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0回 扑朔真情兄弟出家

作者:司马翎

  罗淑英失口尖叫一声,淬然退后两步。

  青田故作从容,微笑道:“罗姑娘又一次误弟作兄。我和大哥的背影,委实十分相

像,这番真个瞒住你了。

  她的面上,布满煞白之色,澄澈黑溜的美眸中,射出夺魄惊心的光芒。

  青田惊道:“我这玩笑大大了,使姑娘这么着恼。”

  她沉声道:“你大哥呢?他托你来说什么话么?”

  青田暗中松口气,忖道:“原来她误以为大哥着我来转告他出家的消息,幸亏不是

这样,否则我登时便须粉身碎骨……”

  面上却故露讶容道:“不是呀,我来此正想见见你们的面。”

  她怔了一下,细看他那种夷然自若的神色,不似假话,这才长长吁口气。

  青田但觉她变化之大,比喻作昙花一现,甚为贴切,刚才她那种剑拔弩张的坚持,

蓦地里随着松弛的那口气,消散殆尽,反而在这霎时之间,呈现出萎顿憔悴之色。生像

那一现的昙花,由含苞而至茁放,由茁放而至萎落那般迅速和可怜。

  他故意道:“姑娘方才说什么?怎的我听不懂?”

  罗淑英轻轻叹息一声,袅袅走到他对面的长石椅上,无力地坐下去。

  青日努力地想找寻出这位千娇百媚的女郎那种隐藏着的奇技的影子,可是他只能看

到她像一般普通沉没在爱河波涛下的女人那种可怜元靠的样子,而且,她每一下叹息颦

蹙,都是这么动人,使得青田起了怜悯之情,甚至有点过份的同情。她轻轻道:“你大

哥坚持他的主张,说是若我们不能容他的发妻于家便情愿做和尚去。今天再不能不解决

此事,可是你大哥还没有来……”

  青田道:“你果真不能容她么?”他连大嫂也不敢说。

  她决然道:“他既是这么精深义重,不肯抛弃她,又何必要我?更不必出家。

  歇了一下,她又道:“他越是坚持,我也越发不能忍受,请问他这种坚持,乃是置

我于何地?岂不是表示我也不过和她一般罢了。”

  青田心中道:“咦,这说法倒有理由,我却一向没有想到。

  他登时对她多生几分同情。

  然而回心一想,袁文宗和大嫂明誓在先,大丈夫宁可自己死掉,也不能背约弃盟,

反复旧誓。这样,袁文宗也不是不对啊。

  归结起来,只好问问苍天,如何安排他们这一段不解的孽缘。

  他呆思了许久,才道:“这样岂不闹成僵局,我说总得要一方退让才行呀!此言一

出,心中倏然后悔,因为他自这刻开始,已是正式卷入漩涡中了。

  罗淑英笑道:“我已经退让了,便是肯和他私奔远方,当如过去种种,都不存在。

青田,你说我不是让步了?”

  青田哑然无语,敢情这办法真对,他大嫂只求免了被休的恶名,也可以算了。

  不过他只想了一刻,便又明白袁文宗何以不能接受这办法。只因文宗性情外和内刚,

自尊心极强。他可能认为罗淑英这种强硬的态度,不是对他应有的态度。应该迁就他的

处境,使他不致背约弃盟才对,是以心中一偏激,便非当其和尚,四大皆空不可。脚步

声传来,由远而近,那方向是直趋选韵亭而来。青田霍然起身,道:“是大哥么?”她

摇摇头。他又问道:“那么你可须躲一会儿?她又摇摇头,那种漠然的神情,宛如现在

世上发生什么事,都与她无干。

  片刻间,有人转出林子,原来是小毛。他大声道:“三相公原来是在这儿,小的找

得好苦。”青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毛从怀中掏出一封柬帖,走近来递给他,道:“是大相公差小的送给你,大相公

还吩咐小的,任凭三相公差遣。”

  青田心中已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勉强拆开柬帖一看,果然是文宗远遁出家留给他的

手书,字迹甚是潦草,显出写此函时,情绪激荡之剧烈。

  他猛然听到罗淑英问小毛的声音,但他只顾阅读来书,也不知他们说些什么。

  那信的大意是说:他如今已远走西安落发为僧,嘱他将此消息转告她。但不可将地

点说出。随即解释何以会去西安之故,乃因罗淑英必回西安,也许有一天她会碰巧到他

那寺中礼佛,因而暗中得窥颜色,未后又请他代为料理一下家事。

  他面色变得十分灰败,抬头道:“大哥已经出家了。

  眼光一触她的眸子,但觉里面孕蕴着愤恨、痛苦、妒嫉、凶毒等情绪。

  这本是袁文宗的不是,因为他应该另致一函与她才对。

  她冷森森道:“是真的么?在哪儿?”

