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17回 水气迷蒙山庵换剑

作者:司马翎

他并不知道这大片的竹林,内中藏有佛门降魔护法的阵法,略略借助竹林的曲折和

林中的阴暗,令人生出幻象,自行迷坠于幻境中。

  另外在竹叶中张布铃网,以便那些高明的魔头,不受幻象所侵,越林而出时,庵中

也有警汛防备。

  故此这片竹林阵,似难实易,有惊无险,实力差的人,当然无法出阵,而即使身手

高明的魔头,也难以不惊动庵中人而脱身竹林,此中消息,甚是微妙。

  尽管钟荃不明底蕴,但他一则是佛门高僧的入室高弟,二则本身功力已锻炼至八分

火候。焉会陷入幻境之中,以致心神迷乱?是以最多不过觉得眼前昏暗,有如夜色已临,

甚么都瞧得不大清楚。

  方才那暗袭的两尼,身形一闪即隐,实在不过是借着阵法隐蔽身形而已。

  钟荃却以为定是了不起的能人,心中大为戒惧。

  他的眼光尚未从头顶竹叶移开,忽然灵机一动,喜然间纵身而起。

  却听一声清亮的铃响,从那边传过来,他不知是何原故,身形毫不停滞,穿叶而上。

  竹叶丛密中,那片铃网被他一顶,发出嘹亮的铃声。

  声音未歇,他心中已恍悟方才那一声,定是邓小龙也打着同样主意,故此触动铃网

机关。

  这刹那间,他双手一分,已扯破铃网,略一换力,便穿叶而上。

  他提住一口气,轻飘飘踏在竹梢上,身形随着竹梢起伏,眼光却向邓小龙那边仔细

搜索。

  猛觉身后簌簌微响,忙掉头一看,只见一个灰衣老尼,左手倒持着长剑,右手坚掌

当胸,双眸炯炯,正打量着他。

  钟荃吓一跳,以为方才在林中的女尼跟踪芽叶飞上,却不曾听到枝叶之声,这种身

手,岂是自己所能相比?

  那老尼法名万线,乃是万炒庵主的师妹,独居于庵后竹林中一所植舍。

  是以一闻铃网警讯,立刻便能够持剑来到。

  钟荃被人家先声所夺,胆气已怯,呆呆不动,显然露出进退失据的样子。

  万缘老尼冷冷哼一声,似乎也瞧出对方的怯意,修地右掌虚虚所出,抱柏飞扬中,

发出一股掌力,口中跟着喝道:“下去广

  钟荃身形如行云流水般移开数尺,但觉对方掌力拂身而过,甚是劲紧。

  他愕了一下,只因对方发出这一掌,自己虽没有真个去接,却觉察出并不如自己想

象中的高明。

  万缘老尼一掌落空,也自跨步移身,只因他们此刻身在竹梢之上,要不是身怀上乘

武功,这地方连停顿借力也不能,何况发出掌力。

  不过这竹林内另有古怪,这万线老尼并非全恃轻功,而能够从容在竹林顶上发掌击

敌,却是脚下另有秘密借力之处,虽则仅仅是在枝叶中,暗暗藏有指头股粗的铁枝,脚

底可以稳实得多。

  但到底也不比平地,是以一掌发出之后,便不能再稳立原处,非跨步移位不可。

  钟荃又退了数尺,却是向庵左退去,那边尽处,便是万丈悬崖。他心中f撞:“这

老尼掌力虽不见得怎样精纯,但到底能够在这种万险之处发掌,这种轻功,的确是匪夷

所思。”

  心中尚未想完,只见那万缘老尼左足提起,右脚点在竹捎上,乃是金鸡独立之式却

稳如磐石。右手戟指喝道:“你以为凭着一点轻功,便可胡作乱为么?我华山大悲庵,

岂容宵小撒野?还不赶快跪地自缚,随贫尼去祈求庵主从轻发落。贫尼再一出手,那就

悔之莫及了。”

  钟荃可不能像她那样稳立不动,而是要不住移位换力。

  前面一带被那老尼封住,不知不觉便老是后退。那老尼的话人耳分明,心中不由得

反驳道:“纵使我粉身碎骨也焉能失辱师门,跪地求饶?简直是胡说八道。”

  口中却只关心地问道:“究竟你们把桑姑姑怎样了?”

