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衣》

第十二章 横扫千军

作者:司马翎

其实笑和尚乃是使出五台绝艺“弹云腿法”中“颠公踢键”的绝妙招数。故此才有这等

的威势。

诸葛元一击不中,急怒交集。大声道:“笑和尚要架这梁子吗?”

笑和尚嘻嘻而笑,四顾一眼,觉得附近毫无异状,刚才他一路上山之时,已曾细察南江

所在,却找不出丝毫迹相!

因此这位大和尚认为南江可能离阵后下山地去。

只因南江并没有找寻天狼龚其里的理由,这样或许是暗中上山一探敌阵的威力而已!

书中交代,这位笑和尚和九指神丐渊源极深,因此九指神丐把自己许下的诺言遗下由他

代为清理。

其后笑和尚更被困阵中的大慧和尚成为神交好友,是以大慧自知圆寂之期已届,使首先

命神鹰大黑报讯与他。

笑和尚闻讯立即赶来,带了一个黑桶,准备将大意遗体就地火化,然后将骨灰带回五台。

他早由大慧书札中得悉此阵的奥妙与及那些木牌妙用。是以入阵时的一见木牌俱毁,便

知南江已曾来过。

以他推想南江身为武林四绝之冠,当有出类拔萃的能为,龚其里虽然计出连环,阴毒无

比,但南江不一定会被害。

当时想起九指神丐的重托,便赶快来寻龚其里。

这位笑和尚天性爱和笑,已成为习惯,故此他即使在寻思之时,依然嘻嘻而笑,一似世

间什么事情在他的眼中,都毫不严重。

诸葛元怒极反而冷笑一声,转身便待走过去对付笑和尚。

然而那天狼龚里一生高傲,哪里需要五台山法雷寺来为他架梁,只听他大声道:“诸葛

元休走,这是老夫自家之事……”

诸葛元立即停止动作,脾脱作态道:“废话,人家硬要架啊……”

笑和尚呵呵一笑,道:“贫僧本来绝无理由可以插手多事,可是昔年贫憎又允诺过九指

神丐,为了他了结对龚老主施主的诺言……”

说到这里,龚其里诸葛元同时怒哼一声,只因这笑和尚主来说去,倒底还是不肯放手。

笑和尚道:“……贫僧想来龚施主豪雄如昔,当然不肯让我和尚多事。”

他稍为停顿了一下,再抬眼去看那天狼龚其里,只见他郑重地颔首,因此,他便继续道:

“诸葛施主当然更不喜欢贫僧横生枝节……”

诸葛元也由衷地点头。

笑和尚道:“那么除了贫僧离开这儿,别无他法!”

那两人又一齐点头。

笑和尚道:“可是贫僧也有本身的困难,正如刚才听说过的,总不能让地和指神丐失信

于人啊……”

龚其里不悦的道:“大和尚你虽是玩亦不恭,游戏人间,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却对本身

之事十分看重。谁你立刻作个决定,老夫实在不愿对大和尚你说出难听的话……”

笑和尚仍是嘻嘻而笑,丝毫不见紧,把两人激得怒火熊熊,快要发作,却听他道:“龚

施主说得是,贫僧也不愿耽误两位,目下只有一法,可以三全其美,只不知两位高见如何?”

两人登时同声催他,笑和尚道:“贫僧怀情两位赐个薄面,暂时停的和,诸葛元施主为

贫僧之故,且下山去,以后的事贫僧自然不敢还问……”

诸葛元一想,这倒是唯一解决方法。

自己暂时罢手下山,那笑和尚便可当知为九指神丐履行了诺言。而自己方面也不必多树

一个莫名其妙的强敌。

他回眸看看下山之路,忽然想起那峡谷的轮回阵何等难闯,而且爱妻等了十年,想必也

十分心急自己到冥府去陪她……

天狼龚其里先开口道:“大和尚你何必要苦苦地插一手,须知你这样做了,老夫也决对

不会领你的情……”

笑和尚仍未回答,那诸葛元已冷冷道:“对不起,区区决意驳回大和尚的面子!”

语声极是斩截坚决。

笑和尚闻言一愣.但嘴巴上带出嘻嘻笑声。

“那怎么成?诸葛施主你……”

诸葛元道:“你别再说了。”

一叱后,又道:“大和尚你高兴如今出手拦阻,或是俟诸异日待区区亲上五台山了结这

桩公案都可以。”

天狼龚其里却说道:“你敢自信异日尚有性命到五台山去?”

