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5回 秋风流入劫运今朝

作者:司马翎

罗淑英一径离开西安府,她曾经回家一遭,却是在晚上人静之时。

她几乎踏遍了家中每一间房子,却没有人是她认得的。四十年来的变迁,老的都逝世,而年轻的也衰老了。加之在睡眠中,她更认不出那些人的样子。不过,从厅堂上挂着旧日字画,却证明这儿依然是以往的罗家。

她在一对年老夫妇的房间中,拿了不少银子,以作为路上盘缠。她很疑心这对老夫妇是她的兄嫂,可是,她终于没有叫醒他们。

不久,她由一些江湖传说中,追寻到钟荃的下落,便一径追到京城。

她没有在客店歇宿,这是一来她身上的银子有限,二来她不想和那些凡夫俗子说话。于是她顺脚走进一座极宽敞的后花园中,其中亭榭楼阁,也不知有多少。但随意在一座没人居住的阁楼上歇脚。哪知这里正是和坤相府的后园。

这天晚上,她先到万通镇局走一遭,却没有探出什么。

回来时,忽见前面一条影子闪过,忽然已出去老远。

她被这位夜行人身手之快,触动了好奇心,立时施展轻功,衔尾而追。

一直在西城那边,那人影在一处屋宇隐没,她连忙追上窥探。

只见那是一座大宅的偏院,小厅上灯火犹明,一声清脆的下棋声传进耳中,那儿赫然有三人,两个坐着的正在下棋,一个面色血红的老者,灰白的头发松松散散,相貌甚是堂皇威武,虽然是坐在圈手椅中,但仍显见身材极是魁伟。

另一个却是个三旬左右的文人模样,眉宇清秀,两边额角极深,显然是喜作深思之土。

那站着的人最是年轻,一袭长衫,一柄折扇,使人但觉儒雅风流。可是那双黑白分明的俊眼中,却隐隐有一种威棱光芒。

她知道这站着的少年书生,便是所要追的人。此时一见他竟是这种装束,而且年纪又是这么轻,不由得大为骇异。

眼光移到那位红面老者脸上,心中猛然一动,讶想道:“这老人面红得异乎寻常,似是中了天地间某种奇毒光景。哎,他动作之间与及勉强收束住的眼神,显然是精气已竭,只怕过不了今晚。”

中年秀士苦思良久,举手拈子,叮地微响。那红面老者忽然豪迈地大笑道:“这一下妙绝天下,我这一绝,已得传人了……”

那位中年秀士起身恭谨地施了一礼。红面老者转面顾视,后面的少年书生连忙绕出前面,朗声道:“师父,陵儿在这儿…··,”

红面老者点点头,道:“今晚你来得正好,否则咱们恐怕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少年书生和中年秀士都不敢做声,似是早知道他言中之意。

那红面老者依旧那么豪迈地宏声道:“我生平所为,悉随心之所慾,俱可称快一时。可是,当我做完那些事之后,痛快之中,仍然不免有空虚之感。想不到临终之时,眼见两种绝技有了传人,方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快事

他的豪气把那中年秀士那种智者股的光芒,以及这少年儒雅威棱的风度都淹没了。但也随即变得疲倦似地靠在背椅上。

剩下的两人,失措地对现一眼,竟没有半句说话。

“记得二十年前,我独自踽踽来到京师……”他的声音较为低沉,似乎是因为缅怀当年之事,以致豪气顿减:“那时候袁道才是十七八的小伙子!”他的眼光,扫向那中年秀士。

这位名唤袁道的中年文士应了一声是,他又道:“亏得你父亲好眼力,我便一直留居在这里,直至今日,回想起来,我一生予取予携,荣与辱都是各走极端,有这么的下场,可算是得天独厚。”

歇了一下,他忽又奋然道:“我素来不惯作退一步的说话,你们此刻听了那些话,也许会十分惊异,难道我也像那些凡夫俗子般,落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窠臼中么?呵呵……”

少年书生轻轻地叫声师父,道:“你那局棋,不下了么?”

