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24回 情女无踪刻骨柔情

作者:司马翎

齐玄想不到那劲袭敌人的暗器,竟会反救敌人一命。

  那金蝎双钩上的毒液,只用一次使需再加。

  这时双钩齐喷,厉害之极,但到底还是落空了。

  钟荃以肩头找地,一沾即起,却见庭院中扑下一条灰衣影子,身法之迅疾,全在这

里的人之上。

  知道是毒书生顾陵来了,忙挺剑持敌。

  齐玄却在此刻整个仰跌在地上,只因他曾经受伤失血,体力较虚,恰好碰上钟荃全

力一压,便跌在地上。

  那灰衣人影忽地在廊上现身,种整惊讶得愣一下,只因这人并非书生打扮,而是个

灰色宽袍的僧人。

  年纪约摸在四五甸之间,面目十分清秀。

  恶客人金魁不过身形阻滞了一下,这时怒吼一声,提斧急扑过来。

  玉郎君李彬稍迟一点,也自随后疾朴而至。正在这三方未曾融上的瞬息间,一声尖

叫传入众人耳中,又是一条人影,挟着一溜金色剑光,急射廊上。

  钟荃听出是潘自达的尖叫声音,心中一喜,手中剑光疾划出去,立刻封住狠狠砍至

的短斧,工即君李彬随即加入战圈。

  潘自达在这刹那间,已瞧见廊中的和尚,与及地上爬起来的齐玄,立刻舍下钟荃那

边,剑光一编,劲袭齐玄。

  那次衣僧人倏然扬油一拂,去卷他的太微剑,左手也电急抓出。

  五指乌黑,干瘦得像鸟爪般。

  潘自达剑光一歪,反从袖影中撩腕削臂。

  那灰衣僧人噫一声,左手改直抓为横拂,衣袖飘飘,搭向潘自达持剑腕上。

  身形也同时斜闪一步。

  潘自达也噫一声,敢情这两人起初都没料到对方功力如此高强,故此一齐惊奇不已。

  但见潘自达剑发奇快,刷刷刷连刺出数剑。

  剑尖歪斜不准,但临到近时,又丝毫无讹。

  这种最易令人上当吃亏的奇诡剑法,正是独霸南天的海南五指山海蝠剑法。

  灰衣僧人连退两步,才将形势稳住。

  他没有兵器在手,只凭一双定抽,以及左手那只枯干乌黑的鸟爪,便将潘自达的太

微剑迫住。

  潘自达尖叫道:“齐老儿别逃,我要找你算帐咧。”

  “这位大师请退开,老朽与这厮有点过节。”

  按理说,既然潘自达这样打了招呼,那僧人必须立即让开,不管他是如何侠义为怀

地要帮助齐玄。

  因为齐玄乃是有姓有名的人物,本身的过节谁敢这么大胆去包揽在身上?哪知这灰

衣僧人哼一声,道:“你身上有伤,岂能动手,这厮是谁?”

  廊间的人,不论敌我,都不禁因这僧人口气之大而诧异。

  齐玄也自愣住,细瞧几眼。

  潘自达这时连接使出海幅剑法绝妙招数,但仍被那次衣僧人以一双宽袖抵挡住,不

由怒哼一声,剑法忽变。

  但见他脚步踉跄,金剑左研右劈,不成章法乱杀一气。

  可是剑上金光陡盛,宛如金龙乱舞。

  那灰衣僧人当他使出怪异剑法之后,便连连后退,左手乌黑鸟爪屡屡去抓敌剑,但

没有成功。

  齐玄啊地叫道:“大师可是姓缪?”