  青田一面折叠信笺,一面道:“他没有说及……”

  他正将信笺揣向袖中,忽然风声一拂,她那纤白的玉手,已探到他袖间。也不知她

身形如何移过来,更瞧不见她几时伸手。

  他这年来痛下苦功,反应极是灵敏,连忙闪避时,风声一掠而过,那封信早被她夺

去。

  她铁青着脸,低头去读信,青田不知如何是好,一时为她难过,一会儿又为了佛门

浩劫而担忧。

  她把信阅后,仍然铁青着脸,扔还给青田。

  青田连忙退开一步,运劲伸臂一抄,才把那信笺抄在手中,却也觉得纸上劲道奇重,

简直像块铁瓦扔出似的。不由得对她这种上乘气功的造诣,惊佩得无以复加。

  要知像罗淑英这种练成道家罡气的武林异人,早已达到摘叶飞花,伤人杀敌的境界。

这张轻飘飘的信笺,幸而仅是随手扔出,否则青田也不敢去接。

  她凝目寻思了一刻,倏然转身。青田大声道:“姑娘你准备怎样?

  她扭头一瞥,目光之寒胜于利剪,冷冷道:“我不是已说过。

  青田道:“姑娘且慢,我还有几句话说……”他歇一下,眼见她止步不动,便又道:

“大哥写此信时,还未曾真个落发出家,也许他到了西安,已回心转意,径去找姑娘也

说不定。倘若你立刻大开杀戒,到时大哥即使回心转意,但你身上已负上累累血案,岂

能和大哥长相厮守。”

  “废话。”她叱了一声:“他还会回心转意?”

  “天下之事,本难预料……”

  她又叱一句废话,似乎不为所动。

  青田伯她真从此走了,连忙抢上前去,疾然伸手扯她的衣襟。可是罗淑英双足不动,

娇躯略略一歪,便闪开他的手。

  “姑娘,你听我说,天下之事,委实难料,譬喻我……”

  他后面的几句话,可使她登时愣住了。

  原来青田道:“譬喻以我的地位,绝不能对你动任何妄念,可是我自从见过你一面

之后,便如春蚕自缚,不能自救……”

  “你……你可知自己说什么话?”她大感意外地责备道:“你是文宗的弟弟啊!

  “我并非胡说,这不过是我要证明天下间之事,常常会出人意外罢了。”

  她默然无语,那边却传来小毛鼻孔大哼一下的声音。

  青田没有理他,继续道:“可是,我已决定出家,是以如今只为你们之事着急……”

  她震动一下,又想了一会儿,忽然道:“若果他真的出了家,我先从你这和尚杀起!

神色凄厉之极,一旁的小毛吓得登时背转面,不敢看他们。

  青田道:“我是死而无怨,等会儿我便以僧人装束,和你一道去西安找大哥。”

  罗淑英忽然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不但面目神情很像袁文宗,而且这种口气,也极相

似,不由得触动情怀,悄然垂下目光。这一刹那,她竟又变得如此温柔可怜,使青田不

自觉叹息一声。

  青田道:“小毛你在这儿等候,替罗姑娘携带衣物等,我且去一会儿,大约午后便

可起程,姑娘你可同意?”

