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4回 苦葬青春石屋长存

作者:司马翎

  那人抱靴飞奔,转眼已跑过街,冲入巷中。眼前一黑,风声压面。刚刚骇然一惊,

胸前一紧,已被人交购揪起,双脚离地。

  这个捉人的正是方巨,他可不管什么玩笑,只知道这人特别人的靴子拿了便跑,正

好冲进巷来,便兜胸揪住。他的力气何等厉害,这时生像手上拿着个会动的稻草人般,

毫不费力。

  那人看清眼前竟是个极巨大的人,将自己抓住半空,吓得下面都湿了。

  他大踏步走出巷口,屋顶那人正在情急大叫,这会儿子下面观看热闹的人便有点儿

明白了。

  有人问道:“喂,老乡,你不认得那拾靴的人么广

  屋顶的人叫道:‘哦怎认得他,那是个骗子哪,现在我怎样下来呢?”

  “瞧啊!”有人大叫一声,指着街道那边。那儿大个儿正提着那骗靴的人,大踏步

走过来。

  奇事层出,使那些看热闹的人,一时都呆了。要知边地民风强悍而淳朴,极少有诡

骗之事发生。这会儿子已算开了眼界,猛可又杀出一个巨大无比的人,把那骗子抓回。

于是都哄然叫好。一方面是为了方巨身材特出,含有惊诧之意。一方面是因那骗子被捕,

不觉大快人心。

  方巨一边走到屋边,他身长一丈有余,这时放下紫檀竹枝,一伸臂伸过了屋檐。

  屋顶那人嘴巴还在嚷嚷道:“谢谢你啊,大个儿,可是我怎样下……”

  那个去字尚未说出来,方巨蒲拿一摆,便将他整个儿拿下地来。

  一些好心的人,早跑去替他拾回掉落了新靴。当下那人穿上了,戟指道:“喝,你

这厮好诡滑,可把我骗惨了。”

  大个儿将那人放在地上,那人双脚一软,蹲在地上。旁边有人呵呵大笑道:“这厮

下面都湿了。”

  那被骗的人听见,似乎消了口气,便不再言语,向大个儿行了礼,道:“咱们可要

交个好朋友,你贵姓啊!”

  方巨说出姓名,那人道:“小弟张万,走,小弟请您喝一杯去。”

  当下两人折转身,张万带他到一家酒馆。这时天色正午,正是午欢时候。方巨眉飞

色舞,暂时又可不愁了。

  他一踏入酒馆,那门太以矮了一点儿,吃饱一头撞着,砰地大响一声,屋瓦尘沙,

饭籁飞洒。立刻把馆子里的客人都吓得一阵大乱,生恐这房子扬下。

  那方巨模也不摸头颅,赶快钻进去。他这么汹涌的声势馆子里自然而然便让开一张

桌子给他们。

  一些和张万认识的,大声招呼,并问道:“老张,这位朋友长得好雄壮呀,是谁

呀?”

  张万道:“是刚刚认识的好朋友,帮了小弟一个忙……”他随即将方才那回事说出

来,于是众人都有了下酒的资料,津津有味地讨论着。

  张万回眼一瞥,问道:“方兄弟,你为什么不坐着?”

  原来方巨虽是坐着的架式,可是屁股并没有挨着凳子。就像练武时那坐马的架式。

他因为自己体重,而且动作粗鲁,平常的凳子,都是一股屁便坐塌i。故此阐常不敢坐

凳子,以免人家寻他母亲理论,早已养成习惯。这刻听张万叫他坐下也不会考虑自己之

不坐,为的是什么缘故,点头应好,便坐下去。喀漠和砰膨两声相继过处,方巨已如推

金山倒玉柱般坐在地上。

  店伙一看这家伙不得了,简直想把这馆子给毁掉,连忙招呼两个人,去担门外一块

石头来给他坐。这桩事才算解决了。

  过了~刻,一壶酒和四式小菜端上来,方巨眨眨眼睛,问道:“小张,你管不管我

抱?”

  张万通:“当然暂,方兄弟你尽管吃。”

  那方巨谨守母训,清酒不肯沾chún,这都因他天赋特别,若喝醉了酒时,发起酒病,

谁能把他管束得住。这时净是招呼送馒头来,不管桌子上有什么菜肴,张购便吞。转眼

间,独自一个人吃了整笼的馒头。

  论中众人都在看他表演,也忘了自己动筷,张万却赶着算钱,也忙得没工夫吃了。

  这一场表演,许久之后还在兰州府中传说。张万和方巨走出馆子时,张万道:“好

兄弟,你可把我回西安的盘缠吃掉三分之一了。”

  方巨舒服地摸摸肚皮,道:刘。张你往哪儿去?我要往中原找师兄哩!”

