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一回 昆仑奇技龙飞绝壑

作者:司马翎

和阗河平稳地流着,悠悠的绿水在残夏的阳光下,映出闪烁碎光。

上游分为两支,东面的一支名叫玉龙哈什河,这儿的河水并没有那么安静,因为地势已变得十分崎岖陡峻,石滩处处,激起一片奔腾水声。

沿着玉龙哈什河再向上游走,便人了天下闻名的昆仑山的区域。

后山群峰中,玉龙峰屹立着,除了午日当空的短暂时候外,差不多老是在阴影中,故此亘古至今,阴森森地,劲冽的风不断吹刮,发出惨厉的号啸,更加添了绝岭穷崖与世隔绝的气氛。

近顶峰处一块突出的大石上,一个少年负手凝仁,淳朴阔大的面容上,闪动着不安的光芒。

他回转头望望峰顶,目光却被虬生在危崖鸟道的古松遮断,可是他仿佛能够瞧见峰顶侧面的一块巨岩旁边,有一所用磨盘大的方石筑成的小禅院,院内后堂中一张紫木榻上,一个老和尚盘膝阎目稳坐不动,雪白眉毛飘垂到脖子那么长,慈祥中流露出清古之气。

他禁不住耸耸肩头忖道:“白眉师伯为什么选中僻处玉龙峰上的龙隐禅院驻赐呢?放着主峰那边偌大的丛林古刹不要,偏偏到这阴沉的地方,害得我每天跑这一趟……”正跨步慾行,摹地一股极大的风声从半空压下,他听风辨位,已经发觉这半空掉下来的东西并非向他头顶落下,可是离他决不会多过半尺。

瞬息之间,他目光一闪,瞥见是一块大石,看来哪怕没有三百斤重,不暇思索因何坠下,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摹然抡掌横扫。

他的动作快到极点,但一点也不见得匆遽,而且在他一掌扫出后,柔和优美地收掌垂下那动作,显然和他淳朴的外貌有点不合。

被他一掌拍飞丈许的巨石,在岩下绝壑的云雾中,发出巨响。

他狐疑地瞅住崖坡,一声怪笑,人影闪处,风声飒然中眼前已站定一人,却是个身量高大的西藏喇嘛,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

那喇嘛道:“好快的身手和好强的掌力,你是昆仑门下的什么人?”他说的是藏语。

他也用流利的藏语答道:“我是……你呢?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跑到这儿……”

番僧摆摆手,截住他的话反洁道:“我的名字是章端巴,你听过没有?

好,你不知道,我的师父是智军大师,你总听过他的名头吧?”

他点头道:“听过,智军大师是后藏密宗的第一高手,谁不知道。”

章端巴不悦地纠正道:“是全藏第一高手,现在说说你自己。”

“我是昆仑正院首座普荷上人的俗家弟子钟荃。”

“哦,那么你不在昆仑正院,跑到这里干什么?”

钟荃禁不住皱皱眉头,不快地忖道:“我是昆仑弟子,难道到不得昆仑后山,倒劳驾你外人盘问?真是笑话。”

不过他素性忠厚,不会用针锋相对的话驳斥,平淡地道:“我没事到处走走,顺便参谒白眉师伯。”

“对了,白眉大和尚。”章端巴如有所获地道:“他有没有徒弟?”

钟荃勉强地摇摇头,算是答复,显然是不大情愿老是给这诡异的番僧问话。章端巴继续追问道:“那么他有没有教你功夫?”

钟荃这番只好点头,章端巴咧chún大笑一声,蓦然将大红僧袍的下襟抄起,掖在腰问。

凝眸盯了钟荃一眼,叫道:“我章端巴是萨迪派智军大师的传人,现在要和你,白眉大和尚的弟子比个高下,你小心点……”

话音未落,已自竖掌当胸,合十作礼,跟着要发招了。

钟荃连忙脚尖微微用力,身形便如行云流水般退后大半丈,一面摇手叫道:“住手,你是什么意思,我……”

章端巴也是脚下略略一动,身形已冲到钟荃面前,并不置答,呼地一掌推出。

钟荃知自己此时已站在悬崖边缘,下面便是万切深的绝壑,当下回掌护胸,以防敌人阴毒掌力,免致不知不觉受了内伤。

脚下纹丝不动,上半身忽地一缩,竟退开了两尺地方,敌人的毵毵巨掌,正好只打到胸前半尺之处。

章端巴猛然怪笑一声,那手掌五指箕张,化推为抓,手臂忽地暴长急伸,钟荃本以为敌人手已伸尽,够不着部位,哪知这番僧竟练就密宗奇功大手印,两臂能够互为消长,平白增加长度。

