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翎

东方狼王大礼突然怒骂了一句三字经,四匹狼茄地一齐跃到门口,动作十分齐整,而在

跃起和落地之时,四把长刀锋芒闪动,恰好把四个人全身上下严密封蔽,没有丝毫空隙。

他们齐齐向屋内望一眼,便有如中了邪,全都呆住。谢大郎的长剑忽震,唆的响了一

声,三兄飞跃而起,无声无息地落在门边。但这二一人探头瞧瞧了一眼之后,也像四方天狼

般呆住。

“灵犀五点金”却与他们不同,花解语笑道:“我们也过去开开眼界  ”

她声起时,五个人已一齐腰肢款摆碎步行去。虽说是碎步而行,其实快的出奇,一眨眼

间已经站在门外,五对眼睛透过面纱,又透过两路人马之问的缝隙望人去。

屋子内一灯焚焚,似乎浮动着说不出的凄凉,尤其是瞎神仙仰靠椅背,面向着屋外,恰

好看见他那对瞎眼中,兀自未干的残泪。

纵然是不大懂事的小孩子,亦看得出瞎神仙睡得很沉很甜。瞎神仙既然尚在此地,那么

小辛呢?刚才胸前染满鲜血的瞎子是谁?是不是小辛假扮的?抑或屋内这个瞎子才是小辛假

扮的呢?

屋内的灯光忽然熄灭,这一回四周真的陷入极度黑暗之中t那三路人马在这灯灭的剎那

间,齐齐向不同方向跃退两三丈。每一路人马都摆出最厉害最严密的阵势。这刻纵然是一只

蝙蝠掠入任何一个阵势内,亦休想逃过“分尸”的悲惨结果。

又是东方狠王大礼首先哼一声,像早先那句三字经一样,也是他们的暗号。四柄锋快之

极的长刀,都贯注着内家页功力,开始缓缓挥动。

王大礼按着厉声道:“究竟是谁在搅鬼?小辛?”没有人答话,他又喝道:“莫非是瞎

神仙?”

仍然没有人答话,那边的拼命三郎也说话了。谢大郎道:“小辛先睡着,一定是瞎神

仙。”

花解语也道:“我们亦没有瞧见,唉“这个人若真的是烛影摇红秦聪,那还

王大礼道:“这可说不定,又没有人瞧见屋中的灯如何弄熄的?”罢了……”

王大礼插嘴说道:“为什么?”.

花解语道:“因为烛影脑红秦聪本来就是刀法轻功两者并臻绝妙,又是老江湖,机诈百

出,他能拿走包袱,弄熄灯炬,还不可怕。但这一切如果是小辛做出来的话,唉,那结局不

必说了,大家都可以猜想得到。”

谢大郎道:“猜不到。”

王大礼道:“我也猜想不出结局,你说来听听如何?”

当然没有,王谢二人都肯地回答了。花解语道:“但刚才这个人的手段高明

花解语道:“好,我先问你们一声,以前谁听过小辛这个名字没有?”得委实神鬼莫

测,既然小辛一向不让世人得知,假如此人就是小辛,现下我们都知道了,你们想想看,他

肯让我们活着宣扬出去么?难道他如今就不想保持秘密了?”

这么可怕的结局结论自然没有人愿意冉行讨论。这刻每一路人马都晓得目前当务之急,

只有逃离此地,所有的疑问都可以等到明天才找寻答案。

然而他们能逃得掉么?那到底是谁?他还有些什么诡秘手段?他现下在那里等候他们自

投罗网?

瞎神仙确实正在沉沉酣睡,当他隐隐约约凭那极为虫敏的感觉,发觉那发出姦声的小辛

好象有所动作  大概是掏出一个瓶子,又拔开瓶塞时,便嗅到一阵清淡的香味,他立刻涌

上浓浓的睡意。

这一剎那间,像还发觉小辛的手落在桌上的株砚。然后又彷佛听到衣箱打开的声音,穿

衣服的声……

但浓浓的睡意宛如浪涛般不停地涌卷,终于所有的声音感觉都消失了。

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斗,四下简直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但在小卒眼中,只不过像你我在昏暮之时,稍稍觉得光线有点儿暗淡而已。

那拼命三郎谢家兄弟姿势有点可笑,却瞧得出绝对有效,可以抵御任何外来的袭击。他

们几乎蹲贴地面,背靠着背,三把长剑斜斜上指。

由于他们蹲得很低,减少了大部分可能被龚的面积,再加上剑势森严,看来谁也休想不

付一点代而能击溃这个剑阵。

“四方天狠”的四方刀阵名震武功,果然严密而又凌厉之极。那四把长刀在黑暗中缓缓

移动,使人泛起难越雷池一步之感!

