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衣》

第二十章 莫待无花空折枝

作者:司马翎

他们老少七人到达青城山,就在山下碰到澄月和尚。澄月只不认识震山手归元泰和上官

理,其余的人,全都见过。

他与大家见过礼之后,便向江归独孤三位老人家报告道:“神拳查老檀樾及家师俱已在

青城山上元观敬候诸位大骂!”

南江北归和神偷独孤道三个老人家互相看了一眼以后,只听他们忽然哈哈大笑,策马上

山。澄月和孙伯南一道走,一面告诉他道:“那上元观中可热闹得很。少林的关行者,峨媚

的麻衣道人,滇边大侠熊应宗,烈火星君等都在观中──”

孙伯南道:“他们是否一道到岷山去?”

澄月道:“当然,还有青城的有名剑客冉青竿他也要赴岷山之会哩……这些高人之中,

就以关行者和麻衣道人最是暴燥不安,因为他们替本门惹了祸,当通天教大闹两派之时,他

们恰好都不在,其后想要赴岷山报仇,却被众人截住,等候武林四绝的消息,结果真个把大

家等齐!贫僧每一想到五日后的岷山大会,便十分兴奋,一定十分激烈可怕,对么?”孙伯

南笑道:“你这像出家人专门爱参加这些血腥满鼻的场合,你要小心日后你恐怕到不了西

天……”

谈笑之间,远远已见金碧辉煌的上元观轰立在一片高崖上,白云绕崖,真有仙家宫殿的

气象!

那上元观还有座下院,他们都纷纷在下院下马,再徒步上山。

澄月先走一步,到观中报讯。

他们刚刚到了观前,只见大门前那片旷场,已站着许多迎接的人。

共计有五台山法雷寺老方丈葯山大师,他的师弟笑和尚。

当中一共有三个道人,其一全身大红道袍,乃是闻名天下的第一位火器专家烈火星君。

一个是面白高鼻,貌若无情的老道,手持雪白拂尘,乃是峨嵋第一位高手麻衣道人。另一个

高冠峨髻,道相庄严中又透出飒飒英风,正是青城最负盛名的剑客冉青竿,如今已是本观观

主,武林称为青竿真人。

一个五短身裁,面如满月的老头子,和威严的滇边大侠熊应宗站在一起,正是武林四绝

之一的神拳查本初。

葯山大师的话的确引起了众人惊讶,要知他乃是五台山的一派掌门,说话可不能随便。

而五台山自从葯山大师出道之后,声威大震,佛法复又精严,武林无人不敬仰这位一代高僧。

故此武林四绝中,除江老爹和独孤及善之外,神拳查本初当然惊讶不已,就连同行多日

的震山手归元泰也几乎不能置信!

江老爹徐徐起立,朗声道:“孙伯南是老朽孙子辈,他若是在处世方面,有任何亏做人

之道,老朽应负管教之责,但在武功方面,因他已得璇玑子老道长遗授,如有涉及他师门荣

辱之事,老朽便不能出头,亦不负任何责任,这一点列位俱是一代高人,自然会谅解老朽的

声明──”

震山手归元泰道:“江兄正该如此,相信与各位高人,都会首肯斯言……”

烈火星君屹立不动,看完江老爹,又看归元泰。他们的话一歇,他的目光便落回孙伯南

面上,宏声道:“江归两位施主之言甚是,贫道并无异议!”

孙伯南站起来,走到厅中,作个罗圈揖,道:“小可年纪尚轻,纵有名师秘法,也只不

过是如萤火之光。适才乐山大师谬奖过爱,小可实在愧不敢当。但足见大师一代得道高僧,

尽力携掖后辈之热诚!烈火老道长因昔日有些微误会,小可如今回想,实在惭愧,特此谢过,

希老道长海量包涵,莫记小可以前过失!”烈火星君人本爽直,他一听孙伯南之话,这时但

觉面子挣到十足,也自由衷朗笑道:“孙少侠好说了,贫道岂有记挂当日小事之理,你可千

万不要挂记才是。”

说着,已退回椅子落座。

谢了烈火星君以后,孙伯南眼光如电,飕地扫过峨嵋麻衣道人和少林关行者两人的面上。

但见前者chún角挂着一丝的冷笑,神态阴鸷。而那关行者却夷然自若,没有什么表情。

原来关行者最敬仰同道中的葯山大师,因葯山大师早先一言,立却认定这少年必有惊天

动地的艺业。

故此生平桀傲不服人之气,居然完全敛掉!

