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1回 晚风残月亡命天崖

作者:司马翎

那含沙射影毒弹颜色黝黑,在黑夜中电射而出,竟不见丝毫光彩。

青田和尚使的十八路降龙杖法,以天竺秘传之内家真力,专门以敌之力,反逼敌人。是以屡屡砸飞敌人兵器,仍没使敌人虎口受伤。

这刻把那根沉重的弹杖使得如神龙搅海,神妙无方,枝风如山,劲烈非常。

马方回的陪器出手,但见直飞进杖影之中,波地微响,径撞在和尚沉重禅杜之上。

这时,青田和尚十八路降龙杖舞到急处,杖影如山,将老四俞灵罩住,堪培要将俞灵活生生地压得透不过气。

俞灵奋勇力柜中,忽然心胆俱寒。这刻他别说反攻青田和尚,即使想设法逃出圈子也不成,而且,敌人杖上的压力这么坚韧沉重,在这顷刻之间,无端端生出毁灭的感觉,那是最令人心灰气温的感觉。

他衰竭地刀光骤懈,但觉四下压力如响斯应地随他的松懈而减轻。游目四顾,正好瞧见马方回的毒弹含沙射影,疾射而至。

俞灵大惊,狂叫一声。那位名震天下的含沙射影,已急如电闪般碰向青田和尚弹杖之上。

波地微响,毒弹禅杖急激一撞,俞灵立刻运气封闭七窍,连眼睛也闭了。

却听马方回那边急叱连声,睁眼看时,只见马方回一跃丈余,正向横里急蹿。

青田和尚也在此时张目。他从感觉中,也知敌人有暗器偷袭,但他依持这十八路降龙杖法,奥妙无穷,别说暗器,便纵有万湾齐发,也能掩护全身。是以没有用特别的动作去击落那含沙射影毒弹。

却好他这十八路降龙样杖所发出的力量,乃以敌人之力反迫敌人见长。那颗毒弹一碰上排杖,波然轻响,竟是疾飞回去。那毒弹中蕴的水雾,竟没有喷出丝毫。

马方回一见暗器疾打而回,他可不知这毒弹的毒雾有没有喷出,岂敢用手去接,急不迭横卸闪避,并且是尽力之所能来避远一点。

那颗毒弹含沙射影疾飞出去,啪一声撞在墙壁上。

俞灵又惊又怒,惊的是这和尚不知使什么手法居然能够将邵武林震惊的含沙时影毒弹硬磕回去,一点儿不走溢毒雾。怒的是老大马方回,竟然不管他未曾退避,便使用毒弹。这含沙射影的毒雾,虽然仅致人于昏迷,但究竟会不会由昏迷而致死?他们可不知道。

因此,他心中懊恼老大竟不惜一切,将他当做试验品,倘若中毒不救,那又如何呢?

当他心中惊怒交际时,手中长刀已停止招数,青田也自然地往杖于地,回眸瞧那马方回横目出老远,却在那边踌躇不前。

老二缪推民厉声道:“老四快走。”

俞灵如梦方醒,忍住气跃将开来。

缪推民道:“和尚你真个高明,可惜咱们兄弟那笔血帐,总有一大要结算。”声音甚是惨厉。

马方回也厉声道:“即使赔上我们三人的性命,仍然忘不了这笔血债。”

俞灵一阵谏然,没敢做声。

青田和尚响亮地念声佛号,道:“贫僧并不惧你们三人的报复,贫僧也未曾开过杀戒,你们错了……”

缨推民怒斥一声。

青田从容道:“贫僧奉劝三位别再妄想报忧之事。那位杀人的主凶,比贫增强千万倍,而且心黑手辣,遇上必死!三位分须听纳贫僧之言,细细商量,冤家宜解不家结,何况那位被杀的施主,孽数前定……”

“住四。”马老大狠声一斥,随即挥手道:“我们走……”

三条黑影,倏然没在黑夜中。

地上仍遗留着一根根棒和闪闪发亮的长剑。

青田投瞥一眼,迈步走回,心中却若有所感地叹息几声。

他回到罗淑英等候之处,只因方才大战,衣衫略有歪斜,而且僧帽坠在一旁,故此罗淑英才问他是否和人家交过手。

他身为佛门弟子,本不应该打诳语。他又深知如将事实说出,罗淑英脾气一发,恐怕会寻到那南阳三鼠,尽数杀掉。为了三条人命,迫不得已打个诳培。这种情形并不违背戒律,要知说谎虽是不对之事,要是在某种情形之下,谎言却是不得不说。例如一个垂死的病人,惊恐地询问医生自己会不会死。这时为了不让他在死前,还要遭受精神上的惊惧痛苦,医生便哄他不会有事。这种情形,相信没有人会说撒谎是件不对之事。

