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27回 横练人山艺惊魔首

作者:司马翎

章端巴道:“你猜想的都很别致,算了吧,我还得去竭见师父,并且预备明天上路时的干粮,你要多吃,便要多吃,可愿意么?”

方巨大声道:“带多点儿,我背我背。”

章瑞巴道:“嘘,小声点儿,你把整座的僧侣都吵醒啦,找就多预备一点儿好了。”

他回身出去。方巨一会儿便睡着了。梦中还瞧见那些和尚图形,在眼地瞪眼突牙。

第二天早上,他跟着章瑞巴去拜辞智军大师。

智军大师微笑道:“你从现在开始,一生福大命大……”

方巨截断老和尚的话,问章瑞巴道:“师父说我什么?”

章瑞巴只好解释道:‘顺父说你的命运极好。”却见他面上仍有茫然之色。

又遭:“比方,你走路时无意中掉在沟渠里,本是倒霉之事,但你却从沟渠里捡到宝贝,那不是很好么?”

方巨喜道:“那敢情太好了。我的腿很长,从来不掉到沟渠里,往后倒要故意掉下去,看能够捡到什么宝贝?”

章瑞巴啼笑皆非地望望老师父。智军大师微笑未放继续道:“但边土却非你安身立命之地,还应回到中原,昨天你在墙上所瞧见的,要记在心头,别忘记了。”

终于两人辞出石室,开始动身,这回带了一匹快马,驮着两个大包,原来都是食物。

章瑞巴腰间却多了一柄玄黑色的古剑,正是萨迪寺历代镇寺之宝玄武剑。

方巨当然不加理会,率先牵马而奔。章瑞巴施展开脚程,飘飘疾驰。

他们一径向东方走,并非南下拉萨。

原来章瑞巴已得消息,说是冀南双煞和玉郎君李彬三骑,已穿过前藏,直奔青海。

章端已喇嘛自然熟悉路,打直路进截。两天之后,已到了前藏,

西藏地势极高,有世界屋脊之称。

亏得他们一向居住这等边疆之地,不但不惧空气稀薄之苦,反倒走得甚快。

换了其他地方的人,即便是怀有奇技之士,也不免被这等自然环境各种条件的限制,而感到劳苦不堪。

再走了两天,便到了青海。章瑞巴沿途打听消息,得知冀南双煞和玉郎君李彬等人,乃是追踪~个美貌的汉族女子,这女子不消说,定是蝎娘子徐真真。

当下也惊奇这蝎娘子徐真复的机智,奔逃了这么远还未曾被他们擒住。

这天中午时分,来到青海的木鲁乌苏河边。这里已是玉树四十上司辖地。

章端巴吩咐方巨道:“你且在树下坐一息,看住马匹,我去汲水。”

方巨因天气炎热,坐在树荫下,不由得倦意侵袭,立刻倚树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忽被人家弄醒,睁眼一看,原来是章端巴揪他的耳朵。

他嚷道:“和尚师兄揪我的耳朵做什么?把我好好的觉也弄醒了。”

章瑞巴道:“我真不该教你练成金钟罩的功夫,看你一睡着,叫也不醒,打更不成。闹了半天才叫得醒你。”

方巨道:“和尚师兄你要赶我上路么?”

“我嘱你看住啃草休息的马匹。你却睡着了,如今马呢?我们的粮食衣物都在马上,现在怎样上路?”

方巨大叫一声,跳起身来,却不料头上横树不够他高,吃他一头顶着,喀嚷一声断了。他拍拍光头,着急道:“没有食物怎成,我这就去找。”

章瑞巴徐徐拂掉身上树叶,道:“你乖乖给我坐在这儿,提防把左近的树木都碰破了。那匹马许是因别马匹经过跟去了,我独自去找便行,你在这里等我。”

方巨乖乖坐下,眼看章瑞巴火红的影子倏忽消逝之后,陡然松弛地靠在树上,差点儿把这棵树碰裂。

歇了一忽儿,他朦胧又要睡着,却听到马晓声,以为是章端巴把失马找回,连忙睁眼,原来是三骑并驰而至。便又阁上眼睛。

那三骑正是冀南双煞和工郎君李彬。

他们在新疆喀什葛尔已将蝎娘子徐真真擒住,玉郎君李彬更多得了一柄削铁如泥的高王宝剑。

谁知蝎娘子徐真真当晚和玉郎君李彬缠绵一夜之后,趁他熟睡之后,又悄悄溜了。

他们次日急急追赶,抓了一名土人做向导,穿行沙漠,但随即发现蝎娘子徐真真乃是拆向西藏,病金刚杜馄随手将那向导击毙,三人转向西藏紧追。

蝎娘子徐真真最惨是长得美丽,而且又是汉人,一点不能掩蔽行踪,碰上追赶她的,全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直给追得天下虽大,也无处容身。

