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26回 名部佳丽古剑其来

作者:司马翎

天计星邓小龙陡然记起当年听过前辈叙述,邵华山木女柔情,和武当玄机子比武的情形,与现下情形正相似。

心念一动,暗忖此处僻野无人,尤其这潘自达党怪过人,对付他似乎不必紧守着江湖规矩。

又想起白莲女尼,仗义助自己一臂之力,苦教她落败负伤,于心不安。再加上方才跟踪过来时,本是严防那蝎娘子徐真真有什么动静,谁知她已示意将心中的话,告知与白莲。想来必有内情,而大致不会插手助那活自达。

于是断喝一声,仗剑扑入剑圈,一式“飞龙回天”,竟是从上面攻下。

潘自达的成土剑法正开始发挥威力,恰好邓小龙抢占先机,立即加盟进攻。他再强些,也不能小觑于他。

尤其这空中的一剑,乃是昆仑无上心法精华所在,这一当空罩下,蕴藏着无穷变化。只好挥剑所挡。白莲女尼胸中微微作翳,也忽地以全力夹攻。

转眼之间,潘自达那柄太微剑上的金光,暗淡了许多,而且威力大减。

他虽将他所识的戌土剑法,丝毫无讹地施展出来,可是自己觉得处处受制。暗恨这套剑法太过呆滞,全然不合他那种诡变的性格。不由得对那套剑法生起气来,于是越发现出不济。

白莲文尼忽然收剑跃开,邓小龙反应极快,也跃出圈子,站在她身边。

她大大喘息几下,然后道:‘林走吧,贫尼不能开那杀孽大戒。”

邓小龙只好顺着她的意思,喷目逆:“姓播的走吧,咱们是后会有期。”

潘自达横剑凝眸,片刻才道:“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一年之内,我们终会再见……”

白莲女尼和邓小龙一同跃回崖后,跨上坐骑,一齐扬鞭离开这黑石坡。

走了一程,天色已暗,邓小龙回顾道:“咳,那厮武功的确强得惊人。”

白莲女尼在鞍上俯首无言。

“你可知道他的剑法是什么名堂?”他这次稍微提了嗓子问道。

白莲女尼缓缓抬头,低声道:“贫尼并不认得来历。”

她简短地答一句之后,便又垂首无语。

邓小龙心念一转,科她是因为终于不敌那潘自达,是以心中不快。并且不愿和自己说话。于是自己也掠过一丝海意,后悔当时邀她同来相助。

细想和她并没有什么交情渊源,甚且有点儿不大对劲。或者她是为了桑魄的缘故而勉强相助,他这么一推想,心中更加后悔了。他本是成名江湖垂十年的人物,竟会如此示弱。

于是他又奇怪自己怎会生出请她相助的念头。记得那时似乎十分自然,~点儿也不勉强。这样值得奇怪,为什么会觉得这么自然呢?

他觉出后面的蹄声稍缓,便也放缓马缰,在夜色中徐徐前行,旷野中的晚风中,秋意更浓,微微有点儿凉意。

好久工夫,才走了四五里路,他没有目的地四万眺望一下,记得左右边不远的一处草坡之侧,有座残破了的庙宇。这时不觉想道:“那庙里不知有人没有?若是座尼姑庙,她今晚正好投宿一宵。否则到前面镇上的客店,既肮脏己也不方便。晤,我为什么要请她帮忙呢?她大概会在心中瞧不起我,甚至恼我……”

他回转头,只见她依然垂头不语。马蹄一颠,她摇晃一下,似乎坐得不稳。

他勒住马,等她的马上来,然后道:“我们往那边去瞧瞧好么?”

地震动一下,缓缓抬头。邓小龙倏然伸手抓住马鬃。

“师父你怎么啦?”

“我……心中难受得很……”她的声音微弱得很。

“你……你受了伤么?”

她又缓缓垂下头。

邓小龙伸出手,正想抬起她的头,好瞧瞧她的脸色。可是当他的手掌快要触到她的面孔时,忽然定住在那里,不敢移动。

终于他为难地收回手,大声道:“是怎样的难受法啊,你可听见我的话?”

