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18回 浊酒同欢名都丽人

作者:司马翎

邓小龙深知女性的坚持,常常达到令人吃惊的地步,只好说道:“我是奉了昆仑山

何涪叔叔之命,特来谒见桑老前辈。”

  那青衣少女轻快地笑一声,奔回石室去了。

  只一转眼间,她便在另外一间石室门口现身,敢情那两座石屋是相连的。她向他招

手。

  邓小龙绕潭而去,到得切近,便低声道:“我还有个同伴,现在躲在那边,他昨天

给你赶得怕了。”

  青衣少女不悦地道:“是那个野人么?你不知道,昨儿他那样子真使人讨厌,上身

不穿衣服,头发蓬松,还拿着一口剑。”

  啊代没有分说,微笑道:“现在唤他来好么?他才是真的奉命而来的昆仑门人,是

何涪叔叔的师侄。”

  她点点头,邓小龙连忙回身去唤钟荃,两人一同走到石屋。

  那青衣少女见他今日穿得干净,而且面上自然流露出淳厚朴实的神色,不觉将厌恶

之心收起,抱歉地微笑一下。

  三人一同人屋,进了大门,觉得地方甚是宽敞,原来整座石屋内没有房间,陈设极

为简单,石屋内角处一座炕床,一个女人坐在床上,一只手搭在床前石几上,五指不住

地弹着,流露出内心的焦灼。

  他们一进来,青衣少女唤一声师父。她霍地站起来。

  屋内光线甚是充足,这女人的头发挽上去,结了个譬,身上穿着淡青色的宽大衣裳。

  头上青丝倒有大半灰白了,面上的皮肤也看得出已经像年老的人那样松弛。

  可是那双细长的眉毛,明亮的眼睛,以及挺秀的鼻子,仍然有一种风韵。

  邓小龙深深注视一眼,立刻上前跪下行礼,一面叫道:“桑姑姑还记得小龙么?”

  钟荃见师兄跪下,也照样跟着办。

  桑姥伸出两手,把他们两人拉起来,口中却深深叹息一声。

  “我怎会忘记你呢!”她轻轻道:“让我瞧瞧你的样子,哎,长得这么大和这么俊

啦!”她转眼看看钟荃,又道:“这位是难呀?”

  邓小龙连忙说出钟荃出身来历。

  她凝目瞧他好一会儿,才叹口气道:“好,好,也这么大了,你师叔携你回山之时,

正是我们分手之年,晃眼这么久啦……”

  青衣少女讶异地搬了两张椅来,因为这许多年来,她从未见过师父会流露出这么多

的感情。

  她一向以为师父是座冰山,决不可能融化。

  然而,此刻师父所流露的感情,足以媲美任何感情丰富的人。

  桑姥道:“这个是我的……”她稍为犹疑一下,把青衣少女介绍给他们认识:“是

我的徒弟,名字是薛恨儿。恨儿,你给两位哥哥行礼。”

  他们相对行礼厮见了,桑姥命他们坐下,对薛恨儿道:“你记得我提起过的小龙么?

就是他呀,现在是全国第一把交椅的大镖头。”

  她又转过目光,向他们道:“我虽不大出山,但也听闻近年小龙崛起江湖,成为镖

行中第一位人物,我知道了心里高兴得很。”

  薛恨儿一旁掀撅嘴巴,那神情直是嫉妒桑姥的话。

  邓小龙道:“桑姑姑别这么说,小侄要不是姑姑和何叔叔指点剑法,还不是末流角

色么?小侄想着如果能拜谒姑姑,定要多磕几个头。”

  桑姥像记起什么似的,凝眸无语。

  钟荃半句话也没说,痴痴坐在那儿,其实他心中的情感,正在澎湃激荡。

  他知道当年师叔和这位美丽的桑姥,有过那么一段遭遇。

  师叔如今已经出家了,自然不可能再作他想。

  而这位桑姑姑,也是以一种弃绝妄念的口气神情说话。可是,他们却仍是深情一片,

自然流露,这真令他迷们不已,同时也生出同情怜悯之心。

  邓小龙约略说出昨日大悲庵的遭遇经过,桑姥道:“你们放心,我既知道了,绝不

会让你们再吃亏。”她轻描淡写地解决了两人一桩心事。

  邓小龙道:“这次钟师弟下山,何叔叔曾命他访寻姑姑下落,师弟你自己说吧!”

