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二十一章

作者:司马翎

吴哥望住杨贵,道:“你是‘憎富嫌穷’杨贵么?老实说你数得上是江南武林名家,你

我迟早非会一会不可。”

杨贵依然那副愁眉苦脸,道:“现在,老夫不赊不欠,也最恨人赊欠。”

吴哥道:“现在不行,因为我现在既不富亦不贫。”

杨贵皱眉道:“吴不忍,就算你武功很好,足以横行天下,也不要太自傲自大。”

吴哥道:“你和小樱桃李香香今天都不准出手,任何人都不准,只有铁燕子段钧和胡铜

铃可以。”

七八个人拍桌子跳起来。

主人“神拳无数”赵真朗朗大笑一声,说道:“任何人都不准?谁下的命令?”

吴哥道:“我!”

没有人肯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种话简直小孩子开玩笑。但吴哥绝对不是小孩子,他既能

列名“恶人谱”,已铁定是“人物”(不管好坏)。而“人物”岂可不负责任胡说八道?他

莫非神经有问题?

场面有点乱,赵真极力劝大家冷静应付,所以才没有人冲过去做成更大混乱。

郝问苦笑道:“不知道吴哥弄什么玄虚,但这一手却很不高明,他为何这样做?”

小辛道:“我看法与你相反。吴哥这一手高明之至。”

郝问道:“高明?等一下变成一团乱泥之时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小辛道:“等一下没有人敢违抗他命令时候才确实有问题呢。”

他忽然站起,又道:“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厅中乱糟糟闹哄哄,所以小辛出去无人注意。

郝问却徒然担多一份心事:“小辛此去会不会回来?他是否不想出手帮吴哥才借机溜

掉?”

赵真内功充沛的一声大喝使全厅静下来,只听他洪声道:“吴不忍,大家觉得价钱的话

很荒谬,你身体还好吧?有没有发高热?”

吴不忍道:“没有,我好得很。不过……你们却好象不大妥。不信的话赶快运功行气瞧

瞧。”

众人一阵騒乱,但迅即肃静无声,只要功夫还到能运气内视程度者莫不赶紧凝神运功。

在席上黄衣人突然问道:“胡铜铃你有事没有?”

胡铜铃没有立即回答,“憎富嫌贫”杨贵忽然跌坐椅子上,看来更为愁眉苦脸叹气道:

“老夫中毒啦!跟着咚咚咚几个人坐回椅子上,是赵真李香香以及无嗔上人。

胡铜铃道:“段师叔,俺没事。”

然后席上其他人才纷纷表示都不妥当,真气越提聚越散弱,动手简直不可能,最担心的

是知如何方能解此毒。

黄衣人也就是泰山派燕子段钧站起身,说道:“吴不忍你手段高明之至,又有英雄胆识

胸襟,段某佩服。”

吴不忍道:“好说了。”

席上一个大汉怒声道:“吴不忍使用下毒暗算手段,算什么英雄?”

小樱桃李香香也接口道:“对,虚风兄说得对,使毒暗算乃是卑鄙手段。”

铁燕子段钧面上毫无表情,淡淡道:“吴不忍眼见此地有数十名高手等候他,若不使点

手段,难道送上门让大家围攻不成?他事先选定对手只要求公平决斗,所以段某和胡铜铃全

然无事,如此英雄胸襟以及高妙手段,段某不但佩服,而且自叹还有未及。”

他停歇片刻,眼见没有人能反驳反对,便又道:“敝派与吴不忍仇恨甚深,可能因此之

故吴不忍选中敝派,但吴不忍请听明白,段某虽然私心佩服,无奈师门仇恨在先,我若是不

能独立取胜,敝派之人决不肯坐视让你得意离去,换言之,敝派今日不惜用任何手段对付

你。”

吴不忍道:“我敢走进来就不会怕,但还是要多谢你事先说明。”

无嗔上人大声道:“吴施主,你用哪一种毒葯?你想杀死我们这许多人?”

吴不忍冷冷道:“我这种毒葯厉害之极,无色无味无臭,放在酒菜中任你是老练江湖也

不能发觉,中毒之后全无异状。但若是提气运功想杀人问题就来了,你很快就发觉真气内功

越来越弱,你说厉害不厉害?”

无嗔上人大声叫道:“厉害,你手段真高明。洒家非常佩服,但你是不是想毒杀我们

呢?”这个大和尚口才不错,面皮亦厚,当众大拍吴不忍马屁,可以连眼睛都不眨。

其他的人亦不怪他,甚至恨不得帮他多拍几句马屁,因为人人都想知道“会不会死”?

