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14回 技惊魔首心期自娱

作者:司马翎

要知钟荃由开始至今,尚未曾施展全力,加之对方身材上的特别,更把他的攻势削弱了一点,于是湛堪打个平手。

他心中老认为止行孙贺固对于另一边那叫做迷魂谷的山谷中,那白发朱颜的女人的援助态度,乃是大大的侠义行径,极为值得尊敬。

因此,在他意识中,在着强烈的两全的希望。

即是要保存上行孙贺固在天下武林中的声誉。

所以,当贺固因尽力一击之时,他已发觉敌人这一招掌力之沉雄与及招式之奥妙,不能再加较忽。

可是手底又受下意识中那个希望的牵制,心中迟疑不决。

掌风如山,已是压体而至。

他的目光一触对方可异的神情,机价伶打个冷战,蓦地沉腰坐马,口中长啸一声,一掌护胸,一掌平推而出。

砰地大响一声,两掌相交,强存弱亡,就在这刹时之间可见分晓。

敢情这两名高手打了半天,还未曾真个对上掌咧。

上行孙贺固问哼一声,身形如猛虎出林,劲袭急迫而去。

钟荃却如春天飞絮,飘飘向后面飞开。

天计星邓小龙剑眉一皱,哼了一声,狠狠踏一脚,下面铺的大青砖,已经碎裂了好多块。可见他心中焦躁的程度和功力之精深。

旁观众人都是全神贯注在砂场中这场惊心动魄的斗争上,却不知这时在左边屋顶上有一个白衣人影一同即逝。

那上行孙贺团面上种情已恢复正常,手下加急进攻,硬撞硬劈。

原来方才他已横下心肠,施展出伏魔十八掌中“石巩架箭”的绝招,用尽全身数十年苦练之功,行险和敌人对一次掌,若是输了,立刻跟着使出白骨罗刹功,在敌人不备之时,谅可收得奇效。

这一来,不啻以自己的声誉博取今天一胜,江湖上不免会轻鄙讥笑于他。

于是,他这次出山,便被逼陷入江湖人皆不齿的境地,从而不顾一切,故作乱为了。

可是无巧不巧,钟荃在那顷刻间,本已沉腰坐马,打算施展出本身足以骇惊天下武林的内家功力,将对方挫败。

他倒是有把握可以做到。可是禁不住目光一触对方惨厉的神情时,心头忽软,情知人家那威名盛誉,不是容易建立,况且又因本(1前辈(他可不知是何涪)的缘故,隐居苦忍了二十年之久,不免联想起可敬的白眉大师伯,也曾因服输落败而隐居后山的玉龙峰,当年饱受阴霾寒风之苦。

当然这些情绪不过是模糊地触动引发,并非真个清晰地分析过。但这已经够了。

是以他陡地收回迎击的力量,身形原式不变,暗中却提气轻身。

两拿一触,他掌上的劲道足够消卸敌人震伤内脏的危险,身形却飘飘随着敌掌飞起。

贺固一掌击中,发觉敌人掌上力量不过尔尔。胆气一壮,如影随形,彼此身形俱在空中的顷刻,已经连环进击。

完全是硬打硬撞,凌厉奥妙,兼而有之。

钟荃早知敌人方才的一掌若不硬接,吃他得势,便会绵绵攻上,厉害之极。

不过,他当然也有出奇制胜之处,何况自己功力较高,正是棋高一着,便处处逢源,自然并不怎样惊惧。

身形在空中时而倏地屈伸一下,使出天下唯一的功夫,在空中改变方向,一式“飞龙回天”,出乎意料之外地背道而驰。

却正好和上行孙贺固交错而过,一任对方匆忙变招换式,却已赶不及了。

贺固脚尖沾地,立刻回身猛扑,两人刹时间又缠战在一起。

钟荃暗中叫苦,想道:“以这贺谷主的身手和眼光,也瞧不出我处处容让,给他留着面子么?”例眼一觑,只见天计星邓小龙一手按剑,满脸仅是焦虑烦急之容,不觉又嗟叹一声。

拳来脚往,风声激烈然葯,不觉又斗了许久。

上行孙贺固政尽全力,一派进手的招数,钟荃没有和他硬碰,仗着云龙大八式神妙无方,回环变化,生生无穷,竟将对方所施展的少林嫡传心法优魔十八掌,—一破解。

不过也觉得甚是吃力,只因伏魔十八掌非比等闲,虽然贺固未得神髓,也不容易对付。

工夫一大,贺固终是六旬以上的老人,不管内功如何高强,到底还是血肉之躯,怎当得钟荃正是初生之虎,神元气足?况且所施展的仅是进手耗力的招数,此刻显然已呈疲乏之象。

无计星邓小龙时一口气,先是摇摇头,继又点点头。

金头狮子贾敬悄声道:“总镖头清看,那老贺固脚下已带起沙尘了。”

“正是这样,我却恐怕师弟一片好心,到头来会弄巧反抽咧?”