笑在和尚心中一急,张开双手作个无可奈问的姿势,手中的那个黑木桶忽然掉到地上去。

笑和尚用脚趾一挑,便定在脚趾尖上。

微风飒然过处,三人中间忽然多出一个人来。

但见那人须发俱白,身上一件灰白色的绸大褂,左手持着一根盘龙钢拐,右肩露出一把

剑柄,一条银白色的丝穗垂将下来,这时还在微微的摇晃。

这人一现身,三人之中,倒有两个婴然动容!

天狼龚其里厉声道:“久违了,南江!”

笑和尚瞪圆眼睛,口中念声阿弥陀佛,心时却在忖道:“此人一出现,只怕我和尚数十

年威名不容易保全了!”

原来这位老人正是以剑拐驰名天下的南江江老爹。

笑和尚若是仍然坚执要替九指神丐履行诺言,江老爹这一出现,无疑最后他得替龚其里

顶缸了。

是故笑和尚会这样想法。

江老爹呵呵笑道:“龚兄别来无恙?今日老朽造访宝山,幸晤仙颜,虽然鬓发已皤,但

面目神情依然一以当年,故此一眼便认出是龚兄……”

他在说话时,潇洒中自然流露出威猛气氛,可以想见年轻时的风度该是何等令人迷慑。

他转眼一瞧笑和尚,又道:“那位诸葛兄老朽已识,敢问这位大和尚法号……”

天狼龚其里趁这时收摄住心审,仰天长笑道:“南江你早就来了,何必装着刚到的神

气!”

江老爹一拂颔下白须,笑道:“龚兄有所不知,老朽虽然上山不在此时,但因老朽有一

桩事,故此等于现在才赶到……”

其实江老爹虽是绕了个大圈子,到狼龚其里的茅屋里搜查过,但因他功力已到了超凡入

圣之境,施展出内家千里视听之术,身虽在远处,其实这边一言一动,他老人家无有不知!

笑和尚嘻嘻笑声,依然不绝,江老爹故作恍然道:“这位大师原来便是五台挂月峰法雷

寺高僧笑和尚,怪不得慈悲笑容中,另有一种庄严法相,老朽失敬了!”

笑和尚道:“江老施主谬誉贫僧,愧不敢当,我沸门虽有慈悲宝筏,奈问世不愿渡登彼

岸。贫僧亦只有待呼荷荷……”

江老爹心中一笑,想道:“大和尚居然用话试我,窥察我是否已知这里的事,今日我江

峰青说不得的拼着多结一段隙嫌,也得助那诸葛元于臂之力……”

当下朗声笑道:“老朽八旬有余,已是行将就本之躯,大和尚毋对我说法。”

他转面瞧瞧诸葛元,问道:“诸葛兄的事已告一段落吗?若然如此,则老朽要向龚兄陪

罪了。”

诸葛元忿忿道:“原本区区已和龚其里说定,我们拼斗之后,他如不死,便下山寻你,

可是平空钻出这位大和尚,硬是说昔年九指神丐遗言,要他替龚其里效一次力,故此大和尚

非架梁不可,江老先生你来评评这理!”

江老爹勃然作色,白须无风自动,神态极为威猛,他道:“哼,这样说来,倒是你这个

大和尚不对了。大和尚你一定要插手管这件事情吗?”

笑和尚道:“这件事始末是这样的,只缘当年九指神丐……”江老爹道:“别说了,老

朽只请问一句,大和尚你是否一定要管?”

笑和尚哪能示弱再作解释,口中朗喧一声佛号,应道:“正是如此。”

江老爹道:“呵,呵,那好极了,横竖老朽得等龚兄了结诸葛兄之事后,才作计较,既

然如此,老朽也插上一手,大和尚你冲着老朽来吧……”

此言一出,喜坏了两个人。

一个是诸葛元,他心中有数,明知江老爹乃是见他处境窘困,故此仗义挺身相助,以南

江的剑拐绝技,当然可以抵挡住五台山法雷寺的独门兵器“降魔念珠”。这时真是又欢喜,

又感激。

自忖这番誓必要和龚其里偕亡,一方面为爱妻报仇,一方面也可以报答江老爹的恩德。

还有一个人欢喜的,便是天狼龚其里,在他想来,诸葛元功力尚逊他一筹,那是十分明

显之事,这样子拼斗之后,他必就尚有余勇。

而那南江和笑和尚可能势均力敌,结局如非两败俱伤,便是筋疲力尽,不堪再战。

那时节,他只须用那举手之劳,便足可制仇人于死命,这叫他如何不喜,如何不乐呢?