红面老人像是没有听到少年书生的话,忽又将魁伟的身躯坐直,宏声道:“我刚刚在想,那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当他濒死之际,会有什么感情和遗言……”

话一出口,顿觉豪气飞扬,须发俱动,神态威猛之极。外面窥看的罗淑英差点儿嗳地叫出口来。这刻,她心中已知魁梧的红面老人,乃是她从未见过面的师兄朱五绝。她推想到这位棋琴书画加上武功,称绝天下的师兄,定是中了无可救治的剧毒,故此有这种脸色和这番临终诀别的说话。

朱五绝豪气敛处,扼腕慨叹一声,道:“陵儿你已得了我武功之绝,足可横行天下,你的身世,袁道尚未知道,停会儿可以告诉他,否则将来你们难免误会,因为袁道崇尚儒术,见你大开杀戒,便不免会生出嫌隙。其实,在这举世滔滔,众人皆醉的时世,任何人都可以率性而行。我是主张一个人应该完全将世俗用以束缚性灵的枷锁都除掉,自由地发展其人格,结果怎样,便是怎样……”

袁道嘴chún慑哺一下,似是想反驳,可是终没做声。

朱五绝又道:“我的五样绝技,两种已有传人。另外书画两道,世间尽有天纵之才,不必理会。只有琴的一项,恐怕会自我之后,终成广陵绝响。”

毒书生顾陵倏忽入房,转眼出来厅中,手里抱着一面古琴,龟纹隐隐,古雅可爱。他将琴放在棋杯上。朱五绝定睛看在这张玄天琴歇了好一会儿,才伸手轻轻一抚。

琴竭流转,随风飞扬,虽然只有数声,但外面的罗淑英听得呆了,但觉心魂直慾随着琴韵飞上云间。前尘影事,陡地兜上心头,不禁热泪满眶。

嘣地一响,琴弦尽断。

朱五绝傲然不乐,对琴道:“你何必再示凶兆,我何尝不知道啊,琴经所谓:众弦俱绝,人琴共亡。果真不诬,果真不诬……”

他举目一瞥袁道,说:“此琴系为古昔在隐雨岩控鲤升天的仙人琴高所遗,价值连城。然而方今天下更无人能配抚弄此琴,适才此琴已示凶兆,慾随我于泉下,曷胜浩叹……”

袁道肃然道:“正该如此,此琴若被凡夫所辱,毋宁与师父同为玉碎。”

朱五绝纵声长笑一声,伸掌一拍,几上的古琴,化为片片碎裂。

罗淑英被他这一下惊醒,收回自家回肠荡气的思潮,暗自忖道:“这位师兄迈绝古今,在这临终之际,兀自豪情万丈,不减昔日,与弟子们谈笑从容。这世间上还有什么能够阻吓他的?只不知他所中的剧毒,有没有什么解救之方?若有,我将不辞关山风尘之劳,为他求取……”

这到,她忽然动了现身相见之心,当年她师父玉蕊仙人,乃是暗中将太清门秘录授与朱五绝,是以朱五绝算得是太清门别传弟子。

可是,她还未曾有所行动之时,厅中的朱五绝已霍然起身。

袁道和毒书生顾陵肃然并立,神情上微微显现得凄惶。

朱五绝拍拍身上衣服的皱纹,倏然转身而出,将要踏出厅门之际,忽然回睨两人一眼。

那两人肃立不动,但神色上的凄惶不安,却已掩饰不住。

朱五绝呵呵一笑,道:“大丈夫视死如归,你们何必作儿女之态?我此归道山,也是人生必经之路。你们须记取今日之事,以作他年的榜样……”

他再举手作别,然后走出厅子。

歇了一会儿,厅中的中年文士袁道轻轻喟道:“师父此去,也不知理骨何处,思之令人凄绝。”

毒书生顾陵奋然道:“师父一代天人,睥睨当世,岂能临死遗尸塌上,全无气慨,临别之言,教人深省……”

厅外的罗淑英,早已朱五绝离开之时,跟着走开。

这时她已知道未五绝乃是趁着尚有余力之际,自己远觅僻静之地,以作理骨之所。她感染到朱五绝那种对死神仍不屈服的大丈夫气慨。这使她满腔热心沸腾,一时觉得人世上种种磨难,在这位豪情的师兄之前,似乎都微不足道。

她不能暗随师兄行迹,因为她既已知道朱五绝乃是不愿在床第之间死去,而给别人以无力对命运抗争的弱态。这样,她焉能再现身,使得未五绝临死也无能达成这愿望?

