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39回 焚身碧火消弥前孽

作者:司马翎

方巨咬牙瞪目,猛然竖杖,大叫道:“我非把你这怪物砸死不可。”

  怒叫声中,两滴比拇指还要大的眼泪,夺眶而出。

  雪山豺人身形如风,往旁边一撤,厉声嚎叫道:“你这厮长的真高大,竟和我差不

多,我真不舍得弄死你。”

  杖风啸叫而出,方巨已踏步一杖砸下。

  这一式正是十八路降龙杖法中,那一下继往开来的西方攫虎之式,威力极大。

  雪山材人听到杖上的风声,他乃是当今武林中有数人物,焉能不知厉害?身形一闪,

错开半丈有奇。

  方巨抡杖追击,雪山豺人又是一闪,砰膨大响一声,一根较幼的石笋,已被方巨一

杖拦腰击断。威势直如震岳摇山,猛烈惊人。

  雪山豺人厉嚎一声,光凭着一双豺狼般毛茸茸的手掌,揉身反攻。

  方巨这刻心中可真急了,十八路降龙杖法施展开来,空中蒙蒙飘下的细雨,吃他杖

风激荡得四下溅飞,空出一处三四丈大的空间。

  雪山豺人在眨眼之间,已被杖影罩住,迭遇险招。把他打得厉嚎连声,形势奇劣。

  湖那边人影忽现,疾驰而来。这里两人正打得激烈。方巨是满腔悲痛,抢杖猛攻,

根本没瞧见有人来。

  雪山豺人在形势险劣,招架不迭,一时甩不开身。特别是敌杖上的风声,极为特别。

分明已觉出敌杖及体,但偏偏又是弄错。

  是以手忙脚乱,一下子给卷在杖影之中。于是也没法抽空去瞧来人是谁。

  那条人影疾奔而至,快若飘风,眨眼已来到切近。一见这等形势,猛地大吃一惊,

手扬处,三点银光,电射杖影圈中。

  那三点银光,体积细小,电急射出,方向却是直袭方巨。

  方巨听到叱声,头也不回,暗器风声袭到时,他正好使出十八路降龙杖法的水龙吟

之式,仗影如墙涌起。

  雪山豺人厉嚎一声,却是慾退不能。那三点银光投向杖形之中,微响一声,全部反

弹开来。其中一粒,正好疾然反射那人。

  那人料不到暗器撞在敌人兵器之上,竟会反弹出来。因为根本上他乃以一种独特手

法与力量,发出这种暗器。

  就怕敌人不挡,只要以兵器一磕.那暗器便发生妙用,不但不会被磕飞,而且借敌

人之力,反而转折一下而疾击敌人。

  是以防不胜防,为暗器手法中最厉害的一种。

  可是方巨使的是天竺秘传十八路降龙杖法,专门能以敌方之力量反震回去。昔年青

田和尚力战大内群魔之首的乾坤手上官民之时.便曾因这种内家真力使得乾坤手上官民

大大震骇,撤回了如山掌力。

  那发暗器的人赶忙大弯腰,斜栽柳,努力一翻,那点银光恰好从背上飞过。啪一声

打在一根石笋上,立刻嘭地冒出碧色的火焰。

  另外两点银光飞得较远,也是相继打在两根石笋上,嘭嘭两声,同时冒起两朵绿光。

  那些碧绿色的火焰,冒起之后,便紧附在初冒之处,燃烧不已,发出一种恶臭。

  可知若是在人身上燃着,便再也无法甩掉。而且石笋上水珠点点,也无法稍遏火势。

这种歹毒的火器,真个骇人听闻。

  方巨眼睛一转,被这奇怪的景象吸引了注意力,仗法不由得稍稍一松。

  雪山豺人岂是易与之辈,猛可连发三掌,不但掌力刚猛无铸,而且一种特别的恶臭

气味,忽地打攻入鼻。

  要知雪山豺人生平练了不少奇功,但总以他身上天生的恶臭气味,最为厉害。

  只要他施展出极猛劲的单力,便能够阴毒地将天赋奇臭,凭借掌力.直攻敌人鼻中。

敌人立刻因之而昏倒,最少也闹得头晕目眩,疲软无力。

  于是以他这一身功力,任何高手也得手到成擒,或是立毙于拿下。

  方才他是因为形势险劣之极,因此什么功夫都施展不出来。如今一有空隙,岂有放

