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2回 龙腾虎跃刀鸣杖毁

作者:司马翎

青田道:“贫僧已跳出是非之圈,从来处来,往去处去,施主何必多问。”

那人大声喝道:“胡说,把帽子脱下。”

青田征一下,道:“施主何故动气,贫僧实在不解。”

那人似乎觉得自己太过火了。恢复平静的声音道:“我便是上官民,武林的朋友送我一个外号称为乾坤手,和尚你或许有个耳闻?”

青田和尚单掌合十道:“贫僧孤陋寡闻,极少注意世事。不过以上官施主的气派看来,必定是极负盛名的人物。”

乾坤手上富民目射奇光,道:“好,好,你脱下帽子,让我瞧瞧是不是青田和尚。”

青田这一下可坠五里雾中,想道:“我头上连头发也没有,他怎能认出我是不是青田和尚?”

乾坤手上官民微观怒色,催促道:“快点儿,别耽误我的时间。”

青田和尚不知不觉地举手脱下僧帽,但随即醒觉地戴回,道:“上官施主可满意了吧?”此刻他心中,正为了自己何以不知不觉地将僧帽除下而羞愧。因为这样简直是自己受到对方威严的声容所摄,显出太无定力。

乾坤手上官民微晒道:“我怎能瞧得清楚,再脱下来。”话声如嘲还想,表情冰冷。

青田和尚抗声道:“上官施主你迫人太甚了,幸亏贫僧乃是出家人……”

“住嘴。”乾坤手上官民叱了一声道:“你既未曾听闻过我上官某人的名字,哪有我这一号人物在眼中,可是……”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和平一点,继续道:“可是我倒真个没曾听闻江湖上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咱们可得交个朋友。”

青田和尚这时才知道对方乃因自己不认识他的大名,当下歉然道:“贫僧的确是规矩的出家人,不理红尘世事,上官施主莫怪。”

可是那乾坤手上官民,乃是负有特别任务,亲自出马到这大华严寺来,有所行动,这刻心中越发疑惑,只因他是有身分名望的人物,不肯轻举妄动,贿人口实。是以这时心中虽仍有所惑,依然没有说出难听的话。

他道:“和尚你是佛门弟子,不必多呕闲气,何妨脱帽让我瞧瞧。”

青田和尚见他不像方才那般咄咄迫人,二次举手,慾脱僧帽。

“罢了,我给他瞧瞧又何妨?”青田想道:“反正他已好言相求,而且,我也想知道究党我和尚的秃头上有什么秘密。”

他徐徐将帽脱掉,微微俯首,让对方观看。

乾坤手上官民冷冷道:‘你可是刚刚受戒?”

青田和尚恍然想道:“原来他从我头上的成疤,看我受戒时候多久。”

目中答道:“正是。”

乾坤手上富民道:“你本来叫什么名字?”

青田和尚反问道:“上官施主既已看过,那么贫僧可是青田?”

乾坤手上官民冷笑一声,忽然侧身一掌拍出。掌风呼地一响,极是强劲。

青田和尚因所站位置,乃在大殿内,那乾坤手上官民却在门口与他之间。是以目光给挡住,但从灵敏的听觉中,也发觉上官民这一掌,乃是将一件体积细小而劲疾的暗器打飞。

那暗器啪地打在殿墙上,这时青田和尚可瞧见了,敢情仅是块拇指大的干上。

乾坤手上官民降一声,并没有立刻纵出门外,反而横睨青田一眼,那眼光森冷之极。

青田和尚念声佛号,将眼光垂向地上。

乾坤手上富民道:“这是哪一位朋友?想将我引开,好放你走么?”

青田和尚道:“贫僧没有朋友,更不是施主所说之意,贫僧若要走时,也不怕施主拦阻。”

他说话时没有一丝火气,这是因为他认为事实如此,便照样说出。若他知道对面这个相貌威严的中年人,便是名闻天下的一等人物乾坤手上官民时,便不会这等从容了。

上官民反怒为笑,呵呵数声,然后道:“你试试看。”

青田和尚道:“贫僧犯不看得罪主啊,况且外面还有别的人,施主你不出去瞧瞧去?”

上富民不觉狐疑地闪动一下眼光,显然他被青田和尚的态度所惑。他方才以为青田是故意激怒他。然而,此刻却觉得青田并非假装。

但他只稍歇了一下,便道:“不劳和尚挂念,外面的入,自有他的遭遇。”

青田哪知他话中之意,不啻暗示外面另有能手,足以截击那发暗器的入,仍然糟糟然道:“那个人有什么遭遇啊!”