夜已敲过四更,她在万籁俱寂中,回到阁楼上。她在朱五绝离开之后,心中一动,忽又赶回先前那地方,细听毒书生顾陵对袁道说出他的身世之后,她才悄然而返。

她寻了两晚,仍不见钟荃下落,结果却出乎意料地,在后园中发现了他的踪迹。

那时,正好毒书生顾陵,使出独步天下的道家罡气,要将钟荃击毙于掌下,她发出一掌将他挡住。但顾陵跟着又发一掌,这使她大为不满。故此她使出长辈的派头,硬约束那毒书生顾陵不得再轻易使用她嫡传之道家罡气。

毒书生顾陵从那博通古今的朱五绝口中,早已得知太清门的来历,是以明知美貌妇人乃是他的师门尊辈。这时罗淑英才知道那朱五绝竟是早已识破那本秘录来历。

她同时也大感意外,因为钟荃不但练有初步的先天真气功夫,而且在剑术上的造诣,的是匪夷所思。竟能将她传授的拦江绝户剑,使得发出嘶嘶之声的真磁引力来。这境界本来极难到达,必须本身功力已臻化境,加上奇佳的天赋,才能够达到这一地步,是以她也不免为了这天下无双的拦江绝户剑法之得传而欣喜不置。几乎想立刻将最后那第七招正反合璧的一剑传授给他。

当时,她将钟荃带出相府,连夜出了京城。

钟荃认得她乃是那山谷中的白发美妇,那时候他叫她做姑姑,而且还蒙她传授了六招十八式的拦江绝户剑。显然对自己甚有好感。可是此刻她却面凝寒霜,而且不准他叫她做姑姑,只好改口学那老叟小毛的口吻,叫她做大小姐。

两人的脚程何等快速,天亮之时,已奔出三百余里路。

天色一亮,两人不便再这样奔驰,便在一座庙之前停步。

钟荃的轻功,自然还不及这位武林奇人,因此一路上拼命放尽脚程,此刻,禁不住已稍稍喘息,额上微沁出汗珠。

罗淑英当先人庙,只见庙内一个人睡在地上,厚厚的被褥,将整个身躯包括头也包裹住,却露出顶门上的发髻。

她不经意道:“把这人扛到后面的小溪摔掉……”

钟荃吃一惊,道:“这人是此处的庙祝呀,而且,天气又冷……”

她脸色一沉,道:“你敢不听我的话么?”

钟荃屹然直立,倔强地道:“我没有意思要违抗你,也知道只要你一举手,我便立成齑粉。可是,我自问没有对你做错什么事,而且这庙祝也没有开罪别人的地方,你可以用强力将我生命夺去,但不能迫我心中愿意或不愿意做某一件事……”

他自己也惊异起何以能够侃侃而谈,流畅得完全不像以往讷言的习性。

其实他心中早已反复想过许多问题,但总无法解释一路上何以她会对自己这样,不但拒绝了自己称谓她为姑姑,而且态度之冰冷,宛如将要置他于死地。

但这刻他的态度,正是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的老话。

钟荃自幼在昆仑山上,久受诸位大师薰陶,已经形成一种外和内刚的性格,尤其许多善恶的观念,更是牢不可拔。

他的心中,只悬虑着一件事,便是秋月禅师和齐玄去救治陆丹,不知结果如何。但此事是已经决定的了,无论自己在与不在,也不能改变事实。这时他只好将个人之事抛于脑后,仅在奇怪这位美貌妇人,何以会这样对待他。这种行为,不免令他灰心和反感。因为当日他实是诚心为她做了些事。至于剑法,那不过是碰巧学来,并非因要学剑法而为她做那些事。

罗淑英冷笑一声,道:“嘴巴上说得蛮好听的,可是……”

钟荃面色毫不变动,也不开口分辩。

她道:“我自从为了一句誓言,将自己禁锢在那山谷的山屋中,整整过了四十个年头,然而,你这可恶的小畜牲,却把我迫了出来,小毛也因你而饿死。我真看不出你这种人,还会讲究什么仁义。”

钟荃乍吃一惊,神色变动,问道:“我干了什么事?”

她道:“你杀了邻谷那位贺谷主,是么?人家每隔十日,便命人送一次粮食用品来,四十年来如一日,也不肯教我知道此事。这样的人,你却把他杀死,小毛因此饿死木屋中,这不是等于你间接杀死小毛。而我因小毛之死,不得不毁诺出屋,你还不知自己干下什么事?”

钟荃不觉怔住,他哪能知道其中有这种连锁关系。事实上,他也不想杀死贺固,只因贺固的外门功夫白骨罗刹功太过阴毒厉害,迫得自己不得不以未练成的般若大能力去遮挡,那种先天真气,无坚不摧,能发而不能收,因此将贺固击毙。

他也料不到土行孙贺固,竟是这么一位人物,能够为别人效劳了数十年而不求当事人所知。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胸襟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秋风流入劫运今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