过之理。

  刚才现身的乃是当今武林称为一绝的火器专家火神子白大元的一种火器,称为碧火

银弹。此弹之毒,不在于银壳中的碧火,却是在于这银弹乃是采大雪山万载银沙所制成,

重量极为特别,加以一种特别的手法,使那武功寻常之人,也能百发百中,除非敌人身

法的确灵巧,完全避开。

  否则只要用兵刃或掌力一磕,立刻转折一下,反而急射上身。

  至于银弹中之碧火,当然厉害非常,不似寻常之火,可以在地上打滚压灭。

  这个发弹之人,乃火神子白大元的徒弟冷面阎罗甘炯。本来火神子白大元乃是正派

中人,他的徒弟岂会帮助雪山豺人,妄用这歹毒的暗器。

  原来火神子白大元年纪辈份都比雪山豺人为高,乃是前一辈的人物。那冷面阎罗甘

炯因妄用火器,引起一场火灾浩劫。火神子白大元得知此事之后,大为震怒,便要严厉

处分。这种罪行,总不能轻过死的界限,差别只在于怎样死法而已。

  冷面阎罗甘炯却因以前往大雪山采那万载银砂之时,与雪山豺人认识了。知他武功

特强,便逃到大雪山找到雪山豺人,要求庇护。雪山材人正值出道之际,一点儿不考虑

地答应。

  那叛徒冷面阎罗甘炯将乃师的秘技完全告知雪山豺人,以便他能预作防范。

  火神子白大元寻到大雪山,便与雪山豺人动起手来。要知这雪山豺人天赋异禀,武

功特强,又尽知火神子白大元火器底蕴,把个白大元打得惨败而遁。这一役,雪山豺人

之名便传遍天下武林。

  自后冷面阎罗甘炯便公然露面江湖,火神子白大元的其他朋友,都没有出头寻他麻

烦,只因一则冷面阎罗甘炯本身武功不错,尤其是火器已得乃师之传。

  谁也没有必胜他的把握,既然火神子白大元又隐居不理,他们便犯不着胡乱拼命。

  那雪山豺人自从当年在百花洲四大剑派比剑大会之后,身负极重的内伤,遁回川边,

隐居于龙泉剑方致远的家中,即是方巨之父。

  那千日香张大郎也在那儿,其后雪山豺人内伤稍痊,却在月圆之夕,设计污辱了方

巨之母,引起祸变。龙泉剑方致远以及千日香张大郎身死川边。

  雪山豺人自从隐迹遁世,却是躲到这盘石湖边石林后的洞穴中,苦苦养伤。

  他这伤非同小可,乃是被华山木女桑清的木灵掌当胸一掌,本是必死之伤,却因她

当时功力涣散,故此没有将他立毙掌下。饶是这样,雪山豺人也苦捱了多年,如今才算

复原。

  这次,雪山豺人得到冷面阎罗甘炯报讯,得悉四派又要举行剑会,便又跃跃慾动。

  冷面阎罗甘炯刚刚重来报讯,便碰见方巨正以一根黄澄澄而紫晕成圈的竹杖,将雪

山豺人打个不亦乐乎。

  他一瞧形势不对,敢情连雪山豺人也打不过人家,虽然雪山豺人乃是空手,但人家

这份功力也就够瞧的了。

  当下一扬腕,发出三粒碧火银弹。本来这歹毒的火器,一粒就足够使人吃不消,何

况连发三粒?

  没想到那大个儿简直有鬼神莫测之能,理也不理他,硬把这用大雪山万载银砂制成

的独特火器撞回来。

  这当儿只因方巨瞧见绿火一冒,杖法稍懈。雪山豺人厉嚎之声过处,蹈隙抢攻三掌,

并且将天赋体臭发出。

  方巨猛觉一阵恶心,不觉用力皱皱鼻子。

  雪山豺人霍地撤后大半丈,绿光荧荧,死瞪着方巨。心中预料这大个儿纵然天生异

禀,力气之大,足以移山扛鼎。

  然而,最多也比较常人慢一点儿昏倒。是以乘隙退开,喘一口大气。

  方巨只觉得那阵气味甚臭,平生未曾闻过这种怪味,厌恶地皱着眉头。但随即想起

这狞恶的怪人,竟将陆丹弄死,心头热血渐腾,怒恨冲霄。猛然叱喝一声,紫檀竹杖抡

处,疾攻猛砸。

  雪山豺人大吃一惊,迅疾如飆卷电掣,已隐没在石洞之内。

  方巨亢声骂道:“臭蛋,你躲在洞中也没用,我把你这鬼洞捣穿,看你是还能躲

不……”