“灵犀五点金”这五个女子略有不同,她们居然散开,在丈半方圆内,布成一个梅花形

的阵式。每个人都屈一膝跪在地上,双手仍然缩在袖中,侧耳聆听四下消息。

小辛孤独地站在当中,左腋下来着那个包袱,右手好整以暇地抚摸下巴。十五年来都是

胡须的下巴,一旦剃得光溜溜的,那种感觉既陌生而又很舒服的。

它的“夜眼”不但能把黑夜当作白昼,而且能透视过轻软的黑纱。故此“灵犀五点

金”,那五个女郎的面孔固然一清二楚,就连们黑纱衣棠里面的身子也看得见。

因为这个年纪轻轻的女郎,居然除了一龚黑纱做成的衣服之外,里面竟没有一丝半缕。

小辛能够看见她们嫩滑的皮肤,挺突丰满的rǔ房,修长的大腿,还有坚实高耸的臀部。

小辛不敢窥看她们最隐密的地方,事实上它的眼光每次掠过女郎们之时,已经心跳加

快,嘴巴发干,好在他知道这是任何男人正常的反应,尤其是涯了十五年暗无天日的时光,

没有见过一个年轻的女人。

而她们不但年轻,同时又都很漂亮,身裁更是使男人馋涎慾滴,这种反应当然正常之

极。

花解语是五个女郎当中最漂亮最可爱的一个,特别这五个女郎当真是“心有灵犀一点

通”?她们可以不藉任何言话动作就能够互知心意?

小辛决定先阁下有关“灵犀五点金”的疑问,省得仔细观察她们。

他突然仰天大笑一声,道:“我是小辛。”

三路人马都不吭声,小辛的声音他们都听得出,已经用不着加以证实了。

他等了一下,才缓缓道:“你们希望我用刀还是用剑?”

王大礼谢大郎都紧紧闭住嘴巴,他们这时候后悔刚才说了不少话,以致被对方晓得了位

置,日下当然不可以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花解语沉吟一下,泛起美丽迷人的笑容,说道:“小辛,你真的要我们挑选么?”小辛

又说道:“我只有一句话要问问你们。”

小平只瞧她一眼,立刻移开目光,应道:“是的。”

花解语明亮的胖子注视声音传来之处,可惜她实在看不见一点影子。她道:“我们挑选

的话,有没有好处呢?”

小辛道:“等你们挑选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们。”

花解语娇笑一声道:“听你的口音,好象是北方人,你府上是不是山东?”

小辛暗中微笑一下,道:“不是,离山东远得很!”

花解语吃一篇,道:“果然远得很,这一下的口音已变成福州人的官话,嘴巴里合着一

枚橄榄似的。”

小辛道:“你再猜倩看,吾也不是福州人。”

花解语啊了一声,道:“这会却是扬州人说官话了,老天爷,我认输啦。”

小辛忽然用纯正的四川话道:“四匹狼、拼命三狼,格老子的你们统统是死人不成?”

花解语道:“天啊,这是地道的成都腔呢!限,四匹狼、拼命三郎呀,你们怎么啦?净

叫我一个女人家讲话,你们差不差?”

谢大郎居然先开口了,声音冷涩之极,道:“刀或剑悉听尊便。”

东方狼王大礼大声说道:“用刀,我四匹狼愿意先领教高明。”

谢大郎马上道:“那不行,用剑,请!”

这个“请”字一发出,谢家三兄弟齐齐扑出,三把长剑宛如闪电般向小辛身上刺去,每

一剑各自都笼罩七处要穴。

他们出剑之快,黑暗中认穴之准,的确是第一流剑手的水准。

但更可怕的是三个人都一齐涌出拼命不惜同归于尽的杀机,形成了一股凌厉森寒无坚不

摧的强大气势。

可惜他们的敌手是小辛,是神鬼莫测的小辛。

谢家兄弟的剑势忽然落空,招式刚刚变化之际,猛又一齐剎住。但听小辛的声音在他们

后面升起,道:“要是左边的人剑势能再低一寸,我小辛老爷就不敢坐着不动了。”

拼命三郎谢家兄弟登时骇得面色剧变,身子微微发抖。他们真想不出小辛究竟是怎样的

一个敌人。

他居然能在漆黑一团的迅急突袭之下,瞧出剑势相差一寸之微的差异。简直不是人,这

是只有魔鬼才做得到的事。

三柄剑已改变方向,齐齐指着小辛。谢大郎转音既涩又哑,道:“好“请你用刀!”

