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衣》

第 三 章 江南一怪

作者:司马翎

话声未歇,先灭了手中火折,楚天村心中也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万一那蜘蛛党其余数恶

突然来到,他们两人可真敌不住人家。

当时也跟着把火折熄掉。

两人走到铜门边前头的子母梭孟君业忽然停步,轻轻道:“楚兄,你听见什么异声没

有?”

楚天材连忙侧身听时,饲外不远处传来一神特别的声音。

那声音有点像是竹枝在风中近动得急时的尖鸣,但又较为温柔动听,一时也弄不清楚是

什么声音。

霎时这种异声神速这极地移了过来,眨眼间已到了词外丈许之处。

两人运足眼神,凝眸外窥,只见外面小河边,三条人影有如风中落叶般纵横飞舞,那异

声便是从三人之中发出来的。

瞧了片刻,已辨出一个依稀是和工裙曳地,长发垂肩的姑娘,手中不知使的是什么兵器,

迎风挥动之时,翠袖飘飞中,飞出那种异声。

另外两人,一个全身白衣。一手持着短剑,一手持着小钢盾,这时招数快疾,剑肩上闪

闪生光。

他们两人立刻认出这人乃是早先引他们出城外的蜘蛛党人,但是却不知是六恶中的第几

恶?

还有一个,浑身青色,身量既瘦且矮,手中所持的兵器,正是海南岛黎母岭赤足仙的独

门兵器蜘蛛爪。

这两个蜘蛛党人身手之强,并不稍逊六恶中的老三殷厉生。

特别是那个右剑左盾的白衣人,招式诡异毒辣,功力似乎比之那将痴蛛爪的青衣人更为

高明。

那位姑娘衣服的颜色,恐怕是黑青色,故此在黑夜中难以分辨。

异声时高时低,楚孟两人这刻已看出一点奥妙。

敢情那蜘蛛党两人心理上都到那姑娘手上兵器上所发出的异声所牵制,故此在招式应变

之间,都显出有点别扭,偶尔迟滞,即立刻险相百出,或是一泻千里,但所攻的却非要点。

这三人狠斗了半晌,却听那位姑娘脆声一笑,倏然向神词左方移去,顷刻已出去了十多

丈远。

楚孟两人正错愕间,异声突又飘过来,转眼已到了神祠门外,这情形生像那位姑娘高兴

移动到哪里便到哪里,可是她又为什么缠战不休呢?假如她真有这种主宰力量的话。

他俩这时既知那位姑娘所斗的是万恶的蜘蛛党人,同仇敌汽之心油然而生,各自凝神注

视,希望那位姑娘赶紧把那两个恶人收拾掉。

却听白衣人厉声大叫,倏地剑眉齐施,和身撞攻上去,另外那个也自配合时间,使出与

敌偕亡的毒招,爪刺毒劈,凌厉喧极。

那位姑娘脆声一笑,身形飘飘凌空而起,同是手中兵器异声更响,左右一挥,立刻将那

两人调弄得交错而过,她的人已飞上两人头顶。

那白衣人又厉叫一声,突然跃出战圈,落在神饲门口,左手短剑横卸口中,掏出暗器,

抖腕打出。

那暗器一出手,在夜风中就发出一种尖锐难听的嘶嘶声,叫人一叫便浮起乃是毒葯暗器

之感。

那位衣裙摇曳的姑娘,知在空中,本往下落,这时倏然又冒高尺许,手中兵器挥处,异

声大作,叮叮两下微响,竟已磕飞了两枚体积抽小的奇异暗器。

神祠门口的白衣人大喝道:“老五上啊,她已中了一枚……”

语声未歇,剑眉光华闪烁,直如流星般疾扑向那位姑娘。

另外那老五也挥爪合围。

这时词中楚孟两人因她跃起空中荡挡暗器之故,瞧出来她手中的兵器,乃是一根长约三

尺有半的细长杆子。

异声传响之时,似乎发出暗淡的碧绿萤光,却看不出是何物所制。

至于她所使的招数,更加认不出是何家何派。

八卦刀楚天材身形一动,便想冲出祠外助她。

子母梭孟君业他乃是暗器名手,他早已瞧见刚才那个白衣蜘蛛党人一抖手所发出的那三

陪器,其中一枚虽然是打在她的身上,但他发现那枚暗器却已经被反震飞开有寻丈之远。

是以连忙一拉八卦刀楚天材的衣袖,哑声道:“别忙,她没有受伤哩!”

