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衣》

第十三章 风云变色

作者:司马翎

“篷”的一声巨响,苗村身边涌起一大团暗红色的火云,原来他身藏的那筒玄武砂忽然

爆炸。

这边迭连发生变故,又死又伤,但滇边大侠熊应宗和黎母岭赤足仙的毒斗,兀自不减起

初之时。

尤其这刻滇边大侠因恐赤足仙施放毒物,故此奇招尽出,务必迫得敌人没有缓手来取毒

的机会。

于是他把他的那面沉重无比的大铁牌.有时舞得山崩地裂,风云变色,威猛得无与伦比。

赤足仙每当此际,定必使出一路怪异绝世的爪法,专从下路进攻,整个人差点儿像是爬

在地上发招。

他这一路爪法取象诸般毒虫在地上盘走攻敌时的各种姿态,着着均是天生奇险奇毒。

于是滇边大侠有时便又改变他的牌招,使他变得舒徐绵密,就有如微风细雨,飘飘洒洒。

用这么沉重的一面大铁牌,而能使出这等阴柔细致的招数,恰如握了一管大笔,写完擘

窠大字之后,立刻仍用这管大笔来写蝇头细楷般令人惊奇!

这样却苦了在盆谷四周隐伏观战的人们。倒不知要看那两位名重一时的奇人拚斗好?抑

是看查老头儿和烈火星君弄把戏好?

本来当论武功,尤其如今以兵刃相见,那是滇边大侠占些上风。

可是他却因为必须要迫往对方不能抽手,故此每一招发出,都得令敌人艰于应付才行。

这样一来,他的有些须得先卖破的险着煞手便使不出来了,于是两人暂时打个平手。

苗村这时早已烧死,但他身上涌起的一团毒火云却平添一件麻烦。

那姓查的老头呵呵一笑,因为他毕竟又赢了烈火星君!

只见烈火星君厉声大叫,双脚一顿,地上的石头给他踩得粉碎。他怒气勃勃地说道:

“查老儿你敢让我用火烧你吗?”

查老头儿洪击应道:“为什么我要冒这个险呢?你倒底帮不帮我?”

烈火星君脾气有如火焰冒射,怒道:“我偏不帮,下次我碰上你,就拿火烧你——”

查老头儿那张圆圆红红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抬头望望天上那股气流,又看看地上那一

团刚刚升起的暗红色火焰。

就在这顾盼之间,已发现伍仲公转身慾走,倏然一跨步,身形移动半丈,猛可吐气开声,

一拳捣出。

他口中“嘿”的一声,真是响亮无比。

那厢看热闹的众人都骇了一跳,反而苦斗中的滇边大侠和赤足仙恍如不闻。由此亦可窥

出功力之深浅。

只见他一拳虚虚打出,但在半丈外的伍仲公却惨叫一声,仆滚于地。

一个苍劲的老婆子口音道:“这才是百步神拳的真正功夫哪——”

当那声音开始传来之时,还在数十丈以外,但是等到说最末的一个字时,竟然已现身当

场。

众人连忙瞧着是那一路高人出现。

只见一位发如雪白的老婆婆,站在查老头儿旁边,年纪虽老,但腰肢挺得毕直,手中还

提着个独脚铜人。

众人到眼瞧见,但觉她轮廓尤在,颇可想到昔年风韵。

有人尖声道:“她是南疆石龙婆啊!”

石龙婆耳尖,听个清楚,只见她回头一笑,露出齐整洁白的牙齿。她向查老头儿道:

“神掌查本初的名声倾动武林垂一甲子,老婆子心仪已久,今日初开眼界,的确教老身佩服

之极!”

众人这时才知道那位矮矮胖胖的老头儿原来名列四绝内的神拳查本初。

怪不得出拳那么霸道,远隔大半丈,而那伍仲公又是一身武功之辈,竟然一拳便命丧黄

泉!

神拳查本初嘻嘻一笑,道:

“小老儿只识几手庄稼把式,岂敢称神。石龙婆威震南疆,独脚铜人有拔山扛鼎之能,

武林无不景仰……”

烈火星君走过来,定睛看看石龙婆,然后道:

“怪呀,贫道在南方行走了几十年,总忘了到南疆瞧瞧你,想当年你也该是位美人胎

子……”

石龙婆那曾被人这样当面说过,这时一听到烈火星君率直的话,反而不生气,微笑道:

“烈火星君休得取笑,老身久仰你的威名,刚才也瞻仰过绝学,虽是牛刀小试,却已十

分惊人!”