乾坤手上官民把不定他是否装佯,沉声道:模扯别的,你说随便出去,倒是试试看行不行?”

青田和尚迟疑一下,道:‘贫僧不想多生事故。”

“废话,快试试看。”声音变得严厉得多。

青田忖道:“你这人好没道理,凭什么非拦住我不可,想来你不过比南阳四鼠高明些,我可不怕你……”

他这种想法,完全是不懂江湖过节的普通人的想法。要知江湖上最讲宪的是面子,刚才青田的话,可使乾坤手上官民没法下台,除非他赔罪求饶;那也还要瞧着办哩。

青田和尚忖想一下。决然拽杖而行。

他迈开大步,直走向殿门,乾坤手上官民反而给他吓一跳,身形微闪,又退了三步之远。

青田直走而前,连跨三步,乾坤手上官民生平以一对铁拳以及腰间围着的一柄缅刀;驰名武林垂三十年之久。所使的乾坤十三式,无论是掌或刀,从未走过下风。尤其那柄缅刀,乃是缅甸宝物,刀身扁狭,可软可硬,平时围在腰间,有如常人所用的腰带,科直时锋快无匹,寻常兵对遇上,必受损缺。

这时上官民可不能再客气,举手虚虚推出一掌,风声呼地一响,劲袭青田。

青田突然止步,道:“施主真要动手么?”

这一问无异是最后警告,乾坤手上官民蕴怒于心,修然真力贯注掌上,本是虚虚推出之掌,这时再击前数寸,掌风已大不相同,重压如山。青田禁不住挥臂一格,内家真力自然外溢,硬挡了这一下,这电光石火般一触之下,青田不觉面目失色。敢情已觉出敌人掌力奇重,迥非南阳四鼠可比拟。

这时他左手回缘击出。掌风又比上一掌强劲,而且有点儿坚硬的感觉。青田吃了一惊心中电急忖道:“这人怎的这么厉害,光是第二掌,威力巨大不相同。这是特别的劈空掌力啊,是越打越厉害的一种,我且运足真力,应付他一会儿。”

力随心生,霎时浑身都布满了真力,他的内功,乃是天竺秘传,别具另一种威力,左掌同时使出降龙十八杖的变式,猛可迎击。

那乾坤手上官民乃是大内领袖人物,所发出的掌力,岂比等闲。虽非劈空伤敌,但在两尺之内,吃他掌风扫着,也会有皮裂骨折之厄。

故此青田和尚必须严密地拆招解式,一来要抵挡住敌人掌风,二来不能露出空隙,予敌可乘之机。

两人掌力一触,青田和尚微微路前半步,那乾坤手上官民脚下没有移动分毫。

那位名震天下的乾坤手上官民,饶他半生戎马,屡经战阵,这刻也沉不住气,微喷一声。敢请他这第二掌推出,已用了全身八成功力,可是猛觉那和尚举掌抵挡时,那内家真力之强劲不但是生平仅见的高手,而且甚是特别,反应之力极强,大有自己的力量超用得重,则反震之力越强之势。是以当掌力排山倒海船去之时,陡然悬崖勒马,硬生生将力量撤回来,眼见敌人进了半步。

其实在方才彼此真力一触之下。青田立刻感到自己的内力,与敌相比,实是相形见细。这番他还是生平第一次和这么强的高手较量内力,是以他本身的功力,不免因完全没有经验阅历而打个折扣。幸而他所练的天竺异功,反震之力极强,把个领袖大内的魔头也给瞒住,陡地收回力量。致令他煞不住脚步,随之踏前了半步。

