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四回 棋逢敌手佛子试刀

作者:司马翎

白眉和尚道:“檀樾认得尊胜老禅师?老禅师如今在哪里,不在寺中么?”

那人瞪眼道:“咦,你不是本寺的和尚么?让我细瞧一下,果然不是。

老和尚早死啦,足足死了二十年,但我直到今天,才使他法身朽坏。这样说来,你就是他所说的来人了,哈,又是个和尚,我倒是与佛门结下不解之缘!”

“老禅师圆寂了?已经二十年?檀樾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把老禅师法体怎样了?”

那人呆了半晌,像在回忆什么似的,然后用双手拢束住四垂的长发,盘在头顶,打个大髻,活像道士的高髻。

“我的名字早就忘掉,只记得姓朱,人家都称我做五绝,合起来便是朱五绝。”

白眉和尚惊讶地定睛注视着他,心中想道:“是了,怎么我一时想不起来,这魔君二十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不再出现于江湖,原来是躲在这儿,只不知和尊胜老禅师有什么牵连?老衲又怎样会是这魔君所盼望的来人?”

这位怪人朱五绝,二十年前在江湖上,真是无人不晓。全国官卫中,都有他的图形缉拿他,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据传是一来他是前朝宗室,二来他由东到西,由甫至北,不知杀死过多少人。其中有官吏绪绅,商贾嫖客,憎尼大盗良民,形形色色。

他不但机智绝伦,而且武功盖世,强横霸道地走遍天下,未逢敌手。全国武林,不论是黑白两道,甚至六扇门中高手,差不多都和他沾上仇怨,只无可奈何而已。提起瘟煞魔君朱五绝的名头,真个是既怒恨,又害怕。甚至于夜间儿啼,也可用他的外号名字来镇住。

他的名字五绝两字,乃是指他超凡人圣的武功是为一绝之外,另有棋琴书画四样玩艺,无不妙诣天下,称绝一时。

白眉和尚当下既知前面这怪人便是二十年前的瘟煞魔君朱五绝之后,不由得深自骇异。而且听他所说的话,细一推洋,竟似二十年前,曾与一代景仰的佛门高憎尊胜禅师,有过什么过节,留待自己清结似的。

心中叹一。口气,付道:“真是魔由心生,老衲偶然动念,重履尘世,便惹下不少事端,这一桩事还未知如何得了,想那尊胜老禅师早得佛门无上妙法,与老衲虽无师徒之名,却有传道之实,既是老禅师当年安排,想必早有所见,老初唯有仰体先德之心,尽力而为……”

不过他心中尚有所疑,便道:“阿弥陀佛,原来是当年纵横六合,所向披靡的朱老檀樾。老衲有限无珠,未识前贤……”

朱五绝神色之间,毫无所动,大概是早在二十年前,已听腻了这些钦崇的话。

“只是老檀樾言中之意,老衲尚未曾领会得。老檀樾可是在二十年前亲见尊胜老掸师西归?老禅法师法体与及老檀樾所称二十年之约,又是怎的一回事?老衲实在迷茫不解,乞请老檀樾惠予示知……”

瘟煞魔君朱五绝沉吟一下,未曾做声,却听步履及喃哺之声,已到两人近处。

白眉和尚虽是背着面,却知道是寺中一众僧人,已到山门,于是心中又多个疑结,忖道:“老衲身人佛门数十载之久,尚未听过有倾寺出外做功课的规矩!他们到底是什么缘故?是了,莫非是因为这魔君出现之故么?”

瘟煞魔君朱五绝那对精芒闪烁的眸子,掠过他面上,像是看穿他此刻的疑惑,忽地哈哈笑道:“这些和尚恁地古怪,我在这里耽呆了二十年,每天已午之交时分,他们一一窝儿溜个干净,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直到这时刻才回来,日日如是,风雨不改,难道你们佛门有这规矩么?呵,叼……”

白眉和尚一听更加奇了,哪会有一间寺院的和尚,是天天倾寺而出.整整一个时辰才回来?

