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22回 他生未卜此生已休

作者:司马翎

  他们拥抱了一下,钟荃站起来,但觉室中有点昏暗。

  “现在是时候了,暮色已临,足够我隐蔽身形,我还要去会一个朋友,我这就要走

了。”

  她轻轻啊一声,上身倾前一点,但凄然一叹,翻身伏倒在床上。

  钟荃一咬牙,转身出房。

  前面有人匆匆而来,叫道:“师弟,你怎么啦?潘兄寻来了。”

  原来钟荃面色煞白,眼中杀气蒸腾,和平日淳厚的样子迎异,他抬眼时,邓小龙身

后正随着那矮胖的潘自达。

  背上的金剑和金黄色的丝绦结,闪闪耀眼。

  他诡异地微笑一下,没有说话。

  邓小龙忙道:“这位潘兄找到我,正好你回来的消息也传来;愚兄便带他……”

  潘自达忽然尖叫一声,把他的话打断了。

  那对诡异的眼光,此刻呆在天井角落的一处竹架上。

  钟荃回眼一瞥,发觉那竹架上,不知几时已站着一只逾尺的白鸟。

  缩爪闭目,正在睡觉。正是陆丹那只异禽白鸯。

  “潘兄认得此鸟么?”钟荃随口问道。

  潘自达支吾一下,道:“不,我从来没有见过,只因这白鸟长相十分神骏,是以惊

讶。”

  邓小龙在一旁皱皱眉头,却没有做声。

  那潘自这又道:“你提过那受琶针所伤的人,可在此处?就在那房中?”说时用手

指指钟荃刚刚出来的房间。

  钟荃点点头,潘自达立刻面色变了一下。

  但钟荃并没有察觉,只担心地道:“时间无多,不知来得及与否?师兄,你有什么

消息没有?”

  邓小龙摇摇头,却注意地瞧着潘自达的神情。

  潘自达勉强他尖笑一声,道:‘且让我瞧瞧伤势,或许有其他办法。”说着话,一

径洒步直闯入房。

  钟荃早知陆丹伤处不能示人,忙道:“不必看了,但也好罢,潘兄己去瞧瞧。”

  他仍然存有万一之想,是以终于同意让潘自达瞧瞧,这都因太过关心之故。

  大凡有一件事情和自己有莫大的切身关系,必定会有那侥幸之想,而不能理智地判

断坚持。

  潘自达并不管钟荃怎样说,眨眼间已推开房门而入。

  钟荃忙跟了进去,邓小龙也紧跟着进房。

  陆丹此刻正在床俯卧着,房门一响,便转身反头来瞧。正好和潘自达打个照面。

  潘自达两颊上肥颤慾坠的肉团颤动着,诡笑一下,但眼中却流露出极奇异的光芒。

  邓小龙早已抢前数少,回头一瞥,便暗悟于心地哼一声。

  钟荃一径走到床边,温声道:“哪位是潘自达兄,他也曾被齐玄的游丝毒针所伤,

故此请他来瞧瞧你的伤势。”

  陆丹的眼光早已收回来,除了在收回时掠过邓小龙面上一下,认得是钟荃师兄后,

便停在钟荃面上。

  这时地公然伸手扯住钟荃的衣襟,摇晃道:“你这人呀真是……我的伤处怎可以……

你倒是问问他有解葯没有才是正理呀。”

  钟荃歉然地微笑一下,转头去跟潘自达说话。

  陆丹这时又将眼光移到邓小龙面上,只见他阴骛地紧盯着那姓潘的。

  她心中动一下,忙移开眼光,去瞧瞧那潘的。

  正好和潘自达那对奇异的目光相接,芳心里又是一动。

  潘自达径自向她道:“我没有解葯,但我能克住齐玄老儿的金蛇,你到底伤在什么

地方?”

  他的话夹有南方口音,本来就甚难听,此刻又尖着嗓子说,更觉其刺耳。

  钟荃代她答道:“潘兄别问了,有点不大方便,赶快弄到那金蛇要紧。她已取下峨

嵋化毒丸,迫聚住毒气,但目下只有三个时辰不到的时间。”

  潘自达震动一下,哦了一声,眼光移向钟荃面上,但随即又垂下,不瞧任何人。

  旁边的邓小龙双目如炬,瞬也不瞬地注视着他,即使现在只剩下半边面可以观察,

但仍不肯放松。

  钟荃沉吟一下,忽然问道:“昔年曾有一位厉害的使剑名家,便是海南剑师归元,

潘兄可认识么广

  潘自达倏抬头,尖声道:“那便是家师。”