  他们所要知的仅仅是这一点,只要这老尼一答出来,他们再也不会打扰这大悲庵。

  可是对方哪知他们对这回答竟是如此渴切,而且也犯了大悲庵之忌,冷冷道:“你

要知道么?下去再讲……”末后的四个字,修地变得声色俱厉,接着斜斜欺身而上,足

尖一点到暗藏铁枝,右掌又疾推而出。

  钟荃疾如旋风般,又退开数尺,万线老尼步跨连环,一连发出三掌,把钟荃迫退老

远。看看已到了悬崖边沿,钟荃还未知道。

  万线老尼到底是佛门中得道之人,此刻却不肯因私人恩怨迫令钟荃糊里糊涂掉下去,

破了杀生之戒,忽地收掌凝身道:“你瞧瞧后面再退。”

  钟荃侧首一瞥,骇了一跳,下意识地跨前两步。

  万缘老尼喝一声,五指张开,疾抓而进,慾以擒拿手把敌人抓住,以便发落。

  钟荃虽觉得敌人这一出手,并不怎样厉害,但心中已认定对方深不可测,这一式虽

然不起眼,但谁知其中有什么奥妙变化?嘿了一声,双掌齐出,竟是云龙大八式中“灵

台擂鼓”之式,以攻为守。

  万缘老尼在这瞬息之间,单掌连攻带封,换了三式,但觉对方仍然流洒从容地递了

一掌进来,疾扣肘间捉筋穴,心中大骇,沉臂横时一撞。啪地微响,掌肘相交。

  钟荃只能用出三成力量,哪及对方脚下稳实,又是以肘顶撞,力道绝大,不由得脚

下一虚,连退三步,恰好已到了悬崖边缘,严格说来,他简直已在悬崖之外。

  因为崖边的竹树已稍为向崖外倾斜,是以俯眼下望,已是凌空临虚,深不可测。

  他脚尖探处,忽觉异乎寻常地稳实,心中大为惊奇,村道:“天幸这儿有处大可垫

脚,即使是发力换掌,也不惧了。”他并没有思疑是大悲庵尼姑们弄的玄虚,一方面固

然缺乏阅历。一方面也因大悲庵的地位名声,焉能闹诡弄诈以取胜?有这个原故,当然

不会往下谁想了。

  万线老尼震退对方,但见敌人已退到边缘,再退半尺,便得掉下万例悬崖。不过敌

人恰巧站在铁枝尖上,身形显得稳如山岳,雨珠汇成一道细流,淌过他强健虬突的胸部

肌肉。

  她不由得为难地踌躇一下,这刻她深知对面这少年,实非等闲之辈。

  自己方才小看了他,差点儿没吃亏,幸而脚下得力,才占了上风,然而这可不大光

明,并且可见敌人功力之高,委实在自己之上。

  今日之事,要保全自己个人与及华山大悲庵的面子,非把这人收拾了不可。况且敌

人乃是和桑清有渊源的人,当年庵主和桑清曾经比武而结下不解之仇,她和庵主同是万

字辈份,当年也偏袒着庵主,连带桑清也有了仇怨。这些年来,不但仇怨末清,并且因

屡有江湖人来华山大悲庵找寻桑清,有的是慕名,但大多数是寻仇雪恨。

  庵主虽与桑清有仇,但到底是代表华山之首,焉能眼睁睁让人寻上门,索取桑清下

落?为了本门声誉,以及增厌那些自认了不起的魔头们乱闯本庵,不得不出面驱逐来人。

  是以送有凶斗之事发生,虽然总是大悲庵赢了,但这种麻烦便够这庵中清修的尼姑

们好受了。

  逐渐大悲庵对付侵扰的人,手段变得甚为毒辣,总是将人家武功毁掉,方饶了一命,

否则不惜开杀戒。

  风声传出,十余年间竟没有人敢到华山大悲庵来摘闹,这样大悲庵的文尼们慢慢将

仇视扰庵的人之心收起。而江湖上也渐渐将大悲庵十多年前那种激烈手段淡忘,以邓小

龙而言,出道已有十二三年,但也没有什么印象,因为他本身既与华山没有来往,其次

大悲庵以往曾毁的,尽是武林中邪派人物,听起来似乎有锄姦惩恶的含意。

  是以这次上山,半点儿也没料到大悲庵所以曾经激烈对付闯庵之人,不论是好人是

歹人,都是因桑清所惹起。

  万线老尼和万妙庵主同辈,自是比之白莲等人怀有较深偏见。

  这时她已确知对方乃因桑清而来,不免触起仇恨之心,将佛门慈悲心肠收起好多。

  当下剑交右手,徐徐举起,身形作势慾上。

  钟荃早料定这老尼定是本庵中老一辈高明人物,这一剑攻上来,自己赤手空拳,恐

难接住。不自觉地吸一口气,毛发俱动,已施展出先天真气,那般若大能力的功夫。

  可是心中一动,忽然又恢复原状。原来这一刹那间,记起了土行孙贺固便是惨死在

这种功夫之下,自己已曾决心不再施展使用,是以立刻放弃。

  在这紧张关头,他反倒镇定起来,双目闪出炯炯精光,等候敌人动手。

  忽地两文之外,一个女性的苍老口音大声道:“三妹你怎么啦?这厮可是她勾来

的?”