  罗淑英道:“你不过想赶在他落发之前找到他,但有什么用呢?我也不管家里怎样,

准在午后和你一起出发。

  青田立刻迈开大步,离开沈家园。

  他狂策着马,急驰往宝林寺,找着了方丈明理大师,便请他代师授戒。当时,他略

略将左右光月头陀之地,与文宗、罗淑英这段事告知这位有道高憎。

  一个时辰之后,他从宝林寺出来,却已全非往昔风流潇洒的样子。

  他回身再谢过相送出大门的明理大师,低头看看身上,一领灰色的僧袍,以及头上

被剃光后那种凉飕飕的感觉,虽是有顶僧帽戴着,仍然有些异感。

  寻蹬上马,动作也变得稳稳重重。之后,一径策马驰回家中。

  他略略收拾一下,将内衣银子等物,打点成一个包袱,用那镔铁禅杖挑着,别过老

家人夫妇,也不再往兄嫂处告辞,重又骑马直趋沈家园。

  小毛在园外等他,说是罗淑英命他在此等候,她本人则已在往西安府去的大路五里

外等候。

  于是,两骑联辔,直趋罗淑英等候的地方。

  她却是藏身在远处山边的树丛中,直至见他们两骑驰来,这才现身走回大路上。

  她仔细瞧瞧青田和尚,芳心里却浮起文宗出家后的模样,便不知是股什么滋味。

  青田和尚跳下马来,道:“罗姑娘乘我的马吧!

  小毛也跳下来。

  青日和尚道:“贫僧如今已不是昔日的三相公,小毛你不必理我。”

  小毛道:“小的平日走路惯了,三相公你还是骑马吧。”

  青田呵斥道:“刚刚叫你别再称呼我做三相公,立刻就犯了。”

  罗淑英道:“你既然不是三相公,又怎可斥小毛?”

  青田和尚哑然一笑,道:“小毛听贫僧的话,赶快上马,我们可真个要赶路呢!

  他说完话,将马缰递给罗淑英,径自洒步前行,肩上那根禅杖晃呀晃的,那包袱老

是滑向肩上。

  罗淑英一飘身,坐上马背,轻轻一拎马,已自蹄声翻响,追上青田和尚。

  她在鞍上侧身伸手,拉住青田和尚禅杖上的包袱,柔声道:“把包袱给我。

  青田和尚头也不敢抬,他的确不敢瞧见她的样子。

  罗淑英见他不响,便将包袱解开,系在鞍后。

  小毛的马鞍后也有个包袱,那却是罗淑英的。

  走了一程,青田和尚始终走在前头,没有回顾一次。

  罗淑英开始注意到他扛着的禅杖的重量,以及他奔走的速度和脚下的尘沙。

  她一夹马,赶在头里,问道:“青田你竟是会武功的?”

  要知罗淑英乃是道家太清门人,身手之佳,已算得天下元敌。焉能瞧不出别人武功

深浅。可是她直到此刻才发现青田和尚怀有上乘武功,岂非矛盾难解?

  其实正因罗淑英自知武功盖世,故此从来不去留意武功方面。只因她举手之间,那

道家无坚不摧的罡气,任是你内功绝顶,当之也立成斋粉。是以除非那人也怀有先天真

气奇功的特征,能引起她注意外,任何后天的奇功,总不放在她心上。

  这时因为她明知青田身世,觉得他能够走得这么快,不免稍为惊奇。看多一眼后,

便知青田和尚有内家上乘功夫。不由得十分惊讶,故而有此一问。

  青田和尚只好抬眼答道:“是的。”

  他赶快又垂头低眼,耳听她道:“那么,你早知我也会武功了,是么?

  “是的。”他简短地答一句。

  这时已走进一处小镇,镇上的人,都一齐讶异地注视这三人经过。尤其是步行的俊

秀和尚,以及马上艳极的女郎。

  那些人的眼光,并没有惹起罗淑英和青田的注意。反倒是小毛见他们的眼光,都贪

馋地饱餐罗淑英的秀色,立刻像给别人染指了禁黼似地怒视众人。不久之后,已走出小

镇,小毛催马上来,嘴上咕哝不已,罗淑英正为方才的事情而寻思了一会儿,猛然发现

小毛的神情,便问道:“小毛你哪儿不舒服?”

  小毛摇头道:“没有不舒服。”

  “那么你咕咕哝哝,一脸都是晦气干吗?”

  小毛摇摇头,仍然嘟着嘴巴,chún间微动,只不敢发出声音而已。

  青田和尚也察觉了,坠后一点,问道:“你是怎么一回事?

  小毛这才道:“刚才那镇上的人,十分可恶,都是瞧着罗姑娘,啊,不,是老瞧着

大小姐。”原来早先罗淑英已教他改变了称谓。

  青田道:“人的眼睛,总是要看东西的呀,我们是生人,怎能怪人家注意呢?”

  小毛说不上来,心中仍然别扭,便不做声。

  青田想道:“小毛可能因我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扑朔真情兄弟出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