笑和尚在心中叫声苦也,忖道:“和这等绝世高人相争,必须尽出全力,但贫僧皈依我

佛已数十年,如今功德将满,岂能再开杀孽?这还是从好的一面着想,假定想得糟些,贫僧

数十年威名,可能要毁于一旦……”不过情势已经摆明,笑和尚任是佛法精深,能够吞气忍

辱,不想和江老爹动手,却也办不到了!

只听江老爹抖丹田长笑一声,只闻四山响应,余音未歇,他已自持剑拐指点道:“大和

尚,咱们往哪里儿!”

笑和尚脚趾一掀,便见那个黑木桶呼地飞起半空,在它掉下来时,笑和尚慾伸手去接。

而江老爹却是有心挑衅,只见他身形微晃,已到了笑和尚前半丈之处,倏然伸指一弹。

一缕冷风,电射而出。

笑和尚蓦觉手中黑木桶震动,赶快运力护持。

却听“彭”地一响,那只用老楠木制的木桶半边已炸裂了。

江老爹的这一手直把那天狼龚其里看得心中一凛,随即暗自庆幸有个笑和尚先打头阵。

原来江老爹乃是使出南江驰名天下武林的剑拐指掌四种绝学之一的“金刚弹指”奇功,

要炸碎笑和尚手中的黑木桶。

笑和尚若非运力护持,准保整个木桶得被江老爹完全炸裂。

话说回来,因是江老爹先出手,笑和尚敢到对方指风乃物时才发觉,迟了一步,故此虽

然只能保全一边未毁,却仍是个平手之局!

哈哈大笑道:“大和尚你这木桶分明准备用以装盛骨灰。正展下人携枢上阵的意思,老

朽窃以为大和尚此举太过泄气,故此斗胆代你毁掉。”

笑和尚摇摇头,和婉质问道:“江老施主此举过份了一点吧?”

却见江老爹手中盘龙钢拐一拄地,身形直拔上半空,有如一头大鸟,横空飞去,口中大

声招呼道:“大和尚咱们那边去。”

笑和尚如响斯应,呼地掠空飞去。跟踪飞去。

江老爹身在半空,去势本来极快,但忽然停滞一下。眼见后面的笑和尚已赶将下来。

两人擦肩而过之际,江老爹大喝道:“大和尚小心……”

喝声中一拐横扫而出。

笑和尚胖胖的胸膛一挺,那串长垂及腹的白念珠飞荡护住上身,同时之间,双手一推,

那哪边木桶直撞出来。

“克以”大响一声,拐杖击在木桶上。只见笑和尚在半边木桶离开之际,兀自双手作出

前堆姿势。

江老爹喝声“好”,身形人借力飞回去。

那半边木桶被他一拐击中,并没有碎裂,但等到笑和尚如春絮般飘飞开去。那半边木桶

忽然全部化为碎桶,洒下地来。

原来这是因为笑和尚运内力迫住那半边木桶,故此虽然已碎裂为碎屑,但一时尚未散开。

直至笑和尚飘飞开,撤回力量,这才散洒下地。

天狼龚其里见江老爹飞回,不觉横剑作态,恨声道:“你待怎样?”

江老爹微笑道:“没有什么,老朽忽然想起一件事故此特地回来问问你龚兄!”

龚其里不禁白眉一皱,想不出南江到底会有什么事能和五十年没下山的自己有牵连。

江老爹道:“老朽久仰龚兄学究天人,擅长天下各种阵法,方今东海金钟岛迷宫,据传

说宫中道路迂回往复,平常人能人不能出,识得迷宫出入之法,唯有龚兄一人,此中是事

实?”

天狼龚其里傲然应道:“不错.天下唯有老夫能够出入自如。”

江老爹道:“那么龚兄可否指出出入之法?”

龚其里倏然目射奇光,凝视着这位须发皤然的老人家,也就是他平生唯一强仇大敌。

在这刹那间,他的心打了千百转,反复思考南江问以忽然会问他此事,与及自己该不该

告诉他。

只因金钟岛迷宫虽然单凭那繁要错综,迂回往复的路径,已足以困在天下武林高手。

但最厉害的还是迷宫主人,武学自成一派,声望之高,宇内第一。

数百年队没有人敢动念到东海金钟岛迷宫去闹事的。

如今这位被称为武林四绝之首的南江,居然有此一间,大概除了像他这等人物,再没有

别的人有资格到金钟岛迷宫去的了!

因此龚其里登时沉吟不决起来,他想起自己在天池五十年来,不肯下山一步,虽说是为

了败于江老爹剑下,人此埋头苦练。其实举动心底尚有一件秘密,一个和东海金钟岛迷宫有

关的秘密。

原来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横扫千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