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8回 灵鸟报恩古剑组学

作者:司马翎

方巨又打断她的话柄,叫道:“这小鸟儿真灵啊,是么?”

陆丹螓首轻点道:“是的,当时我忽然不忍吓着它,便对它说我不是会弄死它的,然后伸手把把它捧出来。”

“它果然动也不动,任得我捧出来。”

“回到庵里,师父瞧见了,告诉我说,这是大雪山特产灵禽白鸢,啄利爪坚,飞行绝速,而且能知人意,生平以蛇为主粮,仗着一飞冲天,瞬息千里,故此可以远出寻蛇裹腹。

“师父又看看那只已死的大白鸟,判断它是因为被一种不知名的毒蛇咬死,这倒是不时会发生的情形。

“因为一生以蛇为粮食,想那深山大泽之中,什么毒蛇都有,往往会不慎而同归于尽。”

“这白鸟临死时,将小雏衔到峨嵋来,却不解何故?”

“过了半年,那鸟儿长大了,浑身也是雪也似白,于是我命名为雪儿。只因它幼年时,没有以蛇肉喂哺,故此比它母亲差不多小了一半,却极为灵骏可爱…”

那白鸢扑翼降在她肩上,鸣叫一声。

她又道:“那时它已长成,常常一飞冲天,瞧也瞧不见,忽然在一个月圆之夕,用嘴拉我衣裳示意,直带我到往日救它的洞穴之处。

“那时洞口又被绿苔挂下遮住,我拨开一瞧,只见银光闪闪,似乎要和天上的冰盘争辉,探手一摸,触处是剑柄。拔出来时,容容易易便拉出一口连鞘的宝剑,便是这一柄了。”

她晃晃肩头,背后斜插的剑柄,那银白色的穗子,不住摇摆。

“于是我才知道当日那大白鸢将雪儿放在那洞穴中的用意。师父一见此刻,立刻大为惊赞,独自将剑鞘上的字迹研究许久,跟着一次又一次地下山求教饱学宿儒,差不多半年时光,才弄懂了剑上字迹的意义。

“我辛勤地苦练了一年,就在前个月师父忽然坐化了。临死前命我将一部剑书送回大小姐处,着我不可和她见面,因为她当年求得大小姐的拦江绝户剑法时,曾经答应为大小姐办一件事。可是后来师父忽然又不愿办那件事,结果不敢自己送回,也着我不可露面,恐怕有意外,唉,以后的事,不必再说了,我也不愿意再提起。”

方巨喃喃道:“大小姐真可怜,师父说给我听时,我差点儿流下泪来。”

他随即将罗淑英那段凄艳的往事说出来,陆丹听罢,早已清泪满腮。

她徐徐拭掉泪痕,仰面看看天空。这时,天色已是近暮。

她幽幽地长叹一声,道:“唉,天下的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啊,我再也不愿见到他…”

柔肠一转,又想道:“我真不可再见到他,若再见到时,必定会被他那诚朴的样子所迷惑,又会听他的哄骗。当日朱大婶未死之时,老是说男人不可靠,她的话真没错。”

想起朱大婶,便联想起朱修贤这位年届中年的男人,原本是她父亲陆平的拍档伙计。自从二十年前陆平比剑回来,郁郁数年而殁后,他也就携眷长居峨嵋。他的妻子朱大婶,除了照顾丈夫和一个十六岁的儿子外,便是照应陆丹的衣食琐碎。

她倒是觉得那位朱修贤大叔十分端谨,只不知朱大婶何以老是说男人不可靠的评语。

现在,朱修贤早应回来,可是为什么没到洛阳找她?这诚然是不解之谜。

她自劫镖至今,为时已有两个月之久,如今,她已不必找邓小龙的晦气。

因为她能够比之邓小龙那种关系更为直接地找到昆仑门人,但正因如此。她必须立刻将劫缥之事了结。

不论交还邓小龙抑是另作处置,也得将这件尚在轰传江湖之事作个了断。

这一点倒是落在天计星邓小龙的算中。估计如果是她干的话,只须置之不理,她会比他更为难受。反正邓小龙已得到钟荃之助,有三十万两银票赔偿货主,除了因名誉受损害而愤愤不安外,却是一点儿也不必着急。

