续不见了。

花解语掏出一个小包裹,打开来一撮干粮和一个小瓷瓶。

片刻间房门响起叩门的声音,有人道:“姑娘,大夫请来啦。”

那大夫姓王,据说是世代儒医,有两撇小胡子,穿着举止倒很斯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