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6回 天上人间恩怨茫茫

作者:司马翎

殿外一阵哗然,因为有些和尚从门隙里瞧见里面的情形,不由得哗叫起来,她示意钟荃去将大门闩住。等到钟荃回来,忽然殿外崩天坍地般大叫之声,跟着殿瓦震动,那两扇大门被人撞倒,来人正是傻大个儿方巨。

双方答话之后,罗淑英身形微动,意思是向大殿内纵去。

方巨倏然横杖一拦,大声嚷道:“等一会儿!”

罗淑英是何等人物,身形不知如何一动,已凌空跃过那根粗大的紫檀竹杖,并且在身躯过时,脚尖一点竹杖,身形如春絮飘空,直飞起去。

她这一脚虽然看来甚轻,但其实厉害之极。方巨如同蓦地挑了一座大山在杖上似的,不由得竹杖一沉。

她咦一声,身形忽然飘飘而下,落在方巨竹杖之前。

方巨虽然觉得杖重如山,却终于没有让竹杖砸向地上。但相差也不过半尺左右,便砸到地上的砖块了。

她冷冷道:“很好,敢情你是从青田处学会杖法……”

原来方巨刚才竹杖没有砸在地上,全靠学会天竺秘传的十八路降龙杖法,加上一些内功口诀,因此杖上反弹之力,便非如中土一般,否则以方巨的道行,虽说两膀不下万斤之力,但怎当得这位绝世异人的借力一点?

方巨喜道:“你认识师父么?”

罗淑英冷冷道:“青田是你师父?他这刻在什么地方?”语意中虽似平谈,但声音寒冷之极。

这可使方巨这懵懂人也觉察出她心中存着什么念头,便不大高兴地答道:“我可不知道,不然我不会来找师兄了。”

她倏然转面怒斥道:“你这万恶的小畜牲,为何不早说出与青田的渊源?”

钟荃冤屈于心,一时说不出口,瞪眼无语,这一下表情,越发坐实了这罪状。

方巨却替钟荃不愤地大力跺脚,鸣的一声震响殿中。

她横睨一眼,道:“你想讨打么?”

钟荃见她神色不善,深恐她真个一出手,弄死方巨,正待开口拦说。方巨已大笑一声,道:“你……想打我?哈哈……”

他是个天生浑人,早忘却方才人家轻轻一脚,已差点使他吃不消那苦头。却仗着浑身特别的横练功夫,以及无穷神力,瞧不起怯弱临风的罗淑英。

“大小姐,他可是个浑人……”钟荃急忙插嘴。

可是语声被方巨大笑之声淹没。

罗淑英美眸一转,恨不得一掌先将钟荃杀死。可是忽见钟荃情急护救方巨,义形于色,的是个舍己为人的汉子。忽然想起他和陆丹那段情史,只因心肠太热,舍己为人,先将蝎娘子徐真真救出,以致耽误了时间而牺牲自己的心上人也在所不顾。

她知道这是因为他已将陆丹现如自己的身体一般,因此反而先顾及别人然后顾及自己。是以陆丹不幸而做了他的爱人,这滋味可真难受。

她倒不是因为这缘故而放过钟荃,却是忽然联想到也许她和袁文宗碰巧正是这个情形,因此铸成这精卫难填的大恨。

当下暂时放过钟荃,转面对方巨道:“喂,你笑什么?”

方巨瞅见钟荃神色大为不说,立刻不敢笑了,也不敢做声。

罗淑英道:“钟荃到里面看守着老和尚,别让他溜了。”

钟荃迟疑地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刻移步,心中暗忖道:“你为什么老是要交使我这样那样呢?我干了错事,大不了被你杀死,却犯不着在垂死前再当你的厮仆啊?”

她望也不望他,却又用坚持的声音说了一遍。

他像是屈服在这种女性的坚持之下,朗声道:“好,我去。可是方巨却是个浑人,你别和他计较啊。”

言中之意,宛如她若果对方巨有所行动的话,必须先冲着他来。

罗淑英没有言语,等钟荃纵进殿里面,她才道:“我且问问你,方巨,青田往哪里去了?他也曾教钟荃十八路降龙杖法吗?”

她是在后来才知道青田的十八路降龙杖法,乃是天竺秘传。这时一语道破,却使方巨十分惊讶地啊一声。

方巨道:“对了,正是叫做十八路降龙杖法,这名字真难记啊,是么?”

罗淑英不愿他岔开话题,虽则她这时忽然觉得这大个儿真的傻得可爱。

“我问你青田往哪里去了?你和钟荃学艺多久了?”