她轻轻呻吟一声。

秋风吹起她宽阔的白衣。从那衣换飘摆的柔软情形,可以知道是丝绸之类的料子。在这有点儿轻寒的夜风中,的确太单薄了点儿。尤其是身子不妥的时候。

他倏然决断地脱下身上的外衣,技在她的身上。

她震动一下微呻道:“我心中难受得很。”

邓小龙狠狠咬一下牙,抬起她的下巴,这时天色已黑,须要凑近去瞧。

她仰着面,慢慢地睁开眼睛,但见那英俊的男人,面孔贴得很近,彼此的鼻息已互相听到。而他的手还抬着自己的下巴。

此情此景,她还是生平第一遭。还是她此生第一次让男人触摸着,而且是那么英俊的男人,和她贴得这么近,她的心一阵紧张,然而身躯却无力地向后倒下。

邓小龙一下子抱住她,但胯下两马快慢不一,他不得已将她整个抱过来。

别看方才对敌时,剑光四射,迅疾如风。此刻却是那么无力和细小。在邓小龙的怀中,好像忽然缩小了许多。

邓小龙腾出一手,抖昌向大路右面走去,一会儿来到草坡上,那庙宇暗黑沉沉,没有一丝灯光。

地飘身下马,走到庙前,只见庙门一边掩住,却残破i大半,估量此庙冷落已久,便跨进庙中。

进得庙里,腾出手摸出千里火,打着了一亮,只见这庙原来是座神庙,供着三清神像,那供桌上尘埃甚多,但仍有灯台香炉等物。而且神像旁边还镜看两块黄色布慢。

他想道:“这庙大概还有庙祝,只不知现在往哪儿去了。我是抱她回镇?抑是在此暂歇一宵?”

自个儿踌躇了一会儿,终于飘身而起,将黄布慢扯下来,倒是相当厚的料子,便连那边的都扯下,铺在地上,这才将她放下。

白莲一时昏迷,一时清醒,却任得这英俊的男人左抱右抱,心中原本的难受,已让出一半位置来容纳那种奇异而刺激的情绪。

他俯下身躯,在她耳边叫道:“师父,你如今觉得怎样了?”

白莲闭住眼睛,轻轻道:“我难过得很,真气有点儿反逆,暧,就是这里……”她用手点点胸前和小腹。

邓小龙骇一惊,想道:“那么他的古剑也像玄机子的剑一般,能使人真气反逆受伤。她指的部位,不就是幽囚穴和小腹的气海、血仓两穴么?我只要一伸手,她便会没事,可是……”

原来他后来也知道直机于的朱雀剑,所发出的红光,险些儿致分铁手书生何涪走火火魔。

此刻既有此疑,本可立刻以本身修练的内功,从掌上发出一点真元之火,在自莲胸上的幽囚穴和小腹上的血仓。气海两穴上按摩,引导她反逆的真气回到丹田,并且打通奇经八脉,便可无虑,否则会不会走火入魔,便说不定了。

他突然而起,用千里火点燃供桌上的半截残触,然后回眸凝思。

她躺在那儿.闭着眼睛。睫毛刻出两弯动人的线条,使那张清丽的脸孔,更加超凡绝俗。

他的外衣正好将她整个儿包裹住,显得她是那么娇小,而且在那衣服垂贴的线条上,使人觉出女性成熟的娃力。

他不安地搓手踌躇着,片刻工夫,她的眉尖锁在一起,显得体内甚是痛苦。

当下他深吸一口气,将自身那一点真元之火,聚在掌心,然后蹲下去,探进她衣服之内。

但觉她肌肤滑如凝脂,娇嫩非常。他以绝大定力,按捺住场越慾飞的心魄,在她胸口略下一点的幽囚穴上,缓缓揉动。

随即又移到小腹间,按摩那血仓、气海两穴。

肌肤相接,纤毫毕现。他是个过来人,当然十分熟悉地势,不由得心猿意马,热血澎湃。

然而,他始终没有稍越雷池一步。甚至他缩回手后,对于自己一度放肆的思想,也深深觉得太于卑鄙而自责不已。

她张开眼睛,红晕满颊,秦不自胜,勉强矜持地轻声道:“谢谢你,外面是什么人啊?”

邓小龙故意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开朗地笑一下,道:“因我之故,才令你受苦,倒是我该向你道劳致歉才是,外面么?大概是此处庙祝回来,不敢逮然进来。”

他一边将她扶起来,让她能够盘膝而坐,做那吐纳之功。

她的僧帽完全露在烛光之下,庙外有人夸声夸气地叫道:“喝,敢情是个尼姑,花狗你料错了。”

另一个人接口咕咕道:“原来是尼姑偷汉子,我花狗真开了眼界……”

邓小龙先不回顾,垂眼瞧她,却见她玉面变色,倏青倏白,显然气恼之极。

那两人大踏步进来,当先那人道:“朋友,你今晚太背运啦,我李三可要告发你们的好情,小尼姑你是哪座庙的?咦,倒是长得挺俊的,花狗你可曾见过她介

花狗道:“没有,怕是别处来的吧,你忘了外面有两匹马吗?”