孙伯南又道:“小可今日承蒙诸位高人前辈如此推爱,说不得只可献丑一二,至盼列位

前辈不吝指正──”

说到这里,又作个罗圈揖。

众人见他彬彬有礼,十分谦虚,都生出好感。这时都凝神视着,瞧他使出璇玑子那一种

绝艺。孙伯南暗中运起九死玄功,待那真气已纯之后,只见他们在敝厅中徐徐地走了个圈子。

只见他走得舒徐满洒无比,只见那圈子大不过径丈,眨眼间他便已走了大半个圈子。在场的

众人俱是一代名家,眼力是何等的厉害,这时全都情不自禁地喝起采来了。

这当中只有澄月郑珠娣和上官理三人看得不太明白,原来孙伯南走这个圈子,内中大有

蹊跷。

要是在座的各人不是尽皆目下的武林一代高手的话,孙伯南决不会施展这一门功夫的。

当他迈步而走之时,现场那些眼力较差一点的,便以为他脚踏实地而走,有什么希奇?其实

只要仔细一看,便可以发现他的动作虽是平常走路,但鞋底与地面尚有黍米之隔。本来踏雪

无痕之类的功大,座中之人差不多都能办得到。

但难就难在他走动时一似平常走路,无论身躯摇幌以致于鞋子起落,均与平常毫无二致!

而踏雪无痕之类的轻功,决人能身躯手足俱动和走得那么舒徐,因而其中区别虽微,却相距

万里。

孙伯南站定身躯,作个罗圈揖,朗声道:“小可献丑了!”

说完这句话,鞋底才沾到地面。

震山手归元泰向江老爹喟道:“璇玑子绝学,确是举世无双!”

孙伯南回到座上,大家开始谈论起五日得岷山大会之事。

首由葯山大师发言道:“岷山通天教的创立,本是武林盛举,但那人屠罗昉存心不良,

不但妄自尊大,毫无开宗立教的风度。其教义更纵人为恶,并慾奴役武林!目下他虽仅仅宣

布在开山创教大典之后,要找武林四绝及孙少侠五人,但其后必定逐渐伸张魔爪,以至天下

武林,永无宁日!各位对于此事,未悉有何高见?”

这时武林四绝和孙伯南根本不必多发言,就看在他们以外的那些高人们如何主张了。因

为他们五人,那是必定要赴岷山,和那人屠罗昉碰碰。

上元观观主青竿真人朗声道:“据贫道留心探听得来的消息,那通天教最上层的组织是

教主人屠罗昉,副教主长白老怪端木元。教主之下,分设五堂,第一堂天罡堂香主崆峒清风

道长。第二堂地煞堂香主藏中高手喀伦。第三堂青龙堂香主尚未知悉,仅知是南方高手,决

非等闲人物。第四堂白虎堂香主龟叟张幼聪。第五堂凶刑堂香主日行尸桑坚,至于其下各分

舵虽不乏好手,但此处不拟讨论。据悉五堂之中,以凶刑堂日行尸桑坚威权最大,掌全教刑

责生死大权。但表面上五堂以天罡堂为首。”众人一听这五堂之中,居然有名家如崆峒清风

道长,又有武林中认为是个恶瘤的日行尸桑坚,这本就够人骇讶。

何况还有个关外最著名的长白老怪端木元领袖群伦,效忠人屠罗昉!不由得都纷纷议论

起来。

大家忙又打听那地财堂香主喀伦的底细。

神偷独孤及善道:“这个老朽知道。”

孙伯南忙道:“请快说。”

神偷独孤及善道:“老朽在十余年前,曾在藏边与此人见过一面,彼时我与他毫无恩怨,

只因见他浓髯掩面,气度不凡,举凡藏人,全都闻名而色变,我经一番探听才知道他平生手

毒心黑,动辄杀人,于是便略施手法,偷了他的随身兵器,那是支永不离手的精钢旱烟管,

十分沉重──”刚说到这里,五台山高僧笑和尚嘻嘻而笑道:“独孤施主神偷绝艺,天下第

一,当日如何戏弄那喀伦,想必列位俱慾知道,就烦老施主稍叙一番如何?”

独孤及善微笑道:“好在老朽素来不以此技营生,否则纵然说了真话,各位也许以为老

朽为了掩饰罪行而捏做一些别的缘故哩!”

只听众人大笑不已!

