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翎

小辛道:“你敢是忘记了,刚才是你迫我多押的呀!”

雷老板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不想要了!”

小辛淡淡道:“我可不可以请间何以你现在不要了?”

雷老板道:“因为我不知道你配不配当押此剑!”

小辛道:“怎样的人才配呢?”

雷老板道:“能不辱没此剑的人,才配押剑!”

小辛微笑寸下,但他的笑容甚至它的面广,却似乎有更浓的迷雾阻隔,便任何人都无法

对他现察得清楚些。

雷老板见了身子微微一裘,喃喃道:“希望你能够不辱没此剑。可是,你何以要押掉此

剑?”

小辛说道:“雷老板,你只须告诉我两件事,两件很小的事,我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了。”

雷老板道:“那就说出来听璃看。”

小辛道:“第一件,你这家当铺的牌区,那“利源大押d四个大字,是不是玉门轩亲笔

题的?第二件,你身上这件青缎长衫,料子是不是苏州精造的极级贡品“米儿缎”?”

雷老板征了一下,才道:“王而轩是数百年来第一书法大家,天下知名,你晓得他还不

出奇。但这贡品‘米儿缎’知者极罕,你怎会知道?又既然你说得出名称,何以不能鉴定真

伪?”

小辛道:“因为我只听过,从未亲眼见过。所以在理论上我可以判斯那是王茁杆的??

盯,以及耳洲的米儿段,但在专亡上,我为要你规口注亡。你问的都是肯定答案。”

小辛道:“既然如此,我用年代和身分来推斯,你就是海龙王雷傲侯,南京“龙藏老押

d的王人!”

雷老问只泛起一个忧郁伤感的笑容而已,但他身边的林胖朝奉却偌诧得张大了嘴巴,就

像离水的死鱼一样。

“龙藏老押”在当押业中多少年来已变成神话似的传说。据说甚至连宫廷中库许多贺

物,都要送给“海龙王”法眼鉴定才算数。这个“海龙王”的外号,意思说天下贺物只有龙

王宫中收藏得最多,连人间的帝王也远有未及。

但最今人兴无穷幻想的传说是:天下真正第一流的巨窃大盗,若是得到价值连城的贺

物,或者是艺术上的无价之贺“.书画瓷器玉石等,也都会送到龙藏大押,只有海龙王雷傲

侯评估的价格为天下所公认二

小辛又道:“你的年纪局于那个年代,才配合血剑严北论文。只有你连当铺的店名也要

王砌轩的墨贺才满意,也只有你才穿得起f米儿缎d的外衣!”

老人很沉重地叹气,道:“人世间的权势也好,财富也好,声名也好,甚至知心的朋友

或女孩子也好,这一切的价值在哪里呢?以找看来,正是因为这一切绝无“永桓d,所以令

人觉得宝贵无比!”

二永桓”的反面也就是“变幻”,原来“变幻”竟是世上一切宝贵之物的要素。但既然

明知“变幻”无常,难道还值得我们珍惜追求么?我们都在追求虚无么?炽天使书店整理

雷傲侯藏宝的地方很宽敞明亮,四面都有窗子,有的窗外水波掩映,垂柳飘拂,有的窗

外浓荫匝地,绿意扑面。有一面的窗外是大片碧茸茸的草地,当中的花圃种满了各种草木花

卉。现在正是春暮夏初时节,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小辛在这间藏宝轩中消磨了七天之久,在七日七夜内末曾离开过一步。他忙的是两件

事,

一是品尝各种美酒,天下各种奇酒陈酿,雷傲侯都有。二是赏玩各种奇珍异宝,由雷傲

侯亲自讲解。第二件事情最费时间也最累人,因为每件奇珍古玩牵涉的范围极广。举例说架

子一角挂着一串白色晶莹的念珠,小辛摩擦鉴赏之后,雷傲侯道:“中国、天竺、波斯以及

西洋异国有很多宗教都用念珠,即使以佛教来说,念珠的数目和质料亦有好几种不同的规

定。”

小辛道:“我知道,这一串是属于佛教一百零八粒那种念珠,别的宗教不是这个数

目。”

雷傲侯道:“你可瞧得出是什么质料?”

小辛道:“好象是骨头或者角质,但佛门中人怎会使用腥董之物?”