这一掌,钟荃退无可退,奋然大叱一声,护胸的双掌同时推出,啪地一响,章端巴闷哼半声,身形不稳,踉跄后退了大半丈。

钟荃力道使猛了,被对方反震一下,身形也向后退。他本站在悬崖边缘,这一退脚下已无实地可踏,眼看掉向万切绝壑之中。

在这险象环生中,钟荃还像十分闲暇地清啸一声,那声音活像寒潭龙吟,招云涌浪,双脚蓦然一蹬,身形便向悬崖外飞去。

章端巴刚好拿桩站稳,见他飞出崖外,禁不住暖地惊叫一声。

钟荃又是一声清啸,啸声中身躯一侧,双腿舒徐地伸直,但见他脚后稀薄的云气,随着他的脚伸长时,翻翻滚滚破碎消灭。

章端巴是后藏第一高手智军大师的传人,这时已看出端倪,还待定睛细察时,却见钟荃有如电光一闪,忽然斜飞回来,轻飘飘落在先前立足的悬崖边缘,分毫也没有差错。

他禁不住脱口赞道:“昆仑绝技震动天下,果然名不虚传。”

钟荃迈步走前数尺,怒声斥道:“你这厮好生歹毒,竟想这样害我性命,须知昆仑山不是你撤野的地方,你若说不出个理由,别想离开这玉龙峰。”

章端巴嘴chún动一下,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单掌当胸,双目凝视着钟荃,竟是全神戒备的神气。

钟荃不再搭话,跨步欺身,竖掌便砍,掌风锐利之极。章端巴试过他的掌力,不必再试,脚下微动,身形已倏然后退半丈。

钟荃嘿一声,改砍为推,身随掌走,迅疾如旋风一卷,已是进扑而至。

章端巴早有成算,俟得掌风压体,疾然用单足尖点地,庞大的身躯如陀螺般急转,钟荃的掌尖只差了黍米之微,没曾打着,而章端巴在急转之时,双掌先后发出,神速诡异无比。

钟荃心中微微惊惕,回时一撞,把敌人连发的两掌都破解了。

两人的身形由合而分,面对面峙视了好一会儿,蓦地同时发动攻势,由分而合,但见章端巴庞大的身形,衬住那身大红僧袍,矫健神速地回环抢攻,宛如一团大火焰,火舌乱吐。

钟荃面上含怒,也是力攻敌人,可是动作优雅,不显一丝火气,身形在熊熊火舌乱舞中满地流走,虽然神速已极,却使人感到一种舒徐的风度。

两个人都是正宗传人,身手之上乘俱是武林罕见,这时各自施展本门绝技,做那舍死忘生的拼斗,打到急处,连面目也看不清楚,只能从衣服颜色分辨出来,章端巴年纪比钟荃大上一倍有余,浸婬功深,火候大是不同,可是钟荃仍然应付裕如,招式变化之精妙,大出敌人意表,往往使对方有措手不及的危险。

章端巴气势雄壮,不住地吐气开声,叱咤得四山回响,钟荃则间或发出龙吟般的清啸,震越山林,峰鸣谷应,更加添了这场厮杀的声势。

他们都不曾注意到,在他们交手不久之后,一个人影已出现在危崖上。

崖上乌道旁边,有好几株古松虬生着,那人忽然凌空飞起,落在古松顶,就这样站在松针叶上,随着山风起伏不休,却非常平稳,宽大的僧袍被山风吹得飘飘飞舞,可是垂到须下的雪白眉毛,却纹丝不动,仿佛那些眉毛是白铁铸成,绝不会移动。

这人正是钟荃的师伯,昆仑派潜踪闭关多年的第一高手白眉和尚。他居高临下,俯眺这两人厮杀,面上渐渐露出笑容。

此刻钟荃并没有占到上风,仍是个平手局面。一直打了两个时辰,这里阳光本来便照射不到,现在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分,多了一层朦朦暮色,更加添了那种阴森灰黯的景象。章端巴叱喝之声变得更响亮急遽,显然为了战得太久,未能取胜而焦躁起来。

白眉和尚轻轻数动手中那串念珠,知道这场拼斗快要结束,因为他深知钟荃为人淳厚沉稳,忍耐的功夫极好,并且近年从自己处学得昆仑最具威力的元上心法云龙大八式,具有先后天正反相生的无穷妙用,不论是拳掌剑,都可以运用,神奥无比。

这昆仑心法他本人还是近二十年来才完全参悟,其奥妙可想而知,而钟荃所欠缺的不过是火候而已。

但从现在这一场厮斗中看来,敌人虽然功力火候俱比钟荃高出一筹,可是一来由于钟荃使出云龙大八式变化奥妙,使敌人无法寻得破绽,二来他又是天生神力过人,补了功力未纯之弊。

