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衣》

第十七章 红颜薄命

作者:司马翎

船上所带的食粮将尽,但还有食水,所以他们并不担心这一点,在海上还怕没有可食的

东西吗?

只要有淡水,那也就不必担心什么口不过他们现在已漂到什么地方去?他们可丝毫不知。

此处暂时把孙伯南和澄月两人行踪按下不表。

且说在那鄂境荆襄大道上,时近黄昏,一骑缓辔徐行,那匹牲口似乎力雄脚健,因此不

耐缓行,不时腾掉鸣嘶。

但那马上人却坐得无精打釆,而且身形不时地摇幌,一望而知马上的那人困乏之程度了。

这一骑现在孤独而行,因为在这等时辰,路上不会再有的行人。原来从这儿起计,前后

都得走个数十里路才有投宿之处。

马上的人敢情是个女的,只见她云鬓半偏,星眼半阖,上身一件短袖淡黄色罗儒,下身

却是曳长的窄裙,把一双莲钩也裹住。

光是依稀一瞥,任谁也得被她美皱的姿容慑住目光,这位美人儿正是威震南观数十年的

石龙婆徒孙郑珠娣。

她之所以扶病北行,敢情是听到孙伯南葬身火窟的消息。

那时江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江上云的母亲王氏,她又不敢把这个噩耗说出来,想想只

好往天地找老爹去。

事实上,她也渴望见到江上云,以免石龙婆半年期限一过,别说婚嫁之事,便性命也难

以保全。

可是她自受玄龟功所伤之后,浑身乏力,也不敢妄自用力,走到这儿来的时候,已经憔

悴得很。

但自从今天下午从荆门出发,已发现一路上有点不妥,不时有些神情慓悍的大汉骑着骏

马掠过。

郑珠娣虽然体力不成,但这些江湖道的事她焉能不懂,只在暗中冷笑数声,并不惊慌。

看看日落黄昏,前路茫茫,她明知没有歇脚之处,但毫不发慌,慢慢走着,打算捱得多

少路程便算多少。

忽见天色骤然阴暗,抬头一瞧,敢情乌云满天,快要下雨光景,这一来芳心可就有点着

急。

暗想虽然不怕什么强人,但因身体虚弱,可就淋不得雨。

她不禁赶紧提起精神,催马前行,那匹坐骑拗得久了,这时不由长嘶一声,撤蹄便跑。

郑珠娣宛如腾云驾雾似的,也不知跑了多远,自忖再也挺不住了,努力一勒缰,那匹牲

曰差点儿人立起来。郑珠娣虽在病中,但手劲岂比等闲,因此那牲口不敢作怪,停歇路中。

她四顾一下,忽见前面不远有座庙宇。心中便想道:﹁要是座尼奄那就更好了……﹂

当下催马过去,还未及细看,凉风飕飕卷括,析析沥沥下起雨来。

庙门轻轻的一敲便开,原来此庙并不大,一进门便是宽敞的佛堂,关门的是个小沙弥。

她迈进佛堂,四肢一软,赶紧扶着墙壁,细声道:

“我有点不舒服,大和尚你行个方便。……”

小和尚替她把马拴在檐下,便去叫个老和尚出来。

那老和尚慈眉善目,年龄甚老,但精神仍然瞿铄。

他藉着佛堂上长明灯的微弱光线,细看她一眼,便道:

“女菩萨太疲倦了,请到后面的静歇一下……”

郑珠娣随着小沙弥走到后面静室中,刚刚在那张干净禅榻坐下,忽听马蹄纷纷沓沓,都

停在庙前。

跟着语声步声大作,那干人已走入佛堂。听起来大概有六七个人。

郑珠娣立刻知道定是下午屡屡看见的那六七个慓悍大汉,暗中一运气,但觉气脉阻滞,

全身乏力,不觉为之骇然。

只听一个雄壮嗓子叫道:“老和尚通融一下,让咱们兄弟歇宿一宵。”

老和尚没有作声,另外一个嗓子叫道:“算啦,老和尚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爽

利…”

老和尚忽然大声诵句佛号,道:“走,走,你们这些下作东西,别沾污了佛门圣地……”

六七个人都寂然无声,大慨是面面相觑。

郑珠娣心中暗怒,想到:“要不是我如此境况,看你们这一干人的性命保得住否……”

只听一个粗壮的嗓子嘿了一声,道:“弟兄们别慌,把兵刃收回,看我收拾这厮!”

其余的人纷纷应了,敢情这人乃是他们之中的老大。

老和尚已说道:“老衲久已托庇空门,岂能和你们抡动拳脚!”