不过,她很快便为了目前现实的窘境而担心,她知道这个长的像座人山似的大个儿,此刻全部倚赖着她。

她心中略一盘算,便决定先回峨嵋再作计较。也许朱大叔已返峨嵋,即使不然,也有朱大婶或者一干同门可以商议。这样比起流浪江湖,囊空如洗的是好得多了。

然而她不知自己应如何应付这漫长的路程。她的心思从没有转到过偷盗上面。这正是名门弟子之与众不同之处。否则以她的身手,天下财宝,简直俯拾即是,又何须伤脑筋费精神。

她自己是两日两夜没有进食。自服灵葯醉果之后,身体已经完全得痊。和方巨闹了一会儿,猛可也觉得腹饥之极。

暮色渐深,山风清冷吹掠,使人泛起凄凉之感。她记起往昔听过戏文中,那秦琼卖马的故事。英雄潦倒,穷途末路,的是令人扼腕叹息,而她此刻正是感到这种况味。

她转眼瞧瞧方巨,只见他已经不再气喘,一切都恢复过来的样子。

可是他仍然坐在地上,并不起身。她问道:“你好了么?”

方巨道:“好是好了,可是比没有好之时更坏。”

她讶道:“这话怎说?”

方巨道:“刚才疲累得要命,所以不觉肚俄,现在不累了,却饿得难受。”

陆丹盈盈起立,星眸一转,道:“那么你且坐坐,我…去想想办法。”方巨还未曾做声,她已飘然飞开两三丈远。那种飘忽神速,难以形容。

他一点儿也不知陆丹的困难,以前和张万那场窘困的经历,早已忘掉了。

不过,他到底爬起来,晃呀晃地往回路走。这时,陆丹早隐没在山中,那只神骏可爱的白鸢雪儿,也跟着她飞去。

他走了好远,才停住脚步,面前的地上摆着那根黄澄澄而带出圈圈紫晕的紫檀竹杖。他弯腰拾起来。但觉那杖比平日重了几十倍。

当他扛着竹杖,回到老地方不久,丛树密林中白影倏闪,定睛瞧时,陆丹已飘飘飞驰回来。

她的手中倒提着一头鹿,向他微微一笑道:“你的难题解决了,瞧,这头鹿好肥啊!”

方巨皱皱眉,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讶道:“咦,你不高兴吃鹿吗?”

他道:“不是,我……我不敢吃生肉。”

陆丹这才得知究里,猜忖出这位傻大个儿乃是因为不好意思拂逆自己的美意,却因又怕吃生肉,是以方才着实为难了一阵。

于是她笑道:“谁要你吃生肉来?刚才我已瞧过,打这儿直穿出去,不过十里左右,便有人家,大概是些住在山中的樵子猎户吧,可别要是寺庵才好。我们到那里去讨个火种,我亲自烧烤你吃,这正是我最拿手的好菜。”

方巨一听,连口涎都挂将下来,但觉脚软无力。

陆丹道:“走吧,要不你慢慢走,我先去烧烤……”

方巨立刻迈步前奔,一面道:“不行,等会儿若是迷了路,我可要饿死啦,我是怎样也跟定你了。”

她嫣然一笑,身形动处,稳快如行云流水,轻灵似仙子凌波,忽已赶在方巨前面。

两人穿过密林乱岗,棘丛危崖,方向指向东南。不管前路崎岖艰险也好,宽阔平坦也好,一径前走。

十余里地,虽说方巨疲乏之躯,不足言快。但比之普通人已不可同日而语。两盏茶工夫,他们已穿过最后一片密林,走出平地。

但见前面一片土坡,坡上不齐整地盖着十余座房子,有的是石屋,有些是木屋,看起来全都坚牢得很。

两人一径走上土坡,立刻有几只狗凶猛地吠叫起来。

那些屋子后面,有块平坦的空地,几个小孩在玩耍着,听到狗吠之声,齐齐向这边来瞧。

这些孩子们全都衣衫褴褛破旧,身体却十分健壮,皮肤被日光晒得红红黑黑。

他们虽然都被方巨的伟巨身量以及陆丹白衣如雪、容光照人的景象所惊讶。但仍有两个孩子立刻大声地喝住狂吠的狗。

陆丹缓缓向那边走过去.经过一座石室之前,步声一响,跟着一片白光,向她迎头撒了。

她是何许人也,雪白的罗衣飘飞一下,人已移开数尺。

那片白光落向地面,发出沙的一声。屋子里立刻出来一个妇女,手中拿出一个木盆,双眼愣愣地瞧着陆丹。

陆丹向地微微一笑,道:“你!”声音如银铃乍响.甚是好听,

那妇人猛可惊醒,一迭声告罪道:“刚才泼水,没把姑娘溅上吧?咳,真该死——”

她的眼光一转,乍瞧见后面那座人山,禁不住哎地惊诧叫出声来。

陆丹微笑道:“不妨事,我没溅着。请问你这儿可有火种么?”

