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牌楼上数以千计的灯火逐渐暗淡,好象由于灯油恰恰用尽,所以火光通弱渐暗,照这情

形看,不久灯火就会全部熄减。

梁松柏面孔仍然有光线照到,所以他面孔上极度讶疑和极度恐惧的表情可以看得非常清

楚。

他下巴的须已经不见影踪,割削得甚见平整。

他胸口有个十字刀痕,由外到内几层衣服都割裂通透,寒冷夜风从十字路口灌吹及肌

肤,但皮肉上没有伤痕没有流血。

小辛的刀不是横行刀,但普通刀到他手上居然与吹毛过发宝刀无异,不但能轻易割去轻

软飘动不受一点力道的长须,也能划破外内衣,而功力手法之精妙更是无法形容描述。

但梁松柏惊疑大骇的并非小辛的刀法,而是毫米毫厘不差的极度准确。

如果刀尖差了分毫,不是割不了长须和衣服,就是割破了喉咙和胸口肌肤。

问题是小辛怎能判断得出精确距离?梁松柏想不通所以大骇原因便在于此。

我明明已施展“缩地术”,任何人绝对无法判断得出我们相隔的距离,就算武功极高手

也不行,为何小辛却办得到?

几个时辰前那无嗔上人亦曾设法测量距离,他甚至用数砖方法,但仍然测不准双方距

离。何以小辛办得到?

小辛淡淡道:“我宁愿割破一百个象你这种人的喉咙,也不愿捺死一个蚂蚁!”

梁松柏不禁感到不平,任何各种蚂蚁也决计比不上人命贵重,何况蚂蚁根本没有名种与

否的区别,你可曾听过有人把蚂蚁当作宠物?把蚂蚁当作名马名犬一样训养?

他道:“你为何不杀死我?”

小辛道:“这只是因为你有‘能力’,已经近乎可以代表命运的能力。”

梁松柏道:“我不懂。”

小辛道:“你不必懂,你只要记住,只要你移动脚步,我的刀一定立即割破你的喉

咙。”

梁松柏道:“任何人都有权假设幻想……”

小辛道:“你敢不敢举步试试看?”

梁松柏道:“我决不会站着等死。”

小辛道:“我明白,你只不过要等到我很忙之时才举步逃走,但我不妨告诉你,我表面

上可能看来很忙,其实我内心很平静安闲,我随时可以从忙碌场面中退出。”

梁松柏不敢不慎重考虑小辛的话,其实他如果相信却是很便宜的事,只要双脚不动,就

暂可平安无事,如果小辛在某种“忙碌”状况下丧生,当然已管不着他双脚移不移动了,你

可曾见过死人还管活人的事情?

所谓“忙碌”意思是小辛被包围攻袭,他们理会得此意,所以不必解释不必说明。

梁松柏举起捏着法决的左手,看来马上要发动攻势。道:“小辛,你的本事已经达到人

类能力的极限,但我希望你知道,人类遇到‘超极限’的情况就会软弱迷乱甚至疯狂,你相

信么?”

小辛道:“你不必把我当作人类。”

梁松柏道:“跟你谈话很有意思.你那一刀亦已证明你并非徒然狂妄自夸之人。”

小辛道:“你说‘超极限’是什么意思?”

梁松柏道:“‘死亡’是一切含灵有生之物,包括人类在内最终极限制。而尤其是人

类,由于有思想智慧,所以对死亡更具恐惧。因为沿有人知道死后县何情状。如果你一无所

有而又很痛苦,便不免希望来生或者会有较好的命运,但如果你既富贵拥有很多珍贵东西,

你一定加倍的怕坏。”

小辛道:“大多数人果然是如此。”

梁松柏道:“以你为例子,如果你忽然发觉居然不是死亡,你能力及思想还存在,但却

是游离状态或者有时是僵化状态,你永远逃不出来自阳世间某种力量控制永久得解脱……”

他微笑一下,样子看起来竟然有学问有深度,可惜却又含有“邪恶”意味。

小辛的笑容从雾中透出来,道:“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极限。当然你称之为‘超极限’也

并无不可。”

梁松柏摇头道:“你错了,你还未过得‘死亡’这一关,所以你没有资格谈到‘超极

限’。唉,

希望你能了解我的意思。”

小辛道:“我可能了解也可能不了解,总之你双脚最好不要移动,否则我最忙碌之时仍

能杀死你。”

梁松柏道:“你又错了,我根本不怕死,当然如果不是万分必要我也不愿死。”