“我……我不知道呀,师兄可没有学过杖法,只有我一个人学的。”

“哦?青田不传给钟荃?只将杖法传给你?”

方巨点点斗大的头颅,道:“是的,只传给我,你知道师兄见过师父么?师兄和师父都没有提过呀……”

罗淑英真给他弄得迷糊住了,他那些话连接起来,简直不明其义。

但她聪明绝顶,只想了一下,便道:“你师父不是你师兄的师父?对么?”

这句奇怪的问话,却搔中方巨痒处,连连点头不迭。

罗淑英在山谷石屋中幽锢了四十年,尚有一点童心。这刻但觉有趣得很,又道:“我猜你这师兄,也不是真正的同一师父的师兄吧?”

“对,对极了。前些日子,那小子问我,我总没弄清楚……”说完,哈哈大笑,自己直在开心。

罗淑英也自嫣然而笑,率然道:“老实告诉你吧,我在四十年前便和青田交过手呢!”

方巨道:“啊,我知道了,那天晚上,师父告诉过我,原来你就是她。”

提起当年之事,罗淑英立刻又面寒如水,她道:“你真不知你师父的去处?”

方巨追思一会儿,惘然道:“我真不知,不过,他的话说得很凄凉,仿佛再也不能和我再见似的……”

罗淑英像对自己般说道:“是啊,他今年也近七旬了,也许他和小毛般身体衰弱,活不长久,啊,不,他身怀绝顶武功,怎会像小毛一般……”

方巨听懂了一点儿,应道:“是呀,师父身体很强健的。”

她猛可收摄心神,道:“你把十八路降龙杖法都学会了,是么?”

方巨道:“都学会了,喏,我使给你瞧瞧……”

她摆摆手,道:“我以拦江绝户剑法,使了正反两方六招十八式,没有嬴得他的竹杖,现在可要跟你试试。”

方巨欢然道:“好极了,我老是找不到人来和我练杖,再迟些日子,可都会给忘啦!”

“可是,我这拦江绝户剑使出来,再也不能留手,只怕你这傻大个儿今日难逃大限。”她的神色随着说话的内容而变得冷酷非常。

傻大个儿嘻嘻一笑,道:“我不怕,刀剑都伤不了我,可是你没有剑啊!”

罗淑英不答话,游目四顾,却找不到适合的东西以充兵器,立刻一跃出殿。

瞬息间,微风飒然,人影闪处,她已站在方巨身旁。

方巨侧眼俯首去看,中见她手中持着一根树枝,约摸是三尺多长,正是宝剑的尺寸。

他眨眨眼睛,道:“喔,我想起你姓什么啦,你不就是师父心中爱着的罗姑娘?”当日青田和尚向他叙述往事时,乃是称呼她为罗姑娘,故此他这样说法。

当青田叙完这桩凄绝的往事时,这位傻大个儿的心中,着实曾为了这位美丽多情的姑娘而感动。他能够领略到那种一往情深的真挚之爱。他虽是个浑人,但从他天性纯孝这一点看来,已经足够推测出他是能够欣赏真挚的感情。宛如纯真的赤子,最容易被真情感动。

他又率然道:“罗姑娘啊,我听了师父的话后,心中十分爱你;现在我怎能拿杖砸你呢?”

他之所谓爱,当然不是常人男女之间的爱,这个,罗淑英也能够从他面上那种纯真的表情上看出来,不至于发生误会。这么突如其来而又毫无掩饰的真情说话,的确也教她芳心大震,一时不知所措。

“可是你别对师兄这样子啊,我也爱师兄呢……”

罗淑英这刻只好皱皱眉,道:“你太多事啦!”

方巨嘻嘻一笑,傻头傻脑地瞧着她。

罗淑英又皱皱眉头,掉转脸孔,不去理他。这一下动作,显然是无意识的动作,她居然会怕这个傻大个儿打量她?

她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心中想道:“青田曾经对他说过些什么呢?他这样地看我,哼,青田啊青田,我非要亲手把你剥皮锉骨,决不干休……”

恨意陡生,美眸中闪出可怖的光芒,好比狂风暴雨的黑夜里,蓦然又闪过一道骇人的电光。

方巨忽然挪开眼睛,喃喃道:“我不喜欢你眼睛的光芒。”

罗淑英厉声道:“方巨,你听着,青田和你既有师徒之分,我和他却是仇深如海,不共戴天,他当年种下的恶因,却要你来尝这苦果了。”

方巨想了一下,道:“你说的很有道理,甚是公平。”

他又俯下头,怜悯地瞧着她,继续道:“你的确很苦,在那石屋里住了这么久,又是那么孤单寂寞,我想着都害怕。”