郑珠娣听到这里,暗暗道:“老和尚软了,大概他早年也是黑道中人,故此和这干人认

得。”

那老和尚又道:

“花鹰周明你乃是荆襄一路后起好汉,虽然我这老和尚你不放在眼内,而老纳也无奈你

何,但你们行事不可破坏规矩,老衲只问你想对那位单身姑娘怎样?你可得爱惜你的名誉,

将来才能在江湖立足得长久!”

花鹰周明尚未答话,猛听大门口有人宏亮地打个哈哈,道:

“是娄大爷我命令他们来的,于冲你只是身入空门,千万别以为是升了官!嘿!嘿!”

这人话声宏亮,中集充沛,一听而知武功不凡。

郑珠娣微微一凛,忖道:“下五门的鼠辈中,竟有这等好手吗?”

其实此人乃是鄂境著名剧盗,姓娄名志,外号三手人熊,除了掌中十三节亮银鞭招数精

奇之外,还打得一手好暗器。

最使他威名传播得快的,却是在于他的心狠手辣,在十余年来纵横鄂境,已伤人无数。

老和尚一听这人答口,立刻默默不语。

那三手人熊莫志走进来,眼光冷冷一扫老和尚。

老和尚为之一震,嗫嚅道:

“老纳岂敢多管娄寨主之事,只因这位姑娘抱病在身,而且红颜薄命,际遇凄凉,是以

老衲多嘴说一两句话!”

三手人熊娄志冷笑一声,道:

“给我娄志看中了还能说红颜薄命吗?于冲你素擅相人之术,如今给我相相气色,饶你

一命,但得直言坦告!”

老和尚相看他一眼,摇头道:

“娄寨主有命着老衲直言,故此不敢相瞒,看来娄寨主武功虽然无敌当世,但印堂暗黑,

气色极坏,必须立即找个地方闭门隐居,方可免却眼前大劫!”

三手人熊娄志不悦地骂道:“放屁。”

他道:“那个小妞儿还能够把我怎样吗?来。”

他又道:“周明,把那小妞儿请出来,我有话说,你们全部给我在外面守着,任何人不

许进来。”

花鹰周明雄壮地应了一声,直阗入佛堂后。

郑珠娣躲在门后,花鹰周明一脚踏进来,郑珠娣伸出金莲一勾,周明“扑通”的一声,

摔在地上。

这一交跌得他又惊又怒。

惊的是他下盘功夫往常是恨不错,纵使来不及用力,也该能够旋身卸力,不应摔这么结

实的一交。

怒的是这一交跌得鼻青脸肿,疼痛难当。爬起来一看,那美艳照人的郑珠娣满面疲惫之

色,靠在墙上。

他大喝一声,抢上来伸掌抓去,郑珠娣比他早了一点侧开,变成掌抓胸部,登时玉面含

嗔,右肘轻轻一隔,把敌人撞出外门,跟书一巴掌打在周明面上。花鹰周明可就变成花面。

因为除了早先的青肿之外,此时又多一只红色的手掌印。人也打得踉跄,直撞出门外。

三手人熊娄志听到扑通连声,还有周明的痛叫,心知事情有异,抢进来一看,那周明头

晕眼花,爬起来就一拳打去。

三手人熊娄志见状冷嘿一声,伸出铁臂一格,周明又痛得叫一声,这才知道自己打错了

人。

郑珠娣走出门边,虽然娇喘不止,但仍不示弱,瞪眼道:“斗胆婬贼,竟敢对我无礼!”

三手人熊娄志怒嘿一声,欺身迫近,斗然一掌抓去。

郑珠娣见他掌风劲烈,使个怪招,玉手兰花也似的疾取敌人手肘“天井穴”,却突然往

上一拍,纤纤食指已勾住对方一只手指,往外一扳。

娄志的手指比她粗上一倍有余,这时却禁不住她不住的一扳,大吼一声,努力沉腕一挣,

手指儿差点儿折断。

若不是郑珠娣忽然一阵头晕和手酸脚软,那些手指早就断了。

三手人熊娄志阅历甚丰,已知遇上强敌,妄念尽消,退开寻丈,双手扬处,三枚丧门钉

和三粒铁莲子电射而去。

郑珠娣觉出风声有异,努力一闪,胸前已中了两枚锐利无比的丧门钉。

就在郑珠娣被丧门钉打中的刹那,人影一闪,香风扑鼻,在三手人熊娄志前面多出一人,

敢情也是位姑娘。

三手人熊娄志一看,心中大动,想道:“老天,怎的这姐儿也这般美貌?”