烈火星君心中又得意起来,哈哈一笑,道:

“查老儿,可见得识货的人原是有的,我若不是爱惜你一身功夫,准保今日把你烧死!”

神拳查本初并不搭这个碴儿,反诘道:“你瞧你放的一把火,若是飘到山外,登不遗祸

人间?”

原来山头风大,空中那股暗红色的气流这时已飘飞了十余丈远,却不分散。这正是赤足

仙阴毒计谋之所在,若果一下子便吹得散,他可就无从和烈火星君拚门真功夫的机会了。

烈火星君抬头一看,道:“咱们追——”

忽一声已如飞跃去,身形划起一道红光,煞是好看。

神掌查本初连忙赶去,只见烈火星君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掌心向天。

查本初突然跃起,单足点落烈火星君的掌心。

烈火星自大喝一声,运足全力往上一抛,神拳查本初也提气轻身,借力跃起,呼地直冒

上半

空。

他们两人如在变戏法,登时把所有的眼光都吸引过来。

神拳查本初这时有如长了翅膀,直飞到廿丈高空,那股暗红色的有毒火云就在他头顶。

只见他双拳连环捣出,那股气流立地碎裂,化为千万缕,被高空冷风一吹,转眼已经分

散消逝。

这时众人才知道神拳查本初的用意何在。

查本初飘坠下来,换了武功稍差一点,在这么高处掉下来,不摔成一块肉饼才怪哩。

眨眼间石龙婆烈火星君和查本初三人,围绕在烧死的苗村旁边,分作丁字形站好着。

和拳查本初大喝一声“起”字,三人齐齐出掌推去,然后往上一送。那团暗红色的火云

呼地飞浮而起。

这次因是合三位高手之力,互相在四周挤破,代后送上天空,其力绝巨,一下子便升高

了十七八丈。

烈火星君又伸出右手,查本初加法泡制,借力飞上半空,然后用百步神拳的力量将那团

毒火云捣得稀散,让大风将之吹逝。

查本初刚刚掉下来,那边两人各出奇招,已斗了六七百招。根本许多招式都是才发即止,

改换他式。

因为他们打的时间虽短,招数却多。

滇边大侠熊应宗宏声喝道:“撒手!”

赤足仙哼了一声,退出圈子,两手空空如也,敢情那根蜘蛛爪已被对方大铁牌卷了出手。

赤足仙那张清秀的面孔上,流露出又恨毒又惭愧的神色。

滇边大侠按牌不动,睁目凝视对方,虎虎生威。

目下他已赢了,当然不肯再冒险追迫,惹出对方阴毒的绝艺。

石龙婆一幌身,抢到两人之间,湛湛的眼神先扫过赤足仙的面上,见他并没有受伤,也

发觉他没有和自己点头,便缓缓转头去看滇边大侠。

熊应宗已知她是石龙婆,礼让地退开两步。

眸子一闪,已瞧见苗村焦黑的尸体和伍仲公俯仆的身躯。恶人已除,心中便觉舒畅得多。

神拳查本初大声道:“熊大侠神威盖世,力挫毒焰,可贺可贺——”

言中之意,不啻表示出他乃是站在滇边大侠这一边。

只见烈火星君摇摇摆摆走过去,他刚才出现时,每一动作都极怏,故此没有什么异状。

现在慢腾腾地走,众人可就听到他身上叮叮当当直响,真不知那件血红如火的道袍之下,

藏着些什田玩意儿。

他没有说什么话,只在熊应宗旁边站定,向对面的赤足仙瞪眼睛。大有假如赤足仙施放

什么玩意儿。

他没有说什么话,只在熊应宗旁边站定,向对面的赤足仙瞪眼睛。大有假如赤足仙施放什么

毒物之时,他就拿火去烧的意思。

须知赤足仙平生唯一克星便是这个烈火星君,是以烈火星君会表露出这种挑衅的神气。

赤足仙猛地一摆雪白的长袖,愤怒之极地哼一声,石龙婆忙走了近去,低声道:“你已

激动公愤,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赶紧走吧——”

赤足仙又哼一声,没有理睬石龙婆。

白龙李延之想道:“那厮仗着一身毒物,我可也有水可凭,哼,除非他不走水道……”

主意一决,扶了高剑平便离开此地,阴阳笔褚兆和贺迎祥也下山而去。

滇边大侠熊应宗心中想道:

“看来石龙婆和那厮乃是旧时相识,说不定还是甚深的渊源。这两人若是联手,我一个

人可就万万抵挡不住——”

他是一代大侠,心中连想也未想到要请别人帮忙。

烈火星君不管三七二十一,叫道:“这厮邪气邪气,熊大侠,咱们别让他留在此地!”

