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 五 章

作者:司马翎

他没有理由回答得不快,任何男人若是认识这样子的一个女孩子,何须思索记忆?

小辛道:“她认识你。”

连四苦笑一声道:“这却是奇迹了。”

小辛道:“是事实,她远远一见我要会的朋友是你,立刻跑掉,看来有点匆促。”

连四道:“就算认识,也不必怕我呀”

小辛道:“你们必定认识,只不过你自己不知道而已我再问你第二件事,那些流氓,背

后被谁指使的?”

达四道:“我不知道,我从没有想到他们是被人指使的。”

小辛微微皱起眉头,回想那天的情形。以他观察所得,那几个流氓分明很有步骤层次地

迫连四出手,甚至连刀都准备好,等连四忍不住时有刀可拔;那些流氓根本不懂上乘武功,

故此绝不是他们想见识天下无双的“拔刀诀”,当然他们更不愿意自己的头颅落地可见得背

后必有人主使,这个人是谁?为的什么?”

小辛问道:“我的刀呢”

连四从壁橱内取出一个长形包袱,搁在桌上,道:“谁也想不到震撼天下武林的横行

刀,居然藏放在一家小面包店的碗柜内。不过你最好打开瞧瞧,免得这几天破人掉换

了……”

小辛隔着包袱摩擦一下道:“可惜没有发生,其实此刀也不算什么。”

他们沉默了一阵,小辛看连四眼中光芒和面上的表情变化了很多次。他内心一定波澜起

伏,一时壮志涌起如浪涛卷天,一时消沉得有如古井内一湖死水……

宝剑之与烈士,红粉之与佳人,还有那青山绿水,繁华歌舞,春风词笔,碧血丹心等等

都各有所属,都有不可错易的关系。这一把“名刀”,凡是当世一流刀客,岂能不热血沸

腾?岂能不悻然心动?

小平不说话,只把“横行刀”推到他面前。

连四当然会得此意,突然热泪涌出。

他把包袱打开,形式古朴的横行刀赫然在目。"123456?89"

连四伸出右手,轻轻摩擦那刀,动作之温柔,有如抚摩第一个儿子红嫩的的身体……

茫茫江水,烟波浩荡。暮蔼沉沉中一艘轻帆,加上急桨,驶行甚疾。

船舱还算宽敞,至少可容七八人躺卧。

小辛眼光钉住蓬窗边的绿野,那张美丽年轻的面庞上,今天一整天都浮现郁郁之色,但

昨天却没有,昨天她一会往船头,一会到船尾,口中哼着小调,不时伸脚浸在江水中,总之

没有一刻静下来。

至于小辛说也可怜,绿野点了他十二处穴道,使他除了头部能动之下,其余连小指头屈

伸一下也不能。

他昨天与绿野恰恰相反,闭起双眼足足睡了一天。但今天绿野很少动,小辛却一直睁大

眼睛,一直瞧着她。

绿野这么野性的女孩子,会有什么心事?男朋友么?好象不大可能,她绝不是被情感束

缚支配那种人。

但天下事难说的很,尤其是年轻人,说不定她真会为情所困,为了男朋友的事郁郁不

乐。因为昨夜船泊江岸,她上岸好久才回来,可能听到什么消息或者见她的男朋友……

两日来他们没有交谈过一句话,舱内静得快要发霉。夜色终于使舱片黑暗。但小辛还是

注视绿野,好在白天或黑夜对他的“夜眼”来说全无分别。

后面的梢公问过绿野可以靠泊小镇过夜,四下又恢复沉寂。

绿野忽然说道:“小辛,你的眼睛仍然睁开么?”

小辛道:“是的。”

绿野道:“你的横行刀呢?”

小辛道:“送人了!”

绿野长长叹一口气,道:“那消息果然是真的,你将横行刀送给你那个朋友了,对不

对?。”

小辛道:“有什么消息?”

绿野道:“有人抢去横行刀,你的朋友身负重伤!可能活不了。”

小辛“嗯”一声,道:“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我跟他见面?”