  灰衣僧人没有回答,面色沉寒之极,显得极是吃紧。

  另一边的钟荃见到潘自达使出怪剑,逼得那僧人毫无还手之力,心中大骇,疾忙猛

削三剑,生出极强的气流游涡。

  他可不是替那僧人着急,而是为了要瞧瞧播自达这套神妙的怪剑,以及趁机去夺取

金蛇,是以奋力削出三剑。

  果然第三剑一削出,玉郎君李彬和金魁同时大叫一声,两人的兵器撞在一起,剑折

斧飞,手臂也差点不能抬起。

  钟荃只要跟着划剑出去,两人便得立丧剑下。

  却听廊外半空有人清朗一叱,人随声坠,端的迅疾异常。

  比之适才灰衣僧人来势,几乎尚有过之。

  这人急坠下来,却落在廊边的栏杆上。

  钟荃瞧也不瞧,收剑反身疾冲,闪眼已到了齐兹面前。

  齐百手一扬,钟荃连忙以拦江绝户划削出。

  用那无形无声的气流游涡,将游丝毒针都吸在刻上。

  但齐玄跟着又杨另一只手,他只好再来那么一下。

  齐玄左右手各扬多一次,钟荃虽然心中狐疑,但到底不敢大意,挥剑连削,即是削

了四剑。

  那真磁引力施运得纯熟,已达无形无声之境。

  是以瞧起来,这两人简直在闹着玩。

  那次在僧人先前已见过钟荃身法功力,不觉大为着急,但潘自达剑法怪异之极,而

且创上金光更盛,耀眼生寒,不但不能迫退抽身,甚至相形见拙。

  恶客人金魁、玉郎君李彬以及一干卫士,此时部撤退个干净。

  栏杆上那人儒服飘飘,口鼻上蒙着纱巾,瞧不清面貌,这时引吭笑道:“想不到居

然来了这多的名家好手,借此相府之地,作那杀戮之事,咄!你们县都罢手,顾某候教

多时。”

  他说话时,生像展卷高确,声音甚是铮铮清越,一字不漏地传将四人耳中。

  话中之意,却是向这四人同时索战。

  潘自达首先跃开两步,侧头横睨这武林俱惊的奇人——毒书生顾陵,而且不服气地

哼一声。

  那灰衣僧人喘息一下,疾然扑到齐玄身边,蓄势防备钟荃攻袭,一面低声道:“老

衲正是你听说的人。”

  金蝎子齐玄看来比这和尚年纪老得多,但立刻顺从他退后两步。

  毒书顾陵目光棱棱,神采飞扬,扫了潘自达一眼,便伸手指点着钟荃道:“蒙面壮

士使得一好手道家精奥剑法,和那两番扰闹相府的白衣人有什么关系?”

  他并没有厉言疾色,但口气甚是威严,自然而然具有一种低服他人的力量。

  钟荃失措地摇摇头,没有回答。

  但心中却极为惊异这毒书生顾陵,何以能知自己的剑法,乃是源出道家?毒书生顾

陵呵呵一笑,道:‘你们这些人,最喜藏头露尾,但没有关系,顾某对武林朋友总是一

视同仁。”

  他的眼睛移向灰衣僧人身上,忽然发出凌厉光芒,竣声道:“咄,和尚作托迹空门,

如何来此是非之地?莫不是我执未除,三味难参,也来应此一劫?”

  灰衣僧人合掌当胸,朗声道:“施主说得是,只为有情成小劫,我碍难到灵台,贫

油言之有愧。”

  毒书生顾陵飘落廊间,从袖子取出一把尺半有余的折扇,指着潘自达道:“你使的

古代剑法,功候仍然有限得很,这么张牙舞爪做什么?来,你们一齐动手。”

  潘自达尖声骂道:“别人怕你,我可没瞧起你,看剑……”

  剑随声发,金光一闪,剑尖歪斜不准地刺出。

  毒书生顾陵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已从创边擦过,唉地打开折扇,向潘自达猛扇一

下。

  潘自达惟恐那扇中有古怪,在那冷风袭至之时,忙不迭踩七星,闪开数尺。

  毒书生顾陵脾俄作态,冷笑一声,忽然疾如鬼扭,横跃文许,手中折扇又合成一束,

连攻灰衣憎人和钟荃两人。

  钟荃但觉敌人来势奇速,一点扇形,已指向胸前的锁心穴,挥剑猛削,陡然发出真

磁引力。

  斜侧的灰衣僧人也在同时被顾陵扇影指向喉侧的气贯穴,嘿一声,左手疾翻而起,

乌黑的鸟爪,猛扣敌脱。

  毒书生顾陵使出最上乘的武功,简直像能够分身似的,在同时之间,连点两人的穴

道。

  但招数尚未使尽,忽尔从两人间冲过,折扇忽扇,冷风直袭齐玄。

  这几下动作一气呵成,快得异乎寻常。

  但扇向齐玄的一下,却歪斜了一点儿。

  敢清钟荃一剑削出,那真磁引力极之强烈,而且集中着吸引敌人兵器,顾陵虽因身

法奇快而离开原地,也大受影响,扇身歪了一点儿。

  他一扇扇去,虽仅是冷风阵阵,但因他练的是道家太乙奇功,那阵冷风,能导传出

真力,虽不像兵刃般使人皮伤骨折,但寻常人吃他~扇,也得闭气晕厥过去。

  即使是武林名家如这几人,也不能漠视这阵冷风。

  必要时虽可硬抵一下,但总以避开为佳。

  金蝎子齐玄见他一扇拨歪了,没有闪避,冷不防耳际一阵剧痛,差点儿失声叫出来。

  连忙道:“这厮扇上的风有古怪。”