赤足仙岂能吞下这口气怒哼一声。石龙婆也怒目而视,神拳查本初呵呵一笑。走到熊应

宗和烈火星君旁边,形成三人联防阵线。这当中三个人,还是以他这位身居武林四绝之一的

份量最重。

石龙婆心中电光火石般想道:

“不好,武林四绝中我已得罪了为首南江,再加上这三个人,以后我别想有一日安宁―

―”

她那念头一掠即过,回睨处目光扫过赤足仙的面孔,心中不禁又微微一颤,想道:“但

我也不能舍他而走啊……”

双方正在一触即发之际,忽然一道银光如长虹横亘,由高耸的石山巅直达盆谷中心。

这五位虽是当今第一流高手,但也立刻为这景象转移了注意力。

原来他们所得到的匿名柬帖上,曾经注明在六月十三日酉戎之后,月亮初升之时,月光

从石山巅头两块大石的缝洞中穿过,所至之处,便是百年前天下武林至尊璇玑子的闭关石穴。

这位璇玑子一生没有传人,因此他驰名天下的璇玑三宝其后绝迹人间。而他那出神入化

的武功,也跟着变为广陵绝响。

藏在大石后面的孙伯南双目倏露奇光,全神凝注在月光所照的地面。那儿刚好是一块丈

把高两丈方圆的巨石,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石穴。

他心中掠过好多念头,记得江老爹曾经说过璇玑子的武功,极口称之为武林至尊,家数

奥妙无匹。

只不知何以没有传徒,致使天下间第一精妙的武学居然失传,这下大有婉惜不禁之意。

孙伯南他这个武迷心中更加为之可惜,这刻正想到璇玑绝学,不知竟是如何精妙法,一

时想得十分出神。

龙碧玉见他起先甚是紧张不安,但一旦事到临头,却完全安静下来,芳心登时为之一宽。

却看外面形势,已经现身的人,诸如山左双豪等则自忖不是滇边大侠,神拳查本初,石

龙婆等人对手,岂敢纵上盛谷中去?

而那些一代高手们,却因为对峙之势未消,也不愿意先动,因此也就变成了僵持的局面。

赤足仙如不是见烈火星君在场,早已重复出手,他为人阴险狠毒,这时忽然对石龙婆悄

悄道:“喂,我们先退下好吗?”

石龙婆正为他而担心,唯恐这个骄狂自大的人不顾一切,那时节不但数十年威名会败于

一旦,甚至性命难保,当下忙道:“那好极了,我们走——”

两人翩然一纵而起,眨眼间已没入黑暗之中。

滇边大侠熊应宗光明磊落,从无贪得之念头,他一见那两个人离开以后,便朗声道:

“熊某只因接到柬帖,故此赴会前来一看究竟,至帖上所注藏宝之事,熊某并无贪图之

心,查前辈德高望重,理宜主持此事──”

原来他感激查本初掷石示警以及其后亲自出手之恩,有意替神拳查本初安好台阶,否则

以查本初的名望,决不好意思下谷去探洞取宝。

神拳查本初虽不想贪得那璇玑三宝,但他的好奇之心却甚为强烈,闻言后便呵呵笑道:

“熊大侠何必取笑小老,这事还应由大侠主持才对!”

这两句话乃是谦逊之意,并非完全拒绝。

但一旁却激怒了烈火星君,忽然一扬手,三点蓝光电射下去。轰轰连响,那块大石都被

熊熊烈火包围,登时映照得四山皆亮。

只见他还不干休,再一扬手,又飞出一道红光,投入烈火之中,只见火焰反而转暗。

可是火热却因此而增加了不知多少倍。任何人只要踏入十丈以内,便会觉得烤炙难受。

接着大笑道:“哈,哈,到会的都是高人奇士,贫道微末之技,谅也阻不得诸位,只是

开个小玩笑而已,各位请吧!哈,哈──”

龙碧玉在孙伯南耳边道:“糟了,他把石头也烧熔哪,不知会不会烧坏了里头藏着的三

窦?”

孙伯南剑眉一皱,也轻轻答道:“是啊,这一片火内定有古怪,我本想抢先下台,但如

今怎生是好?”

龙碧玉道:﹁你真傻气,担心些什么呢,璇玑三宝中你要的只是宝剑,剑而称窦,还烧

得毁吗?”

她却忘了恐怕宝物被烧毁的话,其实还是她先说的。

孙伯南听之有理,便颔颔首。

只听她又道:“那滇边大侠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风云变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