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他们三人躲在一角,有酒和一些卤菜(饭馆伙计和厨师尚未出现,所以只有卤菜)。

山海夫人拿起盅,道:“果然江山代有才人出,小辛,你是才人中的才人。”

她略略拨开面纱,一口干了满满一杯。

她又道:“三十年恍如一梦,悟真,南京一别倏忽三十年,时光过得好快啊。”说完又

干了一满杯。她声音微变大有苦涩之意,又道:“你亦已成为一代高手,足以纵横天下,但

我呢?老啦!昔日种种皆如无痕春梦……”

她再干一次凑足三杯之数。

大曲酒烈得象刀子插入人心肚肠。浓烈酒香会使人勾起许许多多旧事前尘。

无嗔上人游戏风尘的笑容忽然消失,凝目寻思间不觉露出惘然神情。

他身为“血剑会”当家亦即是当世第一流杀手,的确很少很少机会让自己沉缅

回忆而咨嗟感叹。

身份职业使他内心冷如冰硬如铁(表面笑嘻嘻只是伪装),永不敢松懈警惕戒备,不敢

流露放纵任何感情。

这种日子人人都知道不好过,他为何选择而这迄今尚不放弃?金钱对他那么重要?

小辛连干三杯之后,无嗔上人稍稍恢复常态也干三杯,道:“山海夫人,当今天下除了

洒家还有没有人知道你取名‘山海’的意思?”

山海夫人怔一下,道:“没有,但你会知道。”

无嗔上人道:“‘山’字不必解释。‘海’字是不是记念‘水云寺’?”

山海夫人叹口气道:“值得浮三大白。唉,能够大醉三日三夜更好。”

这些往事小辛当然无法插嘴。但却能陪他们干杯,所以不至于无聊寂寞。

无嗔上人道:“小辛,你为何对我刀下留情?你自然比谁都知道这样做法很危险,危险

到当时我简直已看见你身首异处的景象,你肯不肯告诉我?”

小辛道:“我们拼斗合理结局应是一死一伤,但亦可以说是连伤者亦活不成。”

山海夫人微有酒意(任何一口气被烈酒之刀连戮十几下能不醉倒已经不易),少却许多

矜持,问道:“伤者应该是你。你知道一定伤重不治?”

小辛摇头道:“伤势一点不难治,问题出在余凡身上。”

山海夫人啊一声,连连点头,道:“对,他气量不大,很可能……”

小辛道:“除此原因外,我想知道第一点我现在价值多少钱?”

无嗔上人笑嘻嘻道:“二十万两,洒家生平所知身价最高之人。”

小辛道:“二十万当真吓人。我听了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恐惧忧虑?只不知若是别人杀

死我便又如何?”

无嗔上人换回严肃面色,道:“为什么问这个?莫非你有危险?”

小辛道:“你没猜错。”

无嗔上人道:“谁能杀得死你?一定不是人类而是魔鬼。”

小辛道:“也猜得很对。”

无嗔上人当然不会当作真话,说道:“若是外人既不会付钱与他,亦与我等无关。”

小辛道:“如果你借手别人力量呢?”

无嗔上人道:“那就等于我亲自出手一样,喂,小辛别开玩笑,我们虽不能交朋友,但

我亦绝对不会想法子杀你。我捡回这条命,也该换个身分了。”

山海夫人柔声欢喜道:“你决定洗手?太好了。”

无嗔上人道:“洗手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我意思说,我十年来一直是‘猎人”

身份,而现在改为‘猎物’而已。”

暗杀道这行确实很难洗手归隐,比任何一行都难,尤其是此道高手,由于参与的知道的

机密太多,更危险百倍。

小辛道:“别生气,如果我死不了,那些猎人暂时无暇找你。如果我死于你手上,你就

算不想干下去,至少表面上仍然可以维持猎人身分。”

无嗔上人声音更冷,道:“小辛,我说过绝对不杀你,你不相信?”

小辛道:“你相信不相信有鬼?你亲眼见过没有?”

这话问得突如其来,使无嗔上人似乎忘记了愤愤的抗议。

他道:“我没有见过。但人言非非,所以不知道信好还是不信好?”

