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40回 红颜绿鬓恣论恩仇

作者:司马翎

  方巨正要俯身放下竹杖,陆丹伸手接过。

  她微笑一下,想道:“这根竹杖怎么这么沉重啊?”

  方巨先是不大放心地瞧着她,这时见她把竹杖拿着,就像是毫不费力似的,便放心

地迈步,越田走向那片泥坪。

  他一心一意想走得轻轻的,可是水洼处处,田地上泥泞得很。阔大的脚步践踏其上,

发出吱吱的声音。

  那只白驴倏然又昂起头,向他瞧着。

  方巨一看那白驴已经发觉,心中便着急起来。

  可是他越是着急,脚下带起的声音更响。

  不觉喃喃道:“小白驴啊,依别瞧我,也别动弹,好让我静静走过去,把你捉住。”

  他的噪子宏大,虽然是喃喃自语,但后面的陆丹已经听见,不禁笑了一声。

  那只白驴低嘶一声,倏然跳将起来。

  动作极为灵敏,可是这一站起来,但见瘦骨棱楼,和那神骏的毛色神气,迥然不配。

  方巨大吃一惊,猛可张大手臂,急扑上来。

  他本以为这只白驴子发觉地走来,必定会受惊逃走。

  他笨人也有笨主意,自知四下一片泥泞,纵有追风的飞毛腿,也难以施展,故此有

心踅到白驴身边,一举将之成擒。

  这刻既然已经被那白驴警觉跳起,更不迟疑,猛扑上去。

  那白驴竟是大出意外之外地动也不动,等到方巨身形扑近,两条既巨且长的手臂,

往下一拖之时。

  倏然一转身,用屁股向着他,这一来那白驴变作倒转身躯直向着他,所占地方由杨

而直,当然缩小许多。

  方巨两臂向内合拢时,那白驴急鸣半声,倏他双蹄齐飞,闪电般踢向方巨庞大的身

上。

  须知驴马之力,全在那双后蹄之上,力道之猛,寻常的人若给踢上了,恐怕非翻跃

出一丈不可。

  目下这只白驴,动作既神速,而且会拿捏时候,在最有利的时机踢出。

  从这种情形看来,那头白驴似乎并非凡品。

  当地大响一声,那头白驴一双后蹄,同一时候踢中在方巨肚腹之上。

  方巨双臂已合,一下子抱住白驴的下半身。

  自驴鸣叫一声,整个吃方巨抱起来,就像平常的人,抱起一头犬儿似的。

  陆丹在那边喝一声彩,飘飘凌波般走过来,冷风中雪白的罗衣飘举不止,却一点儿

也没有沾上泥污。

  白鸢雪儿清鸣一声,飞将过来,落在方巨肩上,用锋锐的钢啄,轻轻在他阔大多肉

的面颊上,亲热地磨擦,显出十分赞许的意思。

  方巨哈哈一笑,心中甚是快乐。

  白驴这时的身躯,全无着力之处。

  要知道这头白驴乃是灵物异种,神力天生,脚程之快,可比千里良驹。

  以这种灵种神驴,那踢出的力量,休止千斤?然而无巧不巧碰上了这浑沌巨人,不

但力气其大无穷,而且一身特别的横练功夫,简直世上难觅。

  它身躯一悬空,便知今日碰上硬对头了,猛可悲鸣一声,回头张口便咬,赶出一口

齐整的白齿。

  方巨正因白鸢雪儿忽然和他亲热,心中一高兴,便毫不理会。

  锵地一声,白驴正正咬在臂膀上。可是哪里咬得动。一声裂帛之声响处,袖管整幅

撤裂。

  方巨这一下可火了,怒气地回瞪眼睛,大叫道:“什么?你这小东西,竟把我的好

衣服弄破……”

  怒叫声中,将要有所动作。

  陆丹倏忽间已到了他身边,轻轻伸手扳住他的臂膀,道:“巨儿别生气,衣服算得

什么呢?”

  银铃般的声音一钻入方巨耳中,那股怒气立刻烟消云散。

  可是他仍然噘嘴,道:“你要不说,我可要把它摔死。”

  那白驴急鸣一声,扭转头向另一边臂膀咬去。

  方巨哼倏然曲臂一撞。

  他那有如钢铁铸成的臂膀,一下子撞在鼻上。虽说因手中抱着驴身,撞出的空间不

多,可是也够厉害的了。

  那白驴痛得悲鸣一声,动也不敢再动。

  陆丹转过去,用那雪白如玉的纤手,轻轻抬起那白驴的头。

  白驴求救地低鸣一声。

  陆丹柔声道:“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乖乖别动。”

  她举目对方巨道:“你可别发火啊,我到屋子去问问乡人们,你耐点性子,将它看

守住……”

  方巨连连点头:“巨儿听明白啦,姑娘你去吧!”

