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3回 岁月催人魂幽鬓白

作者:司马翎

  青田看出她咬牙的动作,猜出她的心意。

  他清楚地判别出自己陷在悲哀之中,而她却在发愁,他仿佛记得以前有哪位哲人说

过:悲哀和愤怒都是一种脆弱,最易使人受伤,甚且崩溃。

  他思忖道:“强者是宁静的,现在,我必须振作起来。”

  这时,他已来不及考虑及这强求的冷静,是否能算真正的强者?他已经没有时间慢

慢思索,他用近数个月来,听过大华严寺广智方文指点后修练成的定力,将自己完全置

于极端冷静之下,个人的恩怨,再不让它挑拨起感情的波动。

  他冷冷道:“我不想得到特殊的待遇。”

  声音是那么地冰冷,似乎是在岩石中迸出来的话语。

  她哼一声,道:“随便怎样,你也是同一结局。”

  他冷然反洁道:“你呢?你的结局又是怎样?你可曾想过?”

  她道:“你别管我,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

  “我常在怀疑,你的情会不会误用了?正如你衡量其他的事一般地错了?”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依我想来,你和大哥既是这么相爱,那么你们总应该能够好好地商量,解决一切

难题才是。可是,大哥却因此出了家。而你呢?为了大哥却不惜染得血腥满身,掀起千

古所无的轩然大波。这是表示你的情真?抑是表现出你的愚蠢?大哥并不像你的感情那

么热烈啊!”

  “青田你胡说八道,他的情必定和我一般地深刻,而且,我在其他的事情上,有什

么地方错了?”

  青田和尚冷冷道:“先说后一项,你以为凭着一口剑,便可以所尽天下丛林的和尚

头颅么?你恐怕第一次便杀不了我了。虽然我在一年之前,仍然不懂武功……”

  她好像被人捐破什么弱点般暴怒起来,道:“我太清门的武功,天下最强。不单是

罡气功夫,迈绝古今,便凭后天功夫,也称霸天下。我早已决定,凭一口剑杀尽天下的

光头和尚,同时以罡气奇功,毁掉一切丛林寺院。你只有一年功夫的人,居然敢夸下这

种大话,我只须以七招二十一式拦江绝产剑中的正反六招十八式,必足够将你收拾掉,

只有少于此数而不必多过六把十八式……”

  青田截住道:“若我届时无事,你又怎样!”

  她坚执地摇摇头道:“这个绝不可能。”

  青田道:“我却有这个信心,凭这根竹杖,必可招架你拦江绝产剑的六招十八式。

我又再问问你——”他将话题移转,道:“大哥身人佛门,已是定局,可是若果他说:

只要你肯放弃成见,并且往他托迹之处寻他,他便回心转意,蓄发还俗。我想,你必定

肯寻他,是么?”

  她由衷地点点头,青田冷冷的声音继升起来,他道:“如果你们两人同样相爱,那

么你要是匿居起来,非要他去寻你,便不肯重履人世,你以为他会不会找你呢?”

  她像给他一拳猛击在心上似地震动一下,随即将眼光移向门外的天空。

  她想起了当日彼此相爱要好时,那些天长地久,山盟海音的话来。

  往事如烟,都已随风而逝。可是在她此刻的忆思中,却仍是那么真实和生动。

  记得有一次在选韵亭中,他们并肩看着流泉飞坠潭中,溅起蒙蒙水珠,清脆的泉声,

不绝于耳。她忽然感到快乐时光的短促,于是她问他道:“假如我忽然像这些泡沫一样,

转瞬间人家世上消失了,你怎么办呢?”

  袁文宗怔一下,然后严肃地道:“不论往哪儿去,我总会跟着找寻着你。天上,人

间,或者是黄泉之下,我也会去寻你……”

  她那时候哭了,是伏在他怀中低低地哭了,一方面是悲哀,一方面也由于快乐。

  现在,青田的话勾起了那一幕往事。她分明地听到袁文宗严肃而深情的声音。一刹

那间,她已陷入回忆之中。

  青田轻轻叹口气,这刻他已为了她那种缠绵怅们的眼光而令致给了冰的心潮也渐渐

溶解了,感情的波涛,崩云裂岸地拍击着。

  他明知如今这桩事情能够依愿完成的话,以后漫长的岁月,却是不容易消受的折磨。

  他许我不会痛苦的。”他想:“假如我不是对她生出感情的话!可是事情偏是这么

槽,我好像快要崩溃了。唉,这样子一个美人儿即使我对她没有什么感情,恐怕也不能

漠然无动于衷地冷眼看以后的变化啊!”

