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很多人的一生中往往经历过生不如死的痛苦经验。事实上往往的确“死”比活着更好。

只是每人都有活下去的冲动。想尽法子也要活下去。就算很痛苦也要活下去。狱狗甚至蚂蚁

也一样。可是人应该不同,应该不仅仅为了“活命”而活下去。但人何以怕死要活下去?一

万个人有一万个人回答不出。你信不信?

“界”即是“空间”。阳界是你现在所处的空间。“阴界”是鬼魂幽灵甚至一些统治管

理的神明所处的空间。

不论多少代多少人,几乎肯用性命保证真有鬼魂并且真的亲眼见过。可是迄今仍无有力

证据足以证明阴界鬼魂存在。

但亦不能证明不存在。

西方教会的“天堂地狱”。小国的阴阳两界。以至印皮教及佛教的轮回转世。共实亦不

过在“有限”时空内的空间轮换而已。

从物质精神兼有,从相对有限的空间。转换为纯精神及较超越的空间。后者就是天堂地

狱,或称阴界。

“黑洞”学说加上“白洞”最近甚嚣尘上。

“黑洞”其实就是“绝对”,超越了言语思想亦超越我们熟悉的物理现象。佛教徒可以

淡淡指出,那不过近似“无间地狱”。郊“一真法界”无上文字言语之不二法门”真如佛

性”境界尚远。(请参阅张澄基教授著佛学今诠,自当对绝对超越时空之观念有所了悟)较

超越现世空间的“魔鬼”,有些力量现象自然大过低层次空间的“人”。只不过二三千年来

人类既不能肯定亦不能否定。所以混淆至今。

总之,在有限的相对的时空质量能显之宇宙内。空间必有“层次”。这些层次究竟如

何?应以何种方式描述?确实十分困难。

所以“阴间既不一定有,亦不一定无”。

用已知推论未知,此种比量逻辑万式自有先天不圆满的缺点。所以“阴间”究竟有或没

有?你想法如何呢?

天上没有月亮星光;因为乌云密布,凄风苦而竹林发出巫阴森凄冷声音。也使得气氛更

诡邪妖异可怕。密密竹林中居然有块数十丈方圆空地,东首有间石屋。屋内漆黑无光亦无一

点声息。“死寂”。对,正是无边苍白荒凉的死寂。

小辛却瞧得清清楚楚。一道人彤从石屋内冉冉飞出,如同没有形质的幻象飘上半空。但

忽然落在他面前。

这人影面孔乍有乍无。整个形象宛如烟云在风中变幻,无有定形。不过小辛至少看见他

有一条大半尺长舌头垂到喉咙下面。双眼鼻孔等模模糊糊,似乎被鲜血污染而瞧不清楚。

此外风声更凄厉,甚至隐有山崩地裂声。任何人一听而知声音是从地狱传来。虽然无人

去过地狱,却能立觉知道。

小辛身子动也不动。世上任何人处身如此黑暗风雨交加环境中,根本连眼前五指也分辨

不出。但偏偏小辛看得见。还看得见那幽灵若有若无不停变动的动作。

幽灵也好鬼魂也好。若是出现阳间(另一空间)必有原因。

目前且不管“原因”来意”,最重要是究竟有没有“鬼魂”?如果没有那只是障眼法,

利用我们视听的错觉。如果有,问题就万分严重。“人”应该怎样对付“鬼魂”?

任何宗教都有解拔祛之法。但此等法门仍须祈求借重另一空间“神灵”之力(所谓另一

空间,但亦可能属于较高层次空间。以佛教言,天道与阿修罗道是两种不同空间。西方教会

的上带及施鬼,则显属同一层次之空间)。

凄厉幽暗的景象,从地狱传来悸人魂魄的异声。加上忽有忽无飘泞于空气这形相。“人

力”变得渺小且受种种限制。无论谁胆子再大也禁不住泛起“无能为力”“无力抗争”的沮

丧和惊悸。

小辛完全不懂符录禁咒之道,所以根本无法向“神灵”求助。

他只有靠自己。但他有能力与鬼魂为敌么?他用什么方法?