他左手法诀一扬,霎时灯火都真正暗下来,攻势已经展开,却不知是何等样的攻势。

小辛首先发觉自己在黑暗中变成奇异的发光体,由头发到脚闪出萤光。

刚才在灯火通明处,他曾用一种矿物粉末使隐藏于灯光而漫天飘落的莹粉露出痕迹。

现在沾染于头发衣服全身的莹粉可显露出威力。小辛在无边黑暗中变成极显著目标,无

论他纵跃闪避及多么快整,但只要一停下来,全世界的人都看得见他在哪里。

牌楼数以千计的灯火全部熄减,大地陷入沉沉黑暗中,居然连安居镇的灯火也看不见。

小辛左方和右方忽然一齐有杀气涌到,别人最多只能感到这两股森厉杀气。

但小辛却看得见黑暗中右边有一枝五尺短戟,左边是两支四尺二寸的短铁矛,迅如风雨

威若雷霆攻到。他甚至看得见这两人凶悍钢猛的表情,如果是在大白天,这两人凶悍气势一

定可以骇死很多敌手,可惜现在他们对付的是小辛,所以必须在漆黑无光之处动手拼斗。

小辛心中闪过一丝讶异,因为象这般可怕的高手,武林中并不多见,但何以会替邪恶的

长春子梁松柏卖力卖命?

他们知不知道自己为何拼斗为何杀人?

其实除了短戟和铁矛之外,同时另有三把长矛两把利剑一齐袭到。

只不过在小辛看来,那三刀两剑根本没有威力,所以不放在心上不必加以注意。

他的刀出鞘电驰雷劈,“破刀”划过空气时不但发出嘶风声,亦有如铁钉敲石发出无数

火花,精亮刀光刹那明减,有如照明弹一样使四下明亮了一下。

破刀清清楚楚逐一割破那些人的喉咙,每个喉咙破洞喷出大股鲜血。

风是腥的,血雨飞洒。

梁松柏第二次看见小辛的可伯刀法,他很想叹气或者呻吟,但全身忽然感到又贴又湿,

血腥扑鼻,整个人说不出的不舒服。

当然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七名手下(包括两个高手)喷溅出来的鲜血大部分洒在他

身上,当然他又知道是小辛特意这样做,他唯一应该知道而偏偏不知道的是,小辛为何要这

样做?

但梁松柏没有时间慢慢考虑。他发出全面进攻的命令。

一道淡淡的白影远远凌虚飞来,迅如疾风。

小辛惊异地摇摇头,这个手执宣花大斧的白衣人显然是领袖人物之一,武功亦显然强过

刚才两名高手不少,但这种人物何以甘心做梁松柏的走狗爪牙呢?

白衣人的头面都用白布套住,所以看不见相貌,但他那股锋锐凌厉的杀气实是非同小

可,因为除了锋锐无匹之势外,又使人觉得象潮水,象浪涛,源源不绝浩荡无涯。

小辛忽然感到“危险”讯号强烈鲜明。

但白衣人凭什么能取胜杀得死我?

既然他兵器是“宣花大斧”,这种重兵刃冲锋陷阵威勇莫当,可见得如果他是四大使者

之一,必是“攻坚使者”。

最可怕的是,攻坚使者只不过是梁松柏杀着之一,后面还有些什么花样?

小辛忽然也象鬼魅一样快得无人看得清楚已经挪移了数丈之远。

他本应出刀对付“攻坚使者”,绝对没有人认为小辛抵挡不住,更不会害怕逃避。

但小辛偏偏不攻击也不抵挡,现在他所站的位置正好利用梁松柏在当中作为缓冲,其实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采用这个战略?梁松柏怎可能变成挡箭牌呢?

