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二回 龙光朱雀石破天惊

作者:司马翎

  且说那家丁左手高举金锣,右手持着锣锤,正待敲下,忽听一连串银铃也似笑声,

从众人轻雷般的语声中升起来。人影闪处,棚上已多出一人,立时全场声息俱寂,凝目

去看这俏丽娉婷的少女,惊讶之声,又由棚下响升。

  何涪认得她便是那古怪的少女,恍然大悟,双足顿处,身形蓦地破空飞起,宛如一

头巨乌,从众人头上掠过,轻飘飘地落在台上。

  那少女正在回答玄机子的话,何涪刚好听到说“我是华山桑清”几个字,她回眸瞥

见他,微笑一下,道:“你也来么?那锣尚未响呢!"何涪笑一下,算是回答,跟着向玄

机子和陆平拱拱手,自报姓名。桑清听禁不住怔了一下,只因铁手书生何涪这名字,在

江湖上享誉了近二十年,算起来他也是四十上下的人,可是桑清一径误会他是个二十许

少年。

  这时四大剑派已各有一人到场。

  棚上金锣三响,四人拈闸决定斗剑的次序,将摸到的纸团张开看时,铁手书生何涪

的是比第一场,连忙举眼看看谁是第一场的对手,只见摩云剑客陆平扬一下纸条,叫道:

“陆某拈到第一场,还有哪一位?”何涪如释重负地嘘口气,应了一声。

  忽然棚下一阵騒动之声,棚上四人同时瞧看,只见棚下正中的人丛,这时已裂开一

道口子,当中有个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一张圆凳,箕踞其上。

  那人虽是蹲着,但也可觉得体积奇大,头如笆斗,上面是乱糟糟的黄发,一字横结

的浓眉下,那对铜铃大的眼睛,发出惨绿的光芒,嘴chún微翘,上颚露出两枚獠牙,那形

状就跟深山中的妖魅般可怖。

  这个长得狞恶骇人的怪物便是天下闻名的雪山豺人,不但练就一身诡异莫测的外门

奇功,行动如凤,捷逾鬼魅,而且身上有一种异味,常人走近嗅着,立刻会晕眩作呕。

  传说此怪喜饮生人热血,更使人加添了骇怖之感,以他这种长相,天下武林人物,

谁不晓得。

  只听雪山豺人狼嗥地叫道:“老陆,我给你捧场来啦,别泄气丢人啊。”摩云剑客

陆平呸地吐口唾沫,没有回答,雪山豺人却得意地怪声嗥笑起来,把周围的人都笑得毛

发直竖。

  细论起来,这棚上剑拔弯张的四大剑派名手,加上台下这个雪山豺人,都不免有点

古怪邪气。

  试想这次剑会,关系到一派名誉,本是非同小可的大事,但四派竟只有一人孤剑赴

会,争夺这剑会盟主。

  天下四大剑派的前辈高人,多半都有极深的交情,如果全依了掌门的意见,这种剑

会必定不能举行。

  武当、峨嵋、昆仑三派的赴会,各有原因,已如上述,而这华山木女桑清,也自有

因果。

  原来华山一脉,从来都是女尼。

  木女桑清的师祖心如神尼,剑法之妙,冠绝天下,仅有两徒得其心法,一是百灵大

师,一是百妙大师,心如神尼圆寂后,便由百灵大师接位掌门,百妙大师却离开华山,

不知所踪,一直到了几十年后,百妙忽然回山,还携了一个六七岁的女孩,长得眉目姣

美,灵秀异常,可惜全身都有一层时浓时淡的青气笼罩住。

  百妙告诉百灵大师说,此女乃是东方木精而成胎,被人弃置路旁,让她拾起抚养至

今,百灵大师虽觉此女长得酷肖师妹,却也不好强洁。百妙将这女孩嘱托给师姐之后,

便病倒了,因为她是自知病重不起才回华山的。

  那女孩便是木女桑清,随侍百灵大师十余年后,大师圆寂归西,掌门的是她大师姐

万妙。

  这位万妙女尼从来不喜木女桑清,说她有点妖气,且又不落发出家。

  木女桑清也和她斗气,说万妙未曾得到百灵大师真传,算不得华山第一人物。

  万妙向来自负,听了如何忍得,便和桑清比武,本来这种做法,万妙已失掌门人风

度,无奈桑清平日没人缘,而且因天赋奇特,练成一种外门功夫,名唤木灵掌,这种掌

力阴毒异常,出手非伤人见血不可,故此杀戒常开,她的同辈师姐都看不过眼,故此这

时人心仍然偏袒着万妙。比剑结果,万妙果然败阵,原来万妙虽然功力深厚,但禁不住

木女桑清自幼已得百妙大师真传。

  后来又得百灵大师传授,合当年师祖心如神尼绝技于一身,故此能以招数战胜.不过

从此之后,桑清便离开华山主峰莲花峰的大悲庵,独自搬到云台峰下姥姥潭居住,常常

出山,因而华山木女桑清之名大著,天下皆知,这次她挺身赴约,其他的人当然不敢反

对,但也没有人来助阵。

  且说棚上两派高手持剑相峙,彼此肚中都雪亮对手的家数,峨嵋派的阴阳剑法,参

有道家玄功,招式繁复,难以测忖。昆仑派的云龙大八式,驰名天下,微妙精奥,别有

出人意料之处。

  这时两人相对行了一礼,便迈步盘旋,霎时间偌大的广场上,鸦雀无声,几乎连蚊

子飞过的声音也能够清晰地听到。

  倏地两道剑光交错一闪,众人定睛看时,只见棚上两人仍然分开,绕圈子走着,只

是面色都十二分凝重,显得极其戒慎。

  棚下的雪山豺人惨厉地短嗥一声,叫道:“好剑法,好剑法。”许多人部被他突如

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棚下的木女桑清冷冷叱道:

  “惹厌的怪物,给我安静点。”声音并不大,但极为清晰地钻人众人耳中,分明是

露了一手上乘气功。

  雪山豺人暴然站起来,庞大的身躯就像小山般。

  众人惊诧,以为他要找木女桑清动手。

  桑清轻蔑地扫他一眼,别转头看棚上的比剑,那神态极瞧不起雪山豺人。

  雪山豺人闷哼一声,忽又蹲下,硬生生忍下这口气。

  交错而过的一刹那,彼此连试了几招,他们全是一流高手,试招时和普通人大大不

同,全身招数未曾使出,已因敌人变化而改变。寻常人看了,只能见到他们肩时腰腿稍

为移动,手中的剑根本没有刺出,哪知实在已连变了好几招,稍有少许差池,立刻便得

血染当场,尸横棚下。

  铁手书生何涪发觉敌手在剑法上造诣甚佳,还想知道内力方面比自己又怎样,当下

蓦地倒踩七星步,剑诀一领,剑走轻灵,一式“龙子初现”,一缕剑光,直掠敌人眉字。

  摩云剑客陆平似是同一心意,轻喝一声,挽剑一圈,正是阴阳剑法中“春蚕自缚”