  万线老尼的剑倏然垂下,退开三尺之远,应适:“正是她勾来的。”

  风声飒然,雨丝中飘来一条及衣人影,手中提着一口精芒四射的长剑,年纪和万缘

老尼差不多,但鼻勾嘴尖,两颧高突,看起来但觉是那种冷酷而心很气狭那类人。

  这老尼正是万妙庵主排下来,第二位的万国老尼,昔年是她一力主张以激烈手段应

付扰庵之人,而也是她手底最为凶狠。

  这万因老尼似乎不必再想,疾然挺剑冲上。

  钟荃双掌一错,暗运全身劲力,并且盘算好应付之法。

  万因老尼脚下功夫比之万缘可高出一筹,疾似旋风急卷,手中锋快之极的长剑起处,

一式“数点梅花”,直袭中盘。

  剑尖离着钟荃胸前不及一尺,嗡然一响,震出数点寒光,分制胸前几处穴道。

  她这一剑的功力,比之和邓小龙交手的白元文尼,同是使出一样招式,可是威力判

然有别。

  钟荃蕴劲蓄势,单掌急探而出,竟是云龙大八式中的“龙子初现”之式,巧妙之极

地从剑光中探进去,指尖一拂,截胞夺剑。

  剑风拂处,衣袖卷裂,可是他指尖已堪沾到敌腕。

  万因老尼做梦也料不到敌人有这等精奇卓绝的招数,能够在自己剑光之中寻到丝毫

空隙,探掌进来,自己的剑枉自有三尺之长,也挡不住人家猿臂一伸,闪身欺近。

  当下冷喝一声,剑收如风,眼看敌人身形微倾,已要乘隙冲出,口中一声去你的,

剑光暴盛,化为“孔雀开屏”之式,在敌我之间,布下一面剑屏。

  钟荃身形一仰,让开这凌厉之极的守式。

  哪知在剑光织成的屏风中,寒风一缕,修地光华尽敛,只剩下剑尖一点寒星,直探

到咽喉要害。

  这一下变招换式,乃是六合剑法中的神髓,招式相套,连环化生,端的奥妙无匹。

  钟荃但觉这一刹那间,自己生像已经横下心肠,毫不动容。

  俟得敌人精光耀眼的长剑挟着一丝寒风,堪堪点到咽喉之际,脚下用力一点,身形

倒射而出,这一刹那间,双掌挟着沉雄无比的内家真力,猛击而出。

  这一招股在敌人无法预测,以他所站地方,再也不能向后移动分毫。是以万因老尼

一剑递出,只估料敌人向左右两面闪避,接着连下煞手,必能将敌人迫下万丈悬崖不可。

  哪知对方竟然倒退纵出去,自陷死地。

  摔不及防间,敌人掌力已压腹而至,猛然运气护体,身形微侧,手中长剑顺势撒手

飞出,划出一道精虹,电射钟荃还在空中的身形。

  钟荃使的正是云龙大八式独步天下的奇异身法“飞龙回天”,在空中一伸手,绰住

敌人下毒手猛袭的长剑,跟着清啸一声,腰动脚险处,飘飘飞回。

  那万因老尼以数十年苦功运气护体,侧身硬挨敌人一掌。

  噗地一响,身形便如断线风筝,斜斜飞退几步从林项掉下地去。

  万缘老尼冲过去,一把没抓着万因老尼,又觑见钟荃飞出悬崖,两件事凑在一起,

不禁失声尖叫。

  但转眼间,钟荃已经飞回,万缘老尼怒骂道:“原来是昆仑派的,你敢不把华山放

在眼内么?”

  长剑一挥,不管掉下的万因老尼,疾扑面上。

  钟荃仍然回到原来的位置,渊停岳峙般屹立不动。

  听到对方提起自己的门派,不由得心中一凛。

  眼看对方陷飓连戳三剑,光华乱闪,乃是拼命进手的招数。

  自己不知怎地,像顾忌什么似的,不敢使出本门剑法,长剑一领,斜斜削出,竟是

施展出新近学来的拦江绝户剑。

  他一剑削出,立刻弥漫着一股气流游涡,正是那独步天下的真磁引力。要知钟荃乃

是昆仑一等高手,学了那五招十五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水气迷蒙山庵换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