赵真道:“吴兄,请说一句是生是死我们认命。”

闷葫芦若不打破的确万分难过,碰上急性子的人简直比死还难过。

吴不忍一点不急,因为他根本没有“急”的理由。

他冷漠如故,道:“段钧,你泰山派来了几个人?打算出手的又是几个人?”

铁燕子段钧道:“来了四人,必要时都会出手。”

胡铜铃抱拳道:“佩服。”

这句“佩服”很多人不明白,看来那段钧会说过泰山派之人将不择手段对付吴不忍,而

吴不忍从这句话就知道泰山派来的不止两人,所以胡铜铃再说一次“佩服”。

席上一个面型及颜色有如红熟蟹盖的中年大汉道:“泰山派的段老师和胡师兄,请瞧在

赵真兄和大侄儿份上,问问吴先生这毒可有得解救?”

所有人对吴不忍的称呼越来越尊敬,如此发展下去,不久吴不忍就将几成“忍老”或

“忍公”了。

吴不忍道:“不必麻烦他们,你不是赫赫有名的‘日日醉’韩茂么?以你的声名身份自

己问我就行啦!”

“日日醉”韩茂面子大大有光,喜道:“吴先生过奖啦,你肯赐答,兄弟日后必定想法

子报答。”

吴不忍道:“我不公开回答,若有人想知道甚至想得到解葯,到那边角落去。”

此言一出,三席二十四人除了段钧胡铜铃不算,都涌到吴不忍所指的右边角落,此外其

他的食客也有七八十人涌过去,只剩下二十余人还留在原地,但转眼间余下的人也起身挤入

人堆,谁也不敢落后。

饭馆的大厅相当宽敞,近百人都挤在右角便显得空荡荡好大一片地方,但亦很滑稽。吴

不忍好象魔术师一下子把情势弄得说不出的乱,甚至敌友难分。

吴不忍一脚踢中侧边的桌子,桌子滑开又碰到另一张,这样一脚就等于踢开两三张桌

子。胡铜铃一望而知他的用意,也施展出腿上功夫,砰砰铺匐不消几下当中的饭桌都到了墙

边,于是当中腾出一片空地,没有人亦没有上桌椅阻止。

铁燕子段钧突然象光影闪动快得简直看不清楚,已经挺立吴不忍面前,抱拳道:“吴不

忍,这一场你我单打独斗,如若五十招之内不分胜负,胡铜铃便要出手。”

他那张呆板四方的面孔忽然露出奇怪的表情,又道:“我不知道希望你赢的好抑是我赢

你好,要是早知道你是如此一位英雄人物,唉……”

一声叹息大有为时已晚吾慾无言之意。吴不忍大为惕凛,眼睛转扫只见人丛中只有郝问

而不见小辛。

莫非小辛才是真正对付我的人?如果是小辛,当然变得十分悲观绝望。但如果不是他,

只怕泰山派会大大意外,只是小辛此刻为何不见?他到何处去了?会不会再露面现身?

墙角虽然挤满了人,但赵真等二十余人都在最前面最当眼位置,无嗔上人大声道:“吴

施主,务请动手前给大家一个交待。”

小樱桃李香香嘴巴也软了,叫道:“吴不忍,我们都在等你,快过来呀。”

吴不忍举后要他们静下来,那些人居然都很听话,马上不言不动等他开口。

吴不忍道:“我平生十分谨慎,绝不做没有把握之事,但今天却决定作一场豪赌。”

没有人明白他说什么?你谨慎也好豪赌也好,关大家什么屁事?目前大家只关心‘下

毒”之事,只想知道性命保得住保不住。

吴不忍又道:“我本想挑选你们之中几位帮我一臂之力。俗语说双拳难敌四手,泰山派

有四个人之多,我也找几个帮忙不算丢脸,以我想法诸位当中一定会有人肯帮我。”

“帮忙”只不过说得好听,事实却是为了解毒为了活命,谁敢拒绝吴不忍的请求?哪怕

泰山派威名赫盛,但毒葯威力在近而泰山派在远,目前那是一定拼命帮吴不忍无疑。

胡铜铃刚刚怒喝一声,段钧已举手阻止他说话。

段钧道:“胡铜铃,别忘了咱们的敬佩,你当然也知道,任何人对朋友敬佩易对仇敌敬

难。吴不忍既然能让咱们佩服敬重,甚么话都不必说。”