她举举手中的肥鹿,那妇人一瞧,已经明白她讨火之意,连忙道:“有,有,这儿都是人山打猎的屠户。连烧烤用的铁叉和架子全都有。我这就搬出来……”

陆丹将肥鹿放在屋侧的空地上,然后跟那妇人进屋,把一个铁脚架子拿出来,这铁架少说也有六七十斤重,但她只用一只手握住一头,便轻轻取出屋来,她那只纤细的手粉搓玉琢般洁白和柔软,却有这种骇人的力量。那妇人不觉骇得愣了。

跟着又将铁叉搬出来,方巨已奉命去弄些干木头来。

片刻间,铁架摆好,木头也弄来了。而陆丹也依着那妇人指点,寻到一道溪涧,将那肥鹿剥洗干净,用钢叉贯穿住,回来放在架上,然后烧火烤烧。

不久工夫,肉香弥漫.把一旁的方巨引得口涎直流。

隔邻的妇人们,都热心地送给他们一些配料。不过,她们又忙着烧晚饭,故此没有呆在一旁絮聒。

只有石屋这妇人,已将晚饭烧好,不免要招呼一下这位奇异的客人。

陆丹从她絮絮闲话中,得知她丈夫姓蒋,本来也是行猎为生,后来却跟着一位官儿当起差来。

半个月前她丈夫忽然回来,甚是阔气,不但有十几两白花花的银子,而且还给老婆带回几件银打的首饰。

陆丹听到这里,却见她面上毫无欢快之客,不觉搭口道:“那不是很好么?不但有银子,而且他也很有心啊!”

那蒋家妇人接着道:“唉,果真这样就好了。那死汉子以往本来甚是规矩,除了两盅黄酒之外,什么都不爱,事事也不懂。可是自从跟了那姓黄的什么官儿,在洛阳住了整整两年。什么玩意儿都嗜爱……”

她顿了一下,瞧见陆丹并无不耐烦之色,便放胆继续诉苦:“这次那汉子回来,再耽呆不住脚步,老是往孝仅城里去。一去使几天才回来一趟。这也罢了,男人家总得往外边走动走动啊!”

“姑娘你说对么?可是那死汉子昨天回来,颓颓丧丧的一副模样,今早又溜了,却把我的银簪给偷走……”

陆丹这才知道这个妇人对丈夫最大的不满,还是在于将银子花光,还偷去首饰。禁不住举手摸摸自己的头,猛可发现一根赤金风头钗,还别在鬓角上。不由得玉面生春,丹晕满颊,高兴地笑起来。

那妇人瞧着她,一时也为这种特别焕发的容光而愣住。

陆丹悬虑一消,顿觉轻松之极,顺口吟道:“……顾我无衣搜益箧,为他沽酒拔金钗……”

猛可味出这两句的含意,全不肖这对夫妻的情形。人家是柔情蜜意,怜受到了极点。

故此一见丈夫,使搜索箱子,找出衣服来,丈夫无钱沽酒,便拔了头上的金钗。这种恩爱的情形又岂是面前的这个满口死汉子的妇人所省得。不由掩口失笑。

但她随即联想起自己,她是愿意这么做的,假如有这种机会的活,可是为谁而付出万缕柔情呢?

一种心灰意冷的意味,直袭心头,满颊丹春,立刻变成含愁脉脉。她轻轻地叹口气,眼光惘然地投向熊熊烈火中。

火舌不规则地跃跳着,在更深了的暮色中,映得周围都变成明暗不定的红色。

山中行猎,往往结队一去数日,这刻大概是未届归期,因此并没有男人归来。

那妇人又唠叨地说起来:“咳,我早就说过,银子得来容易,花得也快,那死汉子还不是一下子赌输精光……”

方巨在肉香扑鼻中,肚中咕噜直响起来,但他忽然瞧见陆丹脸上落寞惆怅的神色,因而不愿做声。

陆丹轻轻唔了一声,不知是对自己的幻思空想而发,抑是下意识地应付这妇人。

但这妇人立刻像得到鼓励地道:“那充汉子起初回家时,把什么都说出来。他说有一天深夜,被命去扛一口大木箱,埋在后花园中,这样便得了许多银子,但也被打发回来。他说这口箱子必定是有个活人给理了……”

陈丹微微眉,问道:“为什么会有个人呢?”

那妇人嗫嚅一下,道:“我说了姑娘可别怪我……”

陆丹立刻触起好奇心,追问道:“不妨,你说出来好了。”

方巨在一旁哎地叫一声,敢情那只烤鹿已发出焦裂声。

肉香更浓,引来好些孩子围在熊熊火光周围,瞪眼直瞧那只烤鹿。

陆丹不歇地转动架上的烤鹿,转面向方巨道:“再等一会儿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灵鸟报恩古剑组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