  陆丹向他甜甜地笑一下,方巨也报以傻气的一笑。

  陆丹先将竹杖放在地上,然后飘飘若仙地向最近那一座泥砖瓦屋走去。

  她刚走到门前,那扇紧闭的木门,呀地打开。

  一个中年村妇站在门口,肋下还露出两个孩子头颅。

  陆丹那美艳的玉面上,泛起可爱的笑容。

  她道:“大嫂请了,敢问那只白驴子是怎么一回事呀?”

  语声未歇,但听的门户响动之声,陆续传来。

  她继续又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把门户都关紧?”

  那中年村妇见她衣白胜雪,人艳似仙。尤其它迎面一笑,美丽之极,容光潋艳,迫

人眼目。不觉看得呆了,连话也答不上来。

  可是她肋下的孩子已经抢着道:“那只白驴可凶得紧,哎,那大个儿就像楚霸王一

样厉害啊!”

  这孩子大概听过楚霸王神勇盖世的故事,故此立刻能用来作比喻。另一个孩子赞同

地叫了一声。

  那张淳朴的小脸孔上,一齐流露出肃然起敬的神色。

  这刻那中年村妇也回味过来,连忙答道:“哟,姑娘你问得好。这头白驴子去年不

知打哪儿跑来,我当家的把它收养了,一向十分驯良,力气又大,做起田里的事足可抵

挡四五头牛。

  “可是前六七天,不知怎的发起驴子脾气,躺在那坪中不肯动。拿草去喂它也不吃,

到前三天忽然凶恶起来,只要哪儿弄出一点儿响声,它就冲到哪儿去,又咬又踢。把邻

舍的都给弄伤了不少人。

  “我当家的被这畜牲一蹄踢着,现在还躺在床上呢,姑娘你来得太好了,那畜牲委

实留不得……”

  陆丹立刻明白就里,轻轻唱叹一声,道:“良马劳于驵,美材朽于幽谷,宝珠触于

按剑,这都是命运啊!”

  那中年村妇楞一下,问道:“姑娘你说什么?”

  “没有什么,现在,那白驴已经制伏住,你们用什么方法羁绊住它呢?”

  那妇人茫然摇摇头,陆丹又道:“这样吧,我把它买过来好么?喏,这里是一锭赤

金,大嫂你可愿意?”

  她从方盒中找出一锭赤金,盒盖一打开,黄澄澄耀人眼目,那村妇不觉呆了。

  两个小孩走出门外,其中一个大声道:“那驴子有病……”

  那妇人立刻怒骂道:“小鬼知道什么。”又转目对陆丹道:“姑娘若果要买,就把

驴子带走好了……”

  口中的话未曾说完,已伸出一手接那金子。

  陆丹明白这妇人乃是惟恐被孩子一说,自己便不肯买下那头白驴,不觉微微一笑。

那孩子咕哝道:“怎么不是有病,六七天都不吃东西,而且见人乱咬乱踢,一定是癫狂

了。”他还下了个结论。

  那村妇大大骂了一声小鬼。那孩子一溜烟跑了。

  转眼间十多个孩子出现泥坪上,围住方巨看热闹。

  那只白驴自从陆丹走后,立刻安静下来,并且回过头来,用那长长的驴脸在方巨臂

膀上厮磨。

  方巨心中大为高兴,道:“对啊,早点跟我好不就完了。”

  声音之宏大,宛如平地响个旱雷。

  孩子们起个哄,四散退开老远,骇得每张小脸上都变了颜色。

  那个早先将他比作楚霸王的小孩,失色点头道:“那是张飞啊,在坝桥大喝一

声……”

  但不久这些小孩们又围上去。方巨倏然将白驴放下,白驴在地上转个身,立刻把所

有的孩子们吓得四散奔逃。

  这边的陆丹将金锭子递过去,道:“现在,那头白驴是我的了。”

  她不再等那村妇回答,飘飘走到泥坪中心。

  那头白驴似乎认得她,把那长满白毛的长驴脸挨过来。

  陆丹轻轻抚它一下,皱眉道:“为什么你不能吃呢?难道真个有病么?”