当下三人两马,复又上路,一径穿出内乡城。

青田和尚仍然担着排杖徒步上路,夜色之中,三人都默默无语,那小毛却是在马背上打瞌睡。于是,单调的蹄声,便是寂静的深夜中唯一伴奏。

约摸两个时辰之后,青田和尚便大受脚下那双芒鞋的威胁,整对脚都像被箍得肿大,极不舒服。

事实上他早已经强自装出若无共事的模样,熬了大半个时辰,现在可不再假装,只好一拐一拐地走着。

又走了半个时辰,罗淑英在迷仍情思中,偶然回头。

她勒住马,等青田上来,然后说:“青田作走得太长久了,可是脚疼么?”声音十分温柔。

青田眉头一舒,爽然道:“不要紧,鞋子不太合脚而已。”

她道:“我走一程,你上马歇一会儿吧。”

青田连忙大声阻止,并且轻轻向马后拍一巴掌,那马改为碎步而走,他脚下用劲,平稳地跟上来。

她道:“你何必硬撑呢,唉,我也有点儿后悔,我不该那么坚持啊!”

青田忽然忘掉脚上疼痛,道:“那就太好了。若你不再坚持,那就天下太平。”

他歇一下,又道:‘俄们此去找着大哥,立刻把他带回家去,你好他好我也甚好。”

夜色遮隐住罗淑英那变化的表情,这刻,她忽然变得十分苦恼,秀眉紧锁。她~面听青田说话,芳心中暗自愤恨。她知道一当面对着袁文宗时,必定不可能退让,这不但是因为自尊心的缘故。而且,她老是为了袁文宗念念不忘旧人盟约,是以显出自己在袁文宗心里,并非是绝对的份量。

她绝不能宽恕这一点,她的要求是决对的,毫无保留的。不管另一人在袁文宗心上的份量如何轻微,可是。即使那人悄悄匿居一角,但仍在名义上分占袁文宗时,她也不能忍受。

这些事情,本已足够令一个心软的女人变得狠硬,何况是她。一个心肠本来已经狠硬的女人。因此,她在寂静的夜色中,在马背上,虽然为了昔日的温馨甜蜜,而倍觉此刻的孤零惨淡。可是她软弱了一下,立刻又坚强了。

他们沿着它道而走,途中并非没有市镇可供歇息。可是这刻已是半夜三更,以他们这三人不伦不类的情形,使青田和尚不敢打这个主意。苦熬着继续前走。

终于黎明降临,天边第一线曙色,使这些星夜跋涉的行客,都暂时抛开疲乏和厌倦。一切都露出新意,到底,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啊!

再攒赶了一程,天色全亮了。青田和尚本是走在最前,此时突然止步。

后面两马都跟着勒缰。

青田和尚往杖吐一口气,道:“你们看,那边有个小市镇。”

那两人纵目遥祝,只见在里许之外,晨雾迷蒙中,隐隐有好些屋宇,此刻,有些已浮升起炊烟。

市集外的田野间,已能看见不少赶早的农人,荷锄而走。

罗淑英轻轻叹息一声,道:“有好些人高眠末起,也有好些人已在田中做活。他们,都有模糊然而稳定的目标和乐趣。虽则以我们看来,这一切都微不足道。可是,他们已曾满足了他们的生命,最少也曾经努力过。”

青田的脚痒痒作痛,甚是难受。这时,他虽想道破浮生妄追执求之虚幻,可是没有心情说这些话。

他道:“我刚才盘算了好久,认为最好是小毛下马步行。”

小毛这时已经清醒,立刻插嘴大声道:“对么,小的早不是要步行,让三根公你骑马。但你又不许。以小的看来,三相公休的脚定是已起了许多水泡。”

罗淑英禁不住笑了一声。

青田道:“够了,你别再往下说啦,我和姑娘一同骑马,先走一步,赶往西安府去,小毛,你自家赶到西安,再会合一起,你不会走丢吧?”

小毛不大情愿地嗯一声。

青田又问一句:“小毛你不会走丢吧?”

小毛奋然道:“小的曾经出门数次,总不会走不到目的地。”

“那好极了,我们便这样决定。”青田下个结论。

他掏出好些银子给小毛,那些银子除了路上盘缠,尚有盈余。

等小毛下马,自个儿飘身上鞍,大声道:“你可以到前面这市集休息,再慢慢上路,迟几天我们到了西安,每天清早在南门等你,记住啊!”