他便又道:“那天主要是因为喀伦毫无防备,而老朽却是有心,须知大凡一个人有了一

宗不离手的东西,总有在某种情形之下而稍为放开之时,因年深日久,便成了一种牢不可拔

的习惯──”他环顾众人一眼,见大家都微微颔首,便又道:“老朽暗中察看喀伦好久,才

发现他每逢喝茶饮酒之时,便将旱烟管放下,双手捧碗而饮!”说完他也比了一个动作,才

又道:

“其时因拉萨正在举行大赛马,人山人海,老朽取了那支旱烟管,便随手插入泥地中。”

他接道“喀伦放下碗时,不由大吼一声,便扑向一个匆匆走开的小伙子,他这一扑足足跳起

三丈之高,像只大鸟般罩下去,在那刹那间,这才发现那年青藏人手中的一支形状相似的烟

管,不是他的东西。他当然没有弄死那小伙子,老朽却趁这时挤入人群中去看赛马。”只听

烈火星君道:“怎么那么凑巧有那个年青藏人带着相似的烟管?”

独孤及善道:“老朽务必补述一句,便是那年青藏人匆匆走过,乃是老朽预早安排,让

他耍一下猴戏!”

烈火星君道:“好,做得好!”

独孤及善道:“其后老朽化化装为年青人,把旱烟管亲自交给他。就在放烟管到他手中

的顷刻间,我们已换了三掌,竟然不分高下。”

一顿后,又道:“老朽使个身法撤到人群中立刻卸掉化装,眼见喀伦不住发怔,老朽也

没理他,就是这么一见,直至如今才重又听到他的名字!”

烈火星君拍掌大笑道:“独孤施主做得好,那厮以后定然不敢目中无人,呵,贫道也决

不敢得罪施主,这袭道袍下面的破烂东西可多着呢!”

众人笑声未歇,独孤及善已道:“老实说,老朽决不敢伸手到道兄的红袍下面,道兄那

些东西既不能卖银子来花用,又容易惹火上身……”

笑声中青竿观主又道:“按理说通天教中人材虽多,但目下咱们人也不少,总觉得半斤

八两,纵然人屠罗昉亲自把关,贫道以为凭孙少侠的功夫,也就可以狠狠斗他一场,可是金

钟为迷宫主人如亦在场出手,咱们便得预先筹谋对付之法!”

江老爹道:“老朽与独孤兄及孙伯南刚刚才由迷宫回来,在那官中目前只有一个十三四

岁的小孩子,他乃是迷宫主人的徒弟,也他的功夫,已颇为可观。由此推测,那迷宫主人的

功夫又有多高了,平心而论,老朽如果能在迷宫主人的阴风爪下走个一百招而剑拐不断折,

已算是幸事!”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动容。

要知在他们武林四绝之中,以南江剑拐,最具威力。但南江尚且如此说法,可想而知。

葯山大师朗声道:“老纳之言,未免唐突,但想来四位老施主将不致怪罪──”

他是向武林四绝而言。

四位老人家齐道:“大师请说!”

葯山大师道:“老衲认伪迷官武功,只有璇玑子老道长可以克制,如今少侠或许因火候

不足,最好由四位老檀樾联合对抗!”

武林四绝尚未有所表示时,只听那麻衣道人却低低地冷笑一声,然后又傲然地摇头。孙

伯南听了江上云的怂恿之后,越看那麻衣道人,便越觉得他的那只高鼻子惹厌得很。这时见

他居然摇头反对,便禁不住愠怒地瞪着他。

不仅是他,其余如江上云、上官理、澄月等几个年青的一代高手,也这样子瞧着他。这

种情形麻衣道人立刻发觉了,他一生好胜,脾气乖僻自傲,故此天下都没有一个朋友。这时

怫然作色,站起身来,道:“各位道友,早先烈火道友本有请孙少侠在招数上显露一手之意,

但遗憾的是因其他事故终于终止了!如今乘看青竿道友谈及迷官主人秘技无双的机会,孙少

侠届时势必须与迷宫主人争一日之雄长!贫道不自量力,愿意先为少侠垫垫招,好教座中列

位放心──”孙伯南霍然离座,庄容道:“各位前辈麻衣老道长既然有命在先,小可岂敢有

所抗违,先此敬谢老道长曲爱美意!”江老爹忖道:“目前在座的那一位不是高人,偏生这

个麻衣道人最是多事,若果能够由伯南激走此人,说不定我们才能团结一心,进而振弃武林

向来各自为政的恶习,这么始不是一件佳事!”

故此并不发言。

其余之人,见南江都不做声,更加不肯多事。

麻衣道人走到厅前,撤出拂尘,道:“阁下日后对付迷宫主人时,最主要还是兵刃,因

此贫道虽不能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莫待无花空折枝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