就这么一句工夫,那姑娘手中的细杆疾挥数下,异声飘散在黑夜之中,霎时把那两人的

攻势消散,并且将他们迫到铜门口来。

那白衣人似乎惊骇之极,剑盾间招数忽现破绽。

‘忽’地一响,那位姑娘的绿杆擦过他的有助,把白衣人那件白色的衣服划破了一道口

子。

那个老五名唤纽伦,暴喝一声‘打’,左拿一挥,拍他一响,右手的蜘蛛下被位姑娘的

绿杆敲个正着,荡将开去。

敢请他估计错误,以为人有听到喝打之声,必定闪避他的暗器,谁知那位姑娘却剩机次

来,把他的蜘蛛爪荡开。

但是海南黎母岭赤足仙到底是威震南方的一大宗派,武功上确实有奇诡出人意料之能。

却见他一垂腕,内力乍敛,那根蜘蛛爪忽地反勾回来,封民露破绽。

那位姑娘恰好也对付白衣人去了,是以纪伦毫无折伤,继续参战。

子母校孟君业哑声道:“这厮道才使诈,但相信再来一下会是真发暗器,奇怪,那位姑

娘为什么不怕蜘蛛党的独门暗器青蜘蛛呢?”

猛听那白衣人痛哼一声,敢情被那位姑娘一杯好在胯上,急急剑盾齐施,略挡连环攻来

的招数,然后倏忽后退,竟然退入神词之中。

老五纪化急忙跃出圈子是,左肩也挨上一杆,疼得他破口怒骂一声,却也给他退入调中。

那位姑娘冷笑一声,在调门踌躇一下,便待转身走开。

洞内传出蜘蛛帮两人的骂声,言辞污秽,不堪入可,她似乎大大怒,霍地转身,缓步走

进神饲。

那蜘蛛党两人正在要引她入饲,好仗着熟悉这词中的形,占到地利。

她一踏入调内,但听异声齐起。

一种是独门暗器青蜘蛛发出的尖细难听之声;一种是那位姑娘手中绿邑细杯那种空洞透

冥的异声。

跟着叶叶连响,最少也被她磕掉六七枚青蜘蛛,可是过后仍然听到暗器落地的徽响。

可以推知刚才那蜘蛛党两恶不止发出六七枚青蜘蛛。

那个持创盾的白衣人,正是蜘蛛党六恶中的老四伍仲公,他和老五纪伦都想不出人家怎

会换上他们海南黎母岭的独门暗器青蜘蛛峡仍不立刻倒毙之理。

早先,他们碰上这个长裙变地、风婆袅娜的姑娘时,便发觉地长得好一张俏丽可入的瓜

子睑,虽是出现得奇怪,但动了歹念,一直从江家老店不远之处缠战至北,总不得下毒手,

唯恐她中了青蜘蛛上面的剧毒,自家也无法救治。

可是直至诱她回到藏身的神铜门口,打了老大一会,仍然没有见其余的弟出来助战。

于是一方面十分讶骏,一方面也实在狼狈非常。

只因为这位姑娘起初动手时,似乎泰手并不十分超卓,只是轻功特佳,随便一飘身,便

有丈五六之高,那时虽则一时半刻不能拿她怎样,却也不感窘困。

可是越汀越不是味道,但觉那位姑娘似乎在招数上纯熟神妙得多,尤其要命的便是根碧

绿细杆上发出的声音,入耳动心,使他感觉身子虚飘飘的,生出极不安稳之感,是以大受牵

制,因之情形更显得甚是不妙。

到后来见相中援兵毫无反应,他立刻一横心,抽冷子退出战圈,悄声不响的发出三枚青

蜘蛛。

那青蜘蛛共有八抓,俱含奇毒,每三枚合抱成一个,故不必戴手套也可应用。

却因此也每发必是三枚,每一出手,敌人决无幸理。

然而那位姑娘敢情真有鬼神莫测之能,分明察觉出有一枚已钉在她身上,却不见她立刻

倒毙,甚且使出绝妙招数,打了他们每人一杆。

幸好钉上之时,因招数情异,势子不顺,是以没给打实,却也痛彻心啤,差点沿出眼泪

来。

如今他们退回词中,又同时发出六枚青蜘蛛,两人便等于十二枚,可是只听到生七枚被

她磕落,其余的五六枚当然打中她的身上,却听不到她受伤之声。

蜘蛛党两恶直摸索着退到旧洪桌之处,阻觉地上尽是破木碎柴,甚是惊骇,为了不让脚

下弄出声音而被敌人发觉,只好凝站在那儿,动也不敢动。

歇了片刻,词中诸人都起了奇异的感觉。

在孟楚两人而言,早知三人入词,故此只恐怕他们发出暗器,在黑暗中躲避不及,因而

受伤,即使不受伤,也会因之而泄漏踪迹。

在这漆黑一团的地方,假使刀剑并举,的确危险得不可想像。

蜘蛛党两恶的感觉已经训练得待别敏锐,在黑暗中,忽然感觉到这词里似乎尚有别人潜