只听有人口宣佛号,一直向他们走过来,白眉和尚只凭着听观,已知来者共有三人,而其余百余憎众,都在十丈外停下步,连响阮之声也消歇了。

从那几个口宣佛号僧人的声音来看,可知俱是身怀上乘武功,内力充沛之极。

白眉和尚立刻记起当年尊胜老禅师座前五大尊者,俱是有道高僧,以金

木水人上为号,当初匆这一见,已觉得这五大尊者不同凡俗,只因自己逗留时候无多,故此没有机缘接近过。

这时估量定是这凡位尊者,才有这种功力,可是步履声却显示出只有三人,当下回头去瞧。

只见三个披着灰细袈裟的老僧人,缀步走来,正是五尊者中,金尊者。

火尊者、土尊者三人。

他们一见白眉和尚雪白逾尺的眉毛,同时啊地叫一,声,一齐合掌问讯。

金尊者道:“白眉师兄果然今日来到,我佛慈悲,果然不负我们盼望……

白眉和尚连忙还礼:“承师兄们还记得师弟;敢问老禅师几时圆寂?还有木尊者、水尊者两位师兄可好?……

金尊者垂眉低首,诵一声佛号,答道:“老禅师早在二十年前的今日西归,至于木水两位师弟,也在老禅师西归后不久,相继圆寂……

白眉和尚一看他的表情,知道内中另有文章、正想着怎样设词询问,只听背后煞魔君朱五绝呵呵笑道:“和尚们你老是提着陈年死人事,愁眉苦脸的又何来由呢?”

白眉和尚矍然赡金尊者一眼,只见他毫不动容,就像没有听见他的话。

“你这自眉毛的和尚既然在未时前赶到,对于老和尚的话,我也心服,闲话休提,赶快结束了二十年前之约,还我自由自在身……

金尊者失措地瞧那魔君一眼,白眉和尚旋身合十道:“老檀樾既已等了:二十年,又何争在片刻工夫?老衲慾先礼赡过老禅师法身,并且和三位师兄说一会儿话。未知老檀樾可肯耽误一会儿?”

瘟煞魔君朱五绝忽然怒道:“不成,椎知道等了二十年的滋味么?哼,那老和尚……”

一阵缓徐的马蹄声,传到众人耳中,他蓦然住口,只见一个中年和尚,卜牵着一匹雄伟的花马,缓缀走来,那匹花马雕鞍在背,右边鞍下挂着一把长弓。

瘟煞魔君朱五绍接过马鞍,举手抚摸马颈上的鬃毛,那马低嘶半声。

白眉和尚发觉这马虽甚雄骏,但已充分露出老疲的样子。

瘟煞魔君朱五绝这时好像忘了刚才的话,自个几微渭一声,跟那花马说话道:“阿花你今天精神好么?等会儿我们又可以邀游天下了,啊,这些年头你等老了,是么?”

那花马忽地昂首长嘶一声,他哈哈大笑道:“好,好,你还未甘老,正是老骥伏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未已。我也和你一样咧,你真是我的好伙伴……”

白眉和尚听得呆了,瞥见鞍旁的长弓,弓身粗大,而且特别的长,但弓弦和弓身的距离,仍旧和普通的良弓无异,故此看起来好像这弓特别的长。

颜色黝黑发亮,不知是什么质地。

他平生搜阅过的秘籍,不可胜数,这时已定睛一想,冲口道:“老檀樾此弓.莫非是唐代传到中土的扶桑异宝阿奇弓?”

朱五绝奇道:“咦,你竟会识得来历,哈哈……”他狂笑数声,又道:

“我生平携用此弓,从未有人识得来历,你却有此慧眼,痛快,痛快……”他回手摩抚那阿奇弓,说道:“弓儿啊,直到今天才多了个识你的奇人,这缘遇也算难得之极,怕是象征你这次出世,又可大显威风,哈,哈……”

白眉和尚趁这机会,正想再申前议。瘟煞魔君朱五绝一眼扫过他的面孔,挥手道:“和尚去吧,我再等片刻又何妨。只是你须先将这石炉移回原处,我好决定用不用再等。”

白眉和尚合掌行札,没有回答,回头瞥一眼金火土三&尊者,只见他们都微皱眉头,瞧着那硕大无朋的石香炉。

煞魔君朱五绝已经走开一旁,倚马看着。

金尊者道:“白眉师兄,这石炉重这三千斤,是本寺创建时古物。”

白眉和尚知他用话点醒那石香炉的量重,微笑一下,火尊者走前两步,低声道:“师兄可能移动这炉么?”

土尊者也压低声道:“师兄要小心,他移动此炉之时,并没有用手触到,只是虚虚作势,便捧送了出来,这里面有古怪么?”