  钟荃连忙摸出一个油布包着的小包,恭谨地双手呈上,并且道:“师叔命小侄将此

物交与姑姑过目,并且要转问几句话……”

  桑姥接过那小包,拆开一看,啊了一声,眼光再也不离开手上的东西。

  薛恨儿挨过来,斜眼偷觑,桑姥震动一下,严峻地道:“恨儿你且去烹茶待客。”

  她应了一声,缓缓走出去,却可以分明地听出她声音中那种委屈的悲民。

  桑姥苦笑一下,等薛恨儿出屋之后,悄然道:“难为他还留着这东西。”

  钟荃歇了好一会儿,等她抬起头时,才道:“何叔叔推洋不出诗中之意,有几处要

请姑姑解释。”

  她忽然暴躁地摆手道:‘你别说啦……”

  钟荃不禁愣住,她随则又温和地道:‘别误会了,我不是对你发脾气。这桩事,让

我想想看,你何叔叔如今常年住在山上么?”

  “他老人家早在二十年前已经削发出家,法名是大惠禅师,这些年来,没有离开过

昆仑山……”

  她咬着嘴chún,惆然叹息一声。

  邓小龙轻轻道:“桑姑姑,记得那次我见到你的面上满是青气迷蒙,但何叔叔却没

有见过你那种面色。而且,此刻你的面上也没有那种颜色,何叔叔也想知道这疑团。”

  她道:“是的,那时候我因为所练的木灵掌功夫散了,是以浑身都有一层青气,现

在已练回这水灵掌的功夫,把青气都聚敛在掌心,你们可以看看

  他们如言一看她伸出摊开的双掌,但见在掌心处,有一块金钱般大小的青斑,那青

色深渗肉中,而且霞光流转,似能脱掌而出。

  她解释道:“这木灵掌乃是在下外门奇功中最厉害的五样之一,当年我因天赋异禀,

练这种木灵掌,杀生无算,虽仅是飞禽走兽之属,也有逆天心祥和。

  “那大悲庵诸同门,因此对我不满,终于迫我离开大悲庵在这云台峰下的姥姥潭边,

筑屋而居。

  “这些年来,我也觉得这是自己不对,不能怪那些同门。不过,昨天之事,又当别

论,我可要警告她们一下才行。”

  她继续絮絮问起大惠禅师的生活状况,甚至武功过境等,最后她道:“本来我只具

名帖上约邀诸派剑会,并不打算露面。但既然他不出山了,我可得亲自出面了。咳,我

一向不知自己在他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是以不敢再通消息,而且……”她没有再说下

去。

  钟荃连忙接嘴道:“姑姑,师叔还命我转告你两句诗,那是李商隐的锦瑟水后两句: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们然……”

  她立刻沉默起来,嘴chún微动,似是暗念这两句诗。

  整间屋子里静寂无声,邓小龙和钟荃都垂下眼光,不去瞧她。

  良久,她徐徐起身,走出石屋。

  他们当她起立时,抬眼一瞥,已发现她眼角泪光微闪。

  他们虽不能真正了解这种淡淡而持久的爱情,可是也感染到那种幽怨慢郁的味道,

而且心里非常崇敬那些能够恒久不渝地忆念着旧情的人,仅仅是片言只语,一生的青春,

便毫不后悔地放弃了。

  薛恨儿从那边石屋走过来,手上端着两杯清茶。

  两人喝着茶,不时扭头去瞧,那位桑姑姑悄然独立在屋前,面对着绿粼粼的潭水,

此外便是空山芳树,鸟语泉声。

  邓小龙开始跟薛恨儿闲扯,得知她看来虽然年轻,其实已是双十年华,但至今仍未

曾出过华山一步。

  钟荃拿她的容貌暗地和那位白衣少女陆丹比较,那陆丹是圆润丰腴,靡颜腻理。

  这薛恨儿却是弱态含羞,清俏入骨。虽然各有妙处,但钟荃仍然觉得陆丹较为好些,

好像有点儿亲切之感。

  想起了陆丹,钟荃若有所感地微笑起来,但随即非常遗憾地轻轻摇头,因为他记得

那天在断魂谷中,她原本叫他等候,可是结果他因为和上行孙贺固缠战不休,以致误了

时刻,因而没有再见到她。

  这一点遗憾渐渐扩大,使他几乎要难受地叹气,不过,他终于忍住了。

  几个人的面容闪过他心头,那位白发朱颜,自己禁烟在石屋中几十年的罗淑英;师

叔大惠禅师,以及眼前的华山水女桑清,他有点儿了解这几个人的情怀,虽则是模糊的

了解。

  桑姥回到屋中,对他们说:“关于你师叔所询问的事,我想,都不值得再提了。你

们几时见到他,就代我转告他,说是当年虽然是一见已将心相许,三生无奈命安排。如

今事过情迁,彼此都垂垂老矣,昔年之事,就当如无痕春梦。这张诗笺,便留下在我这

儿,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钟荃低头唯唯应了,抬眼见她一脸的怅仍之色,不觉为她叹了口气。