小辛从来不知道究竟有没有鬼神。但他却深知一件事,眼前的景象绝对不是“视力听

觉”的幻象错觉。因为如此凄风苦雨无边黑暗中,任何人都瞧不见鬼魂影子,亦听不到其他

声音。

只有他小辛,从幽冥世界训练出来的眼力听觉,才看得见听得到。

任何人如果看不见听不到就等如“没有。。既然“没有”也就不会惊恐。所以眼前的

“鬼魂”绝对不是恐吓,绝非想吓得他心惊胆跳而失去自我控制。

“横行刀”忽然出销,如电光一闪。但电光只闪一下,其实已交叉劈出两刀。

事后这小辛自己亦感觉得出,他的刀几乎比“光”还快。

刀光消失之后。小辛看见“鬼魂”变成四片,甚至听到坠回地狱的奇异声响。

他心神之坚凝专一固然如不可动摇的企刚,但挥刀的速度居然达到“光”的极限。人类

只有“思想”速度(刹那间可以抵达宇宙有限和无限的边缘)可以此拟。但思想在“时空”

之内其实没有速皮,它的速度只不过“假设”而已。

幽冥黑暗的天地突然开朗,虽然是深沉夜晚星月俱无。虽然凄风苦雨依旧次刮飘尘,但

至少还看得见天空,看得见竹材阴影,更看得见白色的石屋。

石屋之内很快就有了灯火。那是小辛点燃一支蜡烛和一盏油灯。

但一灯一烛光线仍然不能用亮屋内所有地方。因为石屋相当宽敞,故此仍有阴暗之感。

此外有些巨大的神像投下的黑彤,以及阴暗墙角两具棺材。使得周围浮动着妖异神秘的气

氛。

屋内一个人都没有。

小辛站着不动,亦不作声。

起初并无异状。但不久小辛就好像已溶入夜色中,溶入妖异神秘气氛小。

如果此屋经过千百年都无人发现闯入。则屋内的神像棺木包括小辛,都等如不存在。

但屋内的一切(当然包括小辛)却的确存在。

两口棺木一口漆黄,一口漆黑。黄色棺材忽然“格勒”声,倌益滑下三尺,那情形就像

我们常见觉用的长形印章盒把盆盖捺开一样。不过棺材盖会动却实在太奇异恐怖了。

一颗头发蓬松的头颅伸出馆外。

这颗头颅尽管出现得很可怕,但却不是骷髅。不但有头发,有眼耳嘴鼻五官。眼睛内有

眼珠,亦会转动瞧看。

小辛的侧面反而明晰清楚。不像正面有一层迷雾阻隔。

但他好像永远不会移动的石头,又像明暗幻灭的烟雾空气,明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

棺中伸出的头颅亦就此停止任何动作。好像凝结在空气中。

至少过了一个更次,棺中头颅突然冒起肩膀胸口,而面上五官会活动,于是这突兀诧异

的头颅变成“人”。

小辛也忽然会动,转头望住他目光澄明而又锐利似刀。

梅中人年约四句,面颊削疲,觅阔额头显示喜欢思想,亦是富于幻想的特征。

他叹口气道:“你真是小辛么?”

小辛冷冷瞧他,然后目光转到左边一个面目狰狞头上有角的神像。神像全身金色左手指

尖吊着两个小小草人,萃人身上居然有衣服,看得出是女性衣裳。

神像右手也吊着两个草人,不过却是男性。

小辛道:“这两男两女是谁?”

棺中人道:“女的一是花解语,一是绿野。男的一是连四,一是小郑。”

小辛道:“你想咒死他们?”

这是“厌胜之术”。我国自古已有之,除了念咒厌外,用祭炼过的法器如小刀小箭等刺

入草人身上,而对方身上就会莫名其妙到处疼痛,或是整日昏昏沉沉终于暴毙。

棺中人道:“不是我,我没有那么大本事,而且灵不灵能个能害死人我也不知道。”他

声音表情都很诚恳,似乎可以相信。

他又道:“我姓金名阳,原藉邯郸。我在路上忽然发现你,感到你好像对我很有兴趣,

所以星夜赶到此地。你常也知道我想托庇此地教门中一位前辈。”

小辛道:“你交代得太含糊了。此处的地名、住持、派别、过去历史等全不提及。你何

以要隐瞒?”

金阳忙道:“不,我一定通通讲出来。但先请问你一声,九幽使者怎样了?”

小辛道:“你问那个吊死鬼么?”

金阳压低声音,道:“别这样说,他怎样了?”

小辛道:“你先回答。”

金阳恭谨应道:“是,此地是舒城西南十二里的‘鸣篁小筑’。住持是长春子真人,他

虽然年逾六旬,但外表看来像十四五岁童子一般。长春子真人是‘青龙社’元勋,道教正一

派耆宿长老,已得南宫列仙之位。我这样说不知你明白不明白?”