那位姑娘一身白衣服,乍看们像是素服,只见她肤光如雪,端的是秋水为神玉为骨。

她嗔声道:“下流贼敢伤我姐姐……”

原来她闪进来时,已瞧见那两枚风声劲厉的丧门钉打在郑珠娣胸前。

这等丧门钉乃是内家好手才能应付。

因此郑珠娣能如往昔般运真气护胸,也不能避免重伤之危,何况她如今四肢无力。

只见她一纵身,衣袂飘举中,一溜碧光由上而下,直向三手人熊娄志头顶打落。异声忽

响,令人听了心魄摇摇,拿捏不定。

三手人熊娄志乍然一呆,碧光疾然下落时,他才猛然醒觉,连忙一矮身,掌中银鞭电急

劲射出来。

这位美貌姑娘正是孙伯南的未婚妻龙碧玉,她的武功得自碧玉仙子冷加霜和域外龙家嫡

传,不比等闲。

冷笑一声,异声改为又尖又细,原来已变式拦腰击到,三手人熊娄志看不清楚,手忙脚

乱,垂鞭一撩。

龙碧玉本可硬击过去,但她存心要这个大盗多吃点苦头,碧玉杵暗运巧劲,杆鞭蓦然一

触,她喝声“去”字,银光一闪,破空飞走,原来三手人熊娄志的亮鞭已脱手飞去。

跟落龙碧玉娇喝一声“打”,碧光急扫下盘。三手人熊娄志努力一拗腰,打算倒纵开去,

乘间发射暗器。

却听“拍”的一响,碧玉杆已抽在他胯上,把他打得一咧嘴,横摔在地上。

三手人熊娄志虽是一方知名的剧盗,但如何能跟这些武林高人嫡传弟子比较,这时已知

不妙,一心想看如何逃走。

龙碧玉的确不把此人放在眼内,转身问道:“姐姐你怎样啦?”

郑珠娣靠右门边,虽然面色苍白,但身上并无伤痕,那两枚丧门钉已掉在她脚尖处的地

上。

她安慰地笑道:“啊呀,可真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来迟一步……”

郑珠娣突然叫道:“龙妹妹小心”

一缕冷风已袭到脑后。

这枚暗器来得无形无声,等她发觉脑后生风之际,相距也就不过半尺。龙碧玉努力一躬

身,臻苜向前一俯,那放暗器擦着头上青丝而过。这一来那枚暗器可就直取郑珠娣。

只见龙碧玉杆疾如电闪般向前一伸,杆尖刚好沾到那枚暗器尾巴。可是郑珠娣相距得近,

以龙碧玉手臂之长加上碧玉杆,可也就到了她面前。

眼易郑珠娣难逃此危,后面的三手人熊娄志乃是暗器中能了,早已把这情势也测度好。

这时狂笑一声,扬手又发出一丝青光,直取龙碧玉。

龙碧玉突然一跃,拔起大半丈高,郑珠娣却凝立不动,那丝青光闪眼间已袭到她胸前。

龙碧玉身犹在半空,不能再抢救,急得娇叱一声。

那丝青光钉在她前胸,忽然掉下地去,龙碧玉飘身下来,碧玉杆尖黏着一支粗如猪鬃,

通体青色的利针。

这一手正是西域龙家擅名天下的“壁虎功”,当日她在衡州郊外的神祠中,碰上的蜘蛛

党六恶,也在那时碰见江上云,她曾经用这一手,吸住一枚“青蜘蛛”的歹毒暗器而观看。

三手人熊娄志第一点想不透那头一支青色钢针如何会无影无踪之故,第二点想不透郑珠

娣两番中了暗器,何以不伤的理由。

须知丧门钉已是极厉害的暗器,纵使内外功极好的高手,也极难硬搪得住。至于后来发

的青色钢针,运气功也能破掉。

是以他为之一楞,倒忘了逃走之事,龙碧玉叫这:

“郑姐姐,这针可不是川鄂交界柴家沟乙木神针柴岗的绝艺?”

郑珠娣道:“是呀,哎,那厮要走——”

龙碧玉如向斯应,人影一幌,已到了作势慾跃的三手人熊娄志身边,“嘶”一声碧王杆

洒出点点碧光。

三手人熊娄志哼一声,跳上屋顶,身形摇摇慾仆。

笼碧玉尖声道:“恶贼你走得出五里,算你命大——”

语声中那娄志到底站稳了,转瞬间跳了出去。

这时庙门一干小贼喽啰全部被龙碧玉点穴治住。

老和尚进来道:“多谢女侠天外飞来,解却佛门一到劫!”

龙碧玉道:“大师不必道谢,我和这位姑娘是熟人呢!我也借宿一宵行吗?”

老和尚合什道:“女侠如留玉趾,敝寺光宠无比——”

当下招呼一个年青和尚来把周明尸体搬出去,龙碧玉也应老和尚之请,看在佛的面上,

把一干贼人解开穴道赶走。

这两位艳质天生的姑娘和聚一室,龙碧玉说出忽然来到之故。

原来她本随叔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红颜薄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