  张万和他边走边说:“你师兄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

  方巨流利地道:“我师兄姓钟名荃,他在中原哩。”

  张万摸摸头皮,道:“钟荃……钟荃,这名字怪熟的啊,他是你什么行业的师兄?”

  方巨反问道:一什么是行业的师兄?”

  张万搔援头皮,道:“你不懂么?什么行业即是……哪是做什么行业。”这句话说

了等于不说,他自个儿也笑起来,连忙补充道:“即是……比方做买卖,也分个葯材、

牲口、杂货等种类,你这位师兄是什么师兄?”

  方巨道:“我不知道啊!”

  “那么你怎会认识他和叫他做师兄的?”

  方巨欣然适:“这个我记得,那是和尚师兄教我这样叫的,那天我在扔石头,师兄

就来了,我妈也没说不对。”

  张万本身是个老实人,谁想能力毫不高明,岂能了解他这番没头没尾的话。即使换

个聪明人,怕也无法了解。

  他只好放弃这话题。另外问道:“那么,你师兄如今在什么地方,总知道吧?中原

这么大,究竟是哪一州哪一府?”

  方巨道:“我不知道,和尚师兄说:师兄在中原。我便一径来寻他……”

  “那可不行啊。”张万跌足嗟叹道:“你不知道地方,中原这么大,到什么地方去。

你还是赶紧回去你母亲处……”

  方巨任一下。他并非为了不知钟荃下落而惊呆,却是触念起思母之情,他喃喃道:

“我妈,她已经死了,啊,她已经死了。”

  两滴拇指般大的眼泪掉将下来,却把旁边的张万吓傻了。

  他道:“好兄弟,你听我说,我这就带你到西安府去,然后再设法找你师兄,这样

可好么?”

  方巨悲思了好一会儿,终于恢复了平静,然后,又变得全无忧虑的样子,轻松地跟

张万走。

  张万原本是常常来往这兰州、西安小生意人,今天正好要回西安府去,便慨然带方

巨同行,然而,他心中实在甚为忧虑,因为那方巨食量惊人,甚易将他做生意的老本吃

光。

  可是在方巨方面而言,却真个是福大命大,一如萨迪寺密宗长老智军大师所言,在

青海地方,则有达里招呼,一到了兰州,又遇着心地善良的张万。

  他可不管吃时花银子,老是放量尽情吃个痛快。

  那张万为人老实,说过的话,不会反悔,因此虽在心中暗自着急,口中却没半句闲

言阐语。

  这天,他们来到秦州。

  两人站在渭水旁边,望着东去的江水,张万长叹一声,道:“这儿离西安府尚有三

天路程,可是我已囊空如洗,咱们怎生到得西安府?”

  方巨道:“你叹什么气啊,腿子长在我们身上,多加点劲儿不就到了。你应该找匹

马骑,因为你走得太慢了。”

  张万摆摆手道:“一路上你老是咕啥我走得太慢。你知道我的腿子可不像你那么长

啊,这会儿子已把我赶得脚上疼痛,你心里还不痛快哩。”

  方巨道:“我背你走好么?保管比马还要快。”

  张万摇头兼摆手,拒绝道:“说说来说去还是这个主意,咳,咱们怎生到得西安府

呢?”

  方巨仍然莫明其妙,张万忍不住说破了真相,道:“咱们的腿子虽然还在,可是没

得吃时,怎能跑路?你要知道,咱们要拿银子才换得食物充腹,可是现在没了银子……”

  方巨惊呼一声,渭河水也给震得的波纹四散。他道:“那么你不能管我吃了,是

么?”