小辛没有一点表示。要知道教内容包罗广泛得惊人。举几天文、地理、阴阳、术数、医

葯、星相、符录、技击等都精研奥妙。用来配合服气、炼养、服饵、烧炼等达至玄奇神秘境

界。例如内家剑术便以“形气合一”为最高造诣(炼气是内功,炼筋骨是外功)。地理有

“堪兴学”等等。)符录咒术驱神役鬼不过是道教其中一门。“正一派”就是夺符录驱遣之

术,如江西龙虎山“一张天师道”便是。所谓“南宫”列仙,即专司人命祸福的神明。

山于道教内容博大深精而又流于驳杂。因此正宗道教主流“丹道”反而不甚为人所知。

无数装神并鬼的种棍都假借道教之名骗人敛财,使得世人议会极大,竟不知道教实是我国极

深奥精微的“学”“术”。

道教小人往往说“旁门八百,左道三千”。此一形容道教混乱驳杂的话既痛心而又真

确,像金阳口中小的长春子,根本就是邪门方术之士。道教决不会承认他。有识之士亦一定

看得穿他他的凶恶诡邪面目。

小辛道:“你旁边棺材内就是长春子?”

金阳道:“正是。但我所知他们况很不妙,至少日前比死人还糟糕。”

小辛道:“难道为了吊死鬼之故?”

金阳吃惊地道:“九幽使者与他元灵合一。万一九幽使者发生意外,长存子真人当然亦

受害累不浅。”

小辛道:“你何故不站起来?何故不离开棺材?”

金阳道:“此棺材不但整个是铜铸的,而且祭炼多年,必要时我可以很快关闭棺盖,连

九幽使者亦奈何我不得。”

一切疑问他答得很快很坦白。小辛开始无微不至考虑可以相信他。

但有一点他故意不问,而这问题非常重要。那就是既然施展“厌胜”之术。既然有绿

野、花解语、连四、小郑。何以没有“阎晓雅”?何以没有他“小辛”在内?

又既然金阳不解释这一点,显然他还藏着很多秘密。这种人信得过么?

然而小辛却很信他的样子,道:“听我的劝告,金阳,赶快脱离这种邪教。生活是好是

坏,快乐或寂寞。都好过这种人非人的诡邪生涯。”

金阳叹口气,道:“我明白,因为我想过千百回。如果你要打开另一口棺材,我一定得

先行关闭这个铜棺盖。如果你不愿冒险,那我就出来。”

小辛沉吟一下,道:“你先关闭棺盖。我可能撬开那黑棺,也可能离开。”

金阳道:“你最好离开。”忽然压低声音道:“长春子真人可能因九幽使者失败而陷入

昏迷。但亦可能诱敌。”

说完,便匆匆躺下,“叭嗒”一声铜棺盖关闭得这一条缝都没有。

小辛毫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心中有何想法。

那座金色狰狞的神情栩栩如生,浮动着邪恶可怕的气氛。

在他手中的草人,是不是表示“命运”已控在心手中?

光芒一闪,“横行刀”已出鞘入鞘,但任何人当场目击亦不可能看见此刀。因为太快

了。快得连声音亦膛乎其后。出鞘入鞘的声音隔一阵才听见。

金色神像忽然裂开跌坠地上,发出很大响声;而他手中四个草人亦通通分开两截。

小辛眼睛四下搜索一阵。嘴角忽然泛起冷笑。

黑棺据说是“长春子”真人匿卧。但粗重呼吸自始至今都很清晰(当然仅是小辛的听

觉)。但铜棺内忽然全无声息,显然棺内已经没有“生命”。

那么金阳到何处去了?他若是死亡的话却又是因何缘故?谁下的手?

小辛刀光乍现又隐。但见铜棺(每一面厚达三寸)拦腰多了两道裂痕。小辛只须轻踢一

下,当中一段便滚开一侧。

棺内那有人影?不过棺底却有一个洞穴。洞内黑暗而又阴风恻恻。

小辛侧耳倾听一会,突然离开石屋。身形霎时隐没漆黑夜色中。

竹林内更加黝黑,不必任何邪法妖术都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

一个人从一丛树下悄地然冒出面,动作既轻灵又没有声响。简直有如幽灵出现。

但并不是没有人发现他。因为他才往前迈出两步,突然胸口一疼急急刹住去势。

他根本就是自己把胸口往那尖锐之物碰去。当然只要他刹住脚步,伤就到此为止。

这片竹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