之式,两剑疾如电光火石般撞在一起,却没有半点金铁交鸣之声。

  两人身形骤定,有如生铁铸成的人像,兀立不动。众人都意会到这两个名震江湖的

剑手,正在较量内力,不由得都紧张起来。

  铁手书生何涪起初微微一惊,但约莫半盏茶时候过去,他依旧渊停岳峙地稳立不动,

摩云剑客陆平则身形微颤,脚下发出吱吱的声音。

  这座彩棚本准备作为比武之用,故此地板乃是两寸来厚的坚木铺成,而且板身阔大,

极能吃重,此刻居然发出声音,可想到陆平吃力的情形。

  那吱吱之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当儿,更为尖锐刺耳,众人越发屏息闭气,等候立判

胜败那一着。

  雪山豺人不甘寂寞地厉嗥一声,又把众人吓了一跳,这次连武当玄机子也沉不住气,

狠狠地向他瞪眼睛,只听雪山豺人叫道:“峨嵋的先输半着.但见棚上剑光急划而起,

倏地掉头下击,原来是铁手书生何涪使出的神妙招数,他既知敌手内力造诣稍逊自己,

胆气陡壮,抖剑借力飞起,掉首下攻,这正是云龙大八式中第五手“飞龙回天”之式,

乃是最厉害的三天式之摩云剑客陆平一见敌人剑光看似直刺而下,却又剑光四射,笼罩

幅员极大,知是昆仑无上心法云龙大八式,哪敢怠慢,猛运一口真气,使出峨嵋镇山剑

法救命绝招,长剑挥处,洒出千百点剑光,蓦然一冲。两下剑光相接,锵锵连响,声音

未歇,只见陆平身剑合一,直如灵蛇穿林,忽地游走出圈子。铁手书生何涪一连追击三

剑,都没有摸准敌人去向方位,禁不住在心中喝一声彩。

  饶他高手如玄机子、木清等人,一生以剑擅长,也不知摩云剑客陆平这一招叫什么

名堂,只知是峨嵋阴阳剑法中的绝招便了。

  可是摩云剑客陆平这时既惊且愧,因为他自从出道以来,还未曾使用过这一式“自

解金铃”的救命连环绝招,况且方才比较内力之时,又落了少许下风。此刻闷哼一声,

身形旋风般一转,刷地劈出长剑,一连七剑,按着七绝门户,凌厉扑攻。

  铁手书生何涪禁不住连连退却,手中长剑分花拂柳,上下遮拦,俟到敌人第七剑发

出,蓦地剑光急吐,使出昆仑心法,反攻敌人。一时之间,幻起剑光千道,两条人影都

是迅疾如风,忽合忽分。

  他们这一次交手已是百年罕睛的斗剑,彼此招式的神奇狠辣,真是差之毫厘,谬以

千里,每一剑都是拿捏得恰到好处。看得棚下的武林人物不由自主地提心吊胆,目眩神

摇。

  约莫一顿饭工夫,形势已变,只见铁手书生何涪似乎采取守势,走的是内圈,摩云

剑客陆平则剑光如长虹绕日,从外圈向何涪钻攻,招式之变幻繁复,令人防不胜防。众

人都为铁手书生何涪危骇起来,但棚上的木女桑清却微露喜色。

  原来何涪这时已施展出昆仑抱玉剑法,夹杂以云龙大八式。那抱玉剑法乃他的大师

兄,昆仑派绝世奇才白眉和尚自创。

  其时云龙大八式精奥未通,不能回环运用,故此白眉和尚创出这一套以守为攻的绝

妙剑法,间或使用云龙大八式的招数出手进攻,配合得神妙异常.摩云剑客陆平寻暇抵隙,

把繁复已极的阴阳剑法尽数施展,仍无奈敌人何,心中暗自焦躁,杀机渐盛,不管这场

剑会原旨是点到为止,渐渐全力猛攻,煞手尽出。这一来若是对方稍有疏虞,立刻便有

性命之危,便是陆平自己也臼手不住。

  铁手书生何涪正要他如此,同时心中也泯去顾虑,不必守着点到为止的戒条.猛然武

当玄机子喝道:“何道友手下留情……”话声未歇,剑气森森盘旋中,何涪的剑光暴长,

直射向陆平千百点剑光之中,锵然一响,剑光俱歇,何涪已站定在陆平左侧丈许之外。

众人忙看峨嵋摩云剑客陆平时,只见他身形摇摇不稳,长剑兀自握在手中,但齐左肩直

到腰间鲜血涔涔涌出,染成一条长长血痕。

  铁手书生何涪虽然因对方先施杀手,心中无愧,况且方才已是尽力留氛没有取敌性

命。

  但此刻见陆平面容煞白,那种羞愤交加的表情,难以描述,心中不觉谦然,举剑行

礼道:

  “陆兄剑法佳妙绝伦,何某佩服之极,实在不敢言胜……”只听雪山豺人惨厉地道:

“姓陆的,太泄气啦,丢了人还不快滚……”

  同时之间,喝彩声升起。

  摩云剑客陆平猛然裂帛似地怒吼一声,长剑一挥,忽地纵起,疾向棚下扑去,劲袭

雪山豺人,雪山豺人碌桀桀笑连声,闪人人丛之中,陆平提柱一口气,仗剑疾追,立刻

秩序大乱,闹声四起。

  只见人影闪处,掠空飞起,宛如御风飞地,晃眼问落在棚上,原来是雪山豺人。

  摩云剑客陆平本来衔尾疾赶,这时忽然掉转头,一连几个起落,己离开广场,没人

黑暗之中。

  雪山豺人绿睛荧荧,用力扫了木女桑清一服,咧chún笑道:“我知他死要面子,必定

不敢追到棚上,嘻,嘻……”桑清看着他那奇丑可怖的样子,加上狼嗥也似的声音,心

中闷得差点作呕,别转头不瞧他。

  玄机子冷冷道:“少顷剑会散后,贫道定要见识老怪你的手段,瞧瞧到底凭什么来

此搅闹。”雪山豺人满不在乎地怪叫一声,径自跳下棚去、仍然蹲在老地方。

  这时,轮到武当玄机子和华山木女桑清比剑,铁手书生何涪不安地瞥扫桑清一眼,

便跃下彩棚,走到人丛中,和一伙人寒暄,那些都是他的好友,其中一个还是住在南昌

府东门外的五里坡,在江湖上也颇有名头,人称火鹞子邓昌,何涪这番南来,没有到他

那里歇足,现在见面,免不了受几句埋怨.。

  广场又被一片静寂所笼罩,玄机子道:“请道友赐招。……

  木女桑清答道:“道兄先请。”两人迈步盘旋,就像上一场的开始时一样。

  玄机子道:“既然道友谦逊;贫道可要放肆了。”话声刚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回 龙光朱雀石破天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