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短桥跨越回紊流水。而那八角亭子则俯瞰小桥流水,亭子东首有块草地,再过去就是修

竹万竿。

亭子挂着一块牌匾,刻着“快意”二字。

连四望住那两个走龙蛇之斗大金字,不觉拍拍腰间宝刀,道:“快意亭,这名子好极

了。”

吴哥锐利如刀的目光,逐一注视八个劲装大汉。

这八个人只有两个年约三十五六,其余全是二十余岁小伙子。而八个人面上都很冷漠没

有表情,身子也没有什么行动。

吴哥道:“我觉得一点都不好。”

连四道:“不,请你看清楚一点。不但名字极好,这两字写得更好……”

吴哥道:“我越看越不好。尤其是能带领指挥这八个人的主脑。幸而他现在不理会我

们。他好象对那棵银杏更感兴趣。但愿他只对银杏有兴趣,对我们水远不望一眼。”

连四和他一齐哈哈而笑。当然他们都知道对方说什么暗示些什么。

连四又拍拍“天绝刀”,仰天而笑。“我自横刀向天笑”,他笑什么?是不是因为世上

忽然多了一个可以肝胆相照的朋友而畅怀快意不能自禁?

对银杏很感兴趣的人缓缓回头望住他们。这个人最多三十岁,清秀白皙,衣着华丽适

体。漂亮得能使男人发怔,甚至泛起这美丽女孩也比不上他漂亮之感。

那人走近亭子,才道:“我是严星雨。”

吴哥点头道:“名不虚传,你的风采姿容正如烟雨中的江南美景。若沦我平生所见这

人,当得推你为第一。”

世人无人会对赞美自己的话生出反感。严星雨亦不例外,微微一笑,道:

“过奖了。”他微笑时更显得chún红齿白。

他又道:“你外形之潇洒正如别人所形容。当然你一定是‘飞天鹞子’吴不忍了。你的

脚程竟然比飞鸽还快,我很佩眼。”

吴哥道:“你怎么知我比飞鸽快?”

严星雨道:“因为有人看见你和小辛一起吃饭喝酒。但等到飞鸽把消息传到我手,你已

经跟连四在一块喝酒了。”

连四道:“我们见过面么?”

严星雨道:“当然见过,你忘记了?”

连四道:“没有忘记。但那次看到你,好象没有这一次漂亮。”

严星雨道:“那一次我拿走的刀,仍然是你身边这一把么?”

连四道:正是这一把。”

严星雨道:“但何以那一次你乖乖让我拿走?莫非你以为当时我那一剑杀不死你?”

当时他一剑本是向连四咽喉刺去,但由于连四没有拔刀,所以最后一刹那间剑尖忽然改

变方向刺入肩头而不是咽喉要害。

连四道:“你的芳草剑如果不能杀人,天下就没有可以杀人的刀剑了。”

严星雨道道:“你还没有问答呢。”

连四道:“这原因除我之外,与任何人无关。我希望我的回答能使你满意。”

吴哥道:“我却更希望他继续对银杏感兴趣而不是我们。

严星雨笑一下道:“请勿把我说得如此可怕。吴哥,我特地带八个人来对你一个,你一

定觉得满

意。”

吴哥道:“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凡是叫我吴哥的人,都不会带八个武功各擅胜场的高

手来对付我。”

严星雨道:“你的话大错特错了。”

吴哥甚至连四都吃一惊,严星雨话中必含深意。而到目前为止只有四个人叫他“吴

哥”,一是怜卿,一是郝问。另就是小辛和连四。严星雨话中暗示这人是谁?是这四人的哪

一个?

严星雨又泛起漂亮得不似男人的笑容,道:“那个人大概就是我,我也叫你吴哥不是

么?”

这种笑话只有女人才喜欢。吴哥连四心里都有怪怪的味。

严星雨又道:“连四,上次你不敢拔刀。这一次呢?”

连四道:“不知道。你试试看便知。”

严星雨道:“奇怪,一个人出弱者突然变成强人,有可能么?”

