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翎

小辛毫不困难便把丝线弄断,放走绿龟,回到屋内,在床板底拆下一具钢丝编做的弹射

毒针装置。这具毒针发射器制作得精巧之极,体积总共只有一个茶盅大小,机括很敏感,就

算有生只蟑螂也能够牵动触发。另外薄被的一角也有一条细线牵系机括,如果小辛发现不

妥,赶快揭被抱起阎晓雅的话,他所抱的人不久就变成尸体。

这是极卑鄙的谋杀手法,由于触动机括的是龟或你自己,当时必有一番震骇迷乱,尤其

是玄机葯毒发时痛苦抽搐,你救人都来不及,对于老早鸿飞冥冥的凶手更无法追捕。

阎晓雅回醒睁眼,见到小辛英俊而又有一层迷雾的面庞,又惊又喜,道:“我还活着

么?为什么没有死?”

小辛道:“你见到什么?听到什么?”

阎晓雅回想一下,道:“一个尖锐口音在耳边告诉我,你一进屋,十息之内必须向你讨

水喝,否则一支有玄机毒的利针就会透过床板刺入我身体。”

她喘一口气,又道:“这人的话声叫人不能置疑不敢反抗,但没有见到人。”

小辛道:“他希望我端水到床边,而在喂你喝水时,你忽然中毒抽搐。这一瞬间我势必

心神稍分遭他毒手。”

阎晓雅道:“好险,好可怕,这是什么手法?”

小辛道:“在暗杀道中,此是中乘手法,冷血而有效。但比不上你和小郑合作的大拼盘

手法。那是上乘手法,每一下都要真工夫,配合得丝丝入扣才行。”

阎晓雅沉默一下,才道:“既然小郑已死,从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小辛道:“除了拼命三郎、四方天狼、灵犀五点金之外,最近我一口气遇上不少暗杀道

高手,究竟是谁想将我置于死地才甘心?象你们这些人都不是容易请的,谁有这么大的力量

这么壮阔的气魄?”

他并不是询问阎晓雅,因为大凡聘雇刺客的人,必定千方百计隐藏自己,除了在当中向

两边接触之外,刺客杀手根本不知道是谁出钱,亦不想知道。

小辛深切了解此点,故此根本不向任何人询问。

阎晓雅却道:“你可是怀疑严星雨?他固然有财有势,但我猜不是他。”

小辛喃喃道:“如果他是幕后人,便不会把你们留在身过,但若不是他,我便想不出任

何人了。”

严星雨,真象江南的烟雨般迷蒙,教人看不透,教人迷惑……

连四那张本来很英俊的脸庞,看来憔翠消沉。

房子虽然不大,只有一个厅,两个大房间,当中是小院落。但通敞明亮,到处收拾得一

尘不染。所有的家具都朴实大方。屋门外是一条宽巷,但屋宇本身却是嵌在一座大宅院的花

园内。所以从厅房的窗户望出去,四下尽是花树和翠竹,景致甚为幽雅。

连四在房内目光可以透过小院而见到对面房间内的绿野。但也时时碰到绿野愤怒不怀好

意的眼神。

绿野忽然大声道:“你的朋友不要你了!他不会送刀来给你,他骗人的!”

这几句话连四已经熟得可以倒过来念,因为自从五天前绿野出现,占据了海龙王雷傲侯

为小辛准备的卧房之后,她老是对连四大声嚷嚷这几句话。如果要计算次数,相信至少叫嚷

了一百次以上。

连四被她叫得饭吃不下,睡觉不着。最可怜的是绿野根本不准他踏出屋外一步,想溜之

大吉躲避她的精神虐待也不行。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竟然是我的妻子?连四时时忖想,嘴角不禁泛起苦笑。若是娶了她,

过十年二十年之后,不知道她会变成何等凶恶的婆娘呢?

娶她为妻万万不可,光是认识她就够老半天了。连四不下百次对自己说,提醒自己决不

可注意她的美,只可以挑剔她种种坏处。

如果小辛永不出现,如何是好?逃是逃不掉,住下去却有死无生。连四宁可被流氓们拳

打脚踢,宁可有一顿没一顿的流浪,宁可风餐露宿……

但是看了绿野焦急野蛮的样子,却也不由自主泛起怜悯之情,连四极希望小辛出现,这

只是为了绿野而已,并不是他想得到那把横行刀。

连四眼睛转向桌了摆着的四盘小菜,一大碗萝卜丝鲫鱼汤,热气腾腾的白饭。肚子的感

觉是不饱亦不饿。任是山珍海味都没有用,一个人没有食慾就绝不想动筷。但如果有酒……

酒的确是寂寞愁闷的克星,在很多情况下,能使人渡过危机。

可惜桌上没有酒,件件碗盘都是极精致的名瓷,每一件都可以换几十斤酒,但有什么

用?名瓷是名瓷,酒是酒!谁也不能代替谁。

连四深深叹口气,人影一闪,绿野闯了进来。她叉腰瞪目大声道:“连四,你除了叹

气,还会什么?”