情相忍不住插口,瞠目追问:“少侠至今没有使用那种什么掌力,全凭真实功夫印证,难道这样也会开罪于他么?”

“不是这意思,”邓小龙解释道:“我是说,咦!你们看,那贺固眼睛都红哪!”

就在这两句话工夫,上行孙贺固果真双目通红,似要进出火花,把式间所发出内力真家,更见凌厉。

钟荃后退了几步,忽地长啸一声,人影倏合,却是一间即分。

“贺谷主果是一代名家,小可十分佩服,”钟荃这时已站开文许之远,敛手叫道:“打了这么大半天,还是未分高下,小可以为不如罢手言和。”

“住四!”贺固毛发料经,国贼尽裂地叱喝道:“你何须假惺惺作态戏弄贺某?性贺的今日虽然输了,但还不肯服气。”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声音改变为十分阴沉,继续遭,“昆仑派好俊的功夫和人物,老朽如今认败服输,姓钟的你要杀要剐,听凭尊便,老朽决不皱一下眉头。只是,若果再戏弄于我,须知负隅之首,尚堪一拼,老朽言尽于此。”

未后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话声嘎然而收。

钟荃愣住在场中,不知如何是好,他满心以为自己方才用出最神妙迅速的手祛,在贺固左胸之下吊筋穴上按了一下。

这下动作其快无比,在场的人,除了师兄邓小龙会看得出来之外,其余的人休想知道。

而且跟着便说出两人不分胜负的话,料那贺固必定十分感激,彼此水释前嫌,或许连上一代的怨仇,也能消解于一旦。

这办法正是师法大师怕当年在萨迪寺前,和智军上人动手的故事。

谁知结果大出意料之外,那贺固竟然气得面目变色,毛发尽竖。

于是,使这个存心忠厚的诚朴青年,一时愣住,不会回答。

四下里叱喝之声大作,刹时间剑影刀光在周围出现。

原来是本谷的人众见谷主第一次出山,竟然落败认输,而且神情那么忿怒,大约是来人太令谷主过不去,便都不由得气填胸膺,纷纷劈出兵器,打算来个以多为胜,混杀一场动

这断魂谷中少说也有三四十个通晓武艺的壮汉,此时声势汹汹,各持刀剑,在四面现身。大厅上孤零零的元张两人,立时面目作色,一齐犁出兵刃。

他们两人所负的不过是轻伤,还可决一死战。

大力神括相持着那根亮银根,大吼一声,翻身扑回厅上,和元张两人会合,以免他们因伤势而吃亏。

金头狮子贾敬面上微微变化,却仍然没有什么动作。

天计星邓小龙不愧是总缥头,神色丝毫不变。

只因在顷刻之间,他已将四下形势和将会发生的情形,全部在心上盘算过。

认定以上行孙贺固那种人,绝不能让手下人动手,迟一步说,即使真个动手,最厉害的贺固被钟荃挡住,剩下那些人虽然数目多,但凭着自己一口长剑,以及贸括两人,已是有胜无败,更何况元张两人并不能动弹,只不过是略有不便而已。因此他的神色丝毫不变,甚至嘴角泛起安祥的微笑。

其实他还不知道,方才随着贺固的四人,除了三个是土行孙贺固近二十年所收弟子之外,还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黑衣少年,乃是贺固的儿子,人称黑猿贺雄。