吴哥道:“不要看着我,连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严星雨道:“如果他敢拔刀,只不过证明他‘敢’而已。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为什

么’?所以请勿怪我罗嗦。”

连四淡淡道:“讲也没用,我自己亦想知道‘为什么’。”

严星雨道:“将来问问小辛,他可能找得出理由原因。吴哥,我没空陪你,这八个人交

给你打发。”

吴哥道:“我想先见识大江流剑法和连家拔刀决。如果有人阻止妨碍,我宁可逃走。因

为我跑得比飞鸽还快,所以追得上我的人只怕不多。”

连四大步行出亭外,来到草地与严星雨迎面对峙。

严星雨一双手藏在背后打个暗号。

顿时一个面大腮阔的佩刀大汉按刀厉声道:“吴不忍,你接得住我柴旋三刀,才有资格

留下观戏。”

严星雨轻笑一声,问道:“吴哥,柴旋的话你同意么?”

吴不忍道:“既然连你都问我,可见得我光会逃走也不行啦!叫他来吧。”

柴旋拿出长刀,手法以及刀上精芒泛闪都显出此人造诣不同凡响。吴哥曾说过他们八人

皆是高手,的确不错。他们甚至高明得超过吴哥的估计。

柴旋挺刀一步步向吴不忍行去,气势坚决强大至为凌厉。单单如此凶悍之势,对手如果

胆力稍弱,只怕很难站得住脚,多半会向后转逃之大吉。

他经过连四时相距六七尺之远。

连四却象平时说话一样,道:“柴旋,看刀。”

精芒掣闪映眼,横行刀已经出鞘。

人人都看见他横跨三步缩短双方距离,才挥刀向柴旋劈去。

人人亦看见柴旋早已凝身止步,半旋身子而对连四作好迎击准备。

因此连四绝对不是偷袭。吴哥还在半丈之外当然更不能说是联手夹攻。

柴旋不但有充分时间准备,甚至能抢先出手舞出大片刀光。在眩目刀光中有三刀才是真

正攻击主力。而这三刀快得好象有三把锋快长刀一齐劈出。任何人纵然铜皮铁骨也一定挨不

起其中任何一刀。

但连四手中横行刀忽然闪亮一下,虽然光芒不比柴旋大片刀光强烈,但人人却都知道那

是横行刀的光芒。

人所共知还有另一个事实,就是那种光芒必须是刀剑极快速移动才会产生。

柴旋的刀原本亦快速移动,所以幻射大片光彩罩向敌人,可是横行刀光正闪现的刹那,

柴旋手中的长刀光彩忽然消失,虽然刀锋已距离连四面门不及一尺,却停止于空气中。

柴旋的刀外表上锋快精亮一如平时。但人人都突然觉得此刀现在简直变成枯枝朽木,根

本连树叶也劈不下,更不要说杀人。

连四退回原来位置。

柴旋也有动作。不过他既非前进亦非后退,而是倒仆地上变成一瘫软泥一样。

吴哥鼓掌喝采道:“好刀法。拔刀诀曾经威震天下果然名不虚传。”

他目光如鹰爪般逐一扫过严星雨剩下的七名高手,又道:“你们都仍然很自信,都认为

如果换了你接这一刀并不如何困难,可惜这种看法既正确而又错误。”

那七人甚至连严星雨也露出注意聆听神色。吴哥又道:“正确只不过属于‘理论’方

而,但错误却是死亡之事实。”

那七人小只有两个露出很认真寻思的表情,他们都很年轻很自信,却不自大愚蠢。

严星雨道:“连四,你为何出手拦阻柴旋?为何杀死他?”

连四道:“我不喜欢有人拿刀站在我后面。”

严星雨道:“但你非杀他不可么?”

连四道:“我不杀他也许就被他所杀。人生本来如此,对不对?”

严星雨道:“你几时变成如此可怕的‘强人’?”

连四摇头道:“我不是强人,你才是。我绝不能眼看朋友或部属死亡而面色不变,你却

可以。我会为朋友拔刀,这是弱点。但你决不肯,所以强人是你而不是我。”

一个中年大汉行前两步,大声道:“属下请令出战连四。”

严星雨道:“好,”

向连四笑道:“他叫颜从,可能有克制你拔刀决之法才会挺身挑战。”

严星雨的笑容的确很好看,而且虽是三十多岁的人,越看却越年轻。连四从他笑容中隐

隐勾起一些回忆。他很象某一些人,连四从前在福州故居时时看到的某些人。但有这种可能

么?严星雨竟会是那一类人么?