  当下桑姥撇开话题,殷殷询问邓小龙当年学去的剑法,如今造诣竟是如何,并且再

指点其中一些变化奥妙。

  这一来,连钟荃也获益不少。

  午间,他们留在这里,一同用过清淡的素饭,然后才辞别出山。

  两人回到那投宿的小村落,取回衣物和佩剑,一同出发奔向万柳在。

  到了在上,觉得气派甚大。沿在一条宽及二丈的护在河,植满了垂柳。正门的一边,

有一道庄河桥,旁边有绞盘巨缆等物,随时可以挽起这道桥。

  河桥那边,便是万柳在的大门,甚是巍峨宽阔。两边一道的高墙,把整个庄都围住。

  钟荃悄悄道:“师兄,你看这万柳庄气势雄险,又是厚重的庄墙,又是深阔的庄河,

难道是怕有大股的山贼进犯么?”

  邓小龙道:“难怪你觉得希奇,江湖上许多人也觉不解,其实这不是因防御外贼,

而是防备本庄内的变故。”

  钟荃奇怪地瞪着他,邓小龙继续解释道:“因为他庄内养有毒物很多,虽然全在都

是姓齐的,历代由当庄主的授以克制那些毒物之法,本任之人,不虞受害,但唯恐一旦

有什么毒物逃出任外,岂不是祸及别处村庄之人?是以要建那绪高墙和深阔的护任河。

你看,桥上那些汉子已经诧异地注视着我们了,我们过去吧!”

  那庄河桥上,蹲坐着四五个年轻小伙子,都是长得甚壮健,他们老远已见双骑并驰

而来,都张大眼睛瞧着。

  邓小龙一拎马恒,领先到了桥边,翻身下马之后,抱拳行了一礼,朗声道:“诸位

定是万柳在的,在下邓小龙,意慾拜见在主齐玄,敢请哪位给通报一下。

  正是人的名树的影,邓小龙大名赫赫,江湖谁不知道。

  一个汉子呀一声,连忙回礼道:“原来是邓大镖头驾到,咱们正是万柳庄的人,只

是您老来得不巧,任主卧病了几天,昨天才痊,今晨却出门散心去了。您参请到庄里待

茶吧。”

  一面说着,一面上来替他牵马。

  钟荃也下了马,站在后面。

  邓小龙啊一声,喃喃道:‘那就真的太不巧了。”跟着做个手势,阻止那人牵马,

含笑道:“谢谢你的盛意,邓某因有点事经过这儿,特地来拜候资在主,既然齐庄主出

门去了,邓某便不过庄打扰啦户

  那些人还拳拳邀他们进在憩息一下,但被邓小龙婉谢了。

  两人向回路而驰,邓小龙在马上大声道:‘我们这就回洛阳去,那万柳庄定是发生

过什么事,而且齐任主匆匆出门,也必另有内情。”

  钟荃诧问道:“师兄何所见而去呢?小弟并未觉出有异。”

  “你想想看,如今田事并不空闲,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闲坐在桥头干么?多半是

在戒备着什么!”

  钟荃连连点头,他又道:“我们回到洛阳,大概京里不久便有回音,你担心的那位

徐真真和宝剑,总有个下落了,愚兄失镖之事,并不忙在一时。”

  钟荃忽然道:“假如劫镖的陆丹老是藏起来,师兄你怎么办呢?”

  邓小龙自信地微笑一下,道:‘我有什么好急的,若她沉得住气,不将赃物交回来,

我何以沉不住气?就挨下去好了。不过,我并非就此坐着手等,仍然出全力查踩线索。

  “若不是她干的,总会给我摸到线索头绪,如是她干的,她焉能一声不响,就此吞

没那箱珠宝?师弟你说是么?至于那姓潘的,反正他没劫到手,我们不必理他,但以我

推测,他也必是明查暗访,找寻那先得手的劫镖人。

  “是以我已命人泄露风声,将失镖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浊酒同欢名都丽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