雷傲侯道:“你能鉴别得出这是骨角之质,眼力真是惊人。这串佛珠乃是人头盖骨做

成,但与一般的死人头骨大有不同。”

小辛道:“我晓得了,佛家的密宗,大盛于西藏青海等地,这一宗的修持十分秘密,只

知道喇嘛僧侣不忌酒肉,有些法门更与我中土道家的龙虎丹法相似。如果佛门弟子有用人头

盖骨做念珠的,一定只有密宗才敢用。”

道家的龙虎丹法就是男女双修之法,虽然亦是阴阳交合以炼成金胎元婴,但是胸中的正

邪之念,却成为与“泥水丹法”  即俗谓“采补”截然不同的分水岭。

密宗的“方便之门”完全是处于真正“空相”的“大慾”,便形成了一“情慾”之极

限……

雷傲侯领首道:“"免惊世骇俗,不要世人

在密宗特有的关于比之龙虎丹法似乎又更上一层,在男女交合之际,双方的境界。但既

不能“无慾”,又绝不能执着于难以抗拒个世人智能解不了之谜,也可以说是人类的“智

能”与宗的一切的确很秘密,但你要知道,密宗完全是为了避出种种误解,所以坚持要秘密

而已。”传法上师”的戒律中,就规定了“对于没有修习密宗根戒律。由此可见密宗坚持秘

密的真正用意何在了。

雷傲侯又道:“这串佛珠乃西藏密宗一位红教法王寂灭后的头盖骨做成,就像舍利子一

样,这头盖骨经过那位索罗法王多年修持,的确跟一般的死人头骨不同。这串佛抹在密宗弟

子心中,用无价之宝四字也不能形容那种感受和份量。”

单单是一串佛珠,便有如此多的讲究,其它的鼎玺珠玉,每件都有本身的特点和历史背

景,老实说,七昼夜的时间实在太短了,若非小辛已装满了一脑袋的见闻学识,加上惊人的

理解力和记忆力,根本不可能从这些宝物获得什么益处。

但小辛却得到无法想象的益处,因为他满脑袋的见闻学识,都是被人硬塞入脑,没有一

件可以用实物印证  在幽冥世界的大垦内,哪里找得到一件实物?而现下却等如现身说

法,许许多多从前储存记忆中的学问,得到了印证讨论,变成页正可以活用的学问了。

第八天小辛睡到中午还末醒,但在极酣沉的睡眠中,小辛的心忽然清醒。

极轻的步声和香气改变了环境,小辛对“环境”的敏感不是你我可以想象得到的。所以

他内心被惊醒了,头脑和四肢百骇霎时全部准备好,足以应付任何突变的情况。

阵阵的香气表示那一个是女孩子,由于气味清新而不浓郁,可知必是年轻的女孩了。由

轻微的步声,听出只有一个女孩子。她是谁?怎能走入雷傲候的“宝库”?有一边窗户的帘

子被拉开,所以“光线”也使小辛更坚决的维持清醒,不让睡魔再度俘虏他。

她不会是外人,否则她既进入不了雷家的“宝库”重地,亦不敢拉开窗帘,让外面的人

得以看见轩内情景。那么她是谁呢?早就应该问明雷傲侯家中情形,可惜现在已来不及了,

这个女子可能是雷象的丫寰使女,亦可能是雷家的媳妇,也可能是雷家的孙女等。

她的手忽然落在小辛某一个部位,这一下使小辛记起了男人的特征  每天睡醒时下体

坚挺的现象。据说女属阴,阴即月亮,所以女性每个月生理上发生一次变化,男性属阳,即

太阳,太阳不曾圆缺,每天从东方升起,从西方沉没,所以男人每天早上都会“升起”。

不管怎样,这个女孩子实在不该碰触他那一处部位。因为小辛的性慾经过十抚摸不太轻

亦不太重。小辛的性慾剧增,宛如风暴忽起,情慾之海波涛卷天。

他根本不必用眼睛,便已知道她站的位置和姿势。进一步说,他晓得自己的手应该怎样

动,便可以有效地把那个女孩子勾入被窝。

也许那个女孩子已预期他会有何种反应和动作,并且欢迎他那样做,所以她保持那位置

姿势以及继续抚摸他的动作。

小辛居然过了好一阵,还没有把她抓入被窝内。然后,又过了片刻,他身子颤动几下,

长长透一口气,道:“好舒服……”

男性或女性都一样,当性慾饱涨冲动之时,自己有很多法了解除这种紧张。

小辛借异性的手解决了性慾,居然能不侵犯她,实在很不近人情。

小辛又道:“你走吧。”