颜从左肩挂着一个皮袋,平时用左臂夹在胁下。而现在他从皮袋中迅即拿出武器。是一

把两尺长有尖锐锯齿钩刀。刀柄末端系着细长银链。银链另一端有个皮圈可以套在手腕上。

他亮出兵器时银链挣挣微响。严星雨便退开一侧。因为颜从这种“链子钩刀”飞旋施殿

展时必须有数丈方圆地方才够。

钩刀象一道电光,立射连四。

连四横刀胸前,身子动也不动。

钩刀的银链扯得笔直时,长达两丈。但还差三尺才够得上连四。所以连四眼皮都不眨。

钧刀改变方向迅即绕飞,划过空气时不但光华耀眼而且发出“呜呜”刺耳声。

霎时空中平添了一道银虹电急绕飞驶,以及刺耳鸣鸣声。

但吴哥说话声音却高过那阵可以杀人的“鸣鸣”声音。

他道:“严星雨,你去散步么?”

严星雨本来只须退开三、二十步就足够,但他却一直退到七、八太远竹林边。

他笑着回答,声音居然也清楚得很道:“吴哥你很风趣。哈哈,在拼命时候还想得了

‘散步’的话。但我既非散步亦不是打算逃走。你看我需不需要逃走呢?”

吴哥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在理论上只应该是他和连四逃走。

可是在心中感到严星雨有“逃”的意味?他何须逃走?

严星雨转身走入竹林内,还隐隐传出笑声,他走入林内敢是有可怕阴谋?

连四全然不曾被话声影响,(这一点吴哥早已深知)。他全身不动,眉毛眼珠都不动。

而突然间他忽然动了。快得宛如豹子从树上电扑地面的麝鹿狐兔。

空中钩刀幼出银光一下子已劈到连四头顶。速度威力看来可以劈开一块大石。

连四前进的身形速度一丝停滞都没有。钩刀银光“鸣”一声。声飞向空时,横行刀也到

了颜从面前。

鲜血飞洒红艳的色彩发出晕眩人眼目的凄厉之美。

颜从倒在地上又变成一瘫烂泥,钧刀亦了无生气掉在他身边。

烟雨江面严星雨从竹林大步行出,迳直对连四行去。

无论是谁也能够一眼看出他准备向连四拉剑的决定。

严星雨带来的六名高手也一齐行动。六种不同兵器都握在坚定有力的的中,还有冷酷眼

神和稳健决不逃走的步伐。

本来共是八名高手,现在剩下六个。但竟还无一人畏惧迟疑。他们是因为性命早已给严

星雨呢?或是对本身武功有无比信心?

那六人一动,吴哥比他们更快,一眨眼间已冲到他们而前。寒气侵骨的剑尖忽然出现于

六人当中某一点。

剑尖并没有刺向任何一人,事实上高每一个人都不十分切近。但剑尖出现于那一点却使

六个人都感到威惧,也使得他们六个人一齐行动的节奏错乱涣散。

就在此时。烟雨江南严星雨的芳草剑忽然出鞘。据说当世极少人见过严星出手,甚至很

少人能解释可以他能名列“江南三大名剑”之中,谁见过他出剑而予以评定呢?

横行刀本来就不在鞘内。连四眼睛有如阳光般明亮灿烂。

他看见那支窄而薄的芳草剑,象迷蒙烟雨满天弥漫逼人而来。既象烟又象雨,没有人能

确知其中那一缕雨丝会沾染于身上。

但连四看得见。横行刀挥闪二下。“叮叮”二声,那漫天迷蒙烟雨忽然消散,恢复艳阳

晴明朗然的天气。

极薄极利刀锋想砍中一只飞蚊绝非易事,要砍中尖锐微细的剑尖更困难万倍。

连四那两刀竟然都“砍”中剑尖。

他们屹立对峙相距只有五尺左右。

严星雨道:“拔刀诀名不虚传。”

连四惊讶地注视他一眼,才道:“大江流剑法果然不同凡响。”

严星雨道:“你有点惊讶,为什么?莫非我样子变了?”

连四道:“不错,刚才我觉得你不象从前见过的严星雨,现在才象。”

他们说话之时,飞天鹞子吴不忍已经身陷重围。六件不同兵器发挥出不同威力,狂风骤

雨般猛攻。

那六名高手正因为兵器不同,恰恰可以互相掩护配合。吴哥虽是一出剑就连着刺伤三

人,却因为时不我予,就差那么一点点时间而不能不撤回招数,所以那三人不但不死甚至负

伤不重,一点不影响作战能力。

连四此时竟然还不动手,还要说话,道:“你很怕小辛?为什么?”

严星雨道:“你怎知我很怕他?”

连四道:“因为你不能确定他在什么地方,当你不能确知他已陷入你罗网以前。你绝不

找我。因为你怕他会突然出现。”

严星雨颔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