  骂声未歇,洞中传出一厉叫,雪山豺人已飘然出洞。

  白光乍闪,如长虹飞渡,直向方巨射至。

  敢情那雪山豺人乃是往洞中取出兵器。

  那兵器却是柄微弯的利刀,长度在三尺开外,刀身闪烁出强烈眩目的白光,显然不

是普通平凡兵器。

  这柄刀正是雪山豺人宝藏多年的古代神物利器,名为欧刀。不但削铁如泥,而且刀

身那片白光,另有妙用,能使敌人为之眼花缭乱,因而心分神散。

  方巨大吼一声,抢杖直砸,又是使出“西方攫虎”之式。

  须知这一式威力神妙,但也最易露出破绽,当日青田和尚传授杖法时,早曾谆谆瞩

咐过他必须勤练此式。以免在整套杖法使完之后,再重新施展时,便在这一式继往开来

的招数上吃亏。

  方巨在这一杖能够发出无穷神力,施展时最感痛快。是以偏偏常用这一招做开手式。

刚才雪山豺人不料他杖法如此奥妙,力量又是这么惊人,而且那根紫檀竹杖因杖身微有

弹性,更加添了威力。是以一开始便被方巨打个不亦乐乎。

  然而,此刻他神器在手,形势又大不相同。当下也厉嚎一声,欧刀猛挥,径从杖风

如山中,欺身递招。

  刀光一闪,白气森森,疾攻方巨。竟自将方巨的力量破掉,急划而至。

  方巨嘿然一吼,使出十八路降龙杖法中绝妙招数,一式“佛杵挑龙”,双掌齐松,

竹杖倏然滑下,待滑到杖腰时,双掌猛把一下挑出。

  雪山豺人刀光如雪,略微一斜,走个孤形直搠进来。

  当地一响,方巨竹杖尾截不知怎地早一步挑出,敲在敌刀之上,把个雪山豺人狠辣

无伦的攻势硬给震退三步。

  这正是十八路降龙杖法出乎意料之外的地方。

  方巨并不停顿,跟着抢杖盘打猛攻。顿时杖影如山,刀光如雪,盘旋飞舞,恶斗在

一起。

  要知方巨乃是拼命的招数,恨不得一杖把这怪人砸成一堆肉泥。雪山豺人一时之间,

可真被这傻大个儿拼命的打法,加以天竺秘传的神妙招数,打得无法占取上风。反而不

断后退。

  雪山豺人纵横武林数十年,岂是方巨这种粗笨之人可比。一看今日情势,便知非是

一时三刻能够克敌制胜。

  立刻沉下气,仔细拆招破式,但脚下仍禁不住直往后退。看看也就快要遇到石壁。

  他屡曾发出体臭,可是对方这巨大如山的敌人,却只在当初皱皱鼻子,之后,便毫

不理会,宛似连臭味也嗅不着。

  而那个刚才来助他一臂之力的冷面阎罗甘炯,却因极力去避那反撞出来的碧火银弹,

冷不防雪山豺人发出使人昏倒的体具,适值处身下风地位,于是猛可栽倒,昏绝于地。

  雪山豺人一面极力招架,一面瞪着骇人的绿睛,不住地打量苦斗的敌人,但见他身

材之高大,以及面貌轮廓,都有点儿眼熟,尤其最令他讶骇的,便是这人竟然丝毫不怕

他的体臭,这可是平生未遇过之事啊!

  他厉声大叫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方巨不经思索,随口应道:“我叫方巨。”

  “方巨,方巨?”雪山豺人在口中念了两遍,不觉又后退了两步,庞大如小丘的身

躯,只差尺许便挨在石壁上。

  方巨那根紫檀竹杖更加进攻得猛烈了,倏然大喝一声,又是使出“西方攫虎”之式。

  雪山豺人刀光忽然一划,竟自穿破枚影飞出,可是也觉出敌人这一式比之前两次施

展时,招数和功力都精纯圆密得多。

  他的身形如鬼魅般飘飞出去,方巨猛可一冲,差点儿碰向石壁上,连忙转身一杖扫

出。

  雪山豺人厉喝一声,手中雪白映眼的欧刀如风递至,刀风锐利,显然已尽全力,方

巨转身慢了丝毫,竹杖力量未曾用上,敌刀已压杖滑划进来。但觉敌刀重如泰山,而且

在极沉重之中,又像泥鳅般滑溜得难以捉摸,不禁骇叫一声。

  雪山豺人招数未尽,忽然撤刀退开两步,喝叫道:“你是从新疆来的么?”

  方巨怔一下,一来敌人分明抢到机会,却忽然撤刀退开。二来这怪人所问的话,问

得离奇。

  他禁不住点一下巨大的秃头,道:“是啊,臭蛋你怎知道?”

  雪山豺人立刻又退开两步,碧绿双睛中,荧荧生光,死死瞅着方巨。

  他虽没有做声,但仍然使人明显地感到他像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焚身碧火消弥前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