“为什么?”果然是女孩子的嗓音,而且很悦耳动听。

小辛道:“因为我想留下一个美丽充满幻想的印象。”

那女孩子立刻反驳道:“说不定你睁眼睛见到了我,反而留下更美更深的印象“”

小辛并不回答,似乎不想理她。

那女孩子无计可施,无奈地道:“好,我马上就走……”说时,一只手已探入背内,显

然是表示说让她真正地摸触一下,不是隔着被裘,她才肯离开。

任何男人在这种情形之下,都没有法子拒绝,甚至不愿意拒绝。小辛也不例外,尤其是

当她的纤纤玉手碰到他下面某一部份时,那快感异常鲜明强烈。

可惜快感瞬间就消失了,因为她的玉手忽然按中他的腹部,指尖像小铁枝般点住三处大

穴。

小辛不得不睁开眼睛了,只见站在床边那个女孩子,含笑盈盈望着他。

她看来年纪很轻,个子修长,腰细,胸臀部甚是丰满,面貌很美。尤其当地含着笑容

时,艳光泛射。谁也不能相信这么美这么甜的女孩于,竟会替男人做那件事,而且做完之

后,马上点住他的穴道。

小辛仔细地瞧她一会,才道:“你内心的情绪已从眼睛流露出来,看来根本和你面上甜

美的笑容不相衬。”

她一身淡绿色的罗衣,本是予人以柔和纯洁之感,但她的行为……

不过这袭浅绿罗衣,与飘拂肩上的秀发,却使他更美更可爱。幻想。”

那美女道:“你还没有问过我是谁:”

小辛道:“你那饱满广阔的天庭,那对长而弯的眉毛以及眉毛下的凤眼,一望而知是雷

家的特征,你叫什么名字?”

那美女摇头说道:“你错了,我不是雷家的人。我名叫绿野。”

小辛的目光再次把她细看一遍,由上至下,瞧得十分彻底。

绿野完全没有扭泥在乎的样子,反而露出懒洋洋的姿势。看来她不但不受任何羁束,也

不怕挑战,全身上下散发出野性之美,震撼了男人的心。

小辛这次谈话时,声音中显然已含有敬重之意:“我敢打睹你不是雷家的孙女的话,必

定是外孙女。但不管你是或不是,你本身很了不起,值得和你多讲几句话。”

绿野嘲笑一声,道:“如我跟你一样,被人家点住了穴道,像条死猪似的不能动弹,我

也曾向那个人表示敬意的!”

她转身行开,在珠光宝气珍玩琳琅的屋内徐徐绕个圈子,回到床边,说道:“你押剑的

第二天,消息才传到这儿来,说是有个叫小辛的青年或中年人,一举手间就击垮了“四方天

狠、‘拼命三郎、‘灵犀五点金这三路使武林人闻名头痛变色的人物。当时我就有三个想不

通的疑问。现在相信你一定愿意为我详细解释吧?”

小辛道:“好吧,但说不定我会痛打你的屁股,替你家的大人狠狠管教你一次。”

绿野面色一沉,简直是要翻脸了,怨声道:“以后不准你说这种话。哼,谁敢管教我,

我一定杀死他!”

小辛道:“我向你道歉,我收回刚才那些话“”

绿野瞪他一眼,但面上怒色渐渐消退,终于笑了一笑。

小辛道:“其实你先侵犯我戏弄我,我就算揍你一顿也是应该,更何况只不过说几句狠

话而已。你平时很爱生气么?”

绿野道:“别说废话,你要记着现在你的生命捏在我手里。从前宋妈妈常常说:。有银

子时是大爷,挺胸凸肚吼嚷都行。没银子时就是灰孙于,讲话一不留神就挨嘴巴子。”你现

在是灰孙子,知不知道?”

绿野眼中露出瞧不起他的神色,道:“南京的宋妈妈你都不知道?”

小辛道:“我的确孤陋寡闻得很,她是什么人?”

绿野道:“她是最有财有势的老鹄母,全国第一。唉,你真是很没见识。”

小平觉得有点滑稽,也有点不服气。因为就算没有听过一个有名气的鹄母,亦非丢人之

事啊。不过,跟她争辩这些鸡毛蒜皮之事亦很不值得,便道:“好,好,算我没见

识……。”

绿野双手叉腰,塭声道:“哼,不但没见识,而且没种,儒夫“你现下被我制住,就像

癞皮狗似的怕死得很,我说你是王八蛋,谅你也不敢说不:”

小平翻翻白眼,却一点也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