连四瞠目不知所对,因为她来势汹汹,心意未明,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绿野忿然道:“这桌上的东西你不配吃……”接着一片碗盘破碎声,原来这个野蛮的女

孩子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扔到院子里。

连四根本不想动筷,所以并不难过。可是她的蔑视侮辱却大大超过饥饿问题,连四忽然

热血沸腾气往上冲。

好多年来这是第一次怒气填胸,感到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突然站起身,眼睛不看绿野,只望住窗外。

这股气势,连四整个人为这脱胎换骨,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连四,英气飒飒,如雄狮发

威的气概。

绿野忽然呆住,痴痴地望他,难道眼前的英挺男儿就是从前萎靡怯懦落魄的连四?同是

一个人,真能够变化如此之大的差距?

连四终于向她看了一眼,便大踏步行出去。绿野不但不敢拦阻,连问他一句话都不敢。

踏着晨曦,众鸟争鸣宛如迎客,清幽的旷野生机盎然。

树叶草尖朝露未干,晶莹如颗颗透明珍珠。连四在树林站了一会,深深吸口气,空气清

凉新鲜之极。他也觉得自己已有再世为人之感。

现在他由头到脚都换上新净适体的衣服,憔悴落魄已不留一丝痕迹。

但谁也不知连四的内心有否焕然一新?他的性格是由怯懦变成坚强?他若是遇上敌人,

敢不敢拔刀?

连四本来穷得连喝一斤酒都没有钱,但现在看来虽然不是阔少,却也显然是不缺钱的大

爷。

他何以能在半日零一夜之后,由落魄消沉变得积极焕发?何以能由无立锥而摇身变成有

钱的大爷?

一间屋子紧靠着树林,孤零而简陋。连四略略打量几眼,大步走近,朗声叫道:“小

辛,我是连四。”

掩着的木门“呀”一声打开,一个女孩子走出,她身段修长,娇面清丽脱俗,但表情却

很严肃,说道:“我是阎晓雅。”

连四道:“你认识小辛?”

阎晓雅道:“何止认识?我根本要取他性命。”

连四摇头叹口气,道:“你说世事有没有真是真非呢?如果有的话,何以象小辛这种

人,竟有那么多的人想杀死他?”

阎晓雅笑一下,道:“听说小辛只有你这个朋友,只不知当小辛有危难时你能帮多少

忙?”

连四道:“我不知道……”他停口想了一下,又道:“我真的不知道。”

阎晓雅道:“小辛快天亮时离开的,我认为他一定有问题不能解决。这两天不少人来杀

他,热闹得很。所以我猜他的问题离不开暗杀之事。”

连四眼中闪出沉毅光芒,大步入屋,一会儿出来,手中托住那具毒针发射器。

阎晓雅道:“小心,针上有玄机毒。”

连四道:“是不是你的?”

阎晓雅道:“不是,小辛说用此物杀人的手法叫做玄机勾魂。当时他抓不到此人。”

连四可能不知道厉害,亦可能忽然变得大胆,对此面上全无表情,他道:“我查看过小

辛果然不在屋内。”

阎晓雅道:“如果他在屋内,听见你的声音会不出来相见?”

连四道:“我怕的只是他虽想出来却办不到,阎姑娘,你对小辛的事知道得很多。莫非

这两天你都跟踪他?”

阎晓雅道:“前天中午我们在饭馆碰见,这是第二次见面。由于第一次见面时杀他失

败,我和同伴小郑,辞别严星雨回到南京,死了杀他之心。谁知这回见面,却被他迫得我们

非动手不可……”

她把当日如何与小郑配合施展大拼盘手法,一直到昨天杀死韦达,以及破去玄机勾魂等

经过详细说出,在这个过程中,她曾被剥光衣服之事亦没有隐藏遗漏。

最后她又道:“小辛很君子,昨夜他躺在板凳上,没有趁机占我便宜。但小郑之死,他

仍然要负责。”

连四没有评论,阎晓雅讶道:“我的想法难道不对?”