小辛转问山海夫人道:“你呢?你见闻识广,必有宝贵意见给我。”

看来小辛这话题大有文章,绝对不是胡说乱道。

山海夫人不得不考虑一下,才道:“我也从未见过鬼。可是有很多见过的人,他们品格

智慧武功都值得尊重,所以他们的话亦不能不信。”

小辛道:“你的答案即是说世上可能有鬼,只不过你自己未见过,所以不敢肯定不敢保

证。”

无嗔上人道:“我也是此意。”

小辛道:“好,无嗔上人,我带你去开开眼界。”

无嗔上人道:“叫我无嗔就行,我本来法名悟真,其实我早就没有资格做佛门弟子,小

辛你刚才说什么?带我去看鬼?”

山海夫人道:“如果有的话带我也去。”

小辛道:“不,我只带无嗔去。如果我被鬼弄死,你可以去拿二十万两银子,也暂时不

必变成废物,如果我不死你死,我最多只能想法子给你修个坟墓。”

无嗔上人道:“我不希罕银子,也不怕变成猎物,但如果你叫我去我一定去。”

小辛道:“我们先小人后君子,如果我死了,你拿到那笔银子不能独吞,至少要分一半

给我一些穷苦朋友们。”

山海夫人不觉笑出声,道:“这话真心的么?你小辛霉得连穷朋友也无力济助么?”

小辛真心叹气道:“谁说不是?我发现我是条穷命,银子左手来右手去。连替人家买棺

材,本来只值二两,我却非得花足一千零二十两才买得成。”

山海夫人一手掏出几个黄澄澄元宝,还有几张银票,道:“唉,真是想不到,请收下

吧,我一大把年纪的人,谅你不要想入非非,也不至于不好意思。”

小辛锐利目光扫过黄金银票,心中很感动,同时亦奇怪何以拿钱给他的都是女性?

无嗔上人也道:“我附随夫人骥尾也添一点,务请收入。不过小辛你会缺钱用,真是打

死我,我也不敢相信。”

小辛伸手阻止他把一叠银票放落桌子的动作,目光移到山海夫人面上。

他的目光锋利明亮得好象能穿透薄薄面纱而看见对方面孔(事实他真能够)。

山海夫人讶道:“你看什么?莫非那是假的金子?莫非你怀疑我的诚意?”

小辛道:“金元宝上都有子号铃记,必定不假,可是铃记亦告诉我这些我金元宝不是一

直从山东带来,而在南京兑换来的。”

山海夫人讶道:“对,这便如何?”

小辛道:“兑换金子时谁陪着你?”

山海夫人道:“只有余凡。”

小辛道:“是你亲自入店兑换亲手收藏起来的么?”

山海夫人记得很清楚,摇头道:“不,我在马车内压根儿没下车,都是余凡。”

小辛道:“你提过南海水晶门之名,但你却似乎不怎么内行,我甚至怀疑你根本不是毒

教中人。”

无嗔上人一直嘻嘻哈哈自斟自饮,并不如何听他们交谈。这时在一片嘻哈哈笑声中脚步

微微歪斜一迳往店后方便去了。

山海夫人轻轻道:“我不是。”

小辛道:“你当然不是,否则无嗔使出五花教洒葯手法你不该认不出,而且当我问你

‘十销魂散’和‘散功味精’有何不同,你亦不至于怔一下才会回答。”

山海夫人放低声音却完全是哀求味道,娇柔得令人心软,道:“你究竟想说什么?快告

诉我好么?”

小辛道:“余凡才真的是南海水晶的高手,你不是。”

山海夫人连连点头,又禁不住垂下眼睛,因为小辛的目光好象能透过面纱,使她有赤躶

躶无所遁形之感。

小辛道:“从情势和时间推断,你兑换金子时已经跟段钧他们约好要到此地诛杀吴不

忍,是不是这样?”

山海夫人道:“正是如此,你如何知道的?”

小辛道:“这几锭金元宝告诉我的,如果有人在元宝上动手脚暗藏毒葯,意思用心当然

对付你,但为何时隔三日毒力尚未发作?”

山海夫人又讶又骇,道:“为什么?请告诉我?”

小辛道:“因为你已有诛杀吴不忍之约,而你的武功实在很高明,没有你不行。”

山海夫人声音干涩,道:“你莫非暗示我,段钧他们有问题?”

小辛道:“我对谁都一视一仁,在推论过程中最亲近的人也不放松丝毫。”

山海夫人道:“天啊,不是段胡二人就是余凡,那是不用怀疑的。”

小辛道:“若是余凡你会更难过么?”