这时那番僧既然浮躁,自贻败象,正是钟荃的好机会。白眉老和尚暗中思忖一下,他知道这番僧的来历,甚至猜出来意,故此思忖着下手之法。

两个人影如兔起鹘落,龙飞凤舞,使人眼花缭乱。

忽听钟荃一声清啸,身形盘空而起,微一转折,复又闪电般下落,四肢并张,向章端巴当头罩下。

这一式正是云龙大八式中,最厉害的三天式之一,名唤“飞龙回天”,此刻正因番僧一时躁急,吃他反掌勾得脚步略浮,就在这顷刻之间,钟荃己离地悬空扑下,这一式变化无穷,只要找到敌隙,使用出来,敌人非死必伤,端的厉害无比。和起初时飞出崖外而又折回的“潜龙升天”,同是三天式之一.

章端巴败象已呈,瞥见敌人当头罩扑,发觉无论自己用什么招数,都无法破解敌人这一下煞手,心中大惊,手足元措。

白眉和尚在松顶上看得清楚,诵一声佛号,手扬处,那串念珠闪电飞出去。就当钟荃铁掌在番僧头上,慾落未落之际,那串念珠电急飞来,恰好套在手腕处,向下一扯。

章端巴岂是弱者,趁这丝毫空隙,其疾如风地滚身侧蹿,裂帛一声响处.虽然幸而逃过顶门一掌之厄,却躲不了钟荃罗网四布般的双腿,被他足尖挑处,把左肋下的红袍勾裂了一大幅。

钟荃一见腕上那串念珠,知道师伯驾到,真气沉处,身躯稳落地上,不再追赶。抬眼见白眉和尚直立在古松顶上,身形兀自随风起伏,连忙跪下行礼。

番僧章端巴也甚奇怪,瞧见白眉和尚站在松顶,便不再寻钟荃拼斗,合十躬身,恭谨地行了一礼。

然后仰头大声道:“小僧奉家师智军大师之命,特来玉龙峰参谒老和尚,面呈手书,无礼之处,请老和尚慈悲包涵。”

要知印度超岩一系,将量论传人藏土之后,至西藏发扬光大,便是小沙弥也通晓对札之学,训练得思想言语,都极有条理和利落,故此章端巴虽然看来粗豪,但出言成章,便是此故。

白眉和尚又诵一声佛号,在松顶上合十还礼,答道:“老衲与令师昔年一别,快要二十年了,承他不忘故人,老衲甚喜。荃儿,你领这位师兄到掸院来,却不得无礼。”

钟荃恭敬地垂手应了,转面向章端巴抱拳道:“适才小弟无礼冒犯,请师兄见谅。”

章端巴哈哈一笑道:“是我元礼在先,却不料昆仑高徒,身手真个不凡,令我好生惭愧。”

钟荃谦让句,便带领着他,一直向峰顶走去,这时古松顶上的白眉和尚,已经失去踪迹。

两个人展开脚步,倏忽间已越过危崖鸟道,到达峰顶。

只见峰侧一块极巨大的岩石旁边,建着一座禅院,前后两进,占地不多,禅院正门刻着四个大字,乃是“龙隐禅院”。

两人经过前堂,有两个和尚正在做晚课,经声梵呗,悠扬动听。

章端巴在佛前行礼,随着钟荃走向后进。

白眉和尚盘端坐在禅榻上,壁上已点起两盏油灯,照得这后堂甚是明亮。

章端巴上前再行过礼,然后从袍中掏出一束卷着的羊皮纸,双手递呈给白眉和尚。

白眉和尚命他落座,已有和尚捧茶过来,章端巴端茶喝着,钟荃在掸榻边垂手侍立,歇了片刻,白眉和尚已把智军大师的信看完,沉吟了一会儿,便道:“老衲深感令师盛意,既是两全其美之事,老衲自当尽力。如今天色

这里离掸院只隔两座山峰,他们都是上乘身手,这点儿路程,虽然险陡处处,也碍不了施展,不久工夫,便来到昆仑山正院。

章端巴但觉眼界心境,同时旷爽,可并非因为面前宏大的寺院使他如此,而是周围那种气氛和景象,俨如从地狱走回人间,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舒畅。

钟荃先去禀告正院首席普荷上人,又领章端巴谒见过,然后去用斋膳,之后,回到客房中安歇。

在房间里,章端巴舒服地躺在床上,那木床被他庞大的身躯压得吱吱直响。

他道:“我痴长几岁,姑且悟妄称呼你做师弟……”

钟荃连忙答道:“正该如此,师兄别跟小弟客气。”

章端巴见他说话的神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回 昆仑奇技龙飞绝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