  张万苦笑一声,迢:“我自己也没得吃,又有什么法子。”

  方巨立时愁眉苦脸,一屁股坐在岸边,震得尘土飞扬。几丝垂柳随风飘摆,拂在他

的脸上,他也不去理会。

  张万陪他坐下,道:“现在是午牌时候,今早我的银子已经光了,这时候料你肚子

饿得很,不能再继续瞒你,不过,我心里也为此难受得很,好兄弟你别怪我……”

  方巨似是听到,又似没听到,自个儿呆呆望着江水。

  张万以为他发了脾气,回心一想,虽说自己已曾尽力,甚至连那么一点儿小本钱也

用光了,但眼看这挥人完全倚赖自己,如今却是这个结局,可以说是自己人谋不藏。因

此,不觉得长嗟短叹起来。

  江边垂柳飘飘,江水滔滔东流,‘天气晴朗和暖,周围的一切,虽然寂静,却蕴藏

勃勃生气,风物佳甚。可是这两个人坐在江边,竟不能对眼前景物,投以欣赏的一瞥。

  那边十余文外,一个长着三缕长须的老人家,缓缓策杖沿江而行。一种闲情逸致,

和这里的两人正是强烈的对比。

  那位老人家逐渐走近,他后面尚有两个家人装束的陪着。

  方巨忽然欢然一叫,跳将起身,把那老人家和两个家人,吓得退开老远。

  他欢然叫道:“小张,我有办法。”

  张万一骨碌爬起来,连声询问道:一你有什么办法啊?”

  方巨神秘地招招手,一径向上面走去,张万连忙紧紧跟随。

  大个儿东张西望,撒腿又走,约模走了两丈许,便停下脚步。

  张万赶上来,大惑不解地瞧着他,方巨指指地面道:“你看这是什么?”

  张万道:“这是条污水沟呀!”

  他得意地道:“对了,这是条水沟,我的办法在这里。”

  “你的办法?这可是道脏水沟啊?”

  方巨满有信心地喀嘴一笑,倏然闭住双目,一脚迈下那条沟去。

  他的脚能有多长,一脚踏空,立刻变作倒栽葱,头下脚上地撞下沟去。

  臭气忽流冲入鼻中,使得方巨禁不住头水相接那一刹间,修地急伸双臂去支撑,那

样子便十足变成插水的姿势了。

  扑通大响连声,他已整个儿摔在沟中,差幸他先用手去支撑,沟底的淤泥也不过是

尺把深,是以他的头只略略沾染一些污水,没有插进泥中。

  黑色污泥,四方八面飞溅起来,霎时臭气冲天。上面的张万吓了一大跳,大叫道:

“好兄弟,你犯不着这样子寻死啊……”

  身后传来笑声,他也没有回头去瞧,挥手顿足地大叫道:“好兄弟,快上来,快上

来,我再想想办法……”

  方巨从沟底爬起来,只见他除了头脸水淋淋之外,全身都是墨黑,涂满了污泥,形

状又恐怖又可笑。

  张万连连向他招手,方巨大概是吃过苦头,不敢张口,复又蹲身下去,双手在沟底

乱摸一气。

  那老者和两个家人,已来到沟边,却是站在上风位置,那神情追着这幕奇绝人间的

怪剧。

  方巨摸了许久,修然站起来,用力一甩头,脸上的水都溅飞开,这地大喊一声,道:

“老和尚把我哄惨啦……”

  张万掩耳不迭,因为他的声音太响了。方巨一跨腿,便爬出水沟,身上臭气,随风

四溢,连站在上风的老者也连忙掩住鼻子。

  张万忍不住大声问道:“方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方巨理直气壮地道:“那老和尚说我福大命大,和尚师兄说,我掉下沟去,也会捡

到宝贝,可是这沟里除了具泥,什么都没有,你看那老和尚可恨

  张万是个老实人,还未听懂。那边的老者听得分明,禁不住矜持地微笑一下,大声

道:“壮士,你先去洗净身上污秽,再回来说话。”

  方巨转眼一瞥,点头道:“小子你的主意真好,我这就去洗身。”

  后面的家人叱了一声,那老者却摆摆手,禁止他再说话。

  方巨迈开大步,冲向江边,扑通一声,跳下江去。

  那老者过来,跟张万说话。张万见这位老者精神星针,气派甚大,庄严中又有慈祥

之色。不敢怠慢,连忙将此行始末,告知那老位老者。末后,还知道这位老者,乃是本

府首富张贻叔老员外,家世显赫,现在有好些子侄在京中做官,是以本府之人,都尊称

他做张老员外。

  他这里将遇到方巨的始末说完,那方巨也在渭河中洗净上来,浑身湿淋淋的,便跑

到他们这边来。

  张员外向他拱手为礼,道:“壮士不必为了裹腹之事优心,老夫有缘碰上两位,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苦葬青春石屋长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