章端巴因路径熟,而且能适应环境,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不觉赶载在前面,要不是因追寻失马,此刻便可夺回高王剑了。

玉郎君李彬勒马道:“咱们也歇一歇,谅她必无能为走远。”

恶客人金魁道:“就歇一会儿也好,她已是瓷中之鳖,明天紧赶一步,将她擒住,好回京师交差。”

病金刚杜馄首先下马,咕咬道:“早点儿抓住她不好么?偏要远远吊住,一不留神,让她又溜走,那才糟呢!”

恶客人金魁道:“老三不得多嘴,咱们兄弟三人有难同当,还埋怨二哥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么,擒住了事小,摸清她底细之事大,莫要惹下后患,还不知仇家是谁。”

玉郎君李彬也下了马,走到树荫下,懒散地道:“大哥虽然算无遗策,但不免失请于太小心。”

病金刚杜馄一眼瞧见树根睡着的方巨,大叫一声道:“喂,快看,这厮长得多大啊疗

恶客人金魁也不禁啧啧有声地道:“哎,这汉子果然长得魁伟惊人,你瞧他坐在地上的半截身子,也差不多到我下颔,站起来的时候还了得。”

方巨睡得朦胧,虽没听清他们说什么,但却知道是说他是巨人。这些话他早听得腻了,半点儿不放在心上。

病金刚杜馄走过去,轻轻拍他的肩头,叫道:“你站起来给我瞧瞧。”

方巨闭目不理。

病金刚杜馄向另外两人笑一下,道:“这厮睡着了。”随即又大声喊他。

玉郎君李彬兴致盎然地出主意道:“老三你摇他的头啊!”

病金刚杜馄却用脚尖踢踢方巨,一面叫嚷。谁知闹了一会儿,万巨全然不动。

他懊恼地多加点儿力,踢在他的腿上,睁地一响,如同踢在铁板上c

玉郎君李彬哈哈大笑。

病金刚杜银倏然伸掌,含劲蓄力,向这巨人肩上拍下。

恶客人金魁一眼瞥见,喝道:“使不得!”杜馄铁掌已落,拍在巨人肩上。

他虽只用了四成力量,但他掌上的功夫,岂比等闲。

至于那方巨,敢清在他们闹嚷之时,已经睡着i。

病金刚杜银一掌拍在他肩上,当地一响,那巨人的肩头只沉一沉。

这意外的情形,使得恶客人金魁与及五郎君李彬都禁不住目瞪口呆。

方巨虽然没事,却也震撼醒了,连忙睁开眼睛,心中有点儿懊恼这些人惊醒他的好梦。

他睁眼睛时,恰好赶上病金刚杜锟脸色沉寒如铁,骄指猛戳他胸前的穴道。

这方巨傻是傻,但对于人身上的穴道却是晓得的。不过他的横练功夫,乃是由天山派不传之秘的混元功练起,以迄金钟罩为止,变成内外兼修的上乘横练功夫,并不怕普通武林人物的点穴。

至于一些顶尖高手的点穴,他虽会受伤,却也仅限于胸前正中的黑虎心死穴而已。

此刻他心中虽知那人要点他的穴道,但不躲避,眼睛瞪得大大,像铜铃般惊人。

病金刚杜锟指落如风,堪堪点到他左脑上,猛听恶客人金魁在耳后一哼,一掌拍在他手叶上。

玉郎君李彬也同时跃过来,伸手一抄,刚好抄住他的手指,将他拽开一旁。

病金刚杜银气往上冲,面色一变,正要发话。恶客人金魁已道:‘称且瞧瞧他……”说时,用手指指方巨。

三人的眼光齐齐落在方巨身上,使方巨也觉得奇怪来,茫然瞪着他们。

恶客人金魁道:“老二必明我意。”

玉郎君李彬道:“这厮挥金玲玉,大是可爱……”

病金刚杜馄哦了一声,悄声道:“大哥敢情要收徒弟啦……”

恶客人金魁在容道:“且看他的造化。”

方巨本知章瑞巴和他一道追赶的是三个汉人,可是此时却忘掉了,不出一声地站起来,回瞧章瑞巴的踪迹。

他站将起来,俨如一座人山,比他们全高出两头。

恶客人金魁仰头问道:“喂,你瞧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方巨用手按按肚子,甚是瘪软。敢情已经空了,立刻觉得饥饿非常,想说话也没有气力。