此人向来惜语如金,又据傲狂妄。居然用了一个“请”字,可见得他震骇之余,却也不

禁十分服气。

小辛说道:“我若是用刀,你们算是走了运,此刀五十年前已经天下无敌,横行武林达

二十年之久,刀下例无一台之将。”

他娓娓道来,语气极为诚恳,人人都感觉到这些话确实出自他衷心,绝非夸张渲染。

可是这些话却又今人难以置信。如果五十年前就无敌天下,而且横行了二十载之久,那

么小辛岂非已是七八十高龄的人?

然而,奇怪的是他必定没有吹牛,人人觉得他诚恳真挚的声音,实足以使人深信不疑,

只是这个矛盾如何解释呢?

小辛又道:“此刀每一面的刀身上都铺有四个字,一面是“一刀在手d,另一面是“快

意恩仇d,刀把末端还有f横行d两个字,所以此刀名为横行刀,你们有谁听过这一把名

刀?”

他声音稍歇之后,过了一会,居然无人吭声。

小辛发出失望的叹息声,道:“唉,想不到曾经纵横天下的横行刀,现在已经没有人知

道了。”

花解语吃吃而笑,声音甚是悦耳动人。

可是小辛却当真不敢望过去,因为他怕自己的眼睛会忍不住移到她身上某一处部份,而

那时它的心神势必不能集中,便等如予所有敌手以乘之机了二

只听花解语道:“一刀在手,快意恩仇。谁不知道这是“刀王]蒲公望的豪语,但p横

行刀”之名却没有听过。”

池笑了故甘,又道:“如果连我花解语也不知道的话,世上就不大容易找到知道的人了

“王兄谢兄,你们说是么?”

谢大郎只“嗯”一声,东方狼王大礼却道:“这话就算夸大了一点,却也很接近事实

了!”

花解语道:“谢谢你们的夸奖。我说小辛,你可不会告诉我们说,你就是刀王蒲王公望

吧?”

小辛道:“为什么?”

花解语道:“因为这一位刀王远在五十年前便已成名,然后纵横达二十年之久。也就是

说,他是三十年前的无敌高手。但你才几岁?你甚至不可能是他的传人!”

她语气非常肯定,人人听了无不深信于心。而且也禁不住对那曾经雄霸天下廿年之久的

“刀王”蒲公堂,油然生出无限尊崇仰慕之情。

小辛却冷笑一声,声音中充满了轻蔑讥诘,道:“得啦,什么一代刀王都是废话,他不

过是一片落叶罢了!”

人人都大为惊讶不置,第一点是小辛何以对该位前辈高手如此不敬?第二点是“落叶”

二字,为什么“刀王”竟然不过是一片落叶?

花解语道:“小辛,你已经证明你本人既不是刀王蒲公望本人,亦不是他的传人。”关

于后面这一点,她解释道:“因为世上绝没有一个徒弟对师父如此鄙视和不敬的!”.

小辛须得时时提醒自己别向她望去,但她的渊知博闻以及敏慧的分析能力,却又使他忍

不住向她望了两眼。

这两眼可能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甚至改变了整个武林的形势。

花解语眼睛很明亮,面庞俏丽,但任何男人都会同意它的身体更迷人。

她的皮叮雪白光滑,绒侬合度,最动人心弦的是它的rǔ房、腰肢、臂部以至大腿,配合

得极为均匀,而且结实富有弹力。

只要是男人,都自然而晓得这是属于“处女”特有的青春明扭。男人,即使绝不对“处

女”怀有偏好,但至少绝不贬低,亦不会加添了“珍贵”之感“

小辛把“慾念”.挤缩成小小的一粒,深深藏在心底,然后说道:“三十年前刀王蒲公

望忽然变成一片落叶,所以连人带刀从世上消失无踪。这一把刀,昔日在他手中,据说刀一

出稍,必定杀人饮血。但在我小辛老爷手中,当然要更上一层楼……

稍远处的暗场中,依然有灯火、人群。夜风把许多声音送过来,使人感到仍然生存在世

间。可是小辛的话声却有一种极强烈的诡异压力。

花解语知道别人绝不会开口答话,便道:“什么叫做更上一层楼呢?一个人如果不能死

两次,那么刀王蒲公望已经达到极限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