小毛连连应了。

于是青田和罗淑英两人策马先走。只走了大半里路,便发觉胯下的马,已经有不济之象。

青田道:“罗姑娘,我们的坐骑也累了,光穿出这市集,再找个僻静让马歇歇。”

罗淑英问非所答他反问道:“我们几时可以到西安府?”

青田适:“快则两天,慢则无法计算,咦,你怎么啦?”

罗淑英道:“我又厌烦又心焦。”

青田的眼光再溜过她美丽的面庞,但觉两道秀盾依然紧蹙。

他的眼光不敢停留。从开始到现在,他始终不敢平视。也许是由于她容光夺人,也许是由于他自己心有所思。总之,他不太敢瞧她。

这时差不多已到了市集,青田动慢坐骑,间她先穿过市集,然后再等候他。

她默默地夹马先走,青田等了一会儿,才驱马进市。

他肩上横扛着一根禅杖,人又长得挺俊,使得市上早起的人们,仍然十分注意地瞧着他。

他本想买点儿什么作为早点,对于他个人而言,并且算是昨天的晚饭了,可是,他终于没有停马。

身边隐隐听见一个人的声音道:“这和尚干吗走得这么匆匆忙忙?”

他的坐骑已走出两三丈,并且是已经出了市口。当下不便回头买吃食以示从容,只好依然催马前行。

他和罗淑英在市外五里左右的路.上会合,路旁有好的林子。他们便进了林内,钻了不远,有块两立方圆的草地。当下两人便撤开马缰,任得两马啃草休息。

两人在草地坐下,青田瞧着她的背影,自个儿摇摇头,仿佛世上一切的麻烦,都因这窈窕背影所引起,因而微有怪责和嗟叹之意。

她倏然回头,乌溜清亮的眼光,如闪电一扫,把青田吓了一跳。

然后,她伸出一只手,递给他一包什么,青田竟然不会去接。

她挪过来,从纸包中拿出一个热热的大饼,塞在他手中,并且整包都放在他身旁,之后,做化地躺下。

青田默默开始吃那大饼,他是很饿了,故此吃得很快,转眼吃掉四个。

他把剩下的两个,拿给罗淑英,可是,他的手却停在半空。

罗淑英这时舒服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眼睛已经阁上,睫毛安静地合住,显得无比的温柔。那露出来的一段粉颈,十分雪白,而且有点儿纤弱的感觉。

青田的眼光连忙从她那雪白的颈上移开却又瞧见她起伏的部胸。一种柔软弹性的感觉,自然地使人意会到……

他忽发觉自己竟然有点儿通思,吃了一惊,连忙移开眼光,望向天空。几只飞鸟掠过清朗的天空,此外,连一丝云也没有。

他的脸上一阵热辣辣,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做出一些不可告人之事。他一个已经三戒但足的出家人,居然会有飘渺退想。

他在心中涌着佛号,全心要仟海一番,可是鼻端中又嗅到阵阵香味,如兰似麝,这使他又吃了一惊。

捧饼的右手,仍然停留在她上面。这时连忙放下那两个烧饼,然后站起身,走开一边。

这一走动,立刻发觉脚下胀痛非常,连忙将僧鞋脱掉,躺将下去,用那顶僧帽盖住面孔,用心地休息。

他的确太累了,不但是肉体上,主要还是在精神上的负荷。

此刻他还得挣扎着休息,脑海中浮现种种景象,都是使他不能安心,或是说使他不能容忍的。

是以他虽是闭目躺着,双眉依然锁在一处。他要驱逐压抑的思想太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青田已经睡着了。

罗淑英暗自潜心运功,不久便恢复了精神。她缓缓地坐起身来,眼光四下一扫,只见青田移开躺在那边,这刻只露出一个光溜溜微带青色的头颅。

她忽然要流泪,因为她一下子便想像到袁文宗可能也是这个样子。整个人仍是昔日的那个,可是青丝一创便已不相同。

她知道一个人创掉青丝,虽然没有改变什么,但在整个人生的意义上,已经截然是另外一人。而且是再不能如以前一般接近,不管戏谁或吵嘴,烦恼或是甜蜜。

青田盖在面上的帽子溜坠在一旁。他面上的线条,却是和文宗那么相似,使得她的心剧烈地痛楚起来。

心中的痛楚尚未过去,报意徒生。她痴痴想道:“假如他心中只有我,那么,他该不会为了抛她而烦恼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晚风残月亡命天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