  白驴喉间发一下声音,倏然昂首张开嘴巴,露出白森森的白齿。

  方巨会错了意,哼一声跨步过来,一掌劈下。

  陆丹轻叫一声,连忙伸手相拦。

  方巨一见她那只粉搓玉琢的纤手拦在自己蒲扇般大的铜掌之下,吓了一跳,嘿地吐

气叫劲,硬给撤回来。

  陆丹理会得他的好意,微笑道:“你何必急成这样子呢?”

  眼光一闪,瞧见那头白驴依然昂首张嘴,苦心一动,凑过去向驴子嘴巴里瞧去,只

见近喉舌根之上,横梗着一根绿色的什么东西。

  她眼珠一转,唤道:“雪儿过来……”

  雪儿立刻扑飞过来,在她前面盘飞着。

  “你把它嘴巴里的东西衔出来,嗯,巨儿你按住驴儿的身躯,我扳住它的嘴巴……”

  任务分配好,各就各位。陆丹伸手把白驴儿的嘴扳得更大些,白鸢雪儿停爪在她雪

白的手掌背,那是扳按住驴儿下chún的手。然后徐徐伸进它嘴中。

  白驴儿动弹一下,可是浑身都不能移动,喉咙中鸣叫了一声,白鸢也叫了一声,白

鸢雪儿已经缩回头,钢啄上衔着一节绿色的草梗,约摸是三寸来长。就像普通人的小指

那么的粗。

  陆丹手掌一动,雪儿腾扑上她肩头。她放开双手,温柔地抚摸白驴一下,道:“现

在你可好些?梗在喉咙里的是什么东西?”

  她把雪儿口中的绿色草梗拿过来,细细瞧看。

  那方巨没听到陆丹着他放手的命令,便硬是把白驴按夹住,不肯放手。

  陆丹瞧了半晌,但见这根碧草梗颜色可爱,用手指捏了一下,竟然没有捏扁,坚硬

之中,又有着甚强的弹性。

  于是,她用两只手指,夹在齐腰处,暗中加劲。隔了一会儿,她差不多已用出九成

劲力,才把那根草梗夹断。

  她一抬目,只见方巨仍然按夹住白驴,便道:“巨儿放心,不必再夹住驴啦!”

  方巨如命放手,跨步过来,她道:“你瞧,这草梗可够坚韧哩,白驴儿也不知在哪

儿弄到的,若果采来织成整幅地护在身上,即使被人家用内家真力打上了,也不会震伤

内部。”

  方巨咿唔一声,没有什么兴趣。

  “对了,若果编织成一个护颈的东西,给白驴套在脖子上,那么又好看,又有用处,

你说好不?”

  她仅仅是随口问一句而已,因为当她一说完话,已经转过面对着那头白驴,问道:

“这是打哪儿来的?”一面说,一面把掌心中的两截碧绿草梗,递到白驴眼前。

  白驴大头一卷,把那两截草梗卷在口中,啃嚼了好一会儿,发出清脆的声音,然后,

都吞下肚子里。

  陆丹不觉讶然忖道:“这头白驴真是神异,连这比钢铁还坚硬的东西,却吞向肚子

里?而且……”

  白驴低叫一声,撒蹄前走。两人身形一动,跟在驴后面,一径走出泥坪。

  走到坪外路上,白驴鸣叫一声,忽然加快速度。

  陆丹脚步一点,凌空而飞,飘落在驴背上,一足微提,一足站在驴背,稳如山岳。

  白驴又鸣叫一声,再增加速度,快得像一道白线,晃眼跑出老远。

  方巨扛着那根紫竹杖,施展开飞毛腿,紧跟着追将下去。

  但那白驴走得又快又稳,看起来仍未放尽脚程,但已快得出奇。

  风吹袂举,罗衣胜雪,的是一幅奇景,尤其那白鸢雪儿,忽然扑翅低低掠空而飞,

紧跟在陆丹的头上。

  于是鸟白,人白,牲口也白,的是好看之极。

  不久工夫,已经跑出十余里地,前面一座小山,绿草葱翠,一点儿不似秋天时节的

草色。

  转入小山后面,山坡上更是绿草如茵,映入眼中,不但那碧绿的颜色令人心中舒服。

而且还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白驴骤然止步,势子本是奇急,但说止便止,一点儿不显得吃力。

  驴背上的白衣姑娘,也是动也不动,本是向后飘拂的罗衣秀发,如今却变为向前飘

掠。

  她举手掠鬓,一面跨步下来,就像跨下矮石级似地下了地,姿态美妙好看之极。

  白鸢雪儿却煞不住势子,掠翅盘个圈子。

  但后面的方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红颜绿鬓恣论恩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