很明显地,他的意思是要让罗淑英揍他一顿,等于代替师父让她出口气。

她冷酷地道:“我花去四十年的时间不要紧,可是,他不该知道文宗死了,还不来告诉我啊……”

声音甚是冷酷,仿佛是说起一件别人的事情。然而,那双秋水般的眸子中,忽然泪光一闪,两行珠泪,竟然夺眶而出,沿着白玉的面额一直悄悄流下。

方巨但觉一阵惨然,眯眼张嘴,形状甚怪。

须臾,他回复原状,迢:“啊,我哭都哭不出来……”

罗淑英猛可一震,缓缓地垂下头,仿佛这一瞬间,方寸间涌起平生积郁住的哀伤和幽怨。

她在心中叹口气,想道:“罢了,这大个儿心眼真好,可是我呢?为什么老天连可以出出气的人也不给我一个啊,难道我的青春,我的情感,就和尘土那么地贱。”

她大大地喘一口气,似乎又硬起心肠,道:“方巨,昔年我因十八路降龙杖法之故,囚禁谷中四十年。如今,我再要试试这降龙杖法,就光用这根树枝作为宝剑,而且仅仅使用正方三招九式,我想,这样总不令你太过吃亏吧?”

方巨道:“不吃亏,不吃亏,你打我好了。”

罗淑英脸色一沉,道:“胡说,我打你还不容易么?只要我一举掌,哼

她歇一下,又道:“你听着,若果你招架不住,赶紧将竹杖撒手,这样就可以不伤你性命。”

方巨俯着头瞧她,好奇地笑一声。

罗淑英冷冷道:“你那身横练功夫,在我面前却没用处,你看。”

手中树枝忽然疾点而出,只那么轻轻一下,点在大个儿腿上的贴骨穴。

傻大个儿啊哟大叫一声,庞大的身躯,直蹲下来。

殿顶的瓦籁籁震动,回响久久不绝,把殿里的钟荃吓得心胆俱裂,大叫一声,迅疾如旋风一卷,直飞出来。

他一眼瞥见大个儿蹲在地上,抱着大腿,口中仍在鸣鸣而叫。当下心中略放,知道大个儿未曾遭这美貌而狠毒的妇人毒手,但仍然连声问道:“方巨,你怎么啦……”

罗淑英没有瞧他,却答他的问话道:“这浑人恃着横练功夫,故此我给点儿苦头让他尝尝。”

钟荃没敢再做声,因为他惟恐出言不善,反令方巨多受痛苦,只要方巨不被她杀死,便马虎拉倒。

罗淑英乃是当今玄门太清派唯一传人,点穴手法何等厉害,一出手便是透骨打穴的重手法,是以方巨只这么一下,饶他身巨如山,也得蹲下直叫。

她伸腿随便踢他一脚,当地响了一响。

方巨大叫一声,站将起来,皱眉眨眼地哼哈着,道:“方才我的腿子往哪儿去了啊?”

罗淑英严霜似的脸上,略为松弛一下,眼睛并不转动,淡淡道:“你还不回殿后去。”

钟荃的嘴chún嗫嚅一下,想说什么话,但终于没有说出来。低应一声是,身形一起,有如轻絮飘空,忽然已纵回殿后,那儿老方丈无住禅师,正盘跌坐,阖眼低念着佛经。

前殿的罗淑英轻轻道:“怎样?还敢让我白揍么?”

方巨摇头不迭,道:“不行,腿子差点儿不见了,我可不敢再试了。”

他说得这么实心实意,以致罗淑英不忍再挖苦他。

她道:“那么现在你准备吧,我只用拦江绝户剑中的三招九式,便要赢你的降龙杖法。不过,我虽不伤你性命,但也不能轻易放过你,哈,让我想想着…”

方巨可真不敢做声,静静等她沉吟忖想出主意来。

歇了片刻,她矍然道:“这样吧,你输了之后,便罚你绕那终南山而跑,力尽为止,你答应么?”

方巨点点头。

“但有一点再嘱咐你的,便是当你抵敌不住时,赶紧要将竹杖撒手,否则我这拦江绝户剑,因你竹杖威力仍在,更见神妙,必定留手不住,将你贵喉刺死,大罗神仙,也无法挽救,记住啊!”

方巨应了一声,便退后两步。

方巨那根紫檀竹杖通体黄澄澄的,其间一圈圈紫晕隐现,十分好看。

这刻他演杖待敌,罗淑英谈谈道:“你先进招吧。”

大个儿人虽然傻,但也有他的心眼,暗中念叨道:“好主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天上人间恩怨茫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