数日之前,刚由嵩山少林寺来此,报告乃父两件事情,一件是他母亲已经逝世。

另一件便是少林门中的消息,那位以嫉恶如仇、火性猛烈驰名天下的五岳样师,已升为达摩院首座高僧。

这是自从十年前方丈显慈大师圆寂,显法大师继任以来第一次大典。

这两件事加起来,捉使贺固下了出山的决定。

只因上行孙贺固年轻之时,曾经投在少林门下习艺和五岳弹师最为交好。

那时,五岳禅师不过是寺中一名普通的僧侣,虽然武功超越侪辈。

但以辈份而论,则仍是少林低一辈的弟子。

五岳禅师乃是南汝州府人,本是素封之家,只因幼时受不住后母虐待,是以选上少林宝山,拜在少林门墙。

他还有个媳亲妹子名唤温小妹。,相貌中等,但性情怪僻之极,而且气力天生,能伏奔牛。

是以没人敢来提亲,她的后母当然不会着急,因此晃眼芳华将近三十,还未有夫家。

五岳禅师因寺规严,不能随便行动,便常常托上行孙贺固探望小妹。

温小妹生平至今,无亲无友,心灵的孤寂说之不尽。

而贺固固本身生理上天生缺陷,不愿意日间去探他,往往是更阑夜静时,施展夜行术,去见温小妹的面。

日子长久了,两个仅是人海中孤苦郁抑的人,心灵上已起了共通的微妙感情。

要是上行孙贺固不是自卑心太重,不敢提出亲事,他们的收场也许大大改变。

那时,五岳禅师并无世俗美丑之念,只因贺固没有提起过,他也不便多言,于是几下一捆,白白耽了好多年。

后来,在一次机缘凑巧的情形之下,温小妹自动投怀送抱,使贺固得偿大愿。

贺固因为那自卑感积压已久,事后仍不敢提出双飞双宿的话。

温小妹到底是个女儿家,已经主动委身相事,焉能再由自己提出这种主张?

忍耐了许多,却发觉珠胎暗结,当时真是芳心尽碎,说不出地根那贺固无情无义。

一天晚上,温小妹眼看纸里包不住火,事情终要泄漏,与其受家中各人白眼侮辱,不如早寻死路。

便根下心肠,在架上挂一条绳子,打个圈结,便把头伸过去。

恰好,上行孙贺固来到,正好及时阻止。

温小妹积根于心,不肯说出自己怀孕,怕见不得人的缘故。后来迫得紧了,只说是不愿在家里居住下去。

上行孙贺固盘算好久,乘夜把她负出温家,最后落脚在郑州,买了一些田地和一栋房子。

完全安顿好之后,便鼓足勇气说出心事,要求温小妹和他成为夫妇。

谁知温小妹却淡然拒绝了。

贺固没料到他竟然有这么一下,尤其是她言中之意,指出他身体天生的缺陷,一个不满三尺的作儒,这正是致命的打击,贺固当时默默走了。

目后,他也没有回去少林寺,开始在江湖上闯荡,性情当然十分怪僻,尤其每当受到嘲笑,关于生理上缺陷的嘲笑,不管这人是无知的妇孺,也必将之杀死。

另外也曾会过不少江湖武家,却以少林心法伏魔十八掌所向无敌。

因而上行孙的外号,倾动一时。

这时,少林方文正是显慈大师,得知了贺固不但私闯江湖,杀人无算。

而且已得本门心法优魔十八掌,不觉赫然震怒。

因为这伏魔十八掌,向例是不传俗家弟子,贺固竟然深得真传,并且情以为恶,这还得了?立刻派本寺两名高手下山捕他回寺处理。

那两人之中,一个是五净禅师,另一个是五岳禅师,同是后一辈的杰出人物。

当时五岳禅师也觉得奇怪,那贺固和他最是交好,却不料当日一去无踪,甚至闯下大祸。

而且他虽曾经指拔过资固的本门心法要诀,却未曾传他整套优魔十八掌,那么贺固是如何学会的呢?

两个追捕叛徒的人下山时便分开手。

五岳弹师抽空返家一看,小妹已经失去踪迹。

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怀着满腔疑团,极力追查立行孙贺固踪迹。

最后,在大名府寻着贺固,那时贺固正好被五净禅师先一步找到,正在拼命动手。

要知同一宗派的人争斗比武,比之和别派的打时大有分别。

因为同是本门的人,当然洞悉每一格式的利弊和出处,只要功力相差一点儿,便是只得缚手缚脚的份儿。

贺固所凭着不过是伏魔十人掌。

伤外人,当然威力无穷,但面前的正是比他更精通这十八掌的五净禅师,三十个回合过去,便被五净禅师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五岳惮师连忙现身,向五净求情,先让他带走问明内情,再押解回山。

五净件师见是师兄出头,当然要给这个面子,便把贺固交给五岳。

贺固恢复自由之后,只对五岳禅师说出温小妹的所在,抵死也不肯说出内情。

五岳弹师岂是愚蠢的人,从他的神情口气,料得贺固近月来所做所为,定与妹子有关。

同时又问知他的伏魔十八掌,原来是得到方文显慈大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技惊魔首心期自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