  邓小龙失口轻暧一声,心中确定了一事。

  陆丹却没有什么动静。

  只因海南剑师归元,昔年确以心狠手辣,剑法奇诡传誉天下武林。

  但自从败于铁手书生何培剑下之后,自尔便销声匿迹。

  事至如今,到底隔得太久了,陆丹虽知海南有这一派,却不致有什么惊异反应。

  不过,她也多望潘自达一眼,便发觉了他背上宝剑有异。

  除了颜色不同之外,那剑把的形式和自己的太白剑,毫无二致。

  钟荃见他神色不善,明知当年之事仍芥于心,忙道:“家师叔曾对小弟提及过令师,

言下对令师剑术之佳,极是倾慕,想不到潘见乃是海南传人,小弟失敬了。”

  他微歇一下,又道:“我们不如立刻动身,小弟略知那齐玄囚禁之处。”

  邓小花这时才出声道:“现在天色才暮,你们此去相府,实不亚于龙潭虎穴。”

  他说话时,一径偷觑着潘自达神色。

  须知邓小经外号无计星,满肚子都是计谋,心细如发,智虑如海,焉有不知钟荃心

急之理。

  他这几句话,自然另有道理。

  果然他的话未曾说完,潘自达已气冲冲道:“相府又怎样,以我看来,不过是几所

房子,藏着一些饭涌而已,岂能阻我出人。”

  陆丹粉脸变色,怒哼一声。

  但潘自达正说得激昂,没有听到,继续道:“我和齐玄也有怨仇,若不是钟兄也有

关系,简直不必多加钟兄同行,我自个儿便可以把那齐玄老几擒回来,钟兄我们走。”

  邓小龙忙道:“潘兄的话,邓菜自然信得过,但敞师弟江湖阅历尚浅,凡事但盼潘

兄做主,邓某尚有几句话要对敝师弟说,请潘兄稍候……”

  他一面说着,一面带头走出房去,钟潘两人当然也得跟着。

  到了门坎之时,钟荃禁不往回头瞧陆丹一眼。

  潘自达却是斜眸去瞧钟荃,眼中又露出诡异神色。

  到了外面天井,邓小龙扯了钟荃到厅中,悄悄道:“师弟,你留心听我说,那潘自

达为人诡橘狠毒之极,以愚兄方才观察,第一点,他对昆仑本门之人怀有极深仇恨,此

所以当日动缥有他一脚。第二点,起初愚兄以为他与陆姑娘不相识,如今才知道他认得

陆姑娘,而且恐怕还有别的心思,陆姑娘却不认得他。他方才见你和陆姑娘亲妮的样子

和说话,眼光中露出极狠毒的光芒。故此愚兄特地提醒你,此去相府,愚兄不便同行,

你与姓活的同探虎穴,务必留神身侧之敌,他随时可以暗中伤你,甚至阻碍此行目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钟荃道:“他害我便了,何以要阻碍我求得解葯?”

  邓小龙叹口气道:“他对昆仑本门之人的仇恨还是其次,但男女情炉之恨才可怕

呢!”

  钟荃这才啊了一声,恍然地点头,立即又问道:“那久我怎办呢?不和他同行岂不

干净?”

  邓小花道:‘本来最好不跟他一道,可是,如今还断不定他到底会有什么行动。或

者他会拼命求葯也说不定。但你要记住,他害你之心定然会有,你务必小心行事,有他

这么一个硬手同去,总是好的,对了,你还没有剑呢!”

  钟荃惘然叹口气,道:“好吧,我防着他便是。剑么,我去拿陆姑娘的用一趟。”

  “不要用她的。”邓小龙阻止道:“你就用我的,以免那厮见到剑便生气,也许在

途中便跟你打起来啦……”钟荃匆匆将邓小龙的佩剑,系在背上。

  他们这些武林高手,讲究的是既要利落,又要全身而返。

  假使像普通人般挂在腰间,那么掣剑出来之后,便要随即将剑鞘扔在一旁。

  这一下手续别说做起来麻烦,而且万一要突然撤退或追击,岂不是白白丢了那剑鞘?

不要说那剑鞘有的装金嵌石,贵重非常。

  光说丢了剑鞘,还有什么面子?