病金刚杜锟一向莽撞,却懂得浑人的意思,忍不住化怒为笑,道:“大个儿肚子饿了,你们再也问不出话来,而且他也许不懂你的话。”

玉郎君李彬倏然跃开,一面叫道:‘老大这边来。”

方巨幼受母训,不能为了人家椰笑他巨大而生气打人,久而见之,早成了习惯,是以此刻浑如无事,自个儿又坐回树荫下,垂头丧气地等候章瑞巴回来。

忽然听见那三人嘴嚼之声,抬眼一瞧,只见那三人正围坐大嚼。可不是普通的干粮,却是整只的鸡和整条的羊腿。

他禁不住伸出舌头,舐一下嘴chún,发出响亮的馋声。

玉郎君李彬大声道:“还是这条羊腿烧得香,可惜我肚子太饱了吃不下。”

方巨立刻馋涎直流,饥火直焚。可是他紧记母亲的话,不能向人家讨食,是以他此刻虽是饥馋之极,却没有半点求食之心。

那三人嚼了好一会儿工夫,弄得甚响,但方巨依然毫无动静,甚至不再瞧他们。

病金刚杜馄火躁地道:“这大个儿根本太浑,你们的心思都白花啦!”

两人没有言语,病金刚杜锟又道:“而且他又不懂得我们的话,即使能收为徒弟,还不是自找麻烦么?我看算了吧,要不干脆黑点儿心肠,把他宰了,以免别人收去这么好的弟子。”

他本两句话,虽是讥消成份较多,却也不是胡言,武林中往往有些心根手辣的大魔头,碰见资质上佳的美材,如不能收为徒弟,便将之杀死,以免别人收去。

其实以天下之大,人材多的是,岂有这么碰巧?这种不能得之便杀之的魔头,其实不外是心中偏激,杀以泄忿而已。

玉郎君向后一倒,躺在地上,漫不经意地道:“那老三你收拾掉他。”

病金刚杜锟没有做声,霍然起身,恶客人金魁嘴chún动一下,终于没表示意见。

杜锟走了两步,忽又回头,他心中突因奔驰万里而迁怒所有的人,并且也跟玉郎君李彬赌气,是以真想去杀死方巨。

此刻回转头,顺手抬起那条烧烤得甚香的羊腿,便走过方巨那边。

他喂了一声,然后将羊腿递过去。

方巨肚子正饿,见是他自动送到,倒也不再客气,接了便大嚼起来。

病金刚杜馄等他吃得差不多,便问道:“喂,你懂得我的话么?”

方巨点点头,病金刚杜锟不由得大喜,又道:“那么你得跟我们走。”

方巨茫然道:“为什么呢?”

病金刚杜银道:‘你吃了我的东西啊,再说,你以后还吃不吃呢?跟我们走包管你一天吃到晚,都是这种好东西。”

方巨浑浑噩噩地道:“好,我跟你们走。”

说完,一双铜铃大的眼睛,落在那边的肥鸡上。

病金刚杜锟哈哈大笑,转身走过去,将那只鸡拿起来,一面道:‘我这一手不坏吧,老大你等着瞧,有得你忙的。”

恶客人金魁已听见他们说话,正感诧异,因为这傻里傻气的大个儿,居然会说汉话。不由得问道:“我忙什么?”

“你看他食量多大,这一路上你先是为他张罗吃的,便够你大忙了。”

他把鸡送过去,转眼便给方巨吞下肚中。三人一同围住他,恶客人金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巨儿。”

“这名字太好了,谁给你起的。”

“我妈这样叫我的,她死了给埋在泥土里。”他忽然大声抽咽起来,比拇指还大的眼泪,簌簌落下来:“许多人还骗我说她睡着了,可是我知道她是死了,妈呀……”

他放声号哭起来,声音极之响亮,把附近树上的鸟都吓得鼓翅而飞。

三人束手无策任他痛哭,玉郎君李彬扯他们走开一旁,肃然适:“这大个儿可是个真孝子,且让他痛哭一番,泄掉心中悲苦。”

病金刚杜锟皱皱眉道:“老大你还是别要他,须知这种人见时想起母亲,几时便大哭一场,他的声音这么大,整个京城也给他震动啦,多麻烦的事啊!”

恶客人金魁沉吟不语。

病金刚杜锟脸上闪一丝凶光,又适:“这厮天赋奇佳,竟受得住我这一掌,咱们既不要他,可也别让他活着。我过去用重手法弄死他。”

玉郎君李彬不悦道:“老三别妄动。”

病金刚杜锟果然凝身止步,回眸看恶客人金魁的表示,只要他一点头,便可以下手。

忽然那震天动地的哭声倏然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横练人山艺惊魔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