段钧只有三十来岁,胡铜铃已进五旬,但胡铜铃却显然出自内心尊敬这位师叔,躬身应

道:“师叔说得是。”宽阔的嘴巴登时紧紧闭住,任何人一望而知他已下了毕死亦不开口的

决心。

很多人(当然都是走江湖武林人物)不禁泛起满腔惊佩羡慕之情。段钧能够如此尊重

“仇敌”是何等心胸风度?而吴不忍竟能使“仇敌”当众表示敬佩,当然更了不起,显然远

远超过寻常江湖道的名家高手了。

吴不忍道:“泰山派此次倾精锐之师南下,若以眼前段钧胡铜铃两位而论,本人可能已

过不得关,何况尚有两位未会露面?看来本人今天想活着出镇大非易事。”

无嗔上人接口道:“吴施主别行动出手,这儿还有一大堆人等你赐下解葯。”

无数人附和这话,登时嘈吵不堪。

吴不忍作个手势,每个人好像喉咙忽然被人握住,所有嘈声一下子全都消失。

吴不忍道:“我决定不必各位帮忙,至于各位所中之毒,我自有安排,在下只要各位站

着不动,等我与段钧他们解决问题。不论输赢生死,各位都必会独得解葯。”

一百人中至少有八十人心生疑惧,可是有什么法子呢?肉在咀上根本没有讨价还价余地

了。

胡铜铃退开十余步,铁燕子段钧则大步走到吴不忍面前,解下腰间佩刀,道:“我单刀

不甚高明,你可别上当。”

吴不忍也拿出长剑,道:“我知道。只不知你‘石敢当’神功炼到第几层?”

天下知道泰山“石敢当”神功之人不是没有,却已很少很少,而能够问出“第几层”的

话,当然是行家,当然更少,简直绝无仅有。

段胡二人面色都为之微变。段钧道:“你看呢?”

吴不忍道:“我看还未到第八层‘说卦’,但却有可能已还到第六层‘下击’。”

段胡两人面色不但变而且泛白,内心的震惊一望而知。

“小辛真是魔鬼”,吴不忍心中浮起这句形容词。

仅仅引用他说过的资料,一句话就足以把泰山派盛名满天下的两位高手骇得变颜变色。

这种本领不敢说“绝后”,但“空前”已是定论。

段钧抱刀为礼,道:“吴兄这眼力敢说天下第一。这样说来家师兄玉蜻蜓崔迅败于你剑

下不算冤枉。胡铜铃,咱们一齐上去。”

胡铜铃应声有如响雷,道:“是!”两步就到了吴不忍后面,举起铁牌。

铃声忽振,竟是胡铜铃先攻。铁牌挟着重如山岳劲道直砸后脑。吴不忍刚斜闪五尺,段

钧的单刀宛如一道精虹迎面搠到。

段钧外号“铁燕子”,身法之迅快诡奇果然有如燕子。他霎时连攻三刀,刀法平平,但

身法却诡变无穷,使人有眼花撩乱之感。

胡铜铃身高手长,铁牌十分沉重,招式不快刚猛无比,每一招都有开碑裂石之威,他的

威猛。居然和段钧的“诡迅”配合恰到好处。

吴不忍长剑连续洒出朵朵剑花,全身上下保护严密无比。胡铜铃那么劲涌沉猛的铁牌每

次碰上剑花,登时卸滑一旁。

双方只不过激斗了二十招左右,屋角众人前排那二十二个名家高手无不骇然变色,暗自

忖度自己独斗吴不忍时情况如何,而且往后后结局又如何?看来他们一定都抱悲观态度,结

论必是很不利甚到送了性命。所以他们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忽见吴不忍和段钧都飞上半空,竟然刀来剑往斗了五招才落地。任何人自问本身经功最

多不过能在空中换一至二招,所以又发现“飞天鹞子”、“铁燕子”外号绝对没有起错,他

们在空中的确象鸟类一样飞翔。

那胡铜铃每逢挥牌箍扫,铃声就震耳慾聋。因此有很多人奇怪他铁牌上一枚金铃怎能发

出那么巨大可怕声响?

但直到现在为止,根本还无人知道吴哥不敢施展“天龙抓”功夫,亦因此段钧的“石敢

当”神功显不出威力。

不过段钩因此反而吃亏,因为吴哥“剑术”远远高过他的刀法。段钧亦万万不能凭仗

“石敢当”神功硬碰他的剑。故此除了以轻功抵消吴哥轻功之外,大部分主力军反面是落胡

铜铃身上。

那胡铜铃的确有真才实学而且天赋异禀,两膀神力无穷。他铃声是由真力激发,所以震

耳慾聋,增添无限威势。

挤在角落上百人之中,很多都不知道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