谁也想不到小辛的夜眼此时居然能瞧见。

而小辛也想不到白衣“攻坚使者’并非单独出手。他后面固然有人手跟随,可是由于攻

坚使者速度快,后面人手赶不上来也不及帮他,所以后面那些人手不算数。

小辛看见的是他原先所站的位置,后面七尺处聚集最少有十八个黑衣人影。这群黑衣人

必是在他跟梁松柏说话以及其后杀人时用鬼魂似的脚步移近,他们才是帮助攻坚使者的主

力。

事实上,此地的黑暗跟土地星月无光的黑暗不尽相同。

大地的黑暗无论如何多少有点极微弱光线,只不过人类眼睛不足以见物而已。

但在一间没有门窗、没有任何缝隙可以透光线的密室内,那才是真正漆黑一团。

而现在的黑暗却象后者。并且黑暗得奇异,具有梦一般的魔力。如果不是小辛,只怕连

自己眼睛闭起也不会知道。当然任何人若是闭住眼睛,外界一切绝对瞧不见了。

小辛知道自己除了能看见本身萤光之外,还能看见敌方,能看见四周情景。但他当然不

告诉梁松柏,宁可把这个秘密带到阴间也绝不告诉他。

梁松柏现在一定迷惑震骇得无可形容,所以他两脚当真牢牢钉住地面,不敢移动半寸。

小辛可以感觉到梁松柏的震惊以及他自信在大幅减弱。因此梦魔魔力的压迫感突然减轻

很多,甚至连黑暗也消退不少。

远处灯光偶然看得见,虽然如孤光偶露,却使人知道仍然在坚实广阔大地上。

十二个黑衣人四面攻上,有的使刀剑,有的使枪钧,有的使判官笔、短斧等。

他们的扫式很普通,却极快速而又无声无息,也好象没有畏惧,所以全都是攻而不守,

因此普通的招式居然很有威力,因为他们只攻不守,似是毫无畏惧。

可借他们不幸碰见小辛。

小辛的破刀劈出去,清清楚楚看见以十二刀汇合而成的一招“风里落花谁是主”,每一

刀都一律劈中人右胁要害。

十二个黑衣人几乎在同一刹那象破鞋一样躺在尘埃中。

攻坚使者以及几十个黑衣人追扑过来时,已经要踏着手下尸体前进、

他那柄宣花大斧虽然又长又沉重,但砍劈时比起黑衣手下更凶猛,更迅快。

所以小辛第二次使出“风里落花谁是主”这一招,虽然劈倒了八个黑衣人,却只能震开

宣花大斧而未能杀死攻坚使者。

因为小辛不想被宣花大斧阻滞刀势。他知道每个黑衣人都很可怕。虽然武功有限(以他

这种程度评论而已)。但他们不畏惧不怕死。个个好象是抢先捡拾黄金一样,个个又都好象

不明白会有杀身丧命危险一样……

攻坚使者宣花大斧每一斧都有山摇地动之势。一连迅速猛砍劈九斧。

每一斧都被“破刀”震开,而在大斧被震开之瞬间,必有黑衣人变成死尸,多则十个最

少也有三名。

所以在小辛四周已经横七竖八堆满几十具尸体。血腥味可以把大伤风鼻塞的人熏得晕过

去。

但攻坚使者率领的人马看来还没有停止迹象,亦没有被杀尽迹象。

这种斩瓜切菜式的杀人场面,连小辛见了觉得恶心,可是他必须不停杀下去,所以更恶

心。

小辛一直牢牢站在原地,他不是不敢移动亦不是不能移动。事实他能够“蹑空蹈虚”而

速度可能比幽灵还快还诡奇莫测。

他之所以不动完全是因为钉住梁松柏。“钉住”意思是保持已测定测准的距离。

因此当他身子忽然象电光闪移,破刀也象电光劈开攻坚使者脑袋之故,正是因为梁松柏

忽然移动。

梁松柏一移动,小辛也就跟着动。

他动的时候当然就可以选择对象。何况小辛一直站在固定位置被动挨打,使别人形成错

误习惯。

尤其攻坚使者错得最厉害,所以脑袋一下子就象皮球掉落地上。

小辛的破刀刀尖只差一点就可以切下梁松柏鼻子。他一刀砍下攻坚使者脑袋之后,刀势

宛如光驰电掣追上梁松柏。

但小辛骤然停止,身子既不向前扑,破刀也停在梁松柏鼻尖两寸之处。

因为他“看见”梁松柏的表情。在如此漆黑所在除了小辛谁也不能“看见”什么。

除了梁松柏面上那种奇异邪邪恶的笑容之外,他还“看见”梁松柏双手斜向上举,作出

搂抱姿势。

搂抱姿势本身并无奇特可异,小辛只奇怪梁松柏何以两手空空?他何以没有任何兵器?

就算他不以武功为能事,但手中至少也有木剑铜铃之类东西才对。

何况心灵中“危险”讯号忽然响起来,过了攻坚使者这一关。

现在却是第二关了。危险在哪里?梁松柏赤手空拳能杀人么?

梁松柏忽然大笑道:“小辛,杀我呀!你的刀为何不会动?哈哈……”

别人虽然不能象小辛黑暗视物,尤其是他心中刀势延绵不断(手中破刀不必当真挥舞砍

劈)所以破去因邪法做志的黑暗天地,因而他能够“看见”。

但他本身亦因站满萤火粉而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