邓小龙霍地跳起来,转身对着他们,却因背着烛光,他们没有看清他的长相。

那两人帽歪襟敞,一派流氓气,面上满是吓唬的神情。

邓小龙沉声道:“你们瞧见了什么?”

李二叉手道:“朋友体居然发横啦,我李二走南闯北,什么希奇古怪事没见过,你们在于么还……”

他大套的话尚未说完,邓小龙冷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你的意思是

花狗嘻嘻而笑,耸肩道:“有钱能使鬼推车,我们都可以替你们守口如瓶,嘻,嘻……”

邓小龙回头~眼,只见白莲女尼面包铁青,凝眸怒现。立刻回转头,冷冷道:“你们要的只是银子?”

李三道:“那也得瞧着走,我李三当日也花过整方的银子。”

花狗笑道:“算了吧,银子总是好的。””

邓小龙倏然双掌齐施,啪然脆响一声。

那两人在同时之间,受了一个大嘴巴,连牙齿也掉落好些,疼得齐齐大叫。

邓小花又是双手齐出,骈指如戟急戳出去。这两人同时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动静。

他回头道:“你别放在心上,他们都往阎罗殿报到去了。”

猛然觉得这种口吻不应对她这种谨严的出家人面说,连忙俯身将两人抓起,一径拖出庙外,随便掷在庙后。

回到庙中,却听白莲幽幽叹道:“其实也怪不得他们,贫尼心中甚是负咎。”

邓小龙忙排解道:“你这就错了,这种下流胚子,根本活着便是多余的,况且这是我下的手,与你一点没有关连。”

白莲凝视着他,须臾又叹道:“你是瞧见我气恼得很,才下这毒手的,是么?”

邓小龙勉强摇一下头,其实心中却愿意承认是为她而杀人。

她道:“我必须立刻离开,回山在佛祖之前,闭关痛仟此孽。你……请你替我找到桑师叔,说是家师希望能见见她,这桩事你肯应允替我办么?”

邓小龙一面点头,一面失措地援手道:“你这就回山去么?”

白莲缓缓站立,道:“这是非之地,血腥盈鼻,我焉能再事逗留。你……自己保重,我们不会再见了。此生再也不能再见了。”

邓小龙惆然道:“唉,都是我处理不当,你何必自责呢?”

他们后来的对话中,再也不用施主、师父或贫尼在下等字眼,完全用你。我来称呼。却是自然如此,两人中没有一个曾加以思忖。

这是一场奇异的离别,有显明的感情,也有必须立刻分手的默契。而巨当她上马时,还再申明此后再不能和他相见,显然暗示重见时,会有不能自拔的危机。

邓小龙一生为事业奔忙,从没有这种情感发生过。也没有女人能在他心上留下影子。

可是此刻他满怀惆怅,一时不知说些什么话。

他听到她在马背上叹息、之声。便道:“方才我曾经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请你帮忙,却是那么毫不勉强……”

她扬起丝鞭,但没有立即落下。

在夜色中,她微倾前了身躯,俯视着他的身影。

她想道:“你可以再去获得完全的感情,包括身体。但我却完全相反.我此刻内心的激荡,已是深不可拔的罪惩。可是,我为什么明知故犯呢?为什么呢?”

她恋恋地凝视着他挺拔的身影,并且想象出他英俊的面容。

两点情泪悄悄滚下来。她是连多看那影子两眼,也是这么艰难。而巨此夜一别,将是人天水隔。从此音尘各悄然,寿山如黛草如烟;她是佛门弟子,还有什么指望。

邓小龙在夜色中凝仁不动,他也深深地注视着她。他似乎知道她矛盾而纷乱的情怀。是以动也不动,任她再多看一眼他的身影。

终于地猛挥丝鞭。蹄声响处,载着白色人影,冉冉隐没黑暗的远处。

邓小龙颓然坐在庙门石阶上,蹄声逐渐消失,终于剩下一片空寂。

他但觉自己空空洞洞,生像遗失了什么,而且是永远地遗失了。

他们的分手,是这么仓促和凄凉,以致关系于陆丹的消息,她也忘记转告邓小龙。

原来当晚钟基和潘自达双战毒书生顾陵时,秋月禅师一拉齐玄,飞跃出迎月馆外。

齐玄心有顾忌,惟恐家口受累,本不肯走,可是秋月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名部佳丽古剑其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