山海夫人道:“会难过但不是更难过,余凡这小子仅出身,怎可与段胡相比?”

小辛压低声音道:“你很美丽,五十多岁的人,脸上不但连一条皱纹都没有,轮廊线条

也显得那

么年轻,看来不超过三十岁。”

山海夫人又惊讶又喜欢,任何女人受到赞美必定会很高兴(除非对方令她作呕)。惊讶

的是小辛描述得如此清楚,难道他真能看透面纱?

小辛又道:“你的问题出在你太年轻貌美上面。现在话题拉回来,先说黄金元宝。每只

元宝上都有十二个很深的针孔,藏着古怪葯物,孔口另有一种特制葯蜡封住,一旦融化了让

里面毒葯发出来,侵入你身体,你全身发软乏力,神智迷乱甚至连时间都弄不清楚,平日你

喜欢的事情固然变得更喜欢,甚至不喜欢的也变得无所谓不会拒绝。”

这些话告诉一个十几二十岁处女可能不了解,不知所谓。但山海夫人当然一听便是明

白,同时亦把“美貌年轻”拉上关系。

她气得惊得面色发青,简直不知如何去想,更不知道应该怎样做?

小辛声音透入她耳中,道:“你当然知道谁见过你,也知道谁才会有这种下毒本事。”

他伸手把金元宝逐个拿起,摸抚一下才放入自己荷包,最后还有几张银标也通通装进荷

包,才道:“我一下子又阔绰有钱啦,我请大家喝酒。”

山海夫人声音难听得有如刮锅底,道:“我喝不下,一点都喝不下,我伤心难过、生气

又很恶心。我该怎么办?”

小辛道:“除了惩罚外,你最好回去。”

山海夫人猛然站起来,厉声道:“余凡,你这该死东酉,我要杀死你。”

店内仍然只的段钧胡铜铃余凡三人,所以段钧二人都不觉傻了。

余凡站在最靠近门口,面色一时红一时青,变得很剧烈。终于说道:“你都知道了?小

辛居然能看得穿?”

山海夫人恨恨道:“你狗胆子不小,但念你跟随我多年今日留你一命,你把另一只姆指

也留下便

逃命去吧!”

余凡表情变得很阴沉冷酷,道:“多谢夫人留情,但小的若是连左手拇指也没有了,等

于两双手都砍掉,那样活着还不如死掉。”

他左手连鞘拿起佩刀,又道:“其实我如今只剩下一只左手,连这把刀也没有资格佩带

了。”

说着“劈啪”一声扔在地上。

小辛首先惊道:“哎,我头有点晕。”

跟着段钧胡铜铃身子也微微摇晃,满面震惊之色,却都不敢开口,急急提气运功。

山海夫人怒道:“余凡,你敢使毒?”她居然还能开口,也没有中毒征兆。

余几厉声道:“我为何不敢?反正我已没有活路,也没有可留恋的。”

山海夫人瞬息间已运气查知自己并未中毒,全身武功不打丝毫折扣,但为何余凡向众人

下毒而单单放过自己?不对,其中必有蹊跷。

她道:“余凡,你一定以为你武功近年大有精进,所以我出手也杀不了你?”

余凡道:“我是个如此不自量力,如此愚蠢的人么?”

山海夫人道:“既非如此,你若不借助毒力,又如何能与我一拼?”

余凡吃一惊,道:“你没有事?”

山海夫人金琵琶微拨,发出一阵“挣琼”之声清冷音韵透人心脾。

余凡道:“果然没事,唉,真想不到,不过别的我比不过你,但要逃命你永远追不到

我,这一点你也晓得我不是吹牛。”

山海夫人一愣,情知此言不假。

余凡又道:“金琵琶魔音虽然厉害,但对方已经不见了,威力还能发挥么?”

小辛有气无力接口道:“夫人快拿下那小子逼取解葯,万万不可让他逃走。”

余凡冷冷道:“你以为夫人心里没有打这主意?她迟迟不动手当然有她的理由。我为了

做毒蜂之刺,足足练了五年飞适之术,她自是深知我跑得多快,亦深知我有本事任何荒山野

岭躲一年半载都不觉得辛苦,所以我一跑掉她永远找不到我,你不信问问夫人。”

小辛道:“我不信,但不必问夫人,因为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不敢逃跑,甚至连动也

不敢动。”

余凡道:“放屁,为什么不敢?”

小辛道:“如果我被一个天下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