他的掌法简直没有认真锻炼过,这时心中一惊,不觉使出十八路降龙杖法,呼一声半截掉杖疾砸而出。

杖风沉重如山,威势惊人,乾坤手上官民这刻已认定这和尚,乃是乔装故意拦阻自己的敌人。可真不敢大意,以免半世英名,折损在这大华严寺中。当下脚下微动,又退开三步。

青田和尚禅杖打出,脚下如影随形,行云流水般挪前两步,呼地又是一杖斜恋过去。

墓地眼前白光一闪,跟着金刃臂风之声,疾卷进来,敢情那乾坤手上官民已掣下腰间缅刀,抖得笔直,从杖风疾卷进来。他的面色寒如冰,两道乌黑浓眉上,尽是煞气。

青田和尚嘿然一喝,收杖封架,杖尾迎击敌刃,枝头却从下暗袭。

乾坤手上官民猛可发觉敌人这一招虽是神奇严密,但内力似乎嫌弱了一点儿。大叱一声,旋风般连环送去。

钻然一响,刀杖相触,那支镔铁打成的梯杖,竟然给削断寸许长的杖尾。

青田和尚简直无暇去瞧那掉落地的铁块,连连奋力招架。

霎时间白气弥漫,黑龙乱舞,这座宽大的殿堂中,竟被刀光杖影所占据住。

青田和尚这时忽又闭目,尽量施展出十八路降龙杖法。但见杖影绕身飞舞,严密神妙,兼而有之,他的闭上眼睛,并非故意如此,乃因当日左右月陀嘱咐过他,说他本练成佛家大金刚心法,不能对敌无所畏怯,岂非影响到杖法和功力。因此,遇在上强敌之时,可以先闭住眼,将杖法尽量施展出来,等到局势稍定再作打算。

不过,若是他老闭着眼睛,那也不成。因为若是这样,便绝对无法作逃走的打算。

这天竺秘传的十八路降龙杖法,的是佛门奇技。四五个照面过处,杖风山响,竟是严密异常。方才已落下风的败象,已经完全挽回。

乾坤手上官民这时已使出武林称绝的乾坤十三式,那柄利可削铁的缅刀,光芒如雪,尽是纵横挥霍,不停进击。

可是他立刻被敌人杖上所带出的风声和力量所迷惑,以他们这种高手软技,差不多全是从敌人兵刃上的风声来决定自己的动静进退,可是目下这个和尚,枝法神妙,这时不但削他的排杖不到,反而那禅杖是重兵器,必需找寻机会削,不敢硬砍,而且那招数之神妙,似乎还在自己的乾坤十三式之上。更有甚者,敌人杖上的风声和内家真力,极是古怪,分明察觉出敌杖已经砸上身来,连忙闪时,却发现敌杖实在未曾够得上部位。

这一来可把他弄糊涂了。于是在十五招之后,他更改变了打法,专一游身疾走,向隙进击。

他的身形如此迅疾,使人骤眼瞧去,严似穿花蝴蝶,绕飞花丛之中。

枝风刀影,此起彼落,渐渐将战圈扩大,甚且在那些硕大无朋的铜像间出没。

大约一顿饭工夫,青田和尚但觉自己十八路降龙杖法,益发使得应手得心,便放胆张开眼睛。

他这时的情形,大可比方作一块无价的宝石,愈磨愈见光彩。

乾坤手上官民是何许人也,这时已约略估出敌人杖法神异之处,攀然大喝连声,挥刀进击。喝声坚宏响亮,殿中回音激荡,更添声势。

青田和尚立刻又得将杖圈收窄,却因应变略慢,常然一声,又给敌人别断两寸许杖尾。

他心中一阵谏然,却连转念头的工夫也没有,全神凝注在十八路降龙杖法之上。

看看又战了许久,殿门外人影屡现。

乾坤手上官民久经大敌。耳听四面,目观八方,早知那是自己的人。

他这番不意遇着这位平生强敌,鏖战许久,仍未分出高下。虽说曾经两度削断敌人兵器,到底没有将这不见经传的和尚收拾下,终是盛名之累,因此完全将殿外之事略下不管,全力窥伺这和尚的破绽。

青田和尚总觉得敌人内力之强,使自己常有首尾难顾之弊,幸亏杖法神妙无比,战了这么久,还没有现出破绽。

又是个把时辰过去,青田和尚已被敌人刀光四下裹住,渐有相形见纳之势。

猛听殿外有人叱道:“老和尚你找死么?快回后边去。”

一个苍老声音念佛号道:“殿里是谁在弄刀动棒啊?这是佛门清净地

“住嘴,老爷不念你年老糊涂,可不跟你这么客气,现在快给我老爷滚回后面。”

那苍老的声道:“老衲是这里的住持啊,你们……哎,好,好,老衲这就走……”

殿中的两人,正在舍死忘生地苦斗。青田一点儿没听见外面的对答。但人家全听在耳中。

乾坤手上官民呵呵大笑道:“你的朋友早就远走高飞,那老和尚不是你的同党吧?”言中大有讥嘲的意味。青田和尚只听到他后面的话,勉强随口应付道:“什么和尚、同党?”乾坤手上官民笑容未放,故意将刀法松弛一下,再说了一遍。

青田和尚趁机又扩大杖圈,一面摇头道:“我连主持是哪位大师也不晓得呢!”

上官民道声好,忽又增加压力,两人齐齐移动数步,正好在两座铜像之间。

乾坤手上官民募然飞纵而起,划起一溜刀光,急射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龙腾虎跃刀鸣杖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