  钟荃和潘自达终于出了门外,邓小龙早备有一辆大车,准备给他们行动时应用。

  否则这两人一个诡异矮胖,横气十足。一个土头土脑,脚下矫健,全都一式背插着

创,不被公门中人注意拦阻才怪哩。两人在车声群群中,闭目养神。

  歇了一刻,潘自达把车帷扯开一点,张眼外窥着街上风光。

  钟荃这时道:“我午间无意中得知,那齐玄被囚禁在相府后花园中,却不知实在地

点,我们只有棱他一搜。”

  潘自达晤了一声,头也不回。

  钟荃这时只剩下一人应付事情,忽然变得伶俐一点,心知这娃潘的最不堪激,便道:

“潘兄若果不想和相府的卫士们或者那毒书生顾陵结怨,也可替小弟望风便了。”

  “什么?我才不管那些混蛋哩广

  播自达墓地回头,双目棱棱,注视他一眼,只见他面上露出佩服的颜色,便又傲然

道:“尤其那毒书生顾陵,我久闻其名,如今正好较量一下。这样吧,到时你尽管搜寻

齐玄下落,我却管阻禁意图偷袭的狗腿们。”

  钟荃心中暗喜,应了一声,忽然想起蝎娘子徐真真,便道:“但到时还得请潘兄帮

忙救一个人出来。”

  潘自达询问他瞧他一眼,钟荃便解释道:“那是一位姑娘,便是江湖人称蝎娘子的

徐姑娘,我曾答允救助她的。”

  潘自达翻翻白眼,然后诡秘地笑一下,道:“我可以尽力掩护,但要由你自己背出

来。”

  钟荃觉得这潘自达不是想像中那么不近人情,便由衷地道:“有潘兄掩护,小弟便

可以放心行事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工夫,车子更然停住,那车夫在外面悄悄道:“两位相公可以下车

了。”

  两人跳下车去,四目张望,发觉处县在一条僻静而干净的后巷中。

  两边的墙都甚高峻,显然都是什么巨宅大哪。

  车夫道:“两位相公如此这样走法,便可到达相府的后院墙,但两位必须小心,因

为后门处也有人看守着。但这样也容易辨认出来。”

  钟荃知道车夫乃是缥行中人,已得邓小龙密嘱,便道谢了一声。和潘自达并肩前走。

  那潘自达自下车到离开,也没望那车夫一眼,并且露出不屑之容。

  这情形连钟荃也禁不住轻轻耸一下肩头。

  暮色又深了好些,周围已是朦朦胧胧。钟荃一马当先,疾疾而去,一面咕吹道:

“这么快便是酉末了,还有个把时辰便是亥时,糟得很,我非赶快不可。”

  潘自达在后面随着疾奔,他那矮矮胖胖的身形,迅速之极。然而他和钟荃的走法大

不相同。

  他乃是贴着地面滚滚而去,不似钟荃一掠数丈,宛如巨鸟横空船走法。

  这是因为他身量特别,不仅矮,而且胖,乃尔练了这样子一门轻功。

  眨眼工夫,依着那车夫的话,穿过了许多条曲折的小巷。

  钟荃喜然止步,后面的潘自达也如响斯应,突然停止前进之势。

  钟荃指点道:“那便是和相国的府味了。潘兄可看见后门也有气派甚大的门房?”

  “我瞧见了,哼,不知多少人走这后门哪。我们临走放他娘的一把火,烧干净点。”

  钟荃虽不以为然,但没有驳他,试想这样胡乱放一把火,难道就可以杜绝从后门钻

营官爵的贪赃官吏?是以见得潘自达只是随着心中喜恶行事,丝毫不识大体而已。

  他们借着巷口一棵树的掩护,登高张望,只见那门房进去,便是深广的后园,暮色

中隐约可见绿荫中露出好些亭阁檐牙。

  钟荃道:“那中心处,有座红顶的亭子,我们现在分两边掩入到那里再会合见面,

潘兄以为如何?再者,我听闻这府中有许多水牢石室之类的设备,但齐玄并非囚在这种

地方,潘兄只须留意后园中那些亭馆台谢的房间便和。”

  潘自达不耐烦地道:“得啦,你真有点罗嗦。”

  钟荃愣一下,想不到说这些话,也被称之为罗嗦。

  本意还得嘱他在未探出齐玄下落之前,暂勿与敌人交手,但这时也说不出来,只好

飘身下地,分头前进。

  他们乃是分为一左一右,从两边院墙潜入府去,那潘自达倨傲横蛮,尤其此刻心中

极不痛快,便不太掩饰身形,打另一条小巷绕穿到那边相府后面。

  要知这潘自达自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他生未卜此生已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