  他真的已临于崩溃边缘,心潮汹涌的情涛,快将理智之堤冲毁。

  只要他放下紫檀竹杖,将一切利害详情说出来,并且吐露出心底的爱念。于是,结

局便简单得很,不是脖子上一剑,永远息止了尘世烦恼,便是双飞双宿,比美陆地上的

神仙。

  这种简单的结局,对他的确极具诱惑,他的手动一下,那紫檀竹杖步地敲在地上。

声音可把两个人都惊醒了。

  罗淑英道:“他若知道我这样办,一定会来找我……”她没有说出来找她干什么,

但至少,他会来找她一趟,这是她所深信的。

  青田适:“那么我去告诉大哥……”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冷森森的,地道:“你能分身去么?”

  青田立刻知道她话中之意,心头登时冷了半截。

  他举一下手中的紫檀竹杖,道:“我招架完你六把十八式拦江绝户剑后,便报讯与

大哥。”

  这句话,触发了罗淑英在武功上争强好胜之心。

  她傲然遭:“我太清门的拦江绝户到,天下无双,尤其最后那一招正反合壁,剑出

石破天惊,风云变色。可是,我只使用那正反两方的六招十八式就够足了。若果你能够

接住,我便找个人烟绝迹之处,筑室而居。直到他回来找,我才踏出屋门。可是,恐怕

没有让我这样等待的机会,我倒是愿意能够这样等待他,否则,他再也不会理我。甚至

我或许会误杀了他……”

  青田奋然道:“你会有这好机会的,我不肯让你误杀了大哥,然后在他尸首之前,

伏剑而死,那样太恐怖和凄惨了。”

  她道:“你对我很好,我不会忘记的。却只怕你无力阻止这种惨事发生。”

  青田和尚登时如在盛夏中沃下冰雪,说不出多么舒畅。她的前两句话,一径在他心

中回响,甚至许多年后,还是清晰可闻。

  他道:“我们比斗,别让小毛瞧见。”她点头同意了,当下便命小毛进屋,并且呆

在屋子里,他们则一同骑上马驰向山边。

  在一个谷中的草场上,他们跳下马,先赶开两匹马,然后,彼此对面站好。她温柔

地道:“请你宽恕我吧!”

  青田决然地道:“我死而无憾。”

  罗淑英凝瞥他一眼,觉得他神情十分庄严,不由轻唱一声,又道:“你先动手。”

  青田和尚暗自运功,真力遍布全身,攀然应声好字,竹杖起处,迎头砸下。

  紫檀竹杖上刮起极沉重的风声以及呼啸似的尖锐声音。前者是因为他功力湛深,加

以紫檀竹权十分沉重,以致带起沉劲的风声。后者便是这沙门至宝紫檀竹挥舞时特有的

响声。不过这种呼啸似的尖响,非得将内力直贯杖消,才能发出,若到这地步时,其功

力已是武林顶尖高手的程度了。

  这一式为“西方攫虎”,乃是十八路降龙杖法的一式奇招。

  每当那十八路杖法施展完之后,衔接下一趟所施展的杖法时,使的便是这一招“西

方攫虎”,讲究的是强攻硬打,威势如雷霆迅击,以便在敌人缓手招架之时,可以随己

意而施展另外的杖法或者是再使出降龙杖法。

  青田第一下施展出这一招,用意甚深,只因他从未见过她的功夫,尤其那七招二十

一式拦江绝户剑,乃是道家中至上剑术。那最后正反合壁的一招三式,更是妙绝人表,

直似这趟划法的名字般惊人。这刻虽然她说过只用前面的正方一共六招十八式,却也不

比等闲。心中知道她随便使出其中的一招三式,几乎可以压倒天下的刻家。是以他一出

手,便使出十八路降龙杖法中继往开来的绝招,这一招虽是雷霆万钧,威力莫测。但好

处却在于能够随心所慾地收回那震山裂岳的力量。

  罗淑英眸子陡亮,娇声叫道:“好杖法,看剑!”