连四道:“你的想法不要紧,重要的是小辛对你想法如何。”

阎晓雅不觉气结,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连四根本不瞧她,心中却想道:“小辛显然对

她印象深刻极特别,否则不会让她跟到如此清幽地方隐居,又更不会天不亮就逃跑。”

连四以男人的立场来想,所以认为小辛突然离开,根本就是躲避阎晓雅。因为这个女孩

子清丽脱俗的气韵,的确能教任何男人掉下去。久处之下,终必被情网缚得动弹不得。

如果我是小辛,如果我不想被女人绊阻,我也会匆匆逃跑,连四心中作成结论。注意力

便回到玄机勾魂这具毒针发射器。

他把这件暗杀利器丢回屋内,说道:“此人既要暗杀小辛,一定不止玄机勾魂一种手

法。现在他一定跟踪着小辛,只要找到他,就可以找到小辛。”

阎晓雅道:“道理很对,但找得到这个刺客么?”

连四道:“你说的是,不过凑巧我认得他们,再见啦。阎姑娘。”

阎晓雅道:“我跟你去找小辛好吗?抑或是在这儿等他?”

连四径自转身大步行去,但只走出六步,突然停顿。

他并不是等候阎晓雅,而是看见七八丈远的野径上,有两块狭窄但高达五尺的长形盾

牌,宽度仅能遮住盾牌后的人体。但当中却有一个碗口大的洞,洞中露出光芒闪闪的箭簇。

连四运足眼力望去,那支箭从洞口突出数寸,族尖发出锋锐光芒,稳定之极,竟不随箭

手的呼吸而有丝毫移动。

只要是修过上乘武功的人,立刻可以从这些细微的特征,看出盾牌后面的箭手非同不

可。尤其是这个距离,几乎等如剑手用长剑抵住你的咽喉要害一样危险可怕。

正对面是两块盾牌,而在左右两边每隔三丈,各有两块长盾,一共是六面盾牌,却只有

五支劲箭,因为当中两面盾牌其一没有箭而只有一层薄纱,阻隔了外人想要透过洞口的目

光。

别人虽是看不透洞口薄纱,但却可以肯定那后面必有一眼睛望出来。

左右两翼四面盾牌突然向前推进,眨眼变成马蹄铁阵形,连四阎晓雅都陷身其中。除了

背后,既是屋子那边没有盾牌箭手威胁之外,其余三面都有箭盾描准。

无盾箭牌后面传来娇美语声,道:“都不许动,否则别怪我箭下无情。”

阎晓雅本想退回屋子,但那些不露面箭手们的凶悍杀气却使他不敢妄动,她绝对不想以

自己性命测试箭的威力。

那娇美的口音又道:“我是汪婆婆,你们叫我汪大娘也可以。现在我问你,连四,你是

小辛的朋友?”

连四道:“我是。汪大娘,你是怎知我是连四?”

汪大娘不答又问,道:“阎晓雅,你已是小辛的女人?”

阎晓雅沉默一会,才道:“我是。”

连四立刻感到不妥,说道:“但小辛认为如何呢?”

汪大娘立刻斥道:“连四你不懂女人,如果她还未成为小辛的女人,她决不肯当众承

认。”

连四道:“但是我懂得男人。”

阎晓雅花容失色,心中感到好恨好恨连四。这个家伙太伤人家的自尊心和感情,他凭什

么这样做?

连四居然仍不停止,又道:“小辛根本就是逃走的,凡是美丽年轻可爱的女孩子,他见

了都逃走。我的话有凭据,绝非胡说。”

阎晓雅缓缓垂首,连四的话似乎很有理,小辛一直没有侵犯她,甚至连话都不跟她说,

冷漠得好象不是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后来忽然离开,到那儿去?要干什么?他都不透露一丝

口风。

连四又道:“阎姑娘,你走开,这里没有你的事。”

阎晓雅轻轻叹息一声,点头道:“好,我走。”

她的声音不高,但远在七八丈外的汪大娘居然听得见,插口道:“不行,阎晓雅你不准

动。”

阎晓雅果然停止跨步的动作,惊讶愤怒地望去。但她没有法子看见汪大娘,敌方虽然一

共有六人之多,根本一个也看不见。而汪大娘的声音娇美年轻,与她自称汪婆婆或汪大娘这

种年龄全不相配。

汪大娘又道:“阎晓雅,算你有点眼力,不敢违抗我的命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极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