伏一隅,中然一时未能肯定,却已十分怀疑。

那位姑娘一进词中,磕飞向她袭来的几枚暗器后,便销声匿迹,不知往哪里躲藏起来了。

再歇了片刻,老四伍仲公一身白衣,在漆黑中可就现出一点影子,他自己也察觉了这一

点,赶快扯扯老五纪伦的衣袖,意思说他要躲在纪伦背后。

纪伦却会了意,往他那边一迈步,恰好伍仲公也正闪过来,两人一碰,赶快相让时,脚

下已发出些微声响。

原来神词内那些已被毁的供桌,破木烂板到处散个遍地,故此被他们的行弄出声来了。

猛听异声大作,冷风劲拂而至,伍仲公、纪伦齐齐往旁边一闪,疾然反攻,然而兵器出

处,觉察出前面竟是一片空虚。

仅件公自知不妥,急忙剑盾齐施,护住上盘。

果然香风下压,叶地响了一声,小钢盾被敌人的碧绿细杆点个正着,但觉其重非常,匆

忙运力抵御,乍觉一轻,敌人又失去踪迹。

他暗叫一声精,心中电急盘算一下,猛然伸腿往地面一扫,木悄碎板四散飞起,弄出一

片响声。

他在这瞬息间,已经飘身退到后壁墙边,贴身壁上,动也不动。

木悄板四下飞溅,把那边楚孟两人驳了一跳,各自闪避,这一动弹,词中另外三人全部

发觉了。

忽地异胄乍响,黑暗中忽然划起一道暗淡的碧绿光芒,疾向八卦刀楚天材迎头击下。

八卦刀楚天材一则明知向他袭击的这位姑娘并非恶人,二人则也暗惊她招数之奇行神妙,

真不敢正面为敌,赶快一哈腰,疾闪开会。

但见那道碧绿光芒一下击空,竟自横挥过去,异声大起,随得词中诸人俱觉心中发虚。

这一杆正击到子母梭益君业站立之处,孟君业被寻异声闹得居然不会闪开,待到劲风袭

体,这才慌忙挥鞭疾擦。

啪地做响,他贯注在亮银鞭上的内劲忽然被人家一下子拦腰击断,大大骇了一跳时。

乍听那类细嘶风之声,从那边急袭而至,竟然是蜘蛛党独门暗器青蜘蛛的特别风声。一

但见那道碧光倏然隐没,他可是个暗的大行家,候得那青蜘蛛穿过那位姑娘原本所站之

处,甚至要击上他胸口时,这才大弯腰,斜栽柳,把三枚作品字形袭至的暗器避开。

身后墙壁上僻啪连声,敢情那三枚青蜘蛛全都嵌在上面,没有一枚落地。

他暗中微笑一下,想道:“这种暗器手法并不高明,从嵌入墙上的声响可以听得出来,

我只要小心一点,便不至于遭受暗算。”

他一面想着,一面把那条十三节钢鞭缓慢地叠起来,握在掌中,这样便可以硬挡那奇毒

的暗器。

“可是楚兄目下分散了,真危险得紧。”他继续想道:“一个不巧。如果误会打在一块

儿,这才笑话哩,但如今我又不能不采取先下手为强的方法,只要察觉出异动,非立下毒手

不可,哎,要是误伤了那位姑娘,那才糟糕呢,然而,我能不先发制人么?”

他为难地沉思着,黑暗中仿佛听到好几个人的呼吸声。

他知道八卦刀楚天材为了自身的安全,一定也会作如是法,因此这一来便变成敌友不分。

最危险和难堪的便是他们两人同时询中众人中武功稍弱的一对,历此更加需要全力自卫。

蜘蛛党两恶己弄清楚祠中除了位姑娘之外,尚有别人,只是还摸不清人数多少,也分不

清敌友。

旦是在他们的推想中,却认为多半是自己人,并且同时又极诧异墙上为何开了两个大

洞。”

老四伍仲公贴身墙上,形势使好转得多,这是历为墙壁也是白色之故。

他沿着墙壁悄悄向右方移动,心里对于自家弟兄们彼此不能取得联络,甚感气愤,盘算

着这样老是既在祠内,究竟不是办法。

若果那位姑娘死心眼,一直挨到天亮,自家这方面还是走不了,倒不如趁这漆黑一团之

际,想法子溜出神去,在黑夜中到底容易逃走。

转过墙角,他小心地走了六七步,脚尖忽然跟在一个人的身上,大吃一惊,手中短剑疾

然下撩,封住下盘。

就这么一点点儿的响声,却已被位姑娘发觉了,一时异声大作,一团碧光疾泻而下。

伍仲公骇了一跳,竟不知道人家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江南一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