绿野摇头道:“不必左查右查,伤人的就是‘烟雨江南”严星雨。”

小卒道:“如果是他,那倒是合情合理。听说他已尽得“血剑”严北真传,这件事表示

连四的“拔刀诀”够严星雨的“血剑”快。”

绿野道:“连四根木没有拔刀,甚至连包袱也未曾解开。”

绿野道:“有什么稀奇,盗名欺世之辈多着呢。”

小辛道:“你怎知道是严星雨?”前些日子花解语给他的印象大深了,严星雨若只真正

的英雄人物,花岂能芳心倾慕一至于此?所以老实说这个消息他觉得不大可信。

绿野道:“总共三个人说的,并且都亲眼所见。第一个是连四本人,经过情形说得很详

细。第二个是我派去的人,他留在南京当过镖师,资格很老,经验多眼光准。他亲眼看见整

件事情经过。第三个是住在北门的名拳师“山摇地动”陈大元。我们查询之下,陈大元说碰

见严星雨匆匆经过,只冷冷淡淡打个招呼。”

这些证据表面上看已经足够了,小辛只提出一点,问道:“连四负重伤之后还能说

话?”

绿野道:“这一点便有奇怪了,他只不过左肩和手腕受伤,两处都不是致命部位,何以

曾有重伤垂危的话?”

小辛道:“我想瞧瞧他。”

绿野道:“为什么?”

小平道:“我们既然是朋友,既然又知道他垂危的消息,去瞧瞧也是人之常情。难道你

为不对么?”

绿野道:“如果我们知道严星雨就在附近,又知道横行刀尚在他身边,你先找他抑是先

去探望连四?”

小辛道:“现在可有这种选择机会?”

绿野道:“还不知道,船马上靠岸,一到岸边就有消息。”

绿野望着昏暗的江水,过了一会,才道:“是的。”

小辛大声道:“我说过,我决定之事,谁也不能拦阻。我要看看连四。”

绿野回转头,发觉舱内漆黑无光,便点上灯,灯光照出小辛的面庞,她端详一阵,道:

“你连小指头都不能动,请问你有什么法子‘去”看连四?”

小辛道:“你别忘了有秘密在我手中。”

绿野道:“秘密已经不见了。”

小辛道:“峨?这一两天好象发生了很多变故:”

绿野道:“对,由于连四负伤垂危,我爷爷大为震怒,决定不再过隐姓埋名的生活,所

以他撤销了我的誓言。我的誓言是什么,相信不说你地想得到。”

小辛道:“我虽然想得到,但你祖父要你立下很可怕誓言,目的只不过不泄露家传武

功,这一点却使人想不通。”

绿野忽然道:“就快靠岸啦:”

小辛道:“说不定我的穴道根本没有受制于你,因此你现下不答应我,大家一翻脸,你

便可能失去带我去见那个人的机会:”

绿野晒笑一声,道:“昨夜有个男人,他的身体已呈现极冲动状态,因为有叩女人戏弄

他,而这个女人却是赤躶躶躺在他身边。要是这个男人能动弹的话,你猜他第一件事做什

么?”

小辛苦笑一声,通:“我不知道。”

绿野道:“等一会我们上岸,你会见到有趣的人和有趣的事:”

小辛眼睛转到窗边那盏风灯上,忽然凝定不动,若有所思。

绿野轻晒几声,转眼向黑暗的江岸望去。口中喃喃道:“石堤已可见了,好像还有人

影,小辛,我们快到了……”

在她身边的风灯忽然熄灭,绿野吃一惊,连忙打着火折,但那风灯却仍点不着,绿野手

忙脚乱地查看。

小辛嘲声道:“好笨啊,连我在这边也看见灯蕊铜管坏了。”

后面的梢公在蓬上敲了两下,绿野吃一惊,道:“啊呀,已经到了,但这盏鬼灯却忽然

坏了……”

她伸头出窗,纵声叫道:“爷爷,没有事,只是灯忽然坏了。”

船身碰到石堤,传来轻微的震动。堤上一个苍老含劲的声音道:“灯怎会壤的?绿儿,

你若是受制于人,也不要紧,爷爷会想办法,你别惊慌。”

绿野钻出船头,道:“我没事,真的是灯坏了。”

她爷爷道:“小辛呢?他真的不能动?”

绿野道:“当然是的,他说想先去看连四,夺刀的事好象不大在乎。”

她爷爷道:“这是小辛的作风,他对天下任何奇珍异宝都不惑兴趣,所以才会对‘友

情”看得重,你现在把他穴道解开,请他上来。”

绿野讶道:“解开穴道?爷爷,这个人可不是普通人。我从没有害怕过任何人,但对他

不知何故却感到害怕:”

她爷爷笑一声,道:“傻丫头,你知不知你爷爷是谁?”