  说话时,身形全然不动,宛若平日谈笑光景,但末后两字一出口,陡然身形一闪,

疾如飘风。那种快法,真是难以形容。刚好从杖风侧面攻上,剑光一闪,斜撇出去。看

她身形步法,全是攻敌。但剑光却舍开敌人身边,向右边削开。

  青田和尚斗然将竹杖收回,横着一抡,呼啸之声与杖风争响。

  当他收杖横击的刹那间,罗淑英运剑如电,已削出三刻,一时刻光乱闪,并且嘶嘶

之声,刺耳惊心。

  这种尖锐难听的声音,正是道家太清派所谓拦江绝户剑的最神奇之处,便是从封上

引发出真磁引力。

  不管敌人兵器多么沉重厉害,也得让这种古怪的磁力吸向一旁,而且自家一时还不

能察觉,仅以为敌人步法身形奇妙而已。

  照理青田这一杖,必定向右下方倾斜挖空才对。

  可是杖风和啸声过处,那罗淑英有如轻絮般随着杖上风力,飘出四五尺远。

  虽然她随风飞起,仅是眨眼工夫,但青田已看得清楚,只觉眼前的人,衣换飘举,

容华艳绝,仿佛滴降凡尘的仙子,随风慾逝光景。不由得凝眸顾盼,竟忘了跟踪进击,

占取有利时机。

  她道:“咦,不怪你敢夸口,那是什么杖啊?竟然吸引不动?喂,我还有五招十五

式呢!”

  青田的嘴chún嗡动一下,他本想说你真像一位天上仙子的赞美话,可是他终于没说。

  她叫道:“青田来呀!”

  青田遭:“我且是让你啊!”猛可摆杖进去,呼啸声又从杖上发出。

  罗淑英美妙地退开一点儿,恰好让敌杖从身畔擦过,枝风激荡中,云鬓斜飞,衣袂

飘举。又是一幅艳极的美人临风图。

  青田蓦地闭上眼睛,挥杖盘打,一径使出十八路降龙技法。他可真不敢再开眼了,

此刻,他的心已怦然跳动,即使有机会,那根杖也不忍招呼向她身上。故此迫得赶快闭

住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

  刺耳锥心的嘶嘶之声,又从面前响起来。要知这拦江绝户剑,乃是道家太清派独步

天下的剑法,在罗淑英这位嫡传弟子手中施展出来,威力惊人之极。一连两招六式竟然

能够将青田的身躯挪动位置。

  青田若非闭上眼睛,必定感觉不到自身已经挪位,幸而是闭了眼睛,-心一意进杖

攻敌,却发觉这奇异的情形。

  心中的念头尚未转完,罗淑英玉婉一挫,嘶嘶之声顿挫了一下,立刻又刺耳急响。

这刻,她已经是使出反方三式。这拦江绝户剑妙处便在于此,每逢一转方向,敌人便会

自动凑准部位,用喉咙去碰那锋利的创尖,是以定必有死无生。

  她这一转式,芳心之中,信有万千辘辘,猛可同时升降。

  这顷刻不能容发之间,她的心中电抹似地闪过好些念头。她知道若以自己全身之功

力,尤其是已练成了先天真气的罡气奇功,那在剑上发出的真磁引力,实非仅习后天内

功的高手所能抗衡。纵然此刻对方使的兵器,不属五金之列,故此不能十分得心应手地

制胜。但以她真正的功力,这一下反式剑法全力使用出来,则对方因身躯被吸引挪位,

仍是无法躲过这绝户一刻。

  她明知这结果如斯,是以挫腕之际,那颗芳心便给撕裂为数片。她是咬牙一剑削出

呢?抑是留他活命?就在这一项间,她要作下不能反悔的决定。

  这眨眼的时间的确太急促了,急促得任何人也不可能作出决定,她以受过高度训练

那种专家股,随着肉体的反应而压剑一削。

  青田和尚在这间不容发之间,蓦然睁开眼睛,张嘴作狮子一吼。声震群谷,回响盘

旋相应。

  说得迟,那时快,青田一式“罗星撤沙”,那根高及眉际的紫檀竹杖,严如龙吟般

震啸不已,已在面前闸住一道杖墙。

  这一式乃是十八路降龙杖法救命守式,杖影交织如墙,暗具吸力。当日青田便以这

一式,将南阳四鼠寻仇的三鼠,吸住了两个在枝影中,脱身不得。

  可是这刻对方乃是强绝天下的异人,岂能与当日相比?差幸他本身今日的功力,也

与昔时判若云泥,而且这紫檀竹杖,本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岁月催人魂幽鬓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