的和尚严肃地点头道:“是了,老衲也料他必是如此,那便是登峰造极的先天之力,他们道家称为罡气。我们佛家也有这种绝顶奇功,称为般若大能力,当年老禅师便曾传此心法与我,这石香炉要是在昔年,恐怕即使空

具一身神力,也无法搬挪。因为那炉体积过大,难以着力之故。而且要找两膀有几千斤神力的人,恐怕遍天下也找不到。幸而我佛门中,也有这种功夫三位师兄请放心……”他说完话,跨步走进石香炉之前,只见他稍微仁立一下,随即举袖一拂。

众人都见他动手那一瞬间,两道长眉忽地斜斜竖起,这正是运动先天之气时的表征。瘟煞魔君朱五绝轻叫一声:“好,行了……”

白眉和尚乃是双袖齐发,只见石香炉忽地悠悠飞起,往门内飞,炉脚离地有三尺之高。

三位尊者都禁不住欢呼一声,只见白眉和尚脚下没有怎样动弹,身形却飘飘随炉而去。候得那石炉微微下沉时,倏又扬袖前拂,这样一连拂了四袖.便到了寺门那香炉原来之处,稳稳落下。

白眉和尚飘飘凌空而起,两个起落,便出了山门。外面围立着的百余憎众.看得一清二楚,这时白眉和尚当门而立,宝相庄严,不禁一齐赞美顶礼,一时梵音呗声,四下回荡摇曳。

瘟煞魔君朱五绝微笑瞧着他,点头道:“好,好!”面上表情甚是真挚。

白眉和尚破颜微笑,合十道:“老檀樾见笑了,老衲勉力从命,贻笑方家……”煞魔君朱五绝道:“当世之中,只有你能和我轩桎颉颃,缘遇难逢,喜之至甚。如今我已技痒,和尚快去快来……”白眉和尚一听之下,可是真怕他变卦,连忙道:“如此老衲告罪暂退三位尊者拥住他一道进寺,外面那些憎众也跟着入寺。

金尊者道:“请师兄这厢走,老禅师法体就在藏经阁后的红莲精舍……”白眉和尚道:“多劳师兄指引,瞻拜老禅师之后,还有许多事要请教师兄”四人径绕过三座大佛殿,来到后寺,那藏经阁就在前面。

白眉和尚见四周除了小石路之外,全都植满了竹,便问道:“记得三十年前这儿不是这个样子,仿佛有些假山小池之类,如今却都是修竹成本,倒也清幽可爱。”

土尊者微笑道:“这是愚弟的主意,师兄可曾看出这些竹林有些不同平常之处?”

白眉和尚以为他的意思是指这些竹林内暗藏阵法,当下定睛凝望了半响,笑道:“看来并没有特别之处,只是这些竹树带着紫晕,似是南海紫檀竹,如果是的活,那可真不得了。”

土尊者点头道:“师兄慧眼果然不凡,这些紫竹正是佛门弟子钦羡的南海紫檀竹。愚弟不知费了多少心力,才培养成现在这大片林子……”

火尊者道:“师弟的昔心孤诣,诚然可佩,只是未免旷日持久。且喜白眉师兄法驾降临,这也是佛门之幸。”

全尊者道:“今日一切,早在老禅师和左右光月头陀算中,两师弟不必多论。”

白倡和尚不知内中原故,不便多言,只在心中赞赏一片竹林,这些紫檀竹据说沙门弟子用作禅杖,有降魔法惑的妙用,竹身光滑坚硬之极,寻常刀剑也难以损伤。原产于南海,为数极少,世间罕见。佛门弟子如果得到一根,就像得到什么宝贝似的,贵重非常,想不到在这儿却有这么多。

囚人绕着藏经阁再走,只听土尊者道:“大师兄老是记得当日不去通知白眉师兄的决定,并且为了引凿黄河源头的万钧灵泉,费去无穷心力,是以耿耿于心。”

火尊者立刻道:“师弟说那里话来,想我等修持多年,难道尚有七憎之累?愚兄不过见白眉师兄驾伤,而且具有佛门降魔大神通,一时欢喜,言下涉及过去之事而已,师弟切勿介意。”

白眉和尚哦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明白了一点,便是邓片紫檀竹林,所以能够如此茂盛,敢憎是引得黄河源头五大灵泉中的万钧灵泉槽溉。

这也可想象得到当日所花之心力。只因邓万钧灵泉比普通水重上千倍有多,寻常渠道一冲即毁,复又流灭地中,比喻作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情形,有点相似,倒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法子,能够引得灵泉入寺。

金尊者笑道:“土师弟莫作埋怨语,提防白眉师兄不知就里,忽作狮子吼也!”

白眉和尚微笑道:“我果真有许多未明之处,待会儿请师兄们解释。方才师兄所说的左右光月头陀,莫非便是独得瑜珈三密之教的天竺高僧?”

金尊者道:“正是这位先德。二十五年前,他从南海行脚至此,驻锡本寺五年之久,直到那魔君来前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 棋逢敌手佛子试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