  毒书生顾陵已退开数尺,站在众人中间。

  潘自达金剑一闪,似砍还劈,金光陡盛。

  钟荃也自一剥削出,毒书生顾陵见两人齐攻,笑了一声,那柄精钢为骨的折扇左右

一扫,风声劲厉非常,轻描淡写般便将两人攻势御住。

  灰衣僧人退开一旁,和齐玄并肩而立,朗声道:“顾施主虽然能为出众,却也未必

赢得这两位。”

  毒书生顾陵应声道:‘称是什么东西,竟敢妄自评定。”

  钟荃连削出两剑,那真磁引力在无形中发挥极大的威力,使顾陵暗自忌惮起来,刷

刷两扇,径自急攻钟荃

  旁边的潘自达,乱砍出数剑,也摸不着敌人脚下方位,都落了空。

  便忍不住尖声怒骂一句。

  顾陵全神对付钟荃,背上如有眼睛,使潘自达猛攻的招式都落了空,口中叫道:

“矮子你的剑法虽能克住那和尚,但功力不及人家,你以为自己很高明么?”

  潘自达立刻哇然暴叫,更加奋剑追攻。

  钟荃忽然面色大变,焕然连削三剑,剑身竟然微微发出嘶嘶之声。

  庭院外远处传来一声好字,口音清越而老,似是老妇之声。

  原来钟荃猛然察觉这时已交亥时之末,即是陆丹最后限期。

  是以心中一发急,功力倍增,那真磁引力发得急时,便生出刺耳的嘶嘶之声。

  毒书生顾陵折扇上下飞舞,刹时幻出十数点白影,严密封住。

  潘自达此刻才真个向敌人递出剑式。

  谁知敌人这一式神妙已极,忽然一点白影撞向剑尖,将自己金光耀眼的大微剑荡开

数尺。

  钟荃抽身反蹿,疾袭齐玄。

  发衣僧人双袖拂出,那一对宽袖亦软亦硬,比之内家中著名的流云飞袖,倍见神奇。

  齐查也没闲着,双钩舞起一团光影,只守不攻。

  钟荃还未寻到下手空隙,长剑仍当慾发未发之间,身后风声飒然,却是那毒书生顾

陵如影随形般袭击而至。

  他心中直觉到这毒书生顾陵,比之他生平曾遇的任何武林好手,都要强胜一筹。

  他自从下山至今,仅仅遇着一个章瑞巴喇嘛,功力比他深厚一筹。

  而结果仍能以招数取胜,但这顾陵比之幸端巴尚要高明。

  内家功力方面,虽未能明确地比较出来,大抵也比自己只强不弱。

  至于那柄折扇的招数,却可以肯定地觉出比章瑞巴强胜许多。

  每逢棋逢敌手之际,心里的反应便大不相同。

  钟荃听风声辨位,知道敌人身随扇走,那柄扇直指背上百劳、肺俞两穴,立刻收摄

心神,身形斜跨一半,长剑向后划出,使的乃是云龙大八式中“龙尾挥风”之式。

  这一剑虽然没有回头而发,但所指的那位,正是敌人必须自救的脉门。

  毒书生顾陵方一变把换式,钟荃不知怎地探剑刺到,分厘不差地刺向臂上的曲池穴,

毒书生顾陵再沉臂发扇时,敌剑源源跟上,刺向助边的直机穴上。

  这一剑连刺三穴,已极尽毒辣之能事。

  但错非是毒书生顾陵的功候,换了别人,早就在他反手第一剑时,便急急跃开,哪

容他尽情施展这一式“龙尾挥风”的精微威力。毒书生顾陵喝一声好,身形如行云流水

般错开两步,恰好同时避开潘自达的大微剑。

  钟荃身形如风,翻回正面,手中长剑源源跟上疾削而出,立时又生出嘶嘶之声。

  潘自达将一身功力施展出来,剑走如金龙飞舞,凌厉之极。

  旁人看来却觉得不大成章法。

  毒书生顾陵的扇招轻灵巧疾,敌住这两个剑术名家,依然挥舞自如。

  转眼间斗了二十多招,一旁的灰衣僧人和金蝎子齐玄,看得惊骇不已。

  钟荃第一遭遇到这么强的敌人,不觉全神贯注,把时刻已届之事忘掉。

  奋力施展出那五招十五式拦江绝产剑,正反相生,神妙非常。

  那真磁引力嘶嘶之声更盛,眼看敌人那柄精钢骨的折扇,大受牵制,精神随之倍长。

  毒书生顾陵忽地清啸一声,手中钢骨折扇一阵盘打,幻出白影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情女无踪刻骨柔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