绿野道:“当然,你是海龙王雷傲候。几十年前便已是武林一流高手了。”

侯道:“但,重要的——你却忘记提起,你爷爷是典押业之王,评估天下重宝之时,上

至帝王公脚下至鸡鸣狗盗,无不钦服。”

绿野实在不明白爷爷在这种情况之下,何以忽然提到典当这一行?难道和武功有关?

雷傲候又道:“典当这一行除了胸中学识和经验之外,最重要的是和胆色,尤其是胆

色,简直跟赌徒一样。”

绿野恍然啊了一声,道:“您意思说你一生都是在豪赌中。”

雷傲候道:“对,每次要爷爷出马鉴定评估的话,便是爷爷我作孤注一掷的豪赌了。孩

子,当年你爷爷的豪情胜慨,一百个武林高手部比不上。”

他们祖孙的对话停止了,沉寂一会,绿野奋然道:“好,爷爷,我去解开小辛穴道:”

她显然感染到老祖父的豪气。爷爷已是八十岁的老人,雄风犹在,怎能不感动的振臂而起?

黑暗中忽然传来语声:“傲老,您好:”是小辛的声音,是从雷傲候后面两三丈虚传过

来。

雷傲候转身望去,黑暗中只隐约看见小辛高瘦的身影。他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道:

“好,小辛,你真行。我那小孙女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突然一道火光从堤下飞来,霎时照亮了堤上数丈方圆。原来是那梢公高举一支火炬,飞

身上堤。

小辛全身虽然暴露在火炬光下,但在别人眼中仍然有模模糊糊之感。彷佛来自幽冥的魔

鬼,又像是密林中,最凶残可怕的豹子。

绿野尖叫一声,飞扑上去。半途中却被雷傲候舒臂伸手拉回来。雷傲候沉声道:“不要

冲动,他不是人。”

小辛道:“我要瞧瞧连四。”

雷傲候道:“我晓得,已经把他带来了。”

他作个“请”的手势,小辛道:“我知道他在那边的茅屋中,但我同时又知道在茅屋的

四周,一共有三十八个人,有的在树上,有的躲在坑洞内。

雷傲候道:“你究竟是人呢,抑是魔鬼?”

小辛道:“你刚才已说过我不是人。”

雷傲候萧萧白发在火光下出刺光芒,尤其他点头或摇头时。现在他面上的皱纹更深了,

眼神见呆滞,显然这个活了将近百岁的老人,正以他一生的智能和经

暮夜中,孤独的火炬不但不能照亮大地,反而散发出阴森和寒冷的气氛。任何人如果发

觉敌人竟然是魔鬼化身,他能够不吓破胆子已经是奇事了。

绿野儿惊惧得身子发抖一会儿又现出狂野神情要冲向小卒。雷傲候一只手稳稳抓住她,

宛如不可撼的石像似的,这个老人忽然说道:“小辛,很多不可能的事都在你身上发生,例

如刀王蒲公望,血剑严北。所以就算多加上一个巫山宫宫主“风鬓雨鬓d南飞燕,也不会稀

奇。”

小辛道:“南飞燕亦只是一片落叶罢了,不过这一片却污秽可厌得很……”

雷傲候道:“南飞燕轻功暗器天下第一,怪不得你击灭风灯,绿儿全然查看不出蹊跷,

也怪不得你上提时能瞒过我雷某人耳目:我算来算去宇内昔年只有南飞燕“跨日无影月凌

虚”轻功身法可以臻此境界,你无疑尽得心法精要,甚至有可能青出于蓝:”

原来这个智能的老人,研究的是这件事。可怕的是,他终于毫不错的找到结但小辛却好

象一点都不在乎,转变话题道:“你和闽南连家有什么关系?”雷傲候沉吟末答,绿野大声

道:“爷爷别告诉他。”雷傲候摇头道:“也瞒不了多久。连四是绿野的末婚夫,也就是雷

某人的孙女婿。”

小辛意外地“嗯”了一声,道:“我倒想不到你门关系如此密切。不过,我还是要看看

连四。”

他忽然现出警戒神色,然后缓缓转头望向黑暗中。

大约在三匹丈处,出现一个人,身量颇高,腰肢毕挺。面色白根五官端正,一望而知是

江南人氏。

年纪最多不超过三十岁,身上淡青长衣裁得极为合身,头巾上有一方羊脂汉玉,腰佩长

剑,左手却拿着一把折扇,予人以潇洒大方的印象。

当然谁也想不到小辛能够在黑暗中把来人观察得清